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代反基督教宣言

Posted: 20th October 2011 by admin in 經典文獻

目錄

《上海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

1922年3月9日
《北京時報》(北京)

我們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為擁護人們幸福而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現在把我們底真態度宣布給人們看。

我們知道: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在歷史上製造了許多罪惡,這且不要管彼。但是彼現在正在那兒製造或將製造的罪惡。凡我有血性、有良心,決不能容忍彼、寬恕彼。

我們知道:現代的社會組織,是資本主義的社會組織。這資本主義的社會組織,一方面有不勞而食的有產階級,他方面有勞而不得食的無產階級。換句話說,就是:一方面有掠奪階級、壓迫階級,他方面有被掠奪階級、被壓迫階級。而現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就是「幫助前者,掠奪後者,扶持前者,壓迫後者」的惡魔!

我們認定:這種殘酷的、壓迫的、悲慘的資本主義社會,是不合理的、非人道的,非另圖建造不可。所以,我們認定這個「助桀為虐」的惡魔--現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會,是我們底仇敵,非與彼決一死戰不可。

世界的資本主義,已由發生、成熟而將崩壞了。各國資本家--不論是英、是日、是法,因而大起恐慌,用盡手段,冀延殘喘於萬一。於是,就先後擁入中國,實行經濟的侵略主義了。而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就是這經濟侵略底先鋒隊。各國資本家在中國設立教會,無非要誘惑中國人民歡迎資本主義;在中國設立基督教青年會,無非是要養成資本家底良善走狗。簡單一句,目的即在吮吸中國人民底膏血。因此,我們反對資本主義,同時必須反對這擁護資本主義欺騙一般平民的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

「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為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的產物。他們預備於本年四月四日,集合全世界基督徒,在北京清華學校開會。所討論者,無非是怎樣維持世界資本主義及怎樣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的把戲。我們認彼為污辱我國青年,欺騙我國人民,掠奪我們經濟的強盜會議,故憤然組織這個同盟,決然與彼宣戰。

學生諸君!青年諸君!勞動者諸君!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底罪惡?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底殘酷無情?現在眼見這些資本家走狗在那裡開會討論支配我們,我們怎能不起而反對!起!起!!起!!!大家一同起!!!

《上海非基督教學生同盟通電》

1922年3月9日
《北京時報》(北京)

北京清華學校學生諸君暨全國各學校學生諸君公鑒:

自文藝復興以來,人智日開,宗教日促,是以政教分離及教育與宗教分離之說,日漸彌漫於歐洲。彼昏不悟,仍欲移其餘孽於域外,以延長其寄生生活;政府鉅賈,以利其為殖民之先導,於是四福音書遂挾金鐵之威,以臨東土。金錢奴我以物質,福音奴我以精神。東南文物興盛之區,悉變而為耶教教化資本化,無復清寧之氣;豈不可悲!華府會議,辱我至矣!上帝慈悲,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無端集合於我弱國之首都。吾愛國青年之血淚未乾,焉能強顏以頌上帝?且北京不乏耶教會場,清華為國校,非教會所立,又焉能供一教之用?此而不拒,中國無人矣!伏乞諸君發為儻論,共斥橫逆,以期永潔我青年教育界。

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叩灰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宣言》

1922年3月21日
《晨報》(北京)

我們自誓為人類社會掃除宗教的毒害。我們深惡痛絕宗教之流毒於人類社會,十倍千倍於洪水猛獸。有宗教可無人類,有人類應無宗教。宗教與人類,不能兩立。

人類本是進化的,宗教偏說:「人與萬物,天造地設。」人類本是自由平等的,宗教偏要說,束縛思想,摧殘個性,崇拜偶像,主乎一尊。人類本是酷好和平的,宗教偏要伐異黨同,引起戰爭,反以博愛為假面具騙人。人類本是好生樂善的,宗教偏要誘之以天堂,懼之以地獄,利用非人的威權道德。宗教本是沒有的,他們偏要無中生有,人造迷信。宗教本是假說的他們偏要裝做成真,害人到底。總而言之,上帝本身,既不由理化物力所構成,到底是什麼東西?教主生活,更不是吾人意識所能想像,究竟是什麼東西?既有造物主,何不將電燈飛艇,早日造出?既有賞罰權,何不使世間人,盡成善士?好笑的宗教,科學真理既不相容。可惡的宗教,與人道主義,完全違背。

