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異想天開的聲音而已 作者:瘋子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個人意見文章

在貼在前:很明顯,我的名字,瘋子,之所以叫瘋子,在看過這篇文章後就會有更多的虔誠的基督教徒這樣認為。既然以後會是這樣,那麼我也先快一步,了卻你們的心願,一笑。
瘋子我這篇文章寫了好久,一直沒有拿出來,上一次到中區一個教會聽宣道,一個導師說的話讓我的思想飛得好高,他說,布殊之所以會連任,乃是因為他站在真理這一面,因為他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反對同性戀。瘋子我當時聽後呆了好久好久,如果布殊那個也叫真理的話,那麼在伊拉克那些哭泣的兒童,家破人亡的受害者他們又是什麼了?後來我想了想,我才明白,布殊是一個基督徒,而且那個導師也是,很簡單的一個道理。靠,就是一個助聲詞,沒有意思沒有意義,很簡單。
不過話說回來,這篇文章我並不是在否定基督教,也不是在抹黑基督教,我只是提出我的一些思考。今何在在《悟空傳》裡面透過孫悟空跟紫霞的對話說,你知道在天的盡頭是什麼?紫霞說不知道。然後孫悟空說,為什麼就沒有人嘗試去走出這一步呢?同樣的,我對於基督教的全能至善跟滅世論也是極其疑惑的,下面我引用一篇網友寫的關於孫悟空的獨白,套在這裡,我認為具有相同的意義和嚴肅性:

“可直到取得真經,我也並沒能真正的殺死幾個妖怪,因爲每當我的金箍棒就要砸在它們的頭上時菩薩們便會出現,他們會滿懷歉意的告訴我,那些妖怪是他們的寵物、坐騎、侍童什麽的,還會一本正經的罵上幾句,然後大喊一聲:“孽畜,還不快快現出原形!”便騰雲駕霧的離開。我曾一度認爲去西天的意義根本就是爲那些佛祖找回逃走的寵物、坐騎和侍童們,我就像條擁有靈敏嗅覺的狗,順著妖怪們發出的惡臭匍匐前進。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妖魔鬼怪的存在完全是爲了給我們西行增添困難,說好聽點就是磨練我們的意志。當知道這一切全是由如來佛祖一人策劃的時候,我爲之一驚,意識到這張網的可怕,他竟然可以隨意派遣幾個小神仙落到凡間化爲妖怪與我爭鬥,又可以輕描淡寫的解決這一切,然後仍能坐在高高的佛殿上看著下面無數向他跪拜的神佛微笑。
整個西行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而我只是一條網中垂死掙扎的小魚。我開始感到恐懼,對如來佛祖無法形容的強大恐懼…”

同樣的,我對於原罪也有很大的思考。最要不起的,就是它的排他性跟唯一論。很多時候,我覺得只要能讓我們在其中找到心靈真正的安寧的宗教,無論是什麼宗教,我們都得尊重,何必持著自己的一套枷鎖,然後斷定自己是唯一的呢?說別人的宗教是蛇化出來的呢?這個世界是多元化的,宗教亦然,只有互相包容,互相幫助才是。

其實瘋子我偶爾還是會去教會,上兩個星期我就去了粉嶺的一間教會,氣氛很好,我們彼此交換很多信仰上的意見,只是最後我依舊無法說服他放棄一教論,他也無法讓我信服他的主,但是我相信,他也知道宗教需要多元化的包容和融合,只是他無法走出他的世界。同樣的,我也希望你們能在這篇文章有思考的空間。又一笑。
另,這篇文章我運用了一種在教城比較罕見的文體,就是穿插現實、思考、矛盾之間,希望你們看得明白。再一笑。

朋友警告我:你的思想太偏激,要是生活在中世紀宗教裁判盛行的年代里,你一定會被捆在火堆上燒死。
我笑著回答朋友:你也太高估我了。那時,我大概已經墮落成為一名虔誠的教徒。
—題記

