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机构资源运用之我见 作者:Nous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个人意见文章

(转载自http://members.tripod.com/nousweb/newpage8.htm )

看罢615期《时代论坛》有关基督教机构的报导,再次挑起小弟对机构的意见,希望借此一隅与各位分享。看着香港无数的基督教机构在经济低迷之际四处发信呼吁奉献,请恕我得罪,第一个浮现脑海的,是“究竟有多少间值得支持?”(由于香港的基督教机构多自称超宗派,我们常见的也是没有宗派支持的,所以本文只会讨论这类机构。)

香港的基督教机构在财政和发展上最大的问题,我认为是过份依赖人事关系和信徒狭隘的“愚忠”。信徒甲不知道香港有多少间机构,他/她为什么会支持某某事工,主要原因是所属教会代为呼吁。但为什么该教会肯这样做,甚至提供“自动转账”服务?是因为某执事在人生低潮之际,参加该机构的活动,重寻出路?也许该教会牧师与该机构总干事份属老友,十多年前在神学院已经相识?又或者该机构的总干事正是该会会友?...这些都是普遍的现象,亦有其中道理,然而弊端亦不少。

假设乙在大专校园里,因某学生工作之团体信主或生命得蒙启迪,我认为这不足以使乙以后一直支持该团体,尤其是当乙往后一直不了解该团体的运作和转变。同理,若丙牧师的好友转投阵地,去了某机构当要职,是不是就不用考虑太多,一于支持?这都是盲目的行为。我认为机构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受自由市场机制支配。若某机构透明度低,行政失当,同工失去异象,为什么还要支持它?若一信徒不是为求心安理得,要做点善事,而愿意以整个香港教会发展为念,就应该超越这些人事关系,善用手上的五饼二鱼。(这点可要与转教会问题分开处理:我们常听到人说,教会始终是自己的家,怎样不济也要尽量留下来建设。纵然这句话有其道理,我认为并不适用于基督教机构──甚至不适用于神学立场鲜明的教会。)

公道一点说,这些盲目行为或多或少是受教牧和机构干事助长的,因为他们大都靠人事关系去筹款和发展事工的,缺乏动力去了解其他事工。正因此如,常常需要奉献的机构也不一定有问题,他们可能只是缺乏“后台”,或与“后台”关系搞得不好。情况有多严重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若长此下去没有改善,无论有心人或滥竽充数之辈,若要在香港基督教圈子做点事,最终可能是做一个虚伪识时务的“俊杰”。

鸡与鸡蛋的问题,需要另外在香港这独特的历史时空中找一点线索。我愿望本文能指出一些有待改善的地方。希望大家不要以为我在呼吁各位不奉献,我也明白有些机构是应该依赖教会奉献生存的,因为不少事工是非牟利。只是我们也要多点顾及整体的健康发展。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当我们说机构要自立,收支平衡,可能大家都忽略了有些机构是应该由众多教会合力奉献支撑的。最明显的原因有两个:一.该机构是非牟利的,如性质属社会服务的机构;二.该机构只有一些基本目标,其事工为普遍教会所认同和需要,没有其他目标(如鲜明政治立场,或特意要引入某种神学思想),像一些基督教内部的传媒。教会对这类机构应是责无旁贷的,若连这些都说不宜以教会名义支持,信徒当自行选择决定,是毫无道理的。华人教会在强调政教分离之余,竟然连(狭义的)教会与基督教事工也鼓励分离,实在奇怪。若这类机构因此变得先天性缺乏,香港基督教群体便会失去应有的基本建设。

总结而言,有关香港的基督教机构问题,我建议可从三方面分析和处理:一.有没有一些机构的历史任务已完,好应该功成身退?二.有没有一些是行政混乱,浪费信徒奉献,应该接受类似自由市场的制度监管?三.至于应该依赖教会生存的机构,为什么一般教会长执似乎要自我抽离于这些事工,死守“不求有功,只求无过”的逃避“揹获”心理,说教会不宜正式认可(endorse)并长期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