中國在世界比較起來,是一僅乾淨土算無宗教之國,無奈近數十年來,基督教等一天一天地向中國注射傳染,最近幾月,氣焰更張,又有什麼基督敉學生同盟,於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要到中國首都的北京來舉行。回想我們人類所受過基督教的毒害,比其他諸教都重大些。他們傳教的方法,比起他教尤算無微不入。他們最可痛恨的毒計,就是傾全力煽惑青年學生。青年學生原是很純潔的,不易煽惑。他們便使用他們不知怎樣得來的金錢,建築高大華麗的房屋,叫做什麼基督教青年會。他們始而對青年學生說,入會的不必信教。其實既入谷中,一步一步的引人入勝,,卒至基督教青年會,就是基督教預備學校,就是基督教徒養成所。彈子房呀,體育會呀,電影呀,名人演講呀,茶會呀,英文呀,年會呀,津貼呀,招待員呀,幹事呀,隊長呀……就是他們施毒的麻醉藥,催眠術。傷心呀,可憐的無限青年,真是上當不小。傷心呀!可惡的基督教徒,將置我們青年學生的人格於何地!

宗教的罪惡,千言萬語,那能說盡。平日大多數人,或未注意,或不覺其毒害至於如此之甚。細細一想,能不傷心?凡有血氣者,能不急起直追,擁護真理?

我們組織非宗教大同盟,實屬忍無可忍。同盟宗旨,僅非宗教,不牽涉一切黨派,亦絲毫無他作用,尤無種族國家,男女老幼之別。信教與非教中無兩可之地。凡不迷信宗教,或欲掃除宗教之毒害者,即為非宗教大同盟之同志。

特此宣言,普告天下。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第一次通電》

1922年3月21日
《晨報》(北京)

各國各報館,各學校,各團體,各界同胞,各國同志鈞鑒:

教毒日熾,真理易泯,邪說橫行,人道弗彰。我國向為無宗教之國,乃近代受害,日趨日深。近聞世界耶教學生,第十一次開會,今年四月,又舉行於我北京首都之地;亦將於我中國宣傳迷信,繼長增高。同人等特發起組織非宗教大同盟,依良心之知覺,掃人群之障霧,本科學之精神,吐進化之光華。同盟宗旨,僅非宗教,既無種族國家老幼之別,尤於一切黨派作用無關。同志加入,一體歡迎。分途組織,亦為會友。惟信教非教,中無兩可之地。愛人救人必有一致之心。凡我同志,尚希明決,奮起直追,幸勿猶豫。亟盼覆示請寄北京大學第一院金家鳳君收交。臨電屏營,無任禱切。

北京各學校非宗教同人同叩霰

《耶教三大謬見》

汪精衛(1883 – 1944,1922年時任廣東省教育會長、廣東政府顧問、總參議)

《先驅》,1922年3月29日

只是我昨日在公園園牆上,看見一張佈道的揭帖,卻有令人難堪的所在,請說明如左:

(第一)他說信耶穌的享天堂極樂世界,不信耶穌的永死落地獄受苦,這種狹隘酷烈的態度,比起佛教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實在愧死……,信仰自由,國國都載在憲法,卻還有一班夜叉,跑來中國,要將我等拿住發落地獄受苦呢。

