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对离教者的十项指控 作者:kcbbq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个人意见文章

原载于离教者之家( http://exchristian.hk

前言:

很遗憾地,离开了基督教甚至也离开了教会,不代表就逃离了教徒的批评。有离教者出现的地方,就有基督徒前来骚扰。他们往往带着真理使者和检察官的口吻,对离教者作连番的指控,仿佛要令离教者也认为离教是他们的错。本文收录其中十项最常见的指控[1],以及对于它们的回应。

1.离教者遇到的问题只是“人的问题”,而非“神的问题”。

控方往往认为,离教者只能有一个离教的原因,而且要么因为教义而离教,要么因为教徒而离教,而且因为教徒而离教的人总没有思考过教义的问题。这是非黑即白的想法。实情是:离教的原因可以不只一个,而离教原因涉及与教会或其他人的问题,不代表对教义没有疑惑。很多离教者的见证中都有提及他们对教义的疑惑。可惜,控方往往选择忽略这些疑惑。

再者,很多基督徒入教往往亦是因为人的原因,甚至对所谓神的原因没有思考。例如有人被邀请到教会,结识到不少朋友,于是认为既然基督徒都是好的,所以基督教(教义)也一定是好的。既然基督徒也可以因为“人的原因”而入教,就算离教者为了“人的问题”而离教,也不应受到更大的批评。更何况,我们看不到教徒去批评为了“人的原因”而入教的教徒,除了当他们离教后。

而且,就算是看似“人的原因”的问题,也可以和教义拉上关系。例如,大至人为的灾难,小至教会内的问题,可令教徒质疑三全神为何不出手干预。教徒的祈祷落空,可以令他们质疑神会否听祷告甚至是否存在-不存在或者狠心的家伙也是不会听祷告的。

当然,若基督教只是人制造出来的神话,便不难明白控方所说的,离教者遇到的问题只是“人的问题”,而非“神的问题”了:一切都是人为的,没有神的参与,又何来神的问题?

2.离教者不熟悉或误解教义。

在回应这指控前,我倒要问:一般教徒熟悉教义吗?以我所见,答案是否定的。不但如此,教会内的气氛亦不鼓励教徒或准教徒去认识教义。

若基督徒认为人入基督教前应该预先熟悉教义的话,就不会有布道会这东西,因为布道会不是教义分析大会,甚至不会详细介绍教义[2]。布道会的形式是通常是:先提供播福音电影、音乐或其他表演节目。然后,牧师或传道人会作约略讲解,主要是把刚才的节目与基督教拉上关系。(例如:播放福音电影“亚洲英雄”后,借故讲述神的爱怎样就如医护人员的爱一样伟大。)最后,他们会问在在场哪一位非教徒想趁机决志入教,若有的话请举手之类。举手的人往往对教义没有认识,而到牧师也不会对举手的人说:这本厚厚的圣经你读完吗?我们的教义你熟悉吗?若不的话,你还不能决志信主,请稍后再来吧。

我的离教见证内亦提及我被游说决志的经历[3]:“导师知道我对基督宗教有许多疑问,于是叫我提出来,让他们尽量解答。回想起来,其实他们什么都没答过,只是重复说,关于宗教的问题是无尽的。我可能花光一生的时间也找不到答案,那倒不如先相信了,然后祈祷读经,让神亲自解答我好了。”总而言之 :现在不明白不要紧,信了之后就会明白。后来我才知道,被牧师或传道人告诉类似的话,并不是我的独有经历。

就连教徒(包括入教日久的)也未必熟悉圣经和教义,因为他们对它们的认识往往只是从牧师和传道人而来,而他们往往集中讲解圣经及教义的一小部分。再加上教徒往往不被鼓励看圣经的其他部分-这可能被包装成“应该按牧师的引导去看圣经”-结果是看完整本圣经的教徒不多,甚至有些教徒对圣经中一些重要的经书及章节闻所未闻。再者,教内强调对现有(即牧师传达)的教义解释应有信心。对教义细节的深思甚至疑惑,往往被当成是信心不够甚至撒旦引诱的表现,同样是不被鼓励的。

