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和同学不约而同地指摘我“一早主观地认定教会是一个骗人的地方”,可是教会的骗局却一个接一个呈现在我的眼前。因此,此刻要改变我对教会的观感,可谓难于登天。
前几天偶然看到亚视转播的著名福音电视节目《恩雨之声》的后半集。我一边看,一边暗骂:“这是谁制作的废片?”我为何如斯愤怒?容我跟诸位分享一下。且看《恩雨之声》的网页如何介绍当天的节目:

‘内容介绍:
人之初 (区应毓博士)
2004年1月25日
下午 7:00 在亚洲电视本港台播放

人之初是否真是性本善呢?原来中国古代甲骨文,一早就把人性的矛盾刻划出来。在众多甲骨文字之中,有那一个字大家都应该要认识一下呢?原因为何?请留意今集节目自有分晓。’

诸位看清楚没有?原来这集《恩雨之声》要讲中国的甲骨文。笔者对中国古文字也粗有涉猎,便姑妄看看它的葫芦里所卖何药。讵料看过以后,才知它从头到尾都是在胡诌。何以言之?现在我就节目中谬误(我所知者)逐一批驳,以正视听:

1). 节目中曾引用《诗经‧大雅‧大明》:“上帝临女,无贰尔心”一语以说明世人在上帝(耶和华)面前不应贰心,实在荒唐之至。首先,我必须指出,中国的“上帝”与《圣经》中的“耶和华”完全是两回事。基督徒经常将中国的“上帝”与“耶和华”相提并论,乃断章取义之故。我怀疑他们是为了传教而故意曲解中国的“上帝”的概念。中国“上帝”一词历史悠久,殷商时代的人把至高无上的天称为“帝”或“上帝”,并视之为有意志的人格神。但中国的“上帝”没有创造万有,没有排斥其他偶象崇拜,更没有向人颁布诫命。单凭这些,足以证明中国的“上帝”根本不是“耶和华”。尝听基督徒说:耶和华只有一个,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显现形式云云。就上述而言,这种说法可谓轻悖而荒诞,毫无根据。另外我要指出,引句中的对象不是泛指世人。“女”通汝,在此与“尔”同义。根据诗歌的上文下理,上帝监视(“临”)的是参与牧野之战的周国军队,非指所有世人。究其误解诗句之因,不过又是断章取义罢了。唉!

2). 节目中有一位看似专家的人(博士)声称向观众解释甲骨文的本义。谁知事实竟是,他出卖了中国伟大的文字来替上帝卖广告。让我们看看他解构了些什么字:
—–“船”
博士:挪亚一家八口住进方舟躲避洪水,故“船”从“舟”,另加“八口”。
评曰:儿戏!《说文》谓“船,舟也”。“舟”属形符,“八+口”属声符,因此“船”是形声字。“八+口”指低洼坎陷之地,引伸为浅水之地。“船”之本义即指在浅水(江河、湖泊、沼泽)航行的舟子,与挪亚方舟何干?
—–“义”
博士:“义”由“羊”和“我”两部分构成,认为“我是主的羊”的人便有“义”了。
评曰:这位仁兄不去黄大仙摆档测字可真是浪费了他的才华。查“义”即“仪”之本字,甲骨文的字形十分简单:一个羊头(即“羊”)悬在一枝长柄三叉武器(即“我”)之上,表示威仪。顺带一提,当时博士手持的卡片上画的是“义”的篆体图案,并不是甲骨文呢!不知这算不算“挂羊头,卖狗肉”?
—–“妥”
博士:“妥”字上部是神的手,正在抚摸著下部那个跪着的“女”(人);人得神的庇荫,是谓“妥”。
评曰:博士的解说只有一成正确。“妥”的上部是手,但毫无迹像显示那只是“上帝之手”。与博士的解说刚好相反,女子被大手按著,被逼俯首贴耳,是故“妥”的本义是屈服。引伸开来,“妥”可解作安定、平定(后人根据此义,另造了“绥”字)。与“妥”十分相似的是“孚”(本义为俘虏),两者同有以强克弱的侵略意味。博士如此卖神明的账,不去黄大仙摆档解签可又真是浪费了他的才华。
—–“幸”
博士:甲骨文的“幸”,象形为一人站在地平线上,另一人倒站在地平线下,取义灵魂得到更新云。
评曰:我很佩服博士的想像力,可惜他的说法我不敢苟同。“幸”本是象形字,本义为手梏(刑具之一)。后人因同音假借,将“幸”解为“吉而免凶”(相当接近今天的解释),另造“竹+尔”一字以填补原义的空白。
—–“福”
博士:“福”从“示”,与宗教有关;右边是“一口田”,古人有“一口田”,生活已经很丰足了,斯谓之“福”。
评曰:前半解得正确,后半简直放屁。恕我孤陋寡闻,何谓“一口田”?我从没听过古人会用“口”来计算田地的。何况“一+口+田”在甲骨文中是酒樽的象形。古人手捧酒樽送上祭坛,祈求上天降福,即为“福”字之本义。博士手持的根本不是甲骨文,而是“福”的小篆图案,那当然会出错啦!
—–“永”
博士:(我只记得他手持的卡片上显示的“永”字有“羊”的部分(外形极像“羕”);有“羊”就当然和神有关了。其后语焉不详,大概他想说永生吧。)
评曰:“永”的本义有二说。一说谓“永”乃“泳”的本字,解游泳;一说谓“永”是“派”之本字,解江河的支流,引伸为“水流长”。试问与上帝、永生何干?
—–“树”
博士:(听朋友忆述,博士认为“树”和“分辨善恶树”有关。缺漏了他的详细解说。)
评曰:《广雅》谓“树,种也”,可见其本义为种植。甲骨文的图案是手持树苗栽种之状,根本无从看出与“分辨善恶树”有任何关系。