(第二)他說「耶穌是真命天子,坐天下萬國太平皇帝」。這些話,虧他說得出,竟是保皇黨復辟黨一流人物,民主國內容他們不得。

(第三)他說「天公真神,係造天造地造日月風雲雷雨造山川河海五穀白果化生萬物」。這些話,很可證明耶教是進化學的仇敵,是一切科學的仇敵。

以上三種,仔細想來,實在於社會教育,大有妨礙,……近來各處佈道的聲浪,攪的廣州市民也混濁了。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第二次通電》

《晨報》(北京)

1922年4月2日

本同盟自「霰電」發出後,各處函電,愈來愈多,一致主張不信宗教,這可見真理的力量,總是迷信埋沒不住的。但是有些外國人,未嘗明白此中真相,在外國報紙上,間有誤會的批評。一般教徒,自不免從中挑撥,混淆是非。因此再發電明白解釋。

外國人有些疑相我們的非宗教運動,或不免含有「排外」的性質,如同以前的義和團一樣。這是大大的錯了。我們要很誠懇的對他的說道:我們的非宗教,只是為著「非宗教」三字。我們都是學界受了知識的人,我們對於友邦,無不是很親善的,何至再有「排外」的愚見。況且我們這個同盟,也歡迎外國人加入,現在已有友邦同志,也向我們表示同情的。將來我們的同盟中,一定會有很多的外國同志。可見我們同盟的組織,是以「信教」與「非教」做界限的,不是以國家做界限的,又何從而想到「排外」呢。

有意挑撥的話,又說我們非宗教運動的人,好像是些過激黨,這也是動人片時的疑想。這又大錯了。我們又要很誠懇的對他們說道,我們的非宗教,就只為以科學勝宗教,亳無別的作用,講社會問題的,是另一回事,與這同盟無干。所以加入我們同盟的,無論他是貴族平民……只要他是非宗教,都沒有甚麼分別的。

總之,我們前次的通電簡章,均已屢屢歷聲明,本同盟宗旨,「專為解脫宗教羈絆,發揮科學真理」。又說了「無種族國家之別」,自然不是排外;「無階級黨派之分」,自然沒有甚麼過激的意思。

這篇電稿子寫完了,又在三月三十一日的晨報上,看見周作人君等五個人的主張信教自由宣言。他們這篇宣言,不發表於耶教學生同盟在北京開會的消息傳出以後,而發表於非宗教大同盟等已有組織以後。他們說「對於現在的非基督教非宗教同盟的運動,表示反對」,而對於耶教學生同盟,又獨不表示反對。有這兩層,雖說他們「不擁護任何宗教」,其實已經有傾向於擁護宗教的嫌疑,而失了完全的中立態度。

這是就他們的態度說,至於論到真正的信仰自由,我們又何嘗侵犯。我們只是保護我們的自由,不受人家的侵犯,耶教學生同盟,分明是有宣傳引誘的作用,對於真正的信仰自由,實在是「寡自彼開」,正是耶教學生同盟侵犯人家的信仰自由,其過不在我們。我們為糾正顛倒黑白,所以也就附此,作一聲明。

非宗教大同盟叩東

《非宗教者宣言》

1922年4月4日
《晨報》(北京)

我們相信在宗教的迷信之下,真理不能昌明,自由不能確保,故當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將在北京開第十一次大會的時候,聯合非宗教的同志,作非宗教的宣傳運動。

我們對於背反科學原理的迷信的宗教,不論他是中國的、外國的,一律反對。對於影響所及較為普遍的宗教,尤其反對。信仰一種宗教,固然是他們的思想自由,不信仰一切宗教,亦是我們的思想自由。他們信仰一種宗教的人,可以有組織同盟,作他們的宣傳運動的自由,我們不信仰一切宗教的人,亦有組織同盟,作我們的宣傳運動的自由。

我們反對宗教的運動,不是想靠一種強有力者的勢力壓迫或摧殘信仰一種宗教的人們,乃是想立在自由的真理上闡明宗教束縛心靈的弊害,欲人們都能依自由的判斷,脫出他的束縛與蒙蔽。

