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反基督教宣言

Posted: 20th October 2011 by admin in 经典文献

目录

《上海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宣言》

1922年3月9日
《北京时报》(北京)

我们反对“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我们为拥护人们幸福而反对“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我们现在把我们底真态度宣布给人们看。

我们知道:基督教及基督教会在历史上制造了许多罪恶,这且不要管彼。但是彼现在正在那儿制造或将制造的罪恶。凡我有血性、有良心,决不能容忍彼、宽恕彼。

我们知道:现代的社会组织,是资本主义的社会组织。这资本主义的社会组织,一方面有不劳而食的有产阶级,他方面有劳而不得食的无产阶级。换句话说,就是:一方面有掠夺阶级、压迫阶级,他方面有被掠夺阶级、被压迫阶级。而现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会,就是“帮助前者,掠夺后者,扶持前者,压迫后者”的恶魔!

我们认定:这种残酷的、压迫的、悲惨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不合理的、非人道的,非另图建造不可。所以,我们认定这个“助桀为虐”的恶魔--现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会,是我们底仇敌,非与彼决一死战不可。

世界的资本主义,已由发生、成熟而将崩坏了。各国资本家--不论是英、是日、是法,因而大起恐慌,用尽手段,冀延残喘于万一。于是,就先后拥入中国,实行经济的侵略主义了。而现代基督教及基督教会,就是这经济侵略底先锋队。各国资本家在中国设立教会,无非要诱惑中国人民欢迎资本主义;在中国设立基督教青年会,无非是要养成资本家底良善走狗。简单一句,目的即在吮吸中国人民底膏血。因此,我们反对资本主义,同时必须反对这拥护资本主义欺骗一般平民的现代基督教及基督教会。

“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为现代基督教及基督教会的产物。他们预备于本年四月四日,集合全世界基督徒,在北京清华学校开会。所讨论者,无非是怎样维持世界资本主义及怎样在中国发展资本主义的把戏。我们认彼为污辱我国青年,欺骗我国人民,掠夺我们经济的强盗会议,故愤然组织这个同盟,决然与彼宣战。

学生诸君!青年诸君!劳动者诸君!我们谁不知道资本主义底罪恶?我们谁不知道资本主义底残酷无情?现在眼见这些资本家走狗在那里开会讨论支配我们,我们怎能不起而反对!起!起!!起!!!大家一同起!!!

《上海非基督教学生同盟通电》

1922年3月9日
《北京时报》(北京)

北京清华学校学生诸君暨全国各学校学生诸君公鉴:

自文艺复兴以来,人智日开,宗教日促,是以政教分离及教育与宗教分离之说,日渐弥漫于欧洲。彼昏不悟,仍欲移其余孽于域外,以延长其寄生生活;政府钜贾,以利其为殖民之先导,于是四福音书遂挟金铁之威,以临东土。金钱奴我以物质,福音奴我以精神。东南文物兴盛之区,悉变而为耶教教化资本化,无复清宁之气;岂不可悲!华府会议,辱我至矣!上帝慈悲,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无端集合于我弱国之首都。吾爱国青年之血泪未干,焉能强颜以颂上帝?且北京不乏耶教会场,清华为国校,非教会所立,又焉能供一教之用?此而不拒,中国无人矣!伏乞诸君发为傥论,共斥横逆,以期永洁我青年教育界。

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叩灰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宣言》

1922年3月21日
《晨报》(北京)

我们自誓为人类社会扫除宗教的毒害。我们深恶痛绝宗教之流毒于人类社会,十倍千倍于洪水猛兽。有宗教可无人类,有人类应无宗教。宗教与人类,不能两立。

人类本是进化的,宗教偏说:“人与万物,天造地设。”人类本是自由平等的,宗教偏要说,束缚思想,摧残个性,崇拜偶像,主乎一尊。人类本是酷好和平的,宗教偏要伐异党同,引起战争,反以博爱为假面具骗人。人类本是好生乐善的,宗教偏要诱之以天堂,惧之以地狱,利用非人的威权道德。宗教本是没有的,他们偏要无中生有,人造迷信。宗教本是假说的他们偏要装做成真,害人到底。总而言之,上帝本身,既不由理化物力所构成,到底是什么东西?教主生活,更不是吾人意识所能想像,究竟是什么东西?既有造物主,何不将电灯飞艇,早日造出?既有赏罚权,何不使世间人,尽成善士?好笑的宗教,科学真理既不相容。可恶的宗教,与人道主义,完全违背。

