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有欺騙性的東西,總是起一種魔術般的作用。」

— 柏拉圖《理想國》

「任何利用人類美德行騙的行為都是對偉大人類天性共和國的背叛,無論是在重大的還是瑣碎的場合。」

— 塞繆爾.約翰遜《拉塞勒斯》

之前,本人曾經說過基督教教會曾對過往兩位偉大科學家(哥白尼和伽利略)的逼害。現在,就和大家談談基督教對近代三位超級偉大科學家的謊言!一個錯漏百出的宗教,在政治上得到支持,至今亦屹立不倒。而且,更編造謊言(教會的小圈子最愛編出有利自己的傳言,而基督徒往往不假思索地信以為真,並廣泛流傳,弄假成真)來欺騙人類,使人信主。

相信這些謊言,大家都經常聽到基督徒掛在口邊,久而久之,便成為了基督教界傳教的武器。有很多人都因此而信了主,因為這三位偉大科學家的影響實在無窮的大,基督教的所作所為真使人感到無限的可悲。

《物種起源》發表者--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

darwin  基督教對偉大科學家謊言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這個世界就好像發了狂般,不論乞丐或甚至到大學的教授都興奮莫名。有人在街上歡呼,有人在東奔西走,總是動彈不定!因為英國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正式向世界發表了驚天動地的《物種起源》一書!他否決了長期以來騙人於無形的上帝創造論,否決了害人不淺聖經中的物種不變論!因此,兩位偉大的哲學家馬克思和恩格斯都對達爾文和其學說有極高的評價。

沒錯,達爾文在25歲之前是一位的基督徒,而且很喜歡看聖經,所以《紐約時報》都說他不是想謀殺上帝的,可是他做到了。《物種起源》一書起初並沒有對宗教界造成很大的震憾,但是後來《物種起源》的影響力日深,很多學者都提及到,因而使宗教也不能忽視,後來更引起有史以來基督教界一次很大很深遠的震憾!於是,教會便對達爾文處處壓迫,使達爾文深深感到教會的邪惡無良!

在達爾文1882年4月19日死後,一位女士名叫赫普(Hope),她在出席了美國麻省慕迪(Dwight Lyman Moody)的一次佈道會中說,在達爾文臨終的時候,她訪問了他,並謂當時達爾文對她說:「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請你幫我開一個會,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之後這個傳言隨即在基督教小圈子流傳。

但達爾文的女兒在亨里雅塔(Henrietta) 在1922年發表了鄭重的聲明:

「在我父親臨終時,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時,或在他得其他病時,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親從未見過她,她對我父親的思想、信仰沒有任何的影響。我父親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還是早些時候的,從未反悔過。我們認為有關他後悔的故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整個故事純屬無稽之談。」

那究竟誰在說謊言呢?根據達爾文妻子的日記,在1882年4月19日臨終前的記錄,一點也看不出有「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請你幫我開一個會,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這句。無疑,這根本是對達爾文的一個大謊言!(達爾文妻子日記詳見http://darwin-online.org.uk/EmmaDiaries.html

可是於今依然有很多基督徒藉此來傳教!一位如此偉大的科學家,本來並沒有心反基督的,單是作科學上的研究,可惜他的成果卻因而使他被教會壓迫,更在死後污他清名!難怪在他的《回憶錄》中,他處處都表現對基督教的憎恨、討厭,尤其是對永火地獄的教義,他更說:這真是一個可詛咒的教義!

「真的,我很難明白人們怎麼能夠希望基督教是真實的,因為果真如此的話,其經文以明明白白的語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們,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兄弟以及幾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懲罰。這真是一種可咒詛的教義。」

「有許多虛偽的宗教像野火般地傳布到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域,這個事實對我是重要的。《舊約全書》的內容也不比印度教的聖書或其它任何一個未開化的民族的信仰更高明、更加值得信仰。必須有明顯的證據,才能使一個精神健全的人相信那些支持基督教的奇蹟。」

「我們越是認識自然界的固定法則,奇蹟就變得越不可信……」

「我相信,一切生物的肉體器官和心理器官是通過自然選擇或適者生存,再加上使用或習性的作用而發展起來的;每一個也這樣相信的人都會認同,這是器官之所以形成是由於具有這等器官的生物因此能夠同其他生物勝利地進競爭,並且增加了它們的數量。」

「現在支持上帝存在的最常用的論據,是多數人內心深處的信念和感情,這些感情從前也曾經使他堅信上帝存在和靈魂不滅。但是,世界各族人民並不在內心中同樣地相信唯一的上帝存在,卻是各自信仰著各自神或者鬼,所以,這種內心的信念和感情也就無意義,它不能作為說明上帝實際存在的證據。」

「把一種對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覆地灌輸,這對他們尚未發育的頭腦將會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也許是遺傳的效果,以致他們很難放棄對上帝的信仰,這正如一隻猴子很難放棄對蛇的本能恐懼和厭惡一樣。」

