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以此文献给两种人:

1) 对未来世界还有着责任感的人,为了下一代,为了建设更美好的世界,反对让人蒙羞的宗教洗脑教育

2) 那些借着国民教育而出来抽水的基督教人士,别贼喊捉贼,贵教之洗脑教育无疑才是世间上祸害人类最长久最深达的洗脑教育

前言 ﹣ 国民洗脑教育 VS 基督教宗教洗脑教育

近日,因为香港政府硬推国民教育下,而且教材内容惹起巨大争议,驱使到社会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国民洗脑教育热潮。反对者无不痛斥当局竟向学生教育入手,灌输植入具争议性的社会人文思想。对于还在学习成长的学子们,此种填鸭式植入单向思想,实教人如何忍痛要下一代们所欣然接受。笔者在此并不着墨于国民教育,读者可从社会各界的评论中得到很多的相关资讯。笔者在此想和各位着墨的,是一个影响了人类世界长达过千年,至今亦依旧大行其道、野火烧不尽,所及之地愈来愈广泛的洗脑问题--基督教宗教洗脑教育--世间上祸害人类最长久最深达的洗脑教育!

教会学校无休止的洗脑教育

A)  古代的基督教洗脑教育

西方的教育理念最初奠定于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其中苏格拉底着重学生的批判性和逻辑思考训练;柏拉图强调理性思考,创立学院 Academy(现今的教育机构也以此命名),让孩子远离母亲的照顾,接受整个社群的共同看护和教育;亚里士多德建立科学系统雏型,与及培养道德行为习性。

他们提倡的教育,是启发学生求知欲,交换知识,并不是单向灌输知识,不会局限知识范畴,更不会把学生进行思想塑造或改造。但当早期基督教得到权力后,教育的作用便开始出现质变。早期基督教建立修道院学校,原是教育培养修士和修女,后来渐渐扩展至普罗民众。这些修道院学校的必修科为神学课程,并垄断一切教育和文化。在这教育制度下,教会以高压手法维持权威,科学的发展受到制肘,地圆说、日心说等因违背圣经理念而受到多番折腾,学生要绝对服从老师(即教士),绝无可能对基督教信仰提出质疑,否则就可被冠以亵渎上帝之罪名而受到惩罚。事实上,这种策略仍见于现代的学校中。

直至中世纪,中世纪大学(medieval university)兴起,修道院学校开始没落,但教会仍继续控制整个欧洲教育,儿童阶段的学生依然由教士教学。一些大学师生力争自主权,企图挣脱教会控制,例如由教会学校衍生的巴黎大学,在1229年发生学生示威事件,巴黎主教借词拘捕学生,导致许多学生死伤,其后学校师生进行长达两年的罢课行动,成功争取若干独立自主,但教皇颁布一系列法令使巴黎大学仍受其控制。中世纪大学须加入神学院教授神学,并提倡经院哲学(scholasticism),贬抑自然科学于神学之下,扭曲古希腊哲学,使其被吸纳和驯服应用于基督教神学之中,令不少学生受到误导洗脑,以为哲学即等于神学,自然科学较没有科学根据的神学低等。

直到18世纪后期德国提倡泛爱主义教育,19世纪英、法等国开始改革和引进世俗教育,摆脱名为教育、实为洗脑的受基督教操控的教育,情况才略为好转。19世纪达尔文的演化论为生物学上提供了革命性的里程碑,然而不少学校亦曾因受教会操控而拒绝教授,窒碍学生吸收正确知识。教会主办的教育在历史舞台上正退下其垄断和主流,但影响力仍没有完全消失,因为教会人士都知道,学校是培养教徒的最好地方,趁儿童吸收知识的黄金时期作思想灌输是最有效的,因此,他们仍千方百计拒绝撤离“教育”这块肥肉。

B)   现代的基督教洗脑教育

古代的宗教洗脑教育,其祸害之广、其祸害之深,一直延至今天,不但没有减退,其影响力依旧深远的存在着。不单如此,经历千年的洗礼更替,宗教洗脑教育在今天的社会,亦换转成不同的形式、在社会各角落,日夜把今天一代又一代的人继续将其洗脑下去。

著名科学家达尔文曾说:“把一种对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复地灌输,这对他们尚未发育的头脑将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也许是遗传的效果,以致他们很难放弃对上帝的信仰,这正如一个猴子很难放弃对蛇的本能恐惧和厌恶一样。”