中国在世界比较起来,是一仅干净土算无宗教之国,无奈近数十年来,基督教等一天一天地向中国注射传染,最近几月,气焰更张,又有什么基督敉学生同盟,于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要到中国首都的北京来举行。回想我们人类所受过基督教的毒害,比其他诸教都重大些。他们传教的方法,比起他教尤算无微不入。他们最可痛恨的毒计,就是倾全力煽惑青年学生。青年学生原是很纯洁的,不易煽惑。他们便使用他们不知怎样得来的金钱,建筑高大华丽的房屋,叫做什么基督教青年会。他们始而对青年学生说,入会的不必信教。其实既入谷中,一步一步的引人入胜,,卒至基督教青年会,就是基督教预备学校,就是基督教徒养成所。弹子房呀,体育会呀,电影呀,名人演讲呀,茶会呀,英文呀,年会呀,津贴呀,招待员呀,干事呀,队长呀……就是他们施毒的麻醉药,催眠术。伤心呀,可怜的无限青年,真是上当不小。伤心呀!可恶的基督教徒,将置我们青年学生的人格于何地!

宗教的罪恶,千言万语,那能说尽。平日大多数人,或未注意,或不觉其毒害至于如此之甚。细细一想,能不伤心?凡有血气者,能不急起直追,拥护真理?

我们组织非宗教大同盟,实属忍无可忍。同盟宗旨,仅非宗教,不牵涉一切党派,亦丝毫无他作用,尤无种族国家,男女老幼之别。信教与非教中无两可之地。凡不迷信宗教,或欲扫除宗教之毒害者,即为非宗教大同盟之同志。

特此宣言,普告天下。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第一次通电》

1922年3月21日
《晨报》(北京)

各国各报馆,各学校,各团体,各界同胞,各国同志钧鉴:

教毒日炽,真理易泯,邪说横行,人道弗彰。我国向为无宗教之国,乃近代受害,日趋日深。近闻世界耶教学生,第十一次开会,今年四月,又举行于我北京首都之地;亦将于我中国宣传迷信,继长增高。同人等特发起组织非宗教大同盟,依良心之知觉,扫人群之障雾,本科学之精神,吐进化之光华。同盟宗旨,仅非宗教,既无种族国家老幼之别,尤于一切党派作用无关。同志加入,一体欢迎。分途组织,亦为会友。惟信教非教,中无两可之地。爱人救人必有一致之心。凡我同志,尚希明决,奋起直追,幸勿犹豫。亟盼覆示请寄北京大学第一院金家凤君收交。临电屏营,无任祷切。

北京各学校非宗教同人同叩霰

《耶教三大谬见》

汪精卫(1883 – 1944,1922年时任广东省教育会长、广东政府顾问、总参议)

《先驱》,1922年3月29日

只是我昨日在公园园墙上,看见一张布道的揭帖,却有令人难堪的所在,请说明如左:

(第一)他说信耶稣的享天堂极乐世界,不信耶稣的永死落地狱受苦,这种狭隘酷烈的态度,比起佛教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实在愧死……,信仰自由,国国都载在宪法,却还有一班夜叉,跑来中国,要将我等拿住发落地狱受苦呢。

(第二)他说“耶稣是真命天子,坐天下万国太平皇帝”。这些话,亏他说得出,竟是保皇党复辟党一流人物,民主国内容他们不得。

(第三)他说“天公真神,系造天造地造日月风云雷雨造山川河海五谷白果化生万物”。这些话,很可证明耶教是进化学的仇敌,是一切科学的仇敌。

以上三种,仔细想来,实在于社会教育,大有妨碍,……近来各处布道的声浪,搅的广州市民也混浊了。

《北京非宗教大同盟第二次通电》

《晨报》(北京)

1922年4月2日

本同盟自“霰电”发出后,各处函电,愈来愈多,一致主张不信宗教,这可见真理的力量,总是迷信埋没不住的。但是有些外国人,未尝明白此中真相,在外国报纸上,间有误会的批评。一般教徒,自不免从中挑拨,混淆是非。因此再发电明白解释。

