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有欺骗性的东西,总是起一种魔术般的作用。”

— 柏拉图《理想国》

“任何利用人类美德行骗的行为都是对伟大人类天性共和国的背叛,无论是在重大的还是琐碎的场合。”

— 塞缪尔.约翰逊《拉塞勒斯》

之前,本人曾经说过基督教教会曾对过往两位伟大科学家(哥白尼和伽利略)的逼害。现在,就和大家谈谈基督教对近代三位超级伟大科学家的谎言!一个错漏百出的宗教,在政治上得到支持,至今亦屹立不倒。而且,更编造谎言(教会的小圈子最爱编出有利自己的传言,而基督徒往往不假思索地信以为真,并广泛流传,弄假成真)来欺骗人类,使人信主。

相信这些谎言,大家都经常听到基督徒挂在口边,久而久之,便成为了基督教界传教的武器。有很多人都因此而信了主,因为这三位伟大科学家的影响实在无穷的大,基督教的所作所为真使人感到无限的可悲。

《物种起源》发表者--达尔文(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

darwin  基督教对伟大科学家谎言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这个世界就好像发了狂般,不论乞丐或甚至到大学的教授都兴奋莫名。有人在街上欢呼,有人在东奔西走,总是动弹不定!因为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达尔文正式向世界发表了惊天动地的《物种起源》一书!他否决了长期以来骗人于无形的上帝创造论,否决了害人不浅圣经中的物种不变论!因此,两位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对达尔文和其学说有极高的评价。

没错,达尔文在25岁之前是一位的基督徒,而且很喜欢看圣经,所以《纽约时报》都说他不是想谋杀上帝的,可是他做到了。《物种起源》一书起初并没有对宗教界造成很大的震憾,但是后来《物种起源》的影响力日深,很多学者都提及到,因而使宗教也不能忽视,后来更引起有史以来基督教界一次很大很深远的震憾!于是,教会便对达尔文处处压迫,使达尔文深深感到教会的邪恶无良!

在达尔文1882年4月19日死后,一位女士名叫赫普(Hope),她在出席了美国麻省慕迪(Dwight Lyman Moody)的一次布道会中说,在达尔文临终的时候,她访问了他,并谓当时达尔文对她说:“我很后悔我将进化论释成这样,请你帮我开一个会,我想说基督教的救赎。”之后这个传言随即在基督教小圈子流传。

但达尔文的女儿在亨里雅塔(Henrietta) 在1922年发表了郑重的声明:

“在我父亲临终时,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时,或在他得其他病时,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亲从未见过她,她对我父亲的思想、信仰没有任何的影响。我父亲对他的任何科学观点,不论是当时的还是早些时候的,从未反悔过。我们认为有关他后悔的故事是在美国编造出来的……整个故事纯属无稽之谈。”

那究竟谁在说谎言呢?根据达尔文妻子的日记,在1882年4月19日临终前的记录,一点也看不出有“我很后悔我将进化论释成这样,请你帮我开一个会,我想说基督教的救赎”这句。无疑,这根本是对达尔文的一个大谎言!(达尔文妻子日记详见http://darwin-online.org.uk/EmmaDiaries.html

可是于今依然有很多基督徒借此来传教!一位如此伟大的科学家,本来并没有心反基督的,单是作科学上的研究,可惜他的成果却因而使他被教会压迫,更在死后污他清名!难怪在他的《回忆录》中,他处处都表现对基督教的憎恨、讨厌,尤其是对永火地狱的教义,他更说:这真是一个可诅咒的教义!

“真的,我很难明白人们怎么能够希望基督教是真实的,因为果真如此的话,其经文以明明白白的语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们,其中包括我的父亲、兄弟以及几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惩罚。这真是一种可咒诅的教义。”

“有许多虚伪的宗教像野火般地传布到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域,这个事实对我是重要的。《旧约全书》的内容也不比印度教的圣书或其它任何一个未开化的民族的信仰更高明、更加值得信仰。必须有明显的证据,才能使一个精神健全的人相信那些支持基督教的奇蹟。”

“我们越是认识自然界的固定法则,奇蹟就变得越不可信……”

“我相信,一切生物的肉体器官和心理器官是通过自然选择或适者生存,再加上使用或习性的作用而发展起来的;每一个也这样相信的人都会认同,这是器官之所以形成是由于具有这等器官的生物因此能够同其他生物胜利地进竞争,并且增加了它们的数量。”

“现在支持上帝存在的最常用的论据,是多数人内心深处的信念和感情,这些感情从前也曾经使他坚信上帝存在和灵魂不灭。但是,世界各族人民并不在内心中同样地相信唯一的上帝存在,却是各自信仰著各自神或者鬼,所以,这种内心的信念和感情也就无意义,它不能作为说明上帝实际存在的证据。”