无论哪一个国家,教育都起著国家前途命运决定性的作用。学校透过老师及种种的课外活动来培育未来的社会栋梁,老师的责任就是传道、授业和解惑,相信此点大家都耳熟能详,但大家有否想过老师传的是什么道?解的是什么惑?一旦错误地传错了道、解错了惑,后果真是很难想像。

基督新教学校所形成的种种问题

充满著不公平的现象

基督新教学校继承了基督教教义中的闭固性思想,任何职级的老师皆必须是信徒,其它的一律免谈。由于学校里面全部的位权者皆是基督徒,很多问题就因应而生了。例如,学生只要作为信徒,就往往在老师眼中视为“儒子可教”,甚至有不少额外的优待。在圣经中,我们可以看见在位者对劳动者的不公平对待,又可见到万君之耶和华对非以色列族系的不公平待遇,此种不公平现象就一直持续到现今,由基督教学校中表现出来。

(好)过量/分的宗教活动

从小学开始,就要每天在操场早会,早会的内容不乏是传道目的。每次早会完毕,都需要祈祷以开始新的一日,小学的老师更会监视著同学有否闭上眼睛。除了早会,还有周会、布道会,笔者的中学更设查经/阅读堂,真是一入侯门深似海。若果说,学生有自由的选择会否拣基督教学校入读,但作为一位幼稚园生/小学生,又能否自行选择想入读的学校?而且未入去之前,又怎会知道有这么多的宗教活动?

过量的宗教活动可以带来以下的问题

  • 老师虚耗过量的时间用于宗教事工,因而大大减少了备课和预备教材的时间,对学生课堂上的吸收和学习有着一定的影响(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 布道会、团契皆只是一言堂、填鸭式,学生缺乏发表意见的机会,不但影响了学生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更无宗教自由选择听取与否的权利
  • 老师有时会在堂上或小息时间借题传教,使得学生感到相当厌烦

非信徒/反教者面对着严峻的心理问题

  • 布道会、团契皆只是一言堂、填鸭式,学生缺乏发表意见的机会,令非信徒/反教者什么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
  • 充满著不公平的现象,非信徒/反教者很多时被忽略、冷落或甚至排斥
  • 无数的宗教活动,使得非信徒/反教者透不过气来
  • 学校里的老师全部都是基督徒,客观宗教问题倾诉无门(甚至连其它的问题也因此而无门申诉)

(我们是来读书学习的,何必要我们忍受此般无必要的沉重压力?过分!)

剥夺正常的校园生活

无数的宗教活动及全体基督徒老师同仁,使我们不能过正常的校园生活。宗教活动剥夺了我们不少的课余活动时间。试问我们的校园生活何去何从呢?而且,全体基督徒老师同仁破坏了师生之间的应有关系,因为老师们的宗教思想不离关系本身。在基督教学校里,莫说想过理想的校园生活,不被填鸭式宗教思想洗脑已经可喜可贺!希望有关人士可以耐心的反省一下,不要当学生们是无知的、无情感的、任由摆布的动物!

宗教式洗脑教育对学童的终生影响

  • 老师们的所谓传教,往往是自己的信仰都未弄得透彻(包括连基本的基督教历史和神学都不懂),一知半解就向学生们传“道”,使到错误的思想不断延续。为人师表者,请自重,别误人子弟,害人终生!
  • 一言堂的宗教灌输,大大减低学生们的独立思考及批判能力。在未来踏足社会之时,不但成为别人的工具,更破坏整个社会发展的步伐。
  • 不少基督徒学生花很多时间在学校的宗教事工上,就以本人一个朋友为例,他曾试过数晚通宵达旦去预备福音周的活动,减少了学习的时间,影响了课堂的表现,更减少了与家人交谈的时间(这种情况,以定期返教会的基督徒学生较为常见)。长久下去,后果不敢预料。(严重的会做成社会分化现象)
  • 灌输基督教强烈排斥性的思想。在踏入社会时,以相同宗教的同仁以弟兄姊妹视之,其它的则表现得较为冷淡,或时不时想着向对方传教,这是一种不尊重他人的表现。本人就曾听过不少年青人曾诅咒家人因拜神而下地狱的说话,父母之痛心实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人类虽经历了大航海时代、启蒙时代、科学革命、文艺复兴、法国大革命等非常重要转捩点,多位前人不顾生死对人类社会文明所作出的贡献,让我们不再只活于自己所属的窄窄井底,只懂日夜坐井观天。但何解,何解今天还有人强迫着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去日夜跪拜那某家族的战神?