外国人有些疑相我们的非宗教运动,或不免含有“排外”的性质,如同以前的义和团一样。这是大大的错了。我们要很诚恳的对他的说道:我们的非宗教,只是为著“非宗教”三字。我们都是学界受了知识的人,我们对于友邦,无不是很亲善的,何至再有“排外”的愚见。况且我们这个同盟,也欢迎外国人加入,现在已有友邦同志,也向我们表示同情的。将来我们的同盟中,一定会有很多的外国同志。可见我们同盟的组织,是以“信教”与“非教”做界限的,不是以国家做界限的,又何从而想到“排外”呢。

有意挑拨的话,又说我们非宗教运动的人,好像是些过激党,这也是动人片时的疑想。这又大错了。我们又要很诚恳的对他们说道,我们的非宗教,就只为以科学胜宗教,亳无别的作用,讲社会问题的,是另一回事,与这同盟无干。所以加入我们同盟的,无论他是贵族平民……只要他是非宗教,都没有甚么分别的。

总之,我们前次的通电简章,均已屡屡历声明,本同盟宗旨,“专为解脱宗教羁绊,发挥科学真理”。又说了“无种族国家之别”,自然不是排外;“无阶级党派之分”,自然没有甚么过激的意思。

这篇电稿子写完了,又在三月三十一日的晨报上,看见周作人君等五个人的主张信教自由宣言。他们这篇宣言,不发表于耶教学生同盟在北京开会的消息传出以后,而发表于非宗教大同盟等已有组织以后。他们说“对于现在的非基督教非宗教同盟的运动,表示反对”,而对于耶教学生同盟,又独不表示反对。有这两层,虽说他们“不拥护任何宗教”,其实已经有倾向于拥护宗教的嫌疑,而失了完全的中立态度。

这是就他们的态度说,至于论到真正的信仰自由,我们又何尝侵犯。我们只是保护我们的自由,不受人家的侵犯,耶教学生同盟,分明是有宣传引诱的作用,对于真正的信仰自由,实在是“寡自彼开”,正是耶教学生同盟侵犯人家的信仰自由,其过不在我们。我们为纠正颠倒黑白,所以也就附此,作一声明。

非宗教大同盟叩东

《非宗教者宣言》

1922年4月4日
《晨报》(北京)

我们相信在宗教的迷信之下,真理不能昌明,自由不能确保,故当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将在北京开第十一次大会的时候,联合非宗教的同志,作非宗教的宣传运动。

我们对于背反科学原理的迷信的宗教,不论他是中国的、外国的,一律反对。对于影响所及较为普遍的宗教,尤其反对。信仰一种宗教,固然是他们的思想自由,不信仰一切宗教,亦是我们的思想自由。他们信仰一种宗教的人,可以有组织同盟,作他们的宣传运动的自由,我们不信仰一切宗教的人,亦有组织同盟,作我们的宣传运动的自由。

我们反对宗教的运动,不是想靠一种强有力者的势力压迫或摧残信仰一种宗教的人们,乃是想立在自由的真理上阐明宗教束缚心灵的弊害,欲人们都能依自由的判断,脱出他的束缚与蒙蔽。

信教自由,原是因为宗教互争的结果,没有全胜,祇有分立,弱小的宗派,乃依此以为自存的方法。其实信仰自由,在宗教势力之下,只是一句空话,欧美诸国没有能够实行的,只有在人人的灵明都能脱出宗教的范围,看宗教为无足轻重的时候,思想自由,才能存在。我们反对宗教,正是为此,不但不是破坏自由,而且实在是拥护自由。

我们希望各处非宗教的同志们和那对于我们非宗教同盟运动表示反对的朋友们,要切实了解我们的真正意思,然后表示赞成或反对,至于目我们以非圣以无法,是我们所不计的。

《反对“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宣言》

中华心理学会
《大汉公报》,1922年6月15-17日

中华心理学会北京非基督教徒的会员,反对“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的宣言云:

我们是研究科学的,对于妨碍科学真理之一切信仰,自然是反对;我们是研究精神科学的,对于锢蔽人类性灵、束缚人类思想、历时最久、曾经演成黑暗时代之基督教,当然是要反对;我们日日用许多心血,想各种方法,测量人的智慧,惟恐天才不能启发,对于那禁止人吃,且并不许人摸“智慧之果”(见旧约开宗明义第贰三章)的宗教,决然是要反对;我们是要以心理学的研究,在中华教育改进上放一线曙光,以期淑世善群。对于宗旨不纯,举动乖谬,曾经遗误中国,且将为害于将来之基督教会,断然要反对。