既然一般教徒不熟悉圣经或教义,而离教者又是已离教的(前)教徒,就算离教者不熟悉圣经或教义,也不是什么奇怪或的事。当然,若教徒入教前(甚至入教后)也不需要熟悉教义的话,离教者就更无必要先熟悉教义了。

再者,离教者中不乏熟悉圣经和教义的人-甚至比一般教徒更熟悉。教徒往往以为离教者没有向牧师和传道人“请教”过,也以为他们一定能解答关于信仰的疑问。但实情是很多离教者都向这些人提出过关于信仰的疑问,但却得不到满意的答案。有离教者的提问甚至令这些人哑口无言[4]。当然,技穷词尽之后,控方仍然会说别人误解教义。但是,他们又凭什么肯定他们“正解”教义,曲解的只是别人呢?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们所谓的正解不过是指他们对教义的解法,而所谓的误解不过是指有别于他们对教义的解法,便能知道所谓的误解教义不过是指对教义的见解与他们不同而已。基督教各教派间甚至同一教派内的人也对教义的见解有分歧,这又代表什么呢?

3.离教者未曾“真正信过”。

有人说,离教者虽然以为自己曾信基督徒,但其实并未曾“真正信过”,所以才会有不快的经历以及离教。这的确是抹煞离教者经历的好方法。

慢著,那么究竟谁才是“真正信过”呢?天晓得!不但离教者未必“真正信过”,就连教徒也未必“真正信过”了。若曾“经历神”或“与神沟通”便算“真正信过”,不少离教者的确曾以为与神沟通过(但后来可能认为自己不过是跟空气说话),在这方面教徒没有特别。若是否“真正信”是视乎教徒生活是否顺利、信心是否大的话,离教者的生活中也曾有事事顺利和信心大的时候,而教徒亦有遇到逆境或信心不足的时候。难道教徒也没有“真正信”吗?若是否“真正信”只是凭会否离教而定,而凡会离教的人都不是“真正信过”的话,教徒亦不能确定自己是“真正信”,因为难保他们日后不会离教。

4.离教者被上帝放弃。他们是撒旦的追随者,将来会下地狱。

若真的有上帝,衪是否放弃离教者,恐怕只有衪自己才知道。除非发言者是上帝自己,否则无论是擅自声称说离教者已(或没有)被上帝放弃,都有冒充上帝之嫌。

在非黑即白的教义之下,凡不追随耶和华与耶稣的,都是凭定义地追随撒旦的。当然,离教者既已离教,亦无必要理会基督教教义对他们怎样说。

控方往往以提出离教者不用再遵从基督教的教条来暗示离教者的行为可能缺德。同样地,若合乎道德是指遵从教义的全部(包括要信奉耶和华)的话,所有非教徒的思想与行为都是凭定义不合乎道德的。除此以外,控方在从没与那些离教者相处甚至和他们素未谋面的情况下,恐怕未能举出实际例子说明那些离教者的什么行为如何缺德。

5.离教者都是“无神论者”或“敌基督”。

凭离教者的家对离教者的定义,不再信奉耶稣为救主便是离教者了。但是,不再信奉耶稣为救主,不代表不再信耶和华存在。不再信耶和华存在,不代表不再信其他既有宗教的神;就算不再信任何既有宗教堛渗哄A也不代表相信没有神。就算真的相信没有神,也不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当然,对某些教徒来说,单是不当基督徒就已是极度不妥甚至罪大恶极的事,就算成为无神论者也没有增添其“不妥”的程度。

既然圣经奡ㄗ魽A耶稣也说不信耶稣的人便是“敌基督”[5],那么“敌基督”不过是“非教徒”的别称,而离教者也不过是世上数十亿“敌基督”的一份子,没有什么奇怪。

6.离教者不应批评教义或教徒。

控方的理由通常分两方面。一是:离教者应尊重教徒的信仰。二是:既已离教,离教者不应再花时间批评教义或教徒。关于前者,请参考拙作<尊重别人的宗教>[6]。这堨u回应后者。