信教自由,原是因為宗教互爭的結果,沒有全勝,祇有分立,弱小的宗派,乃依此以為自存的方法。其實信仰自由,在宗教勢力之下,只是一句空話,歐美諸國沒有能夠實行的,只有在人人的靈明都能脫出宗教的範圍,看宗教為無足輕重的時候,思想自由,才能存在。我們反對宗教,正是為此,不但不是破壞自由,而且實在是擁護自由。

我們希望各處非宗教的同志們和那對於我們非宗教同盟運動表示反對的朋友們,要切實了解我們的真正意思,然後表示贊成或反對,至於目我們以非聖以無法,是我們所不計的。

《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

中華心理學會
《大漢公報》,1922年6月15-17日

中華心理學會北京非基督教徒的會員,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的宣言云:

我們是研究科學的,對於妨礙科學真理之一切信仰,自然是反對;我們是研究精神科學的,對於錮蔽人類性靈、束縛人類思想、歷時最久、曾經演成黑暗時代之基督教,當然是要反對;我們日日用許多心血,想各種方法,測量人的智慧,惟恐天才不能啟發,對於那禁止人吃,且並不許人摸「智慧之果」(見舊約開宗明義第貳三章)的宗教,決然是要反對;我們是要以心理學的研究,在中華教育改進上放一線曙光,以期淑世善群。對於宗旨不純,舉動乖謬,曾經遺誤中國,且將為害於將來之基督教會,斷然要反對。

我們決不誣罵宗教,但只承認他在初民社會地位。決不敢在科學發達變化大進的社會裏,容他占一席地。

耶穌基督是個什麼樣的人?心理學者頗有為細密的研究,說明他是非常態的,或直是有精神病的,看他忽而自稱「人子」,忽而自稱「神子」,就知道他患「雙重人格病」或患「耶和華精神病」。看他在曠野四十日,得見魔鬼三次,就知道他精神恍惚,感覺錯亂到了極點。這種錯亂,在心理學上叫做「幻覺」,是健全的人決不會有的。看他忽而坐在地上,用指頭畫字,就知道他的行動類乎瘋癲。這種行動,在心理學上叫做「自動書法」。但我們對於他人的人格,總還可以致相當的敬意。對於他的教義,寔有許多不能贊成的地方。對於他和他的門得所留下之教會,更難坐視。覺察其飛揚跋扈,害盡天下。

傳教的是些什麼樣的人?來自西國者大都智能低下,無以於其本國,且為本國有識者所鄙棄痛哉。桑代克(美國心理學大家)對於種族智慧差別最有研究之言曰:「傳教與智能低下之人民或可,傳教與智能甚高之人民,如日本及中國者,寧非罪惡。」產自本國者,大都窮極無聊。藉以糊口,誠心皈依之士少,有所為而為之人多,彼以偽來,此以偽應,心心相印,各為其利而已。

他們所傳的是什麼道?都是極端消極、寡廉鮮恥的道,「人家打你的左臉,就連右臉也轉過來送把他打;人家剝去你的外衣,就連裏衣也讓他剥去;人家勉強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兩里路」的道。

他們所辦的些什麼樣的教育?都是以養成盲從的信徒為唯一宗旨的教育。他們學校裏的教材書籍滿紙都是「我信上帝全能的父,是創造天地的,我信我主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體例的材料。

青年會是個甚麼樣的所在?是以物質的誘導順適人的感官,成效最著的所在,若非以裝門面的建築,旅館式的招待,恐怕雖有政黨式的拉湊,也不能上自督軍、下至役夫,那麼多的會員了。現在他們看見末日快到了,起來組織世界之大同盟,作最後之奮鬥。