我们决不诬骂宗教,但只承认他在初民社会地位。决不敢在科学发达变化大进的社会里,容他占一席地。

耶稣基督是个什么样的人?心理学者颇有为细密的研究,说明他是非常态的,或直是有精神病的,看他忽而自称“人子”,忽而自称“神子”,就知道他患“双重人格病”或患“耶和华精神病”。看他在旷野四十日,得见魔鬼三次,就知道他精神恍惚,感觉错乱到了极点。这种错乱,在心理学上叫做“幻觉”,是健全的人决不会有的。看他忽而坐在地上,用指头画字,就知道他的行动类乎疯癫。这种行动,在心理学上叫做“自动书法”。但我们对于他人的人格,总还可以致相当的敬意。对于他的教义,寔有许多不能赞成的地方。对于他和他的门得所留下之教会,更难坐视。觉察其飞扬跋扈,害尽天下。

传教的是些什么样的人?来自西国者大都智能低下,无以于其本国,且为本国有识者所鄙弃痛哉。桑代克(美国心理学大家)对于种族智慧差别最有研究之言曰:“传教与智能低下之人民或可,传教与智能甚高之人民,如日本及中国者,宁非罪恶。”产自本国者,大都穷极无聊。藉以糊口,诚心皈依之士少,有所为而为之人多,彼以伪来,此以伪应,心心相印,各为其利而已。

他们所传的是什么道?都是极端消极、寡廉鲜耻的道,“人家打你的左脸,就连右脸也转过来送把他打;人家剥去你的外衣,就连里衣也让他剥去;人家勉强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两里路”的道。

他们所办的些什么样的教育?都是以养成盲从的信徒为唯一宗旨的教育。他们学校里的教材书籍满纸都是“我信上帝全能的父,是创造天地的,我信我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独生子”体例的材料。

青年会是个甚么样的所在?是以物质的诱导顺适人的感官,成效最著的所在,若非以装门面的建筑,旅馆式的招待,恐怕虽有政党式的拉凑,也不能上自督军、下至役夫,那么多的会员了。现在他们看见末日快到了,起来组织世界之大同盟,作最后之奋斗。

我们以科学的态度,断定他们的谬误;以历史的观察,审定他们的罪恶;以心理的分析,揭破他们的虚伪不德,不能不出于极端的反对。

特此郑重宣言,愿世人共起图之。

《非基督教同盟宣言》

1924年6月

我们所以要反对基督教,在一般意义上,也和反对其他宗教一样。最初期文化遗留下来的各种宗教,都号召一个虚伪的和平观念。他们不但没有指出一切不和平的症结所在,而且其自身的迷信嫉忌纠纷,正在形成社会不和平现象之一。各种宗教,又都号召一个虚伪幸福的观念,他们所希望的幸福,都在未来世界,天宫,西方,天国等;轻视现世界之肉体的物质的奋斗,而且以为奋斗亦无济于事,因为现在世界一切生灭荣枯,都由神为天定,无关于人力之短长。以此暴君不必与抗,富豪不必与争,率全世界劳苦平民,信神安命。但知心索天国,不妨身陷水火,这是何等世界,这是何等罪恶!

各种宗教都有这些同样的罪恶,而基督教组织强大,其为害亦特深广,所以我们应该特别反对基督教。在特殊意义中,我们更不得不反对基督教。封建时代基督教列在特权阶级。一入资产时代,资产阶级扑灭当时特权阶级,本亦攻击基督教;其所以得存余喘者,乃因资产阶级自身已成为特权阶级,遂转而保留基督教,利用基督教。第一是用他麻醉本国的工人阶级,使其相信社会之贫富出于神意,不应以阶级之争,破坏现在社会制度,致达神意。第二是用他麻醉被征服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之民众,使其相信他们的兵舰军队,是为了赠送上帝的福音而来,是为了赠送教育及一切文化而来,不是为了抢劫金钱而来;使被征服的民众,对他们永远感恩戴德,不思反抗。资本帝国主义者保留基督教,这第二个作用,正是我们中国人不得不特殊反对基督教之最大理由;神父牧师头里走,军舰兵队后面跟。圣经每页上都写着“送枪炮来,送银子去”。八十年来这种传教通商的现象,我们怎能够忘记。