如何向基督教宗教式洗脑说不?

可以分为政府、家长、学生三方面:

政府方面:

可以参照《联合国儿童权利宣言》原则一及原则十的理念作政策拟定的参考:“原则一、儿童应享有本宣言中所列举的一切权利。一切儿童毫无任何例外均得享有这些权利,不因其本人的或家族的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或其他意见、国籍或社会成分、财产、出身或其他身分而受到差别对待或歧视。原则十、儿童应受到保护使其不致沾染可能养成种族、宗教和任何其他方面歧视态度的习惯。应以谅解、宽容、各国人民友好、和平以及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精神教育儿童,并应使他们充分意识到他们的精力和才能应该奉献于为人类服务。”《儿童权利公约》中的第14条亦指出:“缔约国应尊重儿童享有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早于1991年准约成为缔约国,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此《儿童权利公约》亦适用于香港。假如有基督教学校出现有违以上公约和原则的校规及/或行为,政府应该立例禁止,甚至收回其办学权,以免幼童被基督教进行洗脑。

家长方面:

我们必须明白,教育理念和体系的演变之路,是朝着脱离宗教影响的方向发展。从历史看,就会知道要争脱教会对教育的掌控,是付出很大努力与代价而换来的成果。只要留心学校的宗旨,而非单单着重学校名气和成绩,就会清楚究竟这间学校的核心价值,是否就是要培养学生成为教徒。为免除子女在基督教学校受到宗教歧视、差别对待的可能性,就应该尽量避免让子女就读于由教会主办的学校。

学生方面:

学生要清楚自己拥有的权利(见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假如就读学校出现宗教歧视和差别对待等的事情,就应立即告知家长,要求转校。假如无法转校,在强权下,可以选择消极抵抗:

  • 不参与一切含有宗教色彩的活动;
  • 必修的宗教课也尽量不积极参与;老师、同学向你传教、查询信仰情况等,可以保持缄默,或以转移视线、避重就轻等方式回应。

假如受到难以接受和不合理的对待,请仔细搜集证据资料,并向所属学校家长教师会、法团校董会、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http://cpc.edb.org.hk)、教育局(http://www.edb.gov.hk)等作出申诉,亦可考虑透过网上公开及通知传媒等渠道寻求协助。

参考:《处理违反操守的教育人员的机制》
http://www.edb.gov.hk/index.aspx?nodeID=7694&langno=2

理智再临者与有心人联笔

参考书目:

  1. C.T.TSANG says:

    十分认同作者的观点,神权宗教的排外思想很浓烈,令很多基督徒敌视其父母,或配偶的不同宗教信仰,弄至亲子或夫妻关系破裂!

    • Taipoleon says:

      回楼上的,别说是基督教的神耶和华,就连回教的神阿拉,嘴巴提倡和平,但是最近在国际世界冒出来的ISIS他们就是回教徒,结果他们却滥杀无辜,杀害那些没有权力的小老百姓,我就要问了:至高的神or真主,你们的公义是有做到哪里去了?怎么没去阻止那些挂你教号的人继续犯杀,还吹嘘自己有多圣洁?

  2. I_Dog_Bark says:

    ‘布道会、团契皆只是一言堂、填鸭式,学生缺乏发表意见的机会,令非信徒/反教者什么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

    –》这是因为在布道会教会团契里讲话没有影响力,在里面没地位才会没人理你啊!我在教会都没有这种情况!我在教会讲什么就像出埃及记一样,就像红海就自己分开哩!

  3. Sunny says:

    基督徒周街派传单拉客!
    甚至逐家逐户上门敲门拉客!
    强迫性传教!
    衰过法轮功!
    人憎鬼厌!