我們以科學的態度,斷定他們的謬誤;以歷史的觀察,審定他們的罪惡;以心理的分析,揭破他們的虛偽不德,不能不出於極端的反對。

特此鄭重宣言,願世人共起圖之。

《非基督教同盟宣言》

1924年6月

我們所以要反對基督教,在一般意義上,也和反對其他宗教一樣。最初期文化遺留下來的各種宗教,都號召一個虛偽的和平觀念。他們不但沒有指出一切不和平的癥結所在,而且其自身的迷信嫉忌糾紛,正在形成社會不和平現象之一。各種宗教,又都號召一個虛偽幸福的觀念,他們所希望的幸福,都在未來世界,天宮,西方,天國等;輕視現世界之肉體的物質的奮鬥,而且以為奮鬥亦無濟於事,因為現在世界一切生滅榮枯,都由神為天定,無關於人力之短長。以此暴君不必與抗,富豪不必與爭,率全世界勞苦平民,信神安命。但知心索天國,不妨身陷水火,這是何等世界,這是何等罪惡!

各種宗教都有這些同樣的罪惡,而基督教組織強大,其為害亦特深廣,所以我們應該特別反對基督教。在特殊意義中,我們更不得不反對基督教。封建時代基督教列在特權階級。一入資產時代,資產階級撲滅當時特權階級,本亦攻擊基督教;其所以得存餘喘者,乃因資產階級自身已成為特權階級,遂轉而保留基督教,利用基督教。第一是用他麻醉本國的工人階級,使其相信社會之貧富出於神意,不應以階級之爭,破壞現在社會制度,致達神意。第二是用他麻醉被征服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之民眾,使其相信他們的兵艦軍隊,是為了贈送上帝的福音而來,是為了贈送教育及一切文化而來,不是為了搶劫金錢而來;使被征服的民眾,對他們永遠感恩戴德,不思反抗。資本帝國主義者保留基督教,這第二個作用,正是我們中國人不得不特殊反對基督教之最大理由;神父牧師頭裡走,軍艦兵隊後面跟。聖經每頁上都寫著「送槍炮來,送銀子去」。八十年來這種傳教通商的現象,我們怎能夠忘記。

近年以來,他們播教方法日臻巧妙,由教會,而學校,而醫院,而青年會,而社會服務團,而童子軍,而平民教育,日益遮掩其布教面目,日益深入社會,迷惑無數青年。只看他們拿來些學校醫院的經費,而不看見他們拿去比這些數目十百倍的投資的利益。此外更危險的是:一班神父牧師,他們回到外國,形容盡致的演講中國人愚蠢野蠻,好騙取捐款,因此益增外人輕鄙華人的觀念。他們來到中國,無論是布教與教育,有意的或無意的,都宣傳其國際資本主義的國際觀念,以破壞中國的民族覺悟與愛國心。所以我們應該於一切宗教中特別反對基督教。

我們覺悟的青年們,應該到處高呼:非基督教大同盟萬歲!中華民族覺悟及解放萬歲!

《反基督教運動決議案》

1925年1月通過
中國共青團

一、近年來中國的青年群眾漸漸的認識基督教的罪惡,知道基督教是統治階級壓迫被統治階級的武器,帝國主義者用以侵掠弱小民族的工具。所以,反對基督教的運動日漸擴大,反對基督教的組織非基督教同盟日漸增多。本團應乘此機會設法發展非基督教同盟於全國各地,認為必要時,可將此種組織聯合起來,組織一統一機關,指揮這種工作。

二、本團規定耶穌誕日(十二月二十五日)前後一星期為反基督教周。每值此周與每個基督教節日及其他宣傳時期,凡有本團組織的地方,應號召群眾,作種種反對基督教的運動,散發宣佈基督教罪惡的傳單與小冊子,利用當地刊物登載反基督教的文字,向群眾揭破基督教與帝國主義的關係。此外在教會舉行傳道演講的時候,團員亦應隨時參加,在聽眾之前,向傳教者提出質難,揭穿其荒謬。

三、本團同志應隨時宣佈教會教育之黑暗與不合中國的需要,脫明帝國主義者文化侵略的陰謀,誘導教會學校學生做革新教務校務等運動,在此種運動中,應引導做更進一步的運動,(如收回教育權,取消教會學校等)。每逢教會學校之風潮,本團應設法援助。本團應乘全國教育團體開會時,聯絡進步的分子。在會場內外,做收回教育權,取消教會學校運動。