泡了杯烏龍茶,輕輕地搖晃,看了放在桌子上的一本書。
一本關於科學跟上帝之間的書。
看了這本書,你到底懂了多少?
懂了,又不懂。其實…我覺得還是單一一點比較好,我喜歡科學,愛看科學。然而我跟上帝總有一段距離,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切都要扯上上帝?
上帝有什麼不好?地球絕大多數人都信仰祂。 信祂,是唯一的真理,這是聖經最重要的內容。除了祂,那你還可以要些什麼?
杯中的茶葉輕輕的旋轉著。天空的浮雲就如人虛偽所塑造的面具不斷的變化中,一切都像是一種虛幻,就如達文西的密碼裡面的一句話,這個世界充滿了謊言。我到底要些什麼,除了唯一的真理,我還可以要些什麼?對,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那唯一的神,煙消雲散。
你瘋了,你居然說出這話!
對,我一定是瘋了,不然我怎麼會這般想,而且這般說呢?

那苦澀的茶味從茶葉滲透到我的味蕾,身子莫名的顫抖起來,一如03年的71大遊行。當杯中的茶水抖落在手上,才驚覺依舊活在恐懼中。 71大遊行那時候我壓根就沒有打算參加,于是有網友指著我的鼻子大罵:“你,你這個懶客觀的廢才!”最后,我終于規規矩矩的在電視前看著他們的遊行。看著人人都激動万分的50萬人的人流里,我突然感到失去自己的恐懼。
我不否定別人對整齊划一的選擇,但我希望每個時代都有它的“不加入者”,這些不加入者不至于被認為是瘋子或罪犯,關進精神病院或監獄里去。
擦了擦手上的茶滴,打開電腦的MP3,那純音樂給我帶來片刻寧靜和安緒,得以這片刻的寧靜,才覺得自己是如此幸運。契訶夫《第六病院》中的醫生,僅僅因為喜歡“思想”,想逃出無從逃脫的生活牢籠,卻被看作有精神病,關進病室之中。
我還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沒被關進第六病室,我太幸運了。

音樂帶給我的片刻的安緒,然而思緒又不安守己份的四處流竄。
為什麼這個世界要有神?為什麼天下萬物的生死都要祂管?
因為世間萬物都是祂造的阿!
那麼不信祂的人祂都要讓他們下地獄呢?先有諾亞洪水,再有滅世災害,人類是什麼呢?一個祂的實驗品,玩偶?不合心意就要毀掉,那麼人類生存的意義又是什麼呢?為了來炫耀祂所謂的愛?那也太滑稽吧?
那是因為人被撒旦誘惑了。
撒旦?撒旦也是祂造出來的麼?
撒旦是墮落的天使,是魔鬼,跟神是對立的。不是神造出來的。
原來像神無法管的東西有個稱呼,叫做 ‘魔鬼’? 原來神也有容不得有自主自命的靈體?
不是容不得,而是撒旦本來就是壞的,他要毀滅這世上的一切。
神不是萬能的麼,祂怎麼不把撒旦滅掉?
……
是否神覺得撒旦有必要存在,是以讓祂能繼續以救世主為稱號?
你瘋了,神是愛世人的,魔鬼不是神造的。
這麼說神創造萬物,然而撒旦不是祂造出來的,那撒旦那裡來的?
他們是自然化生的。
那麼自然是誰造的?
誰知道阿?也許有神時它就存在了。
那神又是誰造的?
聖經說神是與生俱來的。
等等,據我所認識的,一切實體都是粒子什麼的組成的,既然萬物是神造出來的,那麼,神是如何從虛無中創造出實體?那些實體存在的粒子從何而來?是否那些粒子跟神一起存在著,那麼那些粒子又是從何而來?除了我們所認為的世界外,還有沒有其他世界,一個在神掌管外的世界?
你瘋了,沒有其他世界,有的就只有神所創造的世界。
那麼神在什麼的境界創造了這個世界,祂所存在的境界是否就是神無法掌管的世界,撒旦也是來自那裡的?難道就沒有人想過其實那與生俱來的只是人們對未知世界抱以不可突破的障礙。不去踏前一步,永遠活在神所造就的世界。難道就沒有人有勇氣打破神所創造的世界,看看這個世界以外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你瘋了,一定瘋了,真的瘋了。這裡只有一個世界,一個神創造出來的世界。你居然如此不要臉皮質疑至高無上的神,你瘋了,你知不知道聖經是神的默許而寫成,難道你不知道聖經的真實性麼?歷史告訴我們聖經由四個不認識的人寫出來,然後前後經過幾十人的補寫,但都是毫無瑕疵的,非常吻合。甚至有證據說找到了諾亞方舟呢?