「我不能假裝可以對深奧問題作一點最低限度的解釋。萬物開始的奧秘不是我們所能解決的;人們必須滿足作一個不可知論者,我就是這樣人中的一個。」

「對於我自己來說,我相信我終生致力於科學是做了,我沒有由於犯了任何大罪而感到悔恨,但我經常感到遺憾的卻是我所做的沒有給人類帶來更直接的好處。」

— 達爾文

《相對論》發表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基督教對偉大科學家謊言相信沒有人不曾聽過這位二十世紀最偉大科學家的名字。他曾因光電效應的研究而得到了諾貝爾獎,可是後人再看他其它研究,說出他其實應該得到六個諾貝爾獎(廣義相對論本人最為欣賞),只應他實在太絕頂聰明了,所以沒有人明白他的學說。對於這位超級科學家,當然很值得人們去愛而敬之。怎知,這個「神聖基督教」又開始擺起愛說謊的口,又向大家說謊言了。他們今次說的是愛因斯坦信主!!!!!

後來更要麻煩到愛因斯坦本人在其語錄親自證清: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複著的謊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了這一點。」「我不相信個體的永生,我認為倫理純粹只是人類自身的關懷,並沒有超人的權威躲在後面。」

我很想用愛因斯坦一句話來告誡所有的基督:「對真理的追求比對真理的佔有更為可貴。」

牛頓

newton  基督教對偉大科學家謊言很多人(特指基督新教徒)都說牛頓是基督新教徒,還藉此來高唱:看!這麼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也是敝教的信徒!說這些話的人,明顯是對牛頓認識皮毛就故亂狂言。牛頓其實是基督新教眼中的異端,而且是一位罪大惡極的異端!論據如下:

  1. 他否定神學(古代希臘教父思想),正如他曾說道:
    「因為一個盲人沒有顏色的概念,所以我們對於全知的上帝感知和理解萬物的方式也沒有概念。」
  2. 他不相信三位一體論、否定基督位格等的傳統教義,認為這些教義都是不理性、不合理、因政治因素而培育出來的。亦因其認為耶穌是隸屬於天父(耶和華),所以他有「阿里烏派」的稱號。
  3. 研究聖經密碼(Bible code)的先驅者。他認為某些書卷如《但以理書》、《約翰福音》等先知著作都是象徵性的和象形文字式的,不能用一般常理去理解,要採取一些特別的方法。(若然在牛頓時期電腦經已普及,可能會出版聖經密碼3)
  4. 用自己的智慧去窺探神的智慧。牛頓曾經根據《以西結書》所寫而製了一份所羅門聖殿的建築平面圖,為的是從中了解宇宙的某種建築密碼,從而了解上帝的思維(很可惜所羅門聖殿只不過是人的設計)。這幅聖殿平面圖今天被保存在巴伯森學院圖書館裡。
  5. 牛頓認為《聖經》存在著一套神秘的知識,只有「高手」先可以理解。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秘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喚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筆者題外話

牛頓作為一位劃時代的偉大科學家,但卻花了大半生的時間專著於神秘學和煉金術方面。本人覺得他正是一面鏡子,一個人儘管他怎樣聰慧,若花時間於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亦只是大為浪費。筆者建立此網亦花了若干的時間,但只要花本人一己若干的時間,就能夠讓眾多人放棄相信某些虛假的東西,而取回人生大部分的時間,我相信這也是值得的。牛頓在研究基督教和科學,最後更說出以下一句足以讓科學家涕淚縱橫的說話,值得嗎?

「在全部歷史上,一切真正精通科學的人,其知識無不來自埃及的那位月神。」

中國有句名言:「其人雖已歿,千載有餘情。」三位偉大的科學家都經已死了,但他們對世界的貢獻卻依然有著廣大及持久的作用。各位信徒們,能否稍為尊重這三位偉大的科學家呢?亦尊重世人知道實情的權利好嗎?

理智再臨者筆

參考書目

  • (英)F.達爾文編,《達爾文生平》,葉篤莊、葉曉譯,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01/01出版。
  • Rosenkranz Z,《鏡頭下的愛因斯坦》,李弘奎譯 ,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05年出版。
  • 艾倫.萊特曼,《愛因斯坦的夢》,台北:天下文化出版社,2005/06/14出版
  • 李國秀,《揭示物種起源的偉大科學家--達爾文》,蕪湖:安徽人民出版社,2001 年出版。
  • 法新社,〈愛因斯坦親筆信:信仰上帝幼稚 猶太非選民〉,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513/8/6a46.html
  • 南西.皮爾絲、查理.薩克頓,《科學的靈魂:是誰綁架了牛頓》,潘柏滔譯,台北:宇宙光出版社,2009/11/01出版。
  • 凱倫.阿姆斯壯,《為神而戰》,王國璋譯,台北:究竟出版社,2003/10/01 出版。
  • 達爾文,《達爾文自傳(原稿未刪本)》,曾向陽譯,南京:江蘇文藝出版社,1998年出版。

附錄

轉載網上文章(愛因斯坦的信仰問題)

最近一期的 (第十八期), 遠志明在向劉再復傳道時, 舉愛恩斯坦為例說明大科學家都有虔誠的信仰. 現在 ACT 上都還有人說愛恩斯坦相信宇宙有有理性和有智慧的創造者, 我以前已指出這是一個被廣泛有意傳播的謊言, 現再摘譯愛恩斯坦有關這方面的言論, 以正視聽.