凡此种种谬论,实在不胜枚举(节目中所解的字亦不止这么少)。那个自称博士的人摆着一副不可一世的臭架子,不知羞耻,公然在普罗大众面前胡说八道(妖言惑众),妄议文字,简直上愧于炎黄,下怍于子孙!基督教会之欺骗世人,又添一力证。中国文字源远流长,寄意深邈,是文化精神之所在,道统传承之所本,岂容小人无理亵渎!在下闻说本地有不少教会,将“来”字解成:三为一体的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将“造”字解成上帝造人,在泥土上吹一口气。由此可见,基督教会以曲解汉字行骗的情况极为普遍。诸位再看:

‘香港灵粮堂幼稚园 <javascript:newWindow(’causeway-bay.htm’)>隶属灵粮世界布道会,是一所基督教非牟利幼稚园……本校……先后于沙田马鞍山 <javascript:newWindow(‘ma-on-shan.htm’)>,九龙之蓝田 <javascript:newWindow(‘lam-tin.htm’)>及钻石山 <javascript:newWindow(‘diamond-hill.htm’)>投下巨资,开设分校,使港九新界各处拥护本校教育方针之家长,均可送其子弟登上此一“方舟”。【注:中国的文字非常考究。一个“船”字即把挪亚方舟这件史实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船”这个字是以舟为部首,另加“八口”,正好说明挪亚装载了八个人,那就是挪亚夫妇与他们三个儿子与媳妇。圣经创世记第六、七、八章三章记载上帝吩咐挪亚制造方舟,以便洪水来到时,得以保存全家八口及方舟上各类生物的性命。挪亚依照神的指示,公然制作这艘巨舟,相信一定遭受当时世代多人的讥笑,认为不切实际,不合符日常需要。但当洪水泛滥之日,这艘方舟发挥了它独特功能。】昔日挪亚夫妇和三对儿媳引带各种地上生物登上方舟,在洪水泛滥之时安然地向前航行……’
(节录自香港灵粮堂幼稚园 <javascript:newWindow(’causeway-bay.htm’)>网页)
<http://www.lingliang.org.hk/history.htm>

‘中国人的传说,也有“女娲补天”。“女娲”的音和“挪亚”(原文nuach)还相近呢!中文“船”岂不是一边作“舟”,一边作“八口”?挪亚的方舟里,正是有他一家八口。’
(节录自《真理报》1999年10月号)
<http://www.truth-monthly.com/issue73/9910pf01.htm>

‘很多中文字好像都与圣经有关,例如“船”这个字,似乎说明挪亚八口进入方舟。“来”字更奇妙,中是“十”字,两旁一小人,中为大人,似说明两旁同钉十架之强盗,中为耶稣是伟大的人,众人都当来到十字架下,得赦罪蒙救恩。’
(节录自叶剑华牧师《来–天国的福音》)
<http://www.eeinternational.org/~ee3hk/ee3-news/up173/up220601.htm>

古人说:“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身为中国人,听到这些“伟论”是会感到无限羞耻的。在此,我谨对教会及《恩雨之声》这种荼毒人类文化的无耻劣行及其为达致传教目的而妄顾公众利益、不择手段的卑鄙心态予以强烈的谴责!“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我声明:教会及《恩雨之声》一日不为此公开道歉并停止发表此类谬论,我一日也不会考虑停止一切针对教会及《恩雨之声》的口诛笔伐。同时,我想请诸位看清楚,教会既标榜真理在握,却用上这些下三流的手段来欺世盗名,是不是已经暴露了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