近年以来,他们播教方法日臻巧妙,由教会,而学校,而医院,而青年会,而社会服务团,而童子军,而平民教育,日益遮掩其布教面目,日益深入社会,迷惑无数青年。只看他们拿来些学校医院的经费,而不看见他们拿去比这些数目十百倍的投资的利益。此外更危险的是:一班神父牧师,他们回到外国,形容尽致的演讲中国人愚蠢野蛮,好骗取捐款,因此益增外人轻鄙华人的观念。他们来到中国,无论是布教与教育,有意的或无意的,都宣传其国际资本主义的国际观念,以破坏中国的民族觉悟与爱国心。所以我们应该于一切宗教中特别反对基督教。

我们觉悟的青年们,应该到处高呼:非基督教大同盟万岁!中华民族觉悟及解放万岁!

《反基督教运动决议案》

1925年1月通过
中国共青团

一、近年来中国的青年群众渐渐的认识基督教的罪恶,知道基督教是统治阶级压迫被统治阶级的武器,帝国主义者用以侵掠弱小民族的工具。所以,反对基督教的运动日渐扩大,反对基督教的组织非基督教同盟日渐增多。本团应乘此机会设法发展非基督教同盟于全国各地,认为必要时,可将此种组织联合起来,组织一统一机关,指挥这种工作。

二、本团规定耶稣诞日(十二月二十五日)前后一星期为反基督教周。每值此周与每个基督教节日及其他宣传时期,凡有本团组织的地方,应号召群众,作种种反对基督教的运动,散发宣布基督教罪恶的传单与小册子,利用当地刊物登载反基督教的文字,向群众揭破基督教与帝国主义的关系。此外在教会举行传道演讲的时候,团员亦应随时参加,在听众之前,向传教者提出质难,揭穿其荒谬。

三、本团同志应随时宣布教会教育之黑暗与不合中国的需要,脱明帝国主义者文化侵略的阴谋,诱导教会学校学生做革新教务校务等运动,在此种运动中,应引导做更进一步的运动,(如收回教育权,取消教会学校等)。每逢教会学校之风潮,本团应设法援助。本团应乘全国教育团体开会时,联络进步的分子。在会场内外,做收回教育权,取消教会学校运动。

四、本团同志应向青年工人说明基督教与青年会职工部是帝国主义者及资本家欺骗工人的工具,他们叫工人乐天安命:永远认定资本家是拿钱出来养活工人的恩人;本团应引导工人作反基督教运动。

五、本团应在乡村中宣传基督教是压迫者的武器,指出基督教徒在乡村中过去的与现在的横行霸道的事实,唤起农民对于基督教之反感。

六、各地基督教青年会与基督教所办的一切事业,本团同志应参加进去活动,要求财政公开,会务公决,反对固定的少数职员永远把持包办会务。

七、本团同志应该在教徒及群众中,说明一般高等传教师及包办教会事业之高等职员们,都是帝国主义者及资本家所收买之洋奴走狗,并指出他们藉吃教为生活及欺骗并鱼肉民众以媚外辱国的罪恶。

八、本团同志要注意基督教徒假借帝国主义的势力,要挟官府,压迫反基督教运动;团员应该藉每一件这类的事实,显明的指出基督教与帝国主义的关系,使一般的民众--尤其是教民与教会学生--了解基督教的罪恶。

九、本团同志切不可因反对基督教而憎恶一般教民与教会学生,应该指出他们受传教士与牧师的压迫与欺骗。本团也不一定要引导已觉悟的教民与教会学生脱离基督教的势力,应该引导他们在基督教势力之下的群众中,努力作反基督教的运动。

《中华民国学生联合会总会反基督教宣言》

1925年12月26日
《中国学生》第十三期

全国同学们!各界被压迫的民众!

帝国主义除了运用政治侵略,经济侵略以宰割中国外,更运用基督教文化侵略以麻醉中国人民,使其永远屈服于洋神父、牧师、西教士的诱惑之下而毫不发生反抗作用。现在基督教在中国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树立了根深蒂固的势力。他们欺骗了百万以上的基督教徒进入各地教会、福音堂,吸收了六十万以上的青年学生进入各地教会学校。他们的根本目的是对于中国人民施行麻醉手术,使我们于未亡国之先,即饱受亡国教育,于未做亡国奴之先,即深具亡国顺民的素养!