[1954年03月22日, 一位機械工人給愛恩斯坦寫信, 提到他讀到一篇有關愛恩斯坦的宗教信仰的文章, 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表示懷疑. 愛恩斯坦在 24日回信說:]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 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覆著的謊言. 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我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這一點. 如果在我的內心有什麼被稱之為宗教的話, 那就是對我們的科學所能夠揭示的這個世界的結構的沒有止境的敬仰.”

[1939年12 月, 給一位準備演講 “相對論的宗教暗示”的芝加哥拉比的回信: ]

“我不相信相對論的基本觀念能夠被用來聲稱和宗教有關係, 科學知識一般說來與宗教不同. 我看到這一點是由於這個事實, 即客觀世界的深層相互關係能夠用簡單的邏輯概念來理解. 實話說, 就相對論而言, 更是完全如此.

通過體驗這種深層相互關係的邏輯理解而產生的宗教感覺, 不同於那種人們平常聽說的宗教感覺, 它更像是面對物質宇宙所展現的規劃而感到敬畏. 它不會導致我們更進一步去塑造出一個用我們自己的形象的神一樣的存在–一個對我們提出要求並對我們個體都有興趣的角色. 在這種感覺之中, 既無意願, 且無目標, 更無必須, 而只是單純地存在著. 基於這個原因, 我們這種人把道德視為純屬人類的事務, 雖然是人類最重要的事務.”

[1954-55年間給一位進化論學者的回信:]

“我從來不給予大自然一個目的或目標, 或任何能被理解為擬人的東西.

我眼中的大自然是一個我們只能非常不完美地理解為宏偉的結構, 而這必使一個沉思者充滿”
謙卑”的感覺. 這是一種與神秘主義亳不相干的宗教感覺.”

[1936年01月19日給一位六年級主日學校學生有關”科學家是否禱告?”的回信:]

“科學研究是基於這樣的觀念, 即一樣事情的發生都為自然規律所決定, 人類活動都是如此. 由於這個原因,一個做研究的科學家幾乎不會傾向於相信事物的發生能被一個祈禱者所影響, 即被一種向超自然的存在所提出的願望所影響. 然而, 我必須承認, 我們有關自然規律的實際知識還不完美, 不完全的. 因此, 我相信在大自然中存在普遍適合的基本定律都是有賴於一種信念. 這個信念至今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科學研究的成功所証明.

但是, 在另一方面, 認真地投入科學探討中的人都變得相信在宇宙的規律中展現出一種精神–一種比人的精神變得更高貴的精神. 只具有卑微的力量的我們對此必感謙卑. 就此而言, 對科學的探討會導致一種特殊的感覺, 與更幼稚的人們的宗教感非常不同的感覺.”

[1953年07月17日給一個浸禮會牧師的回信: ]

“我不相信個體的永生, 我認為倫理純綷只是人類自身的關懷, 並沒有超人的權威躲在後面.

[1950年12月03日, 一名19歲的大學生絕望地向愛恩斯坦詢問人生的意義何在, 愛恩斯坦的回信說:]

“你努力要為個體人生以及全人類尋找一個目的的渴望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意見是, 如果問題是這麼被提出的話, 那麼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 如果我們談到了一項的目的和目標, 我們只不過是在問這樣的問題: 通過這項行動及其後續, 我們應該滿足什麼樣的慾望? 或者, 我們應該避免什麼樣的不希望得到的後果? 當然, 我們可以按個體所屬的集體的標準清楚地表白一項行動的目標. 在這種情況下, 這項行動的目標至少是間接地滿足經成一個社會的個體的慾望.

如果你問我社會或一個個體的總目的或目標, 這個問題就失去了它的意對義. 當然, 如果你問的是大自然的總目的或意義, 更是如此.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 去假設某人的慾望與發生的事惰相聯系., 是非常主觀的, 至少是不合理的.

然而, 我們全都感到, 問我們自己應該如何指導我們的生活的確是非常合理而且重要. 我的意見是, 答案為: 只要能夠做的就盡量地滿足所有的慾望和需要, 並且在人類關係中達到和諧和美麗. 這是以許多的良心思考和自我教育為先決條件的. 不可否認的是, 比起生活在我們的學校和大學中的人, 開明的希臘人和古代東方的聖賢在這個最為重要的領域達到更高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