  4. jimm says:

    巨危:
    又再一次又一次以教侵华?
    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基督教在中国的迅猛发展已是事实。无论是旁观者还是基督教界本身,现有的研究已经证明基督教在改革开放后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其发展速度超过其他所有宗教,而且其优势还在进一步的强化中,特别在城市中的弱势人群、在欠发达地区、在广大农村,基督教正在以惊人的迅速在发展漫延。《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部前主任、基督徒艾克曼在《耶稣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变中国及全球力量平衡》一书中写道:“虽然所处的政治和文化环境并不好,但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仍非常之惊人:目前已有7000万新教徒,1200万天主教徒,还有其它基督教研究的专家学者估计目前中国基督教信众已达1.3亿)。

    当前我国的基督教发展蔓延有以下特点:覆盖区域广,覆盖了所有的大大小小城市,发展的重点从城市向农村转移,发展势头猛,增长速度快,在部分农村更有取代传统的佛、道教和民间信仰的势头;信徒的人数增多,教徒成分复杂;青年信徒比例在上升,成为宗教扩大影响的潜在的社会基础;基督教开始影响人们的社会心理,并逐步影响党的政策在基层的贯彻落实。从发展趋势看,基督教正在改变信众中“老人多、妇女多、农民多、文盲多、病人多”的“五多”现象,不仅教徒数量在不断快速增加,而且信徒的年龄结构、文化素质、经济状况等都在改善,个人教信仰从遮遮掩掩到引以为荣,从弱势寻求保护转向强势出击,社会边缘化的地位正在逐步改变。从事基层宗教工作的同志们发现,基督教领域的矛盾纠纷呈上升趋势,从个人的信仰私事逐步上升到社会公共事务,并有改变五大宗教格局、影响社会稳定的苗头。部分信徒上访的非合理成份增加,诉求的重点从要求设置场所过集体宗教生活开始,转而反对基督教“两会”组织(协会和爱国会),进而要求政府将私设聚会点合法化。少数上访者背后有人在幕后出谋划策,提供资金和“法理”支持对抗政府依法管理。一些不正常现象频频发生且很难控制,如强迫洗脑式的“精神传销”拉人入教;“自封传道人”非法传教,私设聚会点活动屡禁不止;利用宗教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私设聚会点与爱国宗教团体争夺信众,散布谣言攻击“三自”教会,爱国进步力量受打击……等等。

    基督教大肆扩张和由此引起的种种现象,已引起国际国内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在百度搜索中输入“基督教扩张”,就会发现有20500篇相关文章,人们用自己的方式和语言表达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一、从国际形势上分析,我国基督教的迅速扩张无疑归功于基督教本身的扩张本质及其本土化策略,更兼得益于境外敌对势力的大力扶持

    (一)基督教本质上是侵略扩张主义的。
    中国宗教发展史上,外来的佛教在我国本土传播从来不是倚仗武力,而是凭借其教义和仪式的吸引力。基督教的教义却是完全不同的:从一开始,基督教宣传“一个上帝,所有基督教徒都是兄弟”,强调四海一家,宣称自己是世界宗教;从使徒时代到现代,积极传教一直是基督教会的主要特点。而且为使异端和不信教的人皈依,基督教会总是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

    “对于异教徒,要把他们全部杀死,连他们城里的牲畜都要用刀杀尽”,“那亵渎耶和华名的,必被治死,全会众总要用石头打死他。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亵渎耶和华名的时候,必被治死”,

    这些“可咒诅的教义”支撑着西方基督教会侵略扩张,
    用武力改变异端信仰,使得中世纪的欧洲成了人间地狱,支撑着狂热的基督徒向中国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福音化”冲锋。美国的基督教团体在宣传品中宣称,要“能够像打败苏联和东欧那样在中国打败社会主义”,认为中国是个巨大的未开垦的基督教市场,高喊“向中国13亿人传福音”的口号,要使“中国基督化”和“福音化”。

    (二)基督教调适扩张策略,加快本土化过程。
    历史上,西方基督教会在义和团运动中大规模的流血教案中受到沉重挫折和打击,此后,不少传教士和教会人士开始改弦更张,试图消除中国人的敌对情绪。美国传教士明恩溥说,
    “基督教要想在中国取得立足之地,必先得到人民的承认、景仰、赞成与接受。”鉴于历史的教训,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加快了中国本土化进程:首先是神职人员的本土化。
    这些本土基督教神职人员的共同特点是: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具有初中或高中文化水平,经过培训,对基督教教义和宗教政策有一定的了解,能用当地人能听懂、能理解的语言和形式对基督教教义加以阐述,大大消减了基督教的“洋教”色彩,拉近了基督教与当地人的心理距离。
    其二是教堂建设与内部布置方面的本土化。其三是基督教的教义日益自由化和实用化,不断降低入教门槛,不断简化入教仪式,百无禁忌,鱼龙混杂,于是艾克曼惊喜地发现,“中国的基督徒非常广泛,上海的学者,温州的商人,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很有可能是基督徒”。

