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异想天开的声音而已 作者:疯子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个人意见文章

在贴在前:很明显,我的名字,疯子,之所以叫疯子,在看过这篇文章后就会有更多的虔诚的基督教徒这样认为。既然以后会是这样,那么我也先快一步,了却你们的心愿,一笑。
疯子我这篇文章写了好久,一直没有拿出来,上一次到中区一个教会听宣道,一个导师说的话让我的思想飞得好高,他说,布什之所以会连任,乃是因为他站在真理这一面,因为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反对同性恋。疯子我当时听后呆了好久好久,如果布什那个也叫真理的话,那么在伊拉克那些哭泣的儿童,家破人亡的受害者他们又是什么了?后来我想了想,我才明白,布什是一个基督徒,而且那个导师也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靠,就是一个助声词,没有意思没有意义,很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这篇文章我并不是在否定基督教,也不是在抹黑基督教,我只是提出我的一些思考。今何在在《悟空传》里面透过孙悟空跟紫霞的对话说,你知道在天的尽头是什么?紫霞说不知道。然后孙悟空说,为什么就没有人尝试去走出这一步呢?同样的,我对于基督教的全能至善跟灭世论也是极其疑惑的,下面我引用一篇网友写的关于孙悟空的独白,套在这里,我认为具有相同的意义和严肃性:

“可直到取得真经,我也并没能真正的杀死几个妖怪,因为每当我的金箍棒就要砸在它们的头上时菩萨们便会出现,他们会满怀歉意的告诉我,那些妖怪是他们的宠物、坐骑、侍童什么的,还会一本正经的骂上几句,然后大喊一声:“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形!”便腾云驾雾的离开。我曾一度认为去西天的意义根本就是为那些佛祖找回逃走的宠物、坐骑和侍童们,我就像条拥有灵敏嗅觉的狗,顺着妖怪们发出的恶臭匍匐前进。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妖魔鬼怪的存在完全是为了给我们西行增添困难,说好听点就是磨练我们的意志。当知道这一切全是由如来佛祖一人策划的时候,我为之一惊,意识到这张网的可怕,他竟然可以随意派遣几个小神仙落到凡间化为妖怪与我争斗,又可以轻描淡写的解决这一切,然后仍能坐在高高的佛殿上看着下面无数向他跪拜的神佛微笑。
整个西行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而我只是一条网中垂死挣扎的小鱼。我开始感到恐惧,对如来佛祖无法形容的强大恐惧…”

同样的,我对于原罪也有很大的思考。最要不起的,就是它的排他性跟唯一论。很多时候,我觉得只要能让我们在其中找到心灵真正的安宁的宗教,无论是什么宗教,我们都得尊重,何必持着自己的一套枷锁,然后断定自己是唯一的呢?说别人的宗教是蛇化出来的呢?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宗教亦然,只有互相包容,互相帮助才是。

其实疯子我偶尔还是会去教会,上两个星期我就去了粉岭的一间教会,气氛很好,我们彼此交换很多信仰上的意见,只是最后我依旧无法说服他放弃一教论,他也无法让我信服他的主,但是我相信,他也知道宗教需要多元化的包容和融合,只是他无法走出他的世界。同样的,我也希望你们能在这篇文章有思考的空间。又一笑。
另,这篇文章我运用了一种在教城比较罕见的文体,就是穿插现实、思考、矛盾之间,希望你们看得明白。再一笑。

朋友警告我:你的思想太偏激,要是生活在中世纪宗教裁判盛行的年代里,你一定会被捆在火堆上烧死。
我笑着回答朋友:你也太高估我了。那时,我大概已经堕落成为一名虔诚的教徒。
—题记

泡了杯乌龙茶,轻轻地摇晃,看了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
一本关于科学跟上帝之间的书。
看了这本书,你到底懂了多少?
懂了,又不懂。其实…我觉得还是单一一点比较好,我喜欢科学,爱看科学。然而我跟上帝总有一段距离,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切都要扯上上帝?
上帝有什么不好?地球绝大多数人都信仰祂。 信祂,是唯一的真理,这是圣经最重要的内容。除了祂,那你还可以要些什么?
杯中的茶叶轻轻的旋转着。天空的浮云就如人虚伪所塑造的面具不断的变化中,一切都像是一种虚幻,就如达文西的密码里面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充满了谎言。我到底要些什么,除了唯一的真理,我还可以要些什么?对,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那唯一的神,烟消云散。
你疯了,你居然说出这话!
对,我一定是疯了,不然我怎么会这般想,而且这般说呢?

那苦涩的茶味从茶叶渗透到我的味蕾,身子莫名的颤抖起来,一如03年的71大游行。当杯中的茶水抖落在手上,才惊觉依旧活在恐惧中。 71大游行那时候我压根就没有打算参加,于是有网友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你这个懒客观的废才!”最后,我终于规规矩矩的在电视前看着他们的游行。看着人人都激动万分的50万人的人流里,我突然感到失去自己的恐惧。
我不否定别人对整齐划一的选择,但我希望每个时代都有它的“不加入者”,这些不加入者不至于被认为是疯子或罪犯,关进精神病院或监狱里去。
擦了擦手上的茶滴,打开电脑的MP3,那纯音乐给我带来片刻宁静和安绪,得以这片刻的宁静,才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契诃夫《第六病院》中的医生,仅仅因为喜欢“思想”,想逃出无从逃脱的生活牢笼,却被看作有精神病,关进病室之中。
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没被关进第六病室,我太幸运了。

