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人们信奉基督教的原因并不少,但只看最简单,最表面的也足以要命。莫过于一个字“懒”。总是懒得去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将全数将时间和精神投资在工作和学业上,没有思考、批判的精神和习惯。“饭来开口,钱来张手”他们总以为信徒多,都个教就一定不坏,羊群心态,又觉得进化论等知识,与他们无关,就算怎样也无需捍卫,在这懒情习性下,信奉督教的人有很多。

 一方面香港大部份的基曾徒除了不肯用脑外,也贪方便,十居其九都是教会学校,市区有亦很多教堂、教会,传教士也有不少。基督教营造方便、有名气的气氛,实在是懒惰香港人的福音。

  真是方法用尽,除了地狱恐吓,天堂利诱外,香港人受的压力太大了,他们需要聆听者,上帝是不错的选择,部份人在感情、家庭上受了挫折,牧师是他们的避风港,圣经上的祷文,可使他们的心得到安宁,这也会令他们信奉基督教,最后,有部份小孩的家长,以为信仰基督教代表有修养,甚至视为高尚生活,迫使小孩受洗,甚至两人对基督教毫无认识,这实在是社会惨剧矣。

传教方面,教士们也得用点技巧,将圣经中暴力、咀咒别人的句子轻轻带过,将达而文的<物种起源>说得模模糊糊,又罗列出似是而非的疑点,实在叵心可测。

说到教会学校,那真是病毒温床,在教会学校内读书的学生,理所当言地要学习基督教。年青人会以先入为主的想法接受新事物,当然这并非大错,但教会将病毒传给他们就是大错特错,在宗教课认识人由上帝所造,早会的题目离不开福音,反进化;甚至有基督徒学生到现在连进化论也不知为何物。

正所谓“有麝自然香”,如果基督教真是优良的话,又何需大张旗鼓?如果基督教真是完美的话,又怎会有反基督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