四、本團同志應向青年工人說明基督教與青年會職工部是帝國主義者及資本家欺騙工人的工具,他們叫工人樂天安命:永遠認定資本家是拿錢出來養活工人的恩人;本團應引導工人作反基督教運動。

五、本團應在鄉村中宣傳基督教是壓迫者的武器,指出基督教徒在鄉村中過去的與現在的橫行霸道的事實,喚起農民對於基督教之反感。

六、各地基督教青年會與基督教所辦的一切事業,本團同志應參加進去活動,要求財政公開,會務公決,反對固定的少數職員永遠把持包辦會務。

七、本團同志應該在教徒及群眾中,說明一般高等傳教師及包辦教會事業之高等職員們,都是帝國主義者及資本家所收買之洋奴走狗,並指出他們藉吃教為生活及欺騙並魚肉民眾以媚外辱國的罪惡。

八、本團同志要注意基督教徒假借帝國主義的勢力,要挾官府,壓迫反基督教運動;團員應該藉每一件這類的事實,顯明的指出基督教與帝國主義的關係,使一般的民眾--尤其是教民與教會學生--瞭解基督教的罪惡。

九、本團同志切不可因反對基督教而憎惡一般教民與教會學生,應該指出他們受傳教士與牧師的壓迫與欺騙。本團也不一定要引導已覺悟的教民與教會學生脫離基督教的勢力,應該引導他們在基督教勢力之下的群眾中,努力作反基督教的運動。

《中華民國學生聯合會總會反基督教宣言》

1925年12月26日
《中國學生》第十三期

全國同學們!各界被壓迫的民眾!

帝國主義除了運用政治侵略,經濟侵略以宰割中國外,更運用基督教文化侵略以麻醉中國人民,使其永遠屈服於洋神父、牧師、西教士的誘惑之下而毫不發生反抗作用。現在基督教在中國已有近三百年的歷史,樹立了根深蒂固的勢力。他們欺騙了百萬以上的基督教徒進入各地教會、福音堂,吸收了六十萬以上的青年學生進入各地教會學校。他們的根本目的是對於中國人民施行麻醉手術,使我們於未亡國之先,即飽受亡國教育,於未做亡國奴之先,即深具亡國順民的素養!

民族革命運動的怒潮,震盪久受帝國主義壓迫、麻醉的中國青年,所以在三年以來的民眾反抗帝國主義的經過中,隨時隨地都有了「收回教育權!」,「反對基督教!」的呼聲。在「五卅」舉國一致與帝國主義作決死鬥爭的時候,各地基督教學校即完全撕破了他們「平等」、「博愛」的面?,拚命的摧殘教會同學之愛國運動,於是激起了普遍全國,風起雲湧的教會學生退學運動。現在教會勢力,已開始發生動搖,我們今後更當再接再厲的進行反基督教運動,打倒基督教在中國之一切事業以完成中國民族革命運動的局部工作。

所謂聖誕節,實際不過是一千九百餘年以前,一個處女與人私通而生下的一個無父的孩子的生日。但是每逢十二月二十五這一天,基督教徒為甚麼慎而重之,如臨大典的來舉行這個生日紀念,美其名曰「聖誕」呢?因為基督教是歷代統治者用以欺騙被統治者的工具,他們為吸收多數人民受其欺騙計,就不得不把他們所奉為救主的耶穌造成一個神乎其神,至尊至大的偶像,因之,這十二月二十五耶穌的「私誕」日,隨著叨了光,變成「聖誕節」了!

