老師和同學不約而同地指摘我「一早主觀地認定教會是一個騙人的地方」,可是教會的騙局卻一個接一個呈現在我的眼前。因此,此刻要改變我對教會的觀感,可謂難於登天。
前幾天偶然看到亞視轉播的著名福音電視節目《恩雨之聲》的後半集。我一邊看,一邊暗罵:「這是誰製作的廢片?」我為何如斯憤怒?容我跟諸位分享一下。且看《恩雨之聲》的網頁如何介紹當天的節目:

『內容介紹:
人之初 (區應毓博士)
2004年1月25日
下午 7:00 在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放

人之初是否真是性本善呢?原來中國古代甲骨文,一早就把人性的矛盾刻劃出來。在眾多甲骨文字之中,有那一個字大家都應該要認識一下呢?原因為何?請留意今集節目自有分曉。』

諸位看清楚沒有?原來這集《恩雨之聲》要講中國的甲骨文。筆者對中國古文字也粗有涉獵,便姑妄看看它的葫蘆裡所賣何藥。詎料看過以後,才知它從頭到尾都是在胡謅。何以言之?現在我就節目中謬誤(我所知者)逐一批駁,以正視聽:

1). 節目中曾引用《詩經‧大雅‧大明》:「上帝臨女,無貳爾心」一語以說明世人在上帝(耶和華)面前不應貳心,實在荒唐之至。首先,我必須指出,中國的「上帝」與《聖經》中的「耶和華」完全是兩回事。基督徒經常將中國的「上帝」與「耶和華」相提並論,乃斷章取義之故。我懷疑他們是為了傳教而故意曲解中國的「上帝」的概念。中國「上帝」一詞歷史悠久,殷商時代的人把至高無上的天稱為「帝」或「上帝」,並視之為有意志的人格神。但中國的「上帝」沒有創造萬有,沒有排斥其他偶象崇拜,更沒有向人頒佈誡命。單憑這些,足以證明中國的「上帝」根本不是「耶和華」。嘗聽基督徒說:耶和華只有一個,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顯現形式云云。就上述而言,這種說法可謂輕悖而荒誕,毫無根據。另外我要指出,引句中的對象不是泛指世人。「女」通汝,在此與「爾」同義。根據詩歌的上文下理,上帝監視(「臨」)的是參與牧野之戰的周國軍隊,非指所有世人。究其誤解詩句之因,不過又是斷章取義罷了。唉!

2). 節目中有一位看似專家的人(博士)聲稱向觀眾解釋甲骨文的本義。誰知事實竟是,他出賣了中國偉大的文字來替上帝賣廣告。讓我們看看他解構了些甚麼字:
—–「船」
博士:挪亞一家八口住進方舟躲避洪水,故「船」從「舟」,另加「八口」。
評曰:兒戲!《說文》謂「船,舟也」。「舟」屬形符,「八+口」屬聲符,因此「船」是形聲字。「八+口」指低窪坎陷之地,引伸為淺水之地。「船」之本義即指在淺水(江河、湖泊、沼澤)航行的舟子,與挪亞方舟何干?
—–「義」
博士:「義」由「羊」和「我」兩部分構成,認為「我是主的羊」的人便有「義」了。
評曰:這位仁兄不去黃大仙擺檔測字可真是浪費了他的才華。查「義」即「儀」之本字,甲骨文的字形十分簡單:一個羊頭(即「羊」)懸在一枝長柄三叉武器(即「我」)之上,表示威儀。順帶一提,當時博士手持的卡片上畫的是「義」的篆體圖案,並不是甲骨文呢!不知這算不算「掛羊頭,賣狗肉」?
—–「妥」
博士:「妥」字上部是神的手,正在撫摸著下部那個跪著的「女」(人);人得神的庇蔭,是謂「妥」。
評曰:博士的解說只有一成正確。「妥」的上部是手,但毫無跡像顯示那隻是「上帝之手」。與博士的解說剛好相反,女子被大手按著,被逼俯首貼耳,是故「妥」的本義是屈服。引伸開來,「妥」可解作安定、平定(後人根據此義,另造了「綏」字)。與「妥」十分相似的是「孚」(本義為俘虜),兩者同有以強克弱的侵略意味。博士如此賣神明的賬,不去黃大仙擺檔解籤可又真是浪費了他的才華。
—–「幸」
博士:甲骨文的「幸」,象形為一人站在地平線上,另一人倒站在地平線下,取義靈魂得到更新云。
評曰:我很佩服博士的想像力,可惜他的說法我不敢苟同。「幸」本是象形字,本義為手梏(刑具之一)。後人因同音假借,將「幸」解為「吉而免凶」(相當接近今天的解釋),另造「竹+爾」一字以填補原義的空白。
—–「福」
博士:「福」從「示」,與宗教有關;右邊是「一口田」,古人有「一口田」,生活已經很豐足了,斯謂之「福」。
評曰:前半解得正確,後半簡直放屁。恕我孤陋寡聞,何謂「一口田」?我從沒聽過古人會用「口」來計算田地的。何況「一+口+田」在甲骨文中是酒樽的象形。古人手捧酒樽送上祭壇,祈求上天降福,即為「福」字之本義。博士手持的根本不是甲骨文,而是「福」的小篆圖案,那當然會出錯啦!
—–「永」
博士:(我只記得他手持的卡片上顯示的「永」字有「羊」的部分(外形極像「羕」);有「羊」就當然和神有關了。其後語焉不詳,大概他想說永生吧。)
評曰:「永」的本義有二說。一說謂「永」乃「泳」的本字,解游泳;一說謂「永」是「派」之本字,解江河的支流,引伸為「水流長」。試問與上帝、永生何干?
—–「樹」
博士:(聽朋友憶述,博士認為「樹」和「分辨善惡樹」有關。缺漏了他的詳細解說。)
評曰:《廣雅》謂「樹,種也」,可見其本義為種植。甲骨文的圖案是手持樹苗栽種之狀,根本無從看出與「分辨善惡樹」有任何關係。