    (三)西方国家机器对外扩张的政治目的和基督教会“中国福音化”目标有机结合,相互利用,热情高涨,力度空前
    历史上,基督教的“为上帝服务”与西方“寻找黄金”两大动机有机地不可分拆地浓缩在一起后,接二连三地发动了十字军东征,面向全球对外扩张,向有利可图和所有基督教徒认为是异端的可以征服、拯救、使他们归依在为合格臣民的任何国家、任何地域,不断发动全面的进攻。
    在国家对外实施政治扩张时,美国的许多领导人都擅用一种宗教徒的口吻去动员美国舆论,美化其扩张侵略政策,鼓动美国民众的热情和牺牲精神,这是政客们并不高明却屡试不爽的把戏,与我国封建王朝宣称的“君权神授”口号如出一辙。

    近年来,西方国家机器与境外基督教组织共同发力,对我国进行渗透扩张热情高涨、力度空前:根据美国《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美国国务卿、国务院每年两次要向国会提交国别人权状况的报告和国际宗教自由年度报告。在过去几年的报告中,都点名攻击中国“迫害宗教”,借此损毁中国的国际形象,鼓动中国国内的违法活动者反对政府。基督教组织则利用各利方式为中国人“洗脑”:一是利用广播电视进行“空中传教”。一些国家的卫星电视节目中,有针对我国的汉语和多种少数民族语言的固定传教节目;美国一些宗教组织的电台中还用汉语广播直接传达宗教指令,操纵我国的地下宗教势力;从香港、马尼拉到首尔的半月形地带有数十个广播电台设有针对我国大陆的宗教节目。二是利用多种途径输送、制造宗教宣传品;三是利用来华旅游机会进行“旅游布道”;四是非法在我国内地举办神学班、地下神学学校;五是捐资非法修建宗教活动场所;六是利用互联网,进行高速、大面积的传教。

    受西方反华政治势力支持的基督教组织还派遣一些人员以教师、学生、商人、专家等各种名义进入我国进行传教活动,其中包括潜逃到外国的民晕分子,并且以扶贫、开发西部、经济捐助等多种方式来建立并扩大活动据点,千方百计联系并支持国内反对登记的、分散的、违法的宗教活动。这类以宗教方式进行的渗透活动经常以宗教语言来传播攻击我国党和政府的言论,例如以“美国富强因为是基督教国家”、“基督教超越国家、民族界限”等手段,宣扬西方价值观念,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弱化国家政治认同,鼓吹中国贫弱是因为不信基督教所致,中国只有跟随西方才有出路;用“听神的,不听人的”经文来鼓动信徒对抗国家政策法令;扶持地下宗教势力,分裂中国基督教会组织,干预国家宗教事务;煽动宗教狂热,鼓吹宗教极端主义;制造民族隔阂,削弱中华民族凝聚力;邪教借机传播,影响国家政治稳定。

    从上面可以看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反华势力和基督教整合力量,步调一致、策略相同对我国发起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洗脑”战争。这场战争的最终目的,无非是以卑劣的手段造成国人自我否定传统,反对政府,最后达到颠覆中国国家政权、西方敌对势力坐收渔利的目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上帝的光临中国无非为了谋利--上帝也重利:“惟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必入耶和华的库中”(《约书亚记》第六章)。