諾亞方舟,就是那個傳說裝了諾亞一家八口還有地球所有品種的船麼?那麼那首船一定比現代所有船都大,只靠諾亞一家八人需要多少年時間建造呢?在洪水四十多天里那些動物吃什麼呢?草食性的動物還好說,但肉食性的動物呢?改胃口吃草?還是張開牠們的口對著西北方吃西北風呢?諾亞他們怎麼處理牠們一天所排泄的糞便呢?就算他們的手臂比我的大腿還粗,也無法清理,除非那些動物對著大海排泄而已。

你瘋了,瘋了,神是唯一的真理,不容你質疑不容你反對不容你出言不遜不容你…
停,你給我停,既然你說神是唯一的真理,那麼你說的這句話也是不變的真理,神是唯一的真理還是你說的神是唯一的真理到底那一個才是真理?如果你說的才是真理那麼神就不是唯一的真理,如果神是唯一的真理,那麼你說的話就不是真理。
你瘋了呀你,你無藥可救了你。
我真的是瘋子?

烏龍茶的苦澀把我帶回來,思緒一下子收攏起來,想起阿姨那幼稚園就開始認識主的兒子,整天吃飯祈禱,睡覺祈禱,我問他你在祈禱什麼些什麼,他說不知道。老師是這麼教的;想起有位網友說他自從信了主以後,面對他媽媽讓他祭祖,上香給先人,就會感到很迷惑,當我問他他媽媽有沒有阻止他去教會,他說沒有。想了這些我很敬佩那個網友的媽媽的寬容,她容忍了兩個信仰上的衝突,也突然感到有失去自我的恐懼,在填鴨式的教育下,能獨立思考的還有多少呢?信仰,我們應該在宗教信仰中找到自己,還是跟隨信仰?
假如,所有的宗教都可以和平相處,所有宗教都不標榜自己的唯一性,是否就不會發生十字軍東征?沒有西班牙人和傳教士摧毀瑪雅文化?中東國家不會跟西方國家打打殺殺?甚至沒有以巴事件,沒有所謂的極端伊斯蘭?沒有印度的宗教仇殺呢?

寒,我怎麼想起了這些無聊的想法,看來我真的瘋了。
你或許不是瘋,應該是偏激。
偏激?余杰說偏激是唐僧緊箍咒。每當孫悟空想叛變、想走歧路、想拋棄師父的時候,面容慈善的唐僧便念起了緊箍咒。無論你孫猴子一個筋斗飛十万八千里,也保管痛得你跌下云端,滿地打滾,磕頭告饒。偏激這种命名太好了,好得讓你無以逃遁,泰山壓頂般而來。你無法爭辯、無法申訴、無法抗爭,失敗已經注定了。說你偏激是巧妙的修辭,意思是:你是錯的。因為你是錯的,你就無須多說了
在遭受一系列的挫折之后,我學會了先開口對別人說:
對不起,我的思想太偏激,您別太在意。
或許你不是偏激,你只是在異想天開罷了。
是的,也許我這個瘋子在異想天開罷了,異想真的能打開天堂的另外一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