在聖誕節這一天,中國各教堂、青年會、教會學校中的牧師、神父、西教士們將要率領無數的中國男女同胞,來禱祝耶穌的聖壽無疆,其實就禱祝帝國主義利用耶穌教侵略中國的勝利,換言之,就是帝國主義在這一天對中國民眾表示得意的譏笑與侮辱!全國同學們!各界被壓迫的民眾!在過去八十年所受帝國主義的壓迫與掠奪中,我們已覺悟了帝國主義者是中國民眾的真正仇敵;在「五卅」運動發生後各教會學校當局盡量壓迫摧殘各教會同學之愛國運動的事實中,我們更證明了基督教是帝國主義麻醉中國民眾,製造走狗順民的工具。在今天耶穌的誕日,帝國主義的走狗、牧師、神父正在眉飛色舞,禱祝他們文化侵略政策的勝利的時候,我們要本反抗帝國主義、力爭民族獨立的決心,標揭反對基督教的旗幟,高呼下列的口號而前進!

反抗帝國主義!

收回教育權!

打倒基督教在中國之一切事業!

中國民族革命萬歲!

《中共中央關於天主教、基督教問題的指示》

1950年8月19日

各中央局、分局,並轉各省、市委,各軍區黨委:

一、我國的天主教、基督教一方面是宗教問題,另一方面在長時期中又被帝國主義用為對我國進行文化侵略的工具,其一部分組織又被帝國主義用為進行間諜活動的機關。兩個宗教在我國都辦有教堂、學校、醫院及其他文化事業及救濟事業機關,都受外國津貼,都有大量外國教士佔據領導地位。全國天主教教士(依靠宗教為生的神父、修女、修士等)中,外國人幾佔半數(一萬二千人中佔五千五百人),基督教教士中外國人佔百分之十七(一萬人中佔一千七百人)。天主教在組織上是統一的,屬羅馬梵蒂岡教皇所管,基督教則組織上不統一,分成許多派系﹔天主教的活動比較注重鄉村,並有大量土地,基督教則比較注重城市,並有青年會、女青年會為其外圍團體,

二、馬克思主義者是徹底的無神論者,認為宗教有害於人民的覺悟,但是馬克思主義者對待群眾性的宗教問題,從來是當作一種有歷史必然性的社會問題和群眾問題來處理的,從來是反對單純地依靠行政命令簡單急躁的辦法來處理宗教問題的。根據解放前的統計,中國天,主教徒約三百萬人,百分之八十左右在農村。基督教徒七十萬人,百分之七十左右在農村。農村中的教徒,絕大多數是貧苦農民。城市中的教徒,絕大多數是貧苦市民、工人、小販等。教徒中婦女幾及一半。其中很多人信教很深。如果不採取謹慎步驟,不但不能使廣大教徒從帝國主義影響下解放出來,而且還會使他們對我們發生極大反感和敵意,適中帝國主義之計。此外,這兩個宗教在世界多數國家都有很多信徒,如果我們所採步驟不適當,還會被帝國主義用來造成外國教徒群眾的惡感。因此,我們對待目前中國的天主教、基督教,應當不幫助他們的發展,並反對其中的帝國主義影響﹔同時堅持保護信教自由,並在其中擴大愛國主義的影響,使天主教、基督教由帝國主義的工具變為中國人自己的宗教事業。

三、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使我國基督教、天主教中的帝國主義影響受到嚴重的打擊,在土改已經完成的地區,廣大人民反對作為帝國主義侵略工具的基督教、天主教,一部分教徒也已不再信教。但帝國主義者,由於政治的經濟的侵略已告失敗,正在力圖保持他們在教會中的影響,經過教會來保持在我國的帝國主義影響和加緊進行間諜活動。帝國主義的這種陰謀,是完全違反我們民族與人民的利益的,是我們所必須反對的。