凡此種種謬論,實在不勝枚舉(節目中所解的字亦不止這麼少)。那個自稱博士的人擺著一副不可一世的臭架子,不知羞恥,公然在普羅大眾面前胡說八道(妖言惑眾),妄議文字,簡直上愧於炎黃,下怍於子孫!基督教會之欺騙世人,又添一力證。中國文字源遠流長,寄意深邈,是文化精神之所在,道統傳承之所本,豈容小人無理褻瀆!在下聞說本地有不少教會,將「來」字解成:三為一體的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將「造」字解成上帝造人,在泥土上吹一口氣。由此可見,基督教會以曲解漢字行騙的情況極為普遍。諸位再看:

『香港靈糧堂幼稚園 <javascript:newWindow(’causeway-bay.htm’)>隸屬靈糧世界佈道會,是一所基督教非牟利幼稚園……本校……先後於沙田馬鞍山 <javascript:newWindow(‘ma-on-shan.htm’)>,九龍之藍田 <javascript:newWindow(‘lam-tin.htm’)>及鑽石山 <javascript:newWindow(‘diamond-hill.htm’)>投下巨資,開設分校,使港九新界各處擁護本校教育方針之家長,均可送其子弟登上此一「方舟」。【註:中國的文字非常考究。一個「船」字即把挪亞方舟這件史實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來。「船」這個字是以舟為部首,另加「八口」,正好說明挪亞裝載了八個人,那就是挪亞夫婦與他們三個兒子與媳婦。聖經創世記第六、七、八章三章記載上帝吩咐挪亞製造方舟,以便洪水來到時,得以保存全家八口及方舟上各類生物的性命。挪亞依照神的指示,公然製作這艘巨舟,相信一定遭受當時世代多人的譏笑,認為不切實際,不合符日常需要。但當洪水氾濫之日,這艘方舟發揮了它獨特功能。】昔日挪亞夫婦和三對兒媳引帶各種地上生物登上方舟,在洪水氾濫之時安然地向前航行……』
(節錄自香港靈糧堂幼稚園 <javascript:newWindow(’causeway-bay.htm’)>網頁)
<http://www.lingliang.org.hk/history.htm>

『中國人的傳說,也有「女媧補天」。「女媧」的音和「挪亞」(原文nuach)還相近呢!中文「船」豈不是一邊作「舟」,一邊作「八口」?挪亞的方舟裡,正是有他一家八口。』
(節錄自《真理報》1999年10月號)
<http://www.truth-monthly.com/issue73/9910pf01.htm>

『很多中文字好像都與聖經有關,例如「船」這個字,似乎說明挪亞八口進入方舟。「來」字更奇妙,中是「十」字,兩旁一小人,中為大人,似說明兩旁同釘十架之強盜,中為耶穌是偉大的人,眾人都當來到十字架下,得赦罪蒙救恩。』
(節錄自葉劍華牧師《來–天國的福音》)
<http://www.eeinternational.org/~ee3hk/ee3-news/up173/up220601.htm>

古人說:「一字之褒,榮於華袞;一字之貶,嚴於斧鉞。」身為中國人,聽到這些「偉論」是會感到無限羞恥的。在此,我謹對教會及《恩雨之聲》這種荼毒人類文化的無恥劣行及其為達致傳教目的而妄顧公眾利益、不擇手段的卑鄙心態予以強烈的譴責!「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我聲明:教會及《恩雨之聲》一日不為此公開道歉並停止發表此類謬論,我一日也不會考慮停止一切針對教會及《恩雨之聲》的口誅筆伐。同時,我想請諸位看清楚,教會既標榜真理在握,卻用上這些下三流的手段來欺世盜名,是不是已經暴露了它「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