    二、从国内意识形态领域来分析,基督教的迅速扩张有我们主流意识形态教育宣传机器的失调、传统信仰市场的失守等主观原因
    (一)主流意识形态教育宣传机器功能的失调。
    我们拥有全世界队伍最大的舆论宣传机器,却没有如人所愿地宣传了主流、传统思想,占领我们原本占领的文化精神市场。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文章虽然连篇累牍,汗牛充栋,但许多都是言之无物、面目可憎的“党八股”,没有赢得读者。我们的电影电视中,鲜有关心出务工农民、留守儿童、煤炭矿工,下岗离婚等草根人群酸甜苦辣、打动广大群众内心世界优秀作品,即使有抗洪救灾、抗震救灾这么多震撼灵魂的事件背景,也没有产生出让人记忆深刻、震撼人心、凝聚民族力量的作品。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驱使下,举国上下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追名逐利的竞争,国民教育急功近利,中西方文化教育本未倒置,在强调加强对西方意识形态、语言文字、科学技术学习掌握的同时,却对我们的传统文化、道德观念要求不高,了解不多。面对境外在外交政策上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喋喋不休的无理指责,我们的外宣工作无论的方法上还是在水平上,都赶不上形势的需要。
    (二)传统信仰市场的退守
    民间信仰遭到不公正待遇,正在退出信仰市场。据在西安出土的大秦景教碑记载,早在公元635年,基督教已由波斯传入中国,但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甚至几度消失。十九世纪,基督教从西方重新传入,由于传教活动受到列强不平等条约保护,教会受差会控制,基督教在中国被中国人民鄙视,并被称为“洋教”,并引发大规模的流血“教案”。基督教传入中国很长时间但未能在民间立足,其原因在于基督教无论在信仰的本质和形势上,都与中国民间信仰传统不可调和。在儒家思想基础上的“慎终追远”纪念祖宗的思想,和在道家基础上信仰“万物有灵”膜拜神明的思想,以及民间给著名人物封神膜拜的思想根深蒂固。而基督教的一神独大,否定所有其它神灵,要求信徒不能祭拜祖宗,不能膜拜神灵,
    “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

    严重违背了民间信仰原则和风俗。民间宗教的存在,以及民间宗教所塑造与反映的民众宗教心理的影响,自发对基督教传播给予了致命的打击。
    新中国建立后,随着宗教政策的不断宽松、落实,而对民间信仰却并没有享受跟五大宗教同等的待遇。民间信仰在很大程度上与低层次、愚昧、“迷信”等负面定性挂钩,受到主流意识形态的轻视和排斥。这些看视理性的观念和相关政策却经不起仔细推敲:站在唯物主义的角度,迷信是所有宗教的共同特征,非独民间宗教为然,合法的宗教也非必比民间信仰更可信,更能治病救人,到教堂里去和到宗祠里去也无高下之别,迷而信上帝与迷而信雨神之间并无本质的差别,巫师的“神水”与基督教的“圣水”并无本质区别。在当前城镇化的进程中,对土地庙、龙王庙以及宗族祠堂等传统信仰的建筑物和神像的拆迁还建政策不够明确,难以享受与宗教活动场所和少数民族传统特色建筑同等的待遇,要么必欲拆之而后快,要么就莫名其妙成了城镇化进程的阻碍。
    民间宗教被不断扫除,使得流传已久、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中国民间信仰体系遭到破坏,大批群众的精神家园失去了归宿,宗教生态失衡,为基督教的大发展扫清了信仰上的障碍。不仅如此,清除民间宗教,也弱化了儒、佛、道三教的根基,更有利于基督教的膨胀。香港梁家麟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农村教会》一书中指出:“民间宗教在农村遭到全面取缔后,妨碍民众接受基督教的社会和心理因素均告去除,于是农民便将宗教感情转而投向基督教,基督教成了原有宗教的替代品”。
    就佛道而言,近年来有寺庙宫观的复兴,也有伪滥问题的重现;有朝山进香的热潮,也有拜金主义的暗流。佛教作为当今我国最有群众基础的传统宗教,在寺院规模、财富和信教人群日益增多的同时,佛教的过度世俗化,使得部分僧尼、宗教活动场所过度关心现实利益,而对其解脱生死、教化大众的根本要务实践不够,教职人员徒践行信仰的整体水准在下降。而道教,作为渗透到国人灵魂和血液中的本土宗教,因人才匮乏,对经典的进行合乎时代要求的阐释、宣扬不够,信仰市场日益萎缩。
    信仰是一种需求,也是一个供求市场。当今中国社会思潮的多元化,必然对文化和宗教有着极大的需求市场,当主流文化和传统信仰活力不够时,基督教,还有一些打着宗教旗号的异端邪说就会乘虚而入,热闹登场。