控方提出的理据主要是:既然离教者已不再信基督教,便不应再把时间花在基督教上。可是,我倒要问:为何不应该呢?钻研基督教可以是兴趣之一。毕竟圣经错误百出,可以当作笑话书来看,娱乐性甚高。另外,控方往往把“花时间评论基督教”上纲成“花大量时间评论基督教”,甚至暗示离教者终日只顾评论基督教,连日常事务(包括工作、学业等)也不顾,什么兴趣也不培养等等。在不认识那些离教者和他们的生活细节的情况下,我不认为控方的指控有足够理据支持。

7.离教者对基督教徒有“怒气”和“仇恨”。

有些教徒认为离教者对基督教有怒气和仇恨,才会批评基督教(教义或教徒言行思想)。但是,世上批评基督教的人并不限于是离教者或到过教会的人,对基督教的批评更并非一定只关于教徒,而是可以跟教义有关。若离教者作的批评纯粹提及教义,没有提及个人经历的话,控方的指控就更明显地流于纯粹猜测。而且,透过指称别人有怒气或仇恨来尝试否定别人的论点,此乃不折不扣的因人废言,并没有驳斥别人的论点本身。

再者,若控方也认为有些离教者的确被某些基督徒亏待的话,离教者就算介意他们被那些基督徒亏待,也是无可厚非的。何况若责任在那些基督徒一方,该受批评的是那些基督徒才对,控方亦不应抱着“牧师也是人”的心态去维护那些基督徒。道出不快的经历,更有助其他人避免重蹈覆辙:帮助他们避免误进有问题的教会,或帮助基督徒反省及改善他们的教会。这是无论离教者还是基督徒都有责任做的。

控方或许认为提及基督徒的不是,乃离教者记仇的表现。经验却显示,说出自己遇过的经历,是放下那些经历的方法之一。而且,控方往往忽略离教者写文章的时间,甚至抱着“一日介意,一生介意”的假设去批评离教者记仇,而那些离教者实际上可能已不再记挂著(甚至已忘记)那些事情。

8.离教者最后可能重新入教。

这说法是对的,但是说出来有什么用呢?大概只是在道理说服不了别人时,扬言总之别人最后一定会认同自己的看法而已。当然,控方也不能忽略,教徒最后也可能离教-如果说这话有任何用的话。

9.离教也是一种宗教,而离教者之家也是一种教会。

离教是指“不再信基督教”,而这并不蕴含相信任何其他神,所以离教亦谈不上是一种宗教,于是离教者之家亦谈不上是教会。如果控方是指离教者之家的人也是因为有共同的经历(离教)而聚在一起的话,是的,离教者之家正是这样。但这?没有不妥,而单单有共同的经历而聚在一起,也不是离教者提出的教会的问题所在。

10.离教者的见证未必真确,而离教者之家的人士在不认识每位离教者及未受过专业训练的情况下亦不应谈帮助他们。

无论是我或者离教者之家的任何人,都不能保証所有离教者的见证都完全真确。至于这意味着什么,则由其他人下定论。当然,教徒在批评前亦要留意,同样的批评恐怕亦适用在入教见证上。以我所知,离教者之家的成员没有声称过可以提供专业的心理辅导。我只是希望及相信,在言语上支持鼓励离教者,提供过来人的经验,以至作为聆听者或倾诉对象,都对离教者有帮助-虽然未必是专业人士提供的那种帮助。

参考资料:

[1] 十项指控的内容来自主题:对离教者之家离教者的各种意见 http://forum.hkudb.com/viewtopic.php?t=3619
[2] 补充文章:信教的原因-参观布道会之后感 http://drawswordcutwater.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4735.html
[3] 爱人的条件 http://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60
[4] 请参考网友TrustFull的离教见証:ATHEIST FOREVER http://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50
[5] 补充文章:反基的成因剖析 http://drawswordcutwater.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4357.html
[6] 尊重别人的宗教 http://forum.hkudb.com/viewtopic.php?t=8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