民族革命运动的怒潮,震荡久受帝国主义压迫、麻醉的中国青年,所以在三年以来的民众反抗帝国主义的经过中,随时随地都有了“收回教育权!”,“反对基督教!”的呼声。在“五卅”举国一致与帝国主义作决死斗争的时候,各地基督教学校即完全撕破了他们“平等”、“博爱”的面?,拚命的摧残教会同学之爱国运动,于是激起了普遍全国,风起云涌的教会学生退学运动。现在教会势力,已开始发生动摇,我们今后更当再接再厉的进行反基督教运动,打倒基督教在中国之一切事业以完成中国民族革命运动的局部工作。

所谓圣诞节,实际不过是一千九百余年以前,一个处女与人私通而生下的一个无父的孩子的生日。但是每逢十二月二十五这一天,基督教徒为甚么慎而重之,如临大典的来举行这个生日纪念,美其名曰“圣诞”呢?因为基督教是历代统治者用以欺骗被统治者的工具,他们为吸收多数人民受其欺骗计,就不得不把他们所奉为救主的耶稣造成一个神乎其神,至尊至大的偶像,因之,这十二月二十五耶稣的“私诞”日,随着叨了光,变成“圣诞节”了!

在圣诞节这一天,中国各教堂、青年会、教会学校中的牧师、神父、西教士们将要率领无数的中国男女同胞,来祷祝耶稣的圣寿无疆,其实就祷祝帝国主义利用耶稣教侵略中国的胜利,换言之,就是帝国主义在这一天对中国民众表示得意的讥笑与侮辱!全国同学们!各界被压迫的民众!在过去八十年所受帝国主义的压迫与掠夺中,我们已觉悟了帝国主义者是中国民众的真正仇敌;在“五卅”运动发生后各教会学校当局尽量压迫摧残各教会同学之爱国运动的事实中,我们更证明了基督教是帝国主义麻醉中国民众,制造走狗顺民的工具。在今天耶稣的诞日,帝国主义的走狗、牧师、神父正在眉飞色舞,祷祝他们文化侵略政策的胜利的时候,我们要本反抗帝国主义、力争民族独立的决心,标揭反对基督教的旗帜,高呼下列的口号而前进!

反抗帝国主义!

收回教育权!

打倒基督教在中国之一切事业!

中国民族革命万岁!

《中共中央关于天主教、基督教问题的指示》

1950年8月19日

各中央局、分局,并转各省、市委,各军区党委:

一、我国的天主教、基督教一方面是宗教问题,另一方面在长时期中又被帝国主义用为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其一部分组织又被帝国主义用为进行间谍活动的机关。两个宗教在我国都办有教堂、学校、医院及其他文化事业及救济事业机关,都受外国津贴,都有大量外国教士占据领导地位。全国天主教教士(依靠宗教为生的神父、修女、修士等)中,外国人几占半数(一万二千人中占五千五百人),基督教教士中外国人占百分之十七(一万人中占一千七百人)。天主教在组织上是统一的,属罗马梵蒂冈教皇所管,基督教则组织上不统一,分成许多派系﹔天主教的活动比较注重乡村,并有大量土地,基督教则比较注重城市,并有青年会、女青年会为其外围团体,

二、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无神论者,认为宗教有害于人民的觉悟,但是马克思主义者对待群众性的宗教问题,从来是当作一种有历史必然性的社会问题和群众问题来处理的,从来是反对单纯地依靠行政命令简单急躁的办法来处理宗教问题的。根据解放前的统计,中国天,主教徒约三百万人,百分之八十左右在农村。基督教徒七十万人,百分之七十左右在农村。农村中的教徒,绝大多数是贫苦农民。城市中的教徒,绝大多数是贫苦市民、工人、小贩等。教徒中妇女几及一半。其中很多人信教很深。如果不采取谨慎步骤,不但不能使广大教徒从帝国主义影响下解放出来,而且还会使他们对我们发生极大反感和敌意,适中帝国主义之计。此外,这两个宗教在世界多数国家都有很多信徒,如果我们所采步骤不适当,还会被帝国主义用来造成外国教徒群众的恶感。因此,我们对待目前中国的天主教、基督教,应当不帮助他们的发展,并反对其中的帝国主义影响﹔同时坚持保护信教自由,并在其中扩大爱国主义的影响,使天主教、基督教由帝国主义的工具变为中国人自己的宗教事业。