“把一种对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复地灌输,这对他们尚未发育的头脑将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也许是遗传的效果,以致他们很难放弃对上帝的信仰,这正如一只猴子很难放弃对蛇的本能恐惧和厌恶一样。”

“我不能假装可以对深奥问题作一点最低限度的解释。万物开始的奥秘不是我们所能解决的;人们必须满足作一个不可知论者,我就是这样人中的一个。”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相信我终生致力于科学是做了,我没有由于犯了任何大罪而感到悔恨,但我经常感到遗憾的却是我所做的没有给人类带来更直接的好处。”

— 达尔文

《相对论》发表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基督教对伟大科学家谎言相信没有人不曾听过这位二十世纪最伟大科学家的名字。他曾因光电效应的研究而得到了诺贝尔奖,可是后人再看他其它研究,说出他其实应该得到六个诺贝尔奖(广义相对论本人最为欣赏),只应他实在太绝顶聪明了,所以没有人明白他的学说。对于这位超级科学家,当然很值得人们去爱而敬之。怎知,这个“神圣基督教”又开始摆起爱说谎的口,又向大家说谎言了。他们今次说的是爱因斯坦信主!!!!!

后来更要麻烦到爱因斯坦本人在其语录亲自证清:

“你所读到的关于我笃信宗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有系统地重复著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我不相信个体的永生,我认为伦理纯粹只是人类自身的关怀,并没有超人的权威躲在后面。”

我很想用爱因斯坦一句话来告诫所有的基督:“对真理的追求比对真理的占有更为可贵。”

牛顿

newton  基督教对伟大科学家谎言很多人(特指基督新教徒)都说牛顿是基督新教徒,还借此来高唱:看!这么一位杰出的科学家也是敝教的信徒!说这些话的人,明显是对牛顿认识皮毛就故乱狂言。牛顿其实是基督新教眼中的异端,而且是一位罪大恶极的异端!论据如下:

  1. 他否定神学(古代希腊教父思想),正如他曾说道:
    “因为一个盲人没有颜色的概念,所以我们对于全知的上帝感知和理解万物的方式也没有概念。”
  2. 他不相信三位一体论、否定基督位格等的传统教义,认为这些教义都是不理性、不合理、因政治因素而培育出来的。亦因其认为耶稣是隶属于天父(耶和华),所以他有“阿里乌派”的称号。
  3. 研究圣经密码(Bible code)的先驱者。他认为某些书卷如《但以理书》、《约翰福音》等先知著作都是象征性的和象形文字式的,不能用一般常理去理解,要采取一些特别的方法。(若然在牛顿时期电脑经已普及,可能会出版圣经密码3)
  4. 用自己的智慧去窥探神的智慧。牛顿曾经根据《以西结书》所写而制了一份所罗门圣殿的建筑平面图,为的是从中了解宇宙的某种建筑密码,从而了解上帝的思维(很可惜所罗门圣殿只不过是人的设计)。这幅圣殿平面图今天被保存在巴伯森学院图书馆里。
  5. 牛顿认为《圣经》存在着一套神秘的知识,只有“高手”先可以理解。

“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秘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唤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笔者题外话

牛顿作为一位划时代的伟大科学家,但却花了大半生的时间专著于神秘学和炼金术方面。本人觉得他正是一面镜子,一个人尽管他怎样聪慧,若花时间于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亦只是大为浪费。笔者建立此网亦花了若干的时间,但只要花本人一己若干的时间,就能够让众多人放弃相信某些虚假的东西,而取回人生大部分的时间,我相信这也是值得的。牛顿在研究基督教和科学,最后更说出以下一句足以让科学家涕泪纵横的说话,值得吗?

“在全部历史上,一切真正精通科学的人,其知识无不来自埃及的那位月神。”

中国有句名言:“其人虽已殁,千载有余情。”三位伟大的科学家都经已死了,但他们对世界的贡献却依然有着广大及持久的作用。各位信徒们,能否稍为尊重这三位伟大的科学家呢?亦尊重世人知道实情的权利好吗?

理智再临者笔

参考书目

  • (英)F.达尔文编,《达尔文生平》,叶笃庄、叶晓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01/01出版。
  • Rosenkranz Z,《镜头下的爱因斯坦》,李弘奎译 ,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出版。
  • 艾伦.莱特曼,《爱因斯坦的梦》,台北:天下文化出版社,2005/06/14出版
  • 李国秀,《揭示物种起源的伟大科学家--达尔文》,芜湖:安徽人民出版社,2001 年出版。
  • 法新社,〈爱因斯坦亲笔信:信仰上帝幼稚 犹太非选民〉,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513/8/6a46.html
  • 南西.皮尔丝、查理.萨克顿,《科学的灵魂:是谁绑架了牛顿》,潘柏滔译,台北:宇宙光出版社,2009/11/01出版。
  • 凯伦.阿姆斯壮,《为神而战》,王国璋译,台北:究竟出版社,2003/10/01 出版。
  • 达尔文,《达尔文自传(原稿未删本)》,曾向阳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98年出版。

附录

转载网上文章(爱因斯坦的信仰问题)

最近一期的 (第十八期), 远志明在向刘再复传道时, 举爱恩斯坦为例说明大科学家都有虔诚的信仰. 现在 ACT 上都还有人说爱恩斯坦相信宇宙有有理性和有智慧的创造者, 我以前已指出这是一个被广泛有意传播的谎言, 现再摘译爱恩斯坦有关这方面的言论, 以正视听.