    三、基督教迅猛扩张的后果及其对策

    艾克曼预测的在今后30年内中国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成为基督徒,由此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国家之一。他认为,中国这条“龙”将被基督的“羔羊”所驯服。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将产生那些影响?艾克曼认为,中国所有的基督徒均支持民主变革,其中大多数还坚信基督徒的增多将是中国实现非暴力民主化的重要保证之一。对于这个论断,笔者觉得荒唐可笑。境外敌对势力对他们认为的异已政权、基督教对待不信耶酥的“异端”,从来都不吝诉诸于武力,
    耶和华就说过:我要使他们彼此相碰,就是父与子彼此相碰;我必不可怜,不顾惜,不怜悯,以致灭绝他们。

    倘若我国在发展的道路上出现了较大问题时,境内外的反动势力必然会借机制造矛盾、分裂和流血冲突。

    南非黑人主教图图曾在美国纽约的一次宗教仪式上演讲时说:“白人传教士刚到非洲时,他们手里有《圣经》,我们(黑人)手里有土地。传教士说‘让我们祈祷吧’,于是我们闭目祈祷。可是到我们睁开眼时,发现情况颠倒过来了:我们手里有了《圣经》,他们手里有了土地”。

    中国是否也应该担忧和警惕图图所说情况的发生?基督教来势凶猛,传统文明又该何去何从?
    从人类文明的发展来看,高级的文明形态对低级的文明形态有着强烈的侵蚀作用,哪怕野蛮的武力可以占领文明的地域,也难逃最终被其占领地的文明所同化的命运。

    最先来到中国的西方人也大多是传教士。他们希望用自己的文明影响中国,但在本土同级别文明的强大压力和排斥下无功而返。近代中国虽然经历百年耻辱,甚至一度几乎亡国,但仍然没有接受基督教的文明体系。
    今天我们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和基督教的全线压境,又该如何对待我们的传统文明和精神家园?抛弃、固守还是扬弃?“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这是摆在当今国人面前的重大课题和历史使命。
    拯救和发展传统文明是个漫长过程,当务之急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努力?
    第一,要切实增强国家对意识形态的掌握能力。一是要从战略上高度重视基督教扩张对我国宗教事务、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影响;二是要建立反渗透网络,有关部门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三是要改善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教育手段,增强主流文化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提高国民对基督教文化入侵的抵制能力。

    第二,要针对不同宗教的特点,有针对性地做工作,努力维护宗教信仰市场的适度平衡,使宗教为国家安全和和谐稳定服务。

    第三,调整过去观念和政策中对中国民间信仰的不合理成份。实践已经证明,越是民族文化浓厚、民间信仰纯正的地方,外来宗教或异端邪说越难渗透,也越难存在。新形势下,我们要以新的眼光来重新审视和评估民间信仰,加强对孔庙、土地庙、龙王庙、祠堂等传统民间信仰的调查研究,深刻剖析其存在的合理因素,辩证看待其承载传统文明作用和功能。在城镇化过程中,可以根据群众需要对部分民间信仰的建筑物和造像予以保存或迁建,并引导其在内容和外在形式进行革新。在清明、端午、七夕、佛诞等重大传统民俗节日期间安排放假,并主导举办相关文化活动,引导人们回归传统。总之,发挥民间信仰在抵御境外宗教势力渗透中的积极作用,使“民间宗教成为中国五大宗教均衡发展、关系和谐的共同基础”(牟钟鉴教授提出),是我们面临的全新课题。

    第四,以适当方式开展基督教批判。当前,互联网上基督教传教网面铺天盖地,同时,网民自发抵制、批判甚至强烈抨击基督教的网页也不断增加。笔者认为,上千年流传不息的宗教应当有勇气、有肚量接受任何批判,基督教也不应例外。理越辩越明,事越说越清,经过各界对基督教的教义、发展历史、传教方式等作广泛探讨,让普通百姓弄清基督教基本情况,再自主选择入教或者不入教,或者虽已入教再出教。这些工作,虽然已经有人在作,但个体的力量十分有限,更需要各界适当的支持和力量的组合。

  5. hate christ says:

    这生人最错最后侮的是做过基督徒

  6. bautista says:

    不只有基督教洗脑,佛教、回教也都在洗脑。
    一直重复的跟你讲一堆现实生活中接触不到,或者你无法直接去证明存在的事物。
    传教的人不断的跟你讲,讲到让你相