四、為了把作為帝國主義侵略工具的教會,變為中國人自己辦的宗教事業,需要進行一系列艱苦的復雜的工作。我們現在的任務,不是進行群眾的反宗教運動,而是領導人民大眾,堅決實現共同綱領,實現土地改革,爭取財政經濟的根本好轉,廣泛進行唯物主義與科學知識的宣傳,來逐漸縮小宗教的市場﹔同時,在基督教、天主教內部,利用各種機會和經過有愛國心的教徒,向教徒群眾進行愛國主義的宣傳,揭露帝國主義文化侵略與間諜活動的陰謀,領導和支持其中的愛國分子,團結虔信的教徒的大多數,反對仍與帝國主義勾結的少數反動分子,有步驟地使教會擺脫帝國主義的影響及其經濟關系,把教會變為由中國人自治、自傳、自養的宗教事業。對於教會中進行破壞活動與間諜活動的特務分子,不論是外國人或中國人,均須依照共同綱領第七條堅決懲處,但在懲處這些特務分子時,不要牽連整個教會、教堂或教會學校等,而要把那裡的教徒的大多數也團結到愛 國主義的旗幟之下,一同反對帝國主義和特務分子。

五、在上述基本方針之下,我們正鼓勵基督教中有愛國心的分子吳耀宗等,簽名發表宣言,號召以逐漸脫離帝國主義的影響與經濟關系,實行自治、自傳、自養為教會今后的目標。對於這個簽名運動,各地的黨政機關和人民團體應從旁予以適當的贊助,經過適當關係,組織有愛國心的教徒,簽名響應,並在教徒中進行宣傳。但在勢力更大的天主教中,現在尚未發起此種運動,望各地注意團結天主教徒中有愛國心的分子,以求在適當時機發起同一運動。所有這些宣傳運動,一概不得採取強迫命令辦法,尤其不可由教外的人包辦代替。

六、關於教會工作中的一些具體問題,望依照下列原則處理。在處理這些問題時,如有必要,可由各大行政區省、市協商委員會出面,召集當地教會的中國負責人座談。
(一)關於傳教問題:共同綱領第五條規定人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即有信仰宗教之自由,也有反對宗教之自由。人民政府忠實遵守共同綱領,保証此種自由。但宗教的與反宗教的宣傳,則涉及社會秩序之安定問題。為了社會秩序之安定,教會不在教堂以外傳教,同時其他團體也不到教堂內及其周圍進行反宗教宣傳。為了同樣理由,教會在正在進行土改的地區應暫停活動。教會方面,可以出版宣傳一般教義的書刊,但其內容不得違反共同綱領。以前教會方面曾有借宣傳宗教為名出版污蔑人民民主之書刊(例如天主教上海教區在解放前以“現代問題研究社”名義所出版的《國家與世界大同》等),教會方面應自動銷毀。如再有發現,政府將予以查禁 並處分其出版者,決不寬貸。
(二)關於教會學校、醫院及救濟機關:這些機關,在遵守共同綱領及政府法令條件之下,應視為私營事業,政府本公私兼顧原則,一視同仁。教會學校應遵守政府法令設政治課為必修課,同時在教會辦的高等學校中亦得設宗教課為選修課。教會學校內不舉行宣傳宗教的或反對宗教的展覽會、群眾集會等。教徒學生與非教徒學生在信仰問題上不應互相攻訐,甚至有侵犯人格之行為,應當團結起來,一致反對帝國主義和特務分子。
(三)關於房屋等糾紛問題:在軍事期間,政府所征用或借用的教會房屋,根據中央人民政府內務部今年一月指示,在地方上以協商方法處理,一般地應歸還教會,特殊地應仍許借用,必要時得訂立合同,一方面不得強迫佔用,另方面不應空著寬裕房子不許借用。

七、〔1〕

八、關於各地基督教、天主教的情況、動態及發生的問題與我方所採取的處理辦法,須經常報告中央。對天主教、基督教採取的重要措施,須得中央批准。
中 央
八月十九日
根據中央檔案館提供的原件刊印

注釋
〔1〕此處編者有刪略。

  1. Circle LO says:

    good collection, just some typo:
    非宗教大同盟叩柬
    又有什麼基督敉學生同盟
    對於他和他的門[徒]所留下之教會
    中國天,主教徒約三百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