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洗脑教育 ﹣世间祸害最长久影响最深远的洗脑教育

*特以此文献给两种人:

1) 对未来世界还有着责任感的人,为了下一代,为了建设更美好的世界,反对让人蒙羞的宗教洗脑教育

2) 那些借着国民教育而出来抽水的基督教人士,别贼喊捉贼,贵教之洗脑教育无疑才是世间上祸害人类最长久最深达的洗脑教育

前言 ﹣ 国民洗脑教育 VS 基督教宗教洗脑教育

近日,因为香港政府硬推国民教育下,而且教材内容惹起巨大争议,驱使到社会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国民洗脑教育热潮。反对者无不痛斥当局竟向学生教育入手,灌输植入具争议性的社会人文思想。对于还在学习成长的学子们,此种填鸭式植入单向思想,实教人如何忍痛要下一代们所欣然接受。笔者在此并不着墨于国民教育,读者可从社会各界的评论中得到很多的相关资讯。笔者在此想和各位着墨的,是一个影响了人类世界长达过千年,至今亦依旧大行其道、野火烧不尽,所及之地愈来愈广泛的洗脑问题--基督教宗教洗脑教育--世间上祸害人类最长久最深达的洗脑教育!

教会学校无休止的洗脑教育

A)  古代的基督教洗脑教育

西方的教育理念最初奠定于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其中苏格拉底着重学生的批判性和逻辑思考训练;柏拉图强调理性思考,创立学院 Academy(现今的教育机构也以此命名),让孩子远离母亲的照顾,接受整个社群的共同看护和教育;亚里士多德建立科学系统雏型,与及培养道德行为习性。

他们提倡的教育,是启发学生求知欲,交换知识,并不是单向灌输知识,不会局限知识范畴,更不会把学生进行思想塑造或改造。但当早期基督教得到权力后,教育的作用便开始出现质变。早期基督教建立修道院学校,原是教育培养修士和修女,后来渐渐扩展至普罗民众。这些修道院学校的必修科为神学课程,并垄断一切教育和文化。在这教育制度下,教会以高压手法维持权威,科学的发展受到制肘,地圆说、日心说等因违背圣经理念而受到多番折腾,学生要绝对服从老师(即教士),绝无可能对基督教信仰提出质疑,否则就可被冠以亵渎上帝之罪名而受到惩罚。事实上,这种策略仍见于现代的学校中。

直至中世纪,中世纪大学(medieval university)兴起,修道院学校开始没落,但教会仍继续控制整个欧洲教育,儿童阶段的学生依然由教士教学。一些大学师生力争自主权,企图挣脱教会控制,例如由教会学校衍生的巴黎大学,在1229年发生学生示威事件,巴黎主教借词拘捕学生,导致许多学生死伤,其后学校师生进行长达两年的罢课行动,成功争取若干独立自主,但教皇颁布一系列法令使巴黎大学仍受其控制。中世纪大学须加入神学院教授神学,并提倡经院哲学(scholasticism),贬抑自然科学于神学之下,扭曲古希腊哲学,使其被吸纳和驯服应用于基督教神学之中,令不少学生受到误导洗脑,以为哲学即等于神学,自然科学较没有科学根据的神学低等。

直到18世纪后期德国提倡泛爱主义教育,19世纪英、法等国开始改革和引进世俗教育,摆脱名为教育、实为洗脑的受基督教操控的教育,情况才略为好转。19世纪达尔文的演化论为生物学上提供了革命性的里程碑,然而不少学校亦曾因受教会操控而拒绝教授,窒碍学生吸收正确知识。教会主办的教育在历史舞台上正退下其垄断和主流,但影响力仍没有完全消失,因为教会人士都知道,学校是培养教徒的最好地方,趁儿童吸收知识的黄金时期作思想灌输是最有效的,因此,他们仍千方百计拒绝撤离“教育”这块肥肉。

B)   现代的基督教洗脑教育

古代的宗教洗脑教育,其祸害之广、其祸害之深,一直延至今天,不但没有减退,其影响力依旧深远的存在着。不单如此,经历千年的洗礼更替,宗教洗脑教育在今天的社会,亦换转成不同的形式、在社会各角落,日夜把今天一代又一代的人继续将其洗脑下去。

Page 1 of 4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