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使我国基督教、天主教中的帝国主义影响受到严重的打击,在土改已经完成的地区,广大人民反对作为帝国主义侵略工具的基督教、天主教,一部分教徒也已不再信教。但帝国主义者,由于政治的经济的侵略已告失败,正在力图保持他们在教会中的影响,经过教会来保持在我国的帝国主义影响和加紧进行间谍活动。帝国主义的这种阴谋,是完全违反我们民族与人民的利益的,是我们所必须反对的。

四、为了把作为帝国主义侵略工具的教会,变为中国人自己办的宗教事业,需要进行一系列艰苦的复杂的工作。我们现在的任务,不是进行群众的反宗教运动,而是领导人民大众,坚决实现共同纲领,实现土地改革,争取财政经济的根本好转,广泛进行唯物主义与科学知识的宣传,来逐渐缩小宗教的市场﹔同时,在基督教、天主教内部,利用各种机会和经过有爱国心的教徒,向教徒群众进行爱国主义的宣传,揭露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与间谍活动的阴谋,领导和支持其中的爱国分子,团结虔信的教徒的大多数,反对仍与帝国主义勾结的少数反动分子,有步骤地使教会摆脱帝国主义的影响及其经济关系,把教会变为由中国人自治、自传、自养的宗教事业。对于教会中进行破坏活动与间谍活动的特务分子,不论是外国人或中国人,均须依照共同纲领第七条坚决惩处,但在惩处这些特务分子时,不要牵连整个教会、教堂或教会学校等,而要把那里的教徒的大多数也团结到爱 国主义的旗帜之下,一同反对帝国主义和特务分子。

五、在上述基本方针之下,我们正鼓励基督教中有爱国心的分子吴耀宗等,签名发表宣言,号召以逐渐脱离帝国主义的影响与经济关系,实行自治、自传、自养为教会今后的目标。对于这个签名运动,各地的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应从旁予以适当的赞助,经过适当关系,组织有爱国心的教徒,签名响应,并在教徒中进行宣传。但在势力更大的天主教中,现在尚未发起此种运动,望各地注意团结天主教徒中有爱国心的分子,以求在适当时机发起同一运动。所有这些宣传运动,一概不得采取强迫命令办法,尤其不可由教外的人包办代替。

六、关于教会工作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望依照下列原则处理。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如有必要,可由各大行政区省、市协商委员会出面,召集当地教会的中国负责人座谈。
(一)关于传教问题:共同纲领第五条规定人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即有信仰宗教之自由,也有反对宗教之自由。人民政府忠实遵守共同纲领,保証此种自由。但宗教的与反宗教的宣传,则涉及社会秩序之安定问题。为了社会秩序之安定,教会不在教堂以外传教,同时其他团体也不到教堂内及其周围进行反宗教宣传。为了同样理由,教会在正在进行土改的地区应暂停活动。教会方面,可以出版宣传一般教义的书刊,但其内容不得违反共同纲领。以前教会方面曾有借宣传宗教为名出版污蔑人民民主之书刊(例如天主教上海教区在解放前以“现代问题研究社”名义所出版的《国家与世界大同》等),教会方面应自动销毁。如再有发现,政府将予以查禁 并处分其出版者,决不宽贷。
(二)关于教会学校、医院及救济机关:这些机关,在遵守共同纲领及政府法令条件之下,应视为私营事业,政府本公私兼顾原则,一视同仁。教会学校应遵守政府法令设政治课为必修课,同时在教会办的高等学校中亦得设宗教课为选修课。教会学校内不举行宣传宗教的或反对宗教的展览会、群众集会等。教徒学生与非教徒学生在信仰问题上不应互相攻讦,甚至有侵犯人格之行为,应当团结起来,一致反对帝国主义和特务分子。
(三)关于房屋等纠纷问题:在军事期间,政府所征用或借用的教会房屋,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今年一月指示,在地方上以协商方法处理,一般地应归还教会,特殊地应仍许借用,必要时得订立合同,一方面不得强迫占用,另方面不应空着宽裕房子不许借用。

七、〔1〕

八、关于各地基督教、天主教的情况、动态及发生的问题与我方所采取的处理办法,须经常报告中央。对天主教、基督教采取的重要措施,须得中央批准。
中 央
八月十九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提供的原件刊印

注释
〔1〕此处编者有删略。

  1. Circle LO says:

    good collection, just some typo:
    非宗教大同盟叩柬
    又有什么基督敉学生同盟
    对于他和他的门[徒]所留下之教会
    中国天,主教徒约三百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