[1954年03月22日, 一位机械工人给爱恩斯坦写信, 提到他读到一篇有关爱恩斯坦的宗教信仰的文章, 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爱恩斯坦在 24日回信说:]

“你所读到的关于我笃信宗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 一个被有系统地重复著的谎言. 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我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这一点. 如果在我的内心有什么被称之为宗教的话, 那就是对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这个世界的结构的没有止境的敬仰.”

[1939年12 月, 给一位准备演讲 “相对论的宗教暗示”的芝加哥拉比的回信: ]

“我不相信相对论的基本观念能够被用来声称和宗教有关系, 科学知识一般说来与宗教不同. 我看到这一点是由于这个事实, 即客观世界的深层相互关系能够用简单的逻辑概念来理解. 实话说, 就相对论而言, 更是完全如此.

通过体验这种深层相互关系的逻辑理解而产生的宗教感觉, 不同于那种人们平常听说的宗教感觉, 它更像是面对物质宇宙所展现的规划而感到敬畏. 它不会导致我们更进一步去塑造出一个用我们自己的形象的神一样的存在–一个对我们提出要求并对我们个体都有兴趣的角色. 在这种感觉之中, 既无意愿, 且无目标, 更无必须, 而只是单纯地存在着. 基于这个原因, 我们这种人把道德视为纯属人类的事务, 虽然是人类最重要的事务.”

[1954-55年间给一位进化论学者的回信:]

“我从来不给予大自然一个目的或目标, 或任何能被理解为拟人的东西.

我眼中的大自然是一个我们只能非常不完美地理解为宏伟的结构, 而这必使一个沉思者充满”
谦卑”的感觉. 这是一种与神秘主义亳不相干的宗教感觉.”

[1936年01月19日给一位六年级主日学校学生有关”科学家是否祷告?”的回信:]

“科学研究是基于这样的观念, 即一样事情的发生都为自然规律所决定, 人类活动都是如此. 由于这个原因,一个做研究的科学家几乎不会倾向于相信事物的发生能被一个祈祷者所影响, 即被一种向超自然的存在所提出的愿望所影响. 然而, 我必须承认, 我们有关自然规律的实际知识还不完美, 不完全的. 因此, 我相信在大自然中存在普遍适合的基本定律都是有赖于一种信念. 这个信念至今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科学研究的成功所証明.

但是, 在另一方面, 认真地投入科学探讨中的人都变得相信在宇宙的规律中展现出一种精神–一种比人的精神变得更高贵的精神. 只具有卑微的力量的我们对此必感谦卑. 就此而言, 对科学的探讨会导致一种特殊的感觉, 与更幼稚的人们的宗教感非常不同的感觉.”

[1953年07月17日给一个浸礼会牧师的回信: ]

“我不相信个体的永生, 我认为伦理纯綷只是人类自身的关怀, 并没有超人的权威躲在后面.

[1950年12月03日, 一名19岁的大学生绝望地向爱恩斯坦询问人生的意义何在, 爱恩斯坦的回信说:]

“你努力要为个体人生以及全人类寻找一个目的的渴望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意见是, 如果问题是这么被提出的话, 那么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 如果我们谈到了一项的目的和目标, 我们只不过是在问这样的问题: 通过这项行动及其后续, 我们应该满足什么样的欲望? 或者, 我们应该避免什么样的不希望得到的后果? 当然, 我们可以按个体所属的集体的标准清楚地表白一项行动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 这项行动的目标至少是间接地满足经成一个社会的个体的欲望.

如果你问我社会或一个个体的总目的或目标, 这个问题就失去了它的意对义. 当然, 如果你问的是大自然的总目的或意义, 更是如此.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 去假设某人的欲望与发生的事惰相联系., 是非常主观的, 至少是不合理的.

然而, 我们全都感到, 问我们自己应该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的确是非常合理而且重要. 我的意见是, 答案为: 只要能够做的就尽量地满足所有的欲望和需要, 并且在人类关系中达到和谐和美丽. 这是以许多的良心思考和自我教育为先决条件的. 不可否认的是, 比起生活在我们的学校和大学中的人, 开明的希腊人和古代东方的圣贤在这个最为重要的领域达到更高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