音乐带给我的片刻的安绪,然而思绪又不安守己份的四处流窜。
为什么这个世界要有神?为什么天下万物的生死都要祂管?
因为世间万物都是祂造的阿!
那么不信祂的人祂都要让他们下地狱呢?先有诺亚洪水,再有灭世灾害,人类是什么呢?一个祂的实验品,玩偶?不合心意就要毁掉,那么人类生存的意义又是什么呢?为了来炫耀祂所谓的爱?那也太滑稽吧?
那是因为人被撒旦诱惑了。
撒旦?撒旦也是祂造出来的么?
撒旦是堕落的天使,是魔鬼,跟神是对立的。不是神造出来的。
原来像神无法管的东西有个称呼,叫做 ‘魔鬼’? 原来神也有容不得有自主自命的灵体?
不是容不得,而是撒旦本来就是坏的,他要毁灭这世上的一切。
神不是万能的么,祂怎么不把撒旦灭掉?
……
是否神觉得撒旦有必要存在,是以让祂能继续以救世主为称号?
你疯了,神是爱世人的,魔鬼不是神造的。
这么说神创造万物,然而撒旦不是祂造出来的,那撒旦那里来的?
他们是自然化生的。
那么自然是谁造的?
谁知道阿?也许有神时它就存在了。
那神又是谁造的?
圣经说神是与生俱来的。
等等,据我所认识的,一切实体都是粒子什么的组成的,既然万物是神造出来的,那么,神是如何从虚无中创造出实体?那些实体存在的粒子从何而来?是否那些粒子跟神一起存在着,那么那些粒子又是从何而来?除了我们所认为的世界外,还有没有其他世界,一个在神掌管外的世界?
你疯了,没有其他世界,有的就只有神所创造的世界。
那么神在什么的境界创造了这个世界,祂所存在的境界是否就是神无法掌管的世界,撒旦也是来自那里的?难道就没有人想过其实那与生俱来的只是人们对未知世界抱以不可突破的障碍。不去踏前一步,永远活在神所造就的世界。难道就没有人有勇气打破神所创造的世界,看看这个世界以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你疯了,一定疯了,真的疯了。这里只有一个世界,一个神创造出来的世界。你居然如此不要脸皮质疑至高无上的神,你疯了,你知不知道圣经是神的默许而写成,难道你不知道圣经的真实性么?历史告诉我们圣经由四个不认识的人写出来,然后前后经过几十人的补写,但都是毫无瑕疵的,非常吻合。甚至有证据说找到了诺亚方舟呢?

诺亚方舟,就是那个传说装了诺亚一家八口还有地球所有品种的船么?那么那首船一定比现代所有船都大,只靠诺亚一家八人需要多少年时间建造呢?在洪水四十多天里那些动物吃什么呢?草食性的动物还好说,但肉食性的动物呢?改胃口吃草?还是张开牠们的口对着西北方吃西北风呢?诺亚他们怎么处理牠们一天所排泄的粪便呢?就算他们的手臂比我的大腿还粗,也无法清理,除非那些动物对着大海排泄而已。

你疯了,疯了,神是唯一的真理,不容你质疑不容你反对不容你出言不逊不容你…
停,你给我停,既然你说神是唯一的真理,那么你说的这句话也是不变的真理,神是唯一的真理还是你说的神是唯一的真理到底那一个才是真理?如果你说的才是真理那么神就不是唯一的真理,如果神是唯一的真理,那么你说的话就不是真理。
你疯了呀你,你无药可救了你。
我真的是疯子?

乌龙茶的苦涩把我带回来,思绪一下子收拢起来,想起阿姨那幼稚园就开始认识主的儿子,整天吃饭祈祷,睡觉祈祷,我问他你在祈祷什么些什么,他说不知道。老师是这么教的;想起有位网友说他自从信了主以后,面对他妈妈让他祭祖,上香给先人,就会感到很迷惑,当我问他他妈妈有没有阻止他去教会,他说没有。想了这些我很敬佩那个网友的妈妈的宽容,她容忍了两个信仰上的冲突,也突然感到有失去自我的恐惧,在填鸭式的教育下,能独立思考的还有多少呢?信仰,我们应该在宗教信仰中找到自己,还是跟随信仰?
假如,所有的宗教都可以和平相处,所有宗教都不标榜自己的唯一性,是否就不会发生十字军东征?没有西班牙人和传教士摧毁玛雅文化?中东国家不会跟西方国家打打杀杀?甚至没有以巴事件,没有所谓的极端伊斯兰?没有印度的宗教仇杀呢?

寒,我怎么想起了这些无聊的想法,看来我真的疯了。
你或许不是疯,应该是偏激。
偏激?余杰说偏激是唐僧紧箍咒。每当孙悟空想叛变、想走歧路、想抛弃师父的时候,面容慈善的唐僧便念起了紧箍咒。无论你孙猴子一个筋斗飞十万八千里,也保管痛得你跌下云端,满地打滚,磕头告饶。偏激这种命名太好了,好得让你无以逃遁,泰山压顶般而来。你无法争辩、无法申诉、无法抗争,失败已经注定了。说你偏激是巧妙的修辞,意思是:你是错的。因为你是错的,你就无须多说了
在遭受一系列的挫折之后,我学会了先开口对别人说:
对不起,我的思想太偏激,您别太在意。
或许你不是偏激,你只是在异想天开罢了。
是的,也许我这个疯子在异想天开罢了,异想真的能打开天堂的另外一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