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基為了什麼? 作者:隨風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個人意見文章

最近有朋友這樣問 :”你們反基,生活過得開心嗎?” 小妹在此作答。

人之所以有別於動物,就是人類懂得思考,懂得批判,懂得辨別是與非。做人除了追求溫飽,尋開心之外,我們還有良知。在我們的良知驅使下,有些概念,我們認為是值得追求的。自古以來,人類不惜革命,不惜戰爭,不惜犧牲,世世代代追求民主,自由,公平,公義,因為我們認為,這些理念都是難能可貴的。1789 年的法國大革命,為人類的民主,自由打開了新的一頁。法國波旁皇朝被推翻後,革命浪潮隨即捲進整個歐洲。人民為這場長期戰爭的勝利乾杯,為民主自由之勝利喜極而泣。然而,在這場革命犧牲的人,數以千萬計。他們之所以甘願犧牲,好明顯不是為了尋開心,而是為人類的崇高的理想而奮鬥,因為,這些難能可貴的價值觀,將造福整個社會,比個人的開心更重要。

但是,人們還是沒有停下來,因為,不公平,不公義的事情仍然屢見不鮮。

1948年5月14日,一向自稱為上帝/天主所揀選的子民的以色列,在美英的支持下,強行闖進巴勒斯坦的國土,建立以色列國,大批阿拉伯國家的領導人怒髮衝冠。可惜,由於勢力懸殊,巴勒斯坦亡國,巴勒斯坦人幾十年來生活在以色列的強權和羞辱之下。至今,他們仍奮起為自己的家園抗爭。可惜,由於強弱懸殊,無數的巴勒斯坦平民死在以色列的槍炮之下。

我們的良知告訴我們,強佔人家國土,欺凌弱少,是不公義的。

2003 年,美國借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名,揮軍進入伊拉克。大批平民死於戰火之下。然而,時至今天,美軍完全未能在伊拉克發現任何大殺傷力武器。出師無名之後,美軍拒絕撤出伊拉克,反而在伊拉克培植一班親美領導人,以穩固美國的石油供應!當天出軍的目的,顯然而見。可憐布殊出乒之後,還到教會祈禱。如此的基督徒,對世界造成的傷害,是否由基督徒今天稍為捐點錢,做點善事就可以彌補?大家不要忘記,每張美金的背後,都清楚印著 “In God We Trust” !到底何時,才會還伊拉克一片淨土 ?

我們的良知告訴我們,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是不公義的。

在香港,校本條例的誕生,引起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不滿。校本條例建議加入家長和舊生的學校校董會,明顯較為民主,為何教會強烈反對,甚至威脅停止辦學?無他,校本條例削弱了教會的權力,家長和舊生極有機會否決在學校傳教。惶恐之下,教會強烈抗議,但卻得不到社會的認同,校本條例順利通過。既然辦學是為了作育英才,有否宗教色彩沒有理由阻止辦學團體的辦學精神,除非,教會辦學是另有目的。

論斷一個宗教的功與過,跟評論歷史一樣,要從整個教對社會的影響,對後世的影響來分析,這樣的立論基礎,才夠全面和客觀。如果單從身邊某幾位基督徒的行為,就為整個教的利害立下判斷,這樣未免流於表面和欠缺宏觀的考慮。

論歷史,大家翻開史書,就知道死在以上帝/天主出師為名的十字軍下的冤魂,數以幾十萬計。至今,高舉上帝的以色列把這份血腥世世代代的延續。論科學,死在宗教法庭的科學家,不計其數。至今,教會學校仍強行掩蓋早在生物學上走上紅地毯的進化論,至少,在教會學校長大的我,老師從沒有教授過進化論。離開後,我才知道進化論已經在生物學上擁有崇高的地位。論道德,幾多神父押童牧師強姦案已經多至大家當娛樂新聞般看待。若說這只是個別教徒的惡行,試問個別又再個別,每個過案都算 “個別”,那教會豈不是從來無需負責 ?教友行善之時,教會為何又不搬出 “此是個別教徒的善行,與教會和教義無關” ??這就是輸打贏要的示範。要知道,教會的骨幹人物對社會的影響舉足輕重,如果他們都算個別,那這棵樹的骨幹,一早就體無全膚了。當然,我理解,除了這個輸打贏要的解釋,基督教和天主教實在沒有更好的下台階。

一切的衝突,源於基督教/天主教的排他理念。上帝/天主的極權,主張不信者死,不聽話者死。就是這樣,信徒往往認為,他們才對,其他人全部都錯,拜偶像者更錯!於是,他們期望改變人家的思想,總覺得你不信就不妥當。為了維護這個理念,教會好明白,自己必須擴充勢力 (甚至發動戰爭),尤其是財力,才能在社會上,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所以,教會在國際社會如此蝦蝦霸霸,真是多得聖經的教導。

反基,就是為了要把這些惡行公諸於世,讓世人評價。我們反基,沒有金錢,沒有人奉獻,沒有權力。但是,我們的良知告訴我們,我們有更崇高的理想,維護公義,公平,比尋開心,金錢,權力更加重要。利益當前,教會當然處處掩飾背後的利益所在,粉飾太平,以致大部份教徒/非教徒仍在幫基督教/天主教講說話。相反,我們看得深一點,廣一點,所以看到背後的利益所在。

我重申,論斷一個宗教的功與過,跟評論歷史一樣,要從整個教對社會的影響,對後世的影響來分析,這樣的立論基礎,才夠全面和客觀。如果單從身邊某幾位基督徒的行為,就為整個教的利害立下判斷,這樣未免流於表面和欠缺宏觀的考慮。所以,你單看 “很多教會的人反對布殊出兵”,”教徒維護自己信仰也不是為了錢和權力” ,以及 “你熟識善良基督徒朋友”,去衡量整個教對世界帶來的利弊,未夠客觀。所以小妹一文,從歷史,科學,道德等等多個角度,在跳出香港,跨越國界的基礎上立論,比閣下的考慮明顯更為全面。一個擁有超級強國的乒權的布殊,揮軍進入中東所帶來的生靈塗炭,遠遠超越個別教徒所可以作出的彌補。

做錯事固然要道歉,但道歉之後又做錯,錯完又道歉,道歉後又錯……這個教,似乎沒有從錯誤中學習。

我從沒指望神職人員或教徒不會犯罪,畢竟他們只是普通人,又不見得人格特別高尚,既然押童和強姦都幹出來,我想,他們沒有什麼壞事沒本事幹的。只是,教會次次用 “個別” 例子來打完場,”個別” 後又 “個別” ,”個別” 後又 “個別” ,令人啼笑皆非。

或許反基也會認為自己觀點才是正確,或許也會期望改變教友的思想。分別是,我們沒有為了維護這個理念,擴充勢力 (甚至發動戰爭),尤其是財力,好使在社會上,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這個就是基督教恐怖的地方。

在此,我奉勸各位學生,及剛出社會做事的年青人,不要只看半小時的無線新聞就以為掌握天下大事。國際每天的大事,又怎可能在 10 多分鐘內盡錄?多看歷史,以史為鑑;多看報紙,多看互聯網,多思考,多分析,看事情看深一點,這樣才算一個稱職的未來社會楝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