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战时期,惨无人道的德国纳粹医生曾经拿活人做试验,今天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仍被他们的惨绝人寰所震惊。但是谁曾料想,在二战胜利60周年后的今天,在曾经惨遭纳粹蹂躏的犹太人国度——以色列,竟然还存在拿病人做试验的恶劣现象。5月10日英国的《每日电讯》对这一消息进行了报道。

以色列主要政府监督机构调查发现,数家以色列医院竟然将病人当作天竺鼠进行医疗实验,更让人愤怒的是,这些医疗实验的牺牲品大多是最需要人们关心的老人、儿童以及精神病患者,针对他们的实验完全是在其法律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其中一些病人是老年痴呆症患者,医院在知道他们完全没有理解力和判断力的情况下,竟将他们的手指涂上墨水,在自愿接受医疗实验的协议书上按下了手印。医院还故意将一些儿童的耳膜刺穿,以便在他们身上实验某种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未得到许可的药物,通常这些药物的试验是要获得政府部门批准的,但是这些医院从未向政府部门提交过此类申请。

在另外一个案例中,医院也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通过一个针管从一名病人的膀胱中抽取尿样用于测试,而这种操作方式是异常痛苦的。

不断有病人接受未经许可的药物,高度危险性的操作方式,更有甚者,有时实施这些操作的人并非医生而只是研究者。在明显的利益驱使之下,商业公司雇用了这些研究人员实施危险性操作。

在以色列国家审计员埃利泽戈尔德贝格向以色列卫生部所做的年度报告中,有关以色列医院的违法操作就占了一半多,内容超过53页。这些违法事实的揭露让以色列卫生部长丹‧纳维大?震惊,尽管一度有人批评他在医疗实验问题上懒散怠慢——经过8年努力之后,以色利控制实验法案依然没有完成。

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称,戈尔德贝格还发现在监督违规医院方面卫生部存在严重的疏忽和渎职行?。报告指出,这些现象在老年人医院、复健医院和精神病医院尤?突出。在一家老年人复健医院,一名101岁的老年妇女和一名91岁的老年妇女在没有任何亲戚和法律监护人在场的情况下就签署了医疗实验同意书。另外7名病人则只在同意表格上按下了手印就接受了医疗实验。

报告还提到有些医院?医学实验的实施者购买了保险却没有?病人购买保险,而按照规定医院本应当?接受试验的病人购买足够的保险。

以色列受1964年《赫尔辛基宣言》的约束,这是一项由世界卫生组织起草的有关医学实验的规定。但是以色列的政府监督部门却发现,在以色列全国的许多医院都存在违反《赫尔辛基宣言》的情况。

资料来源

每日电讯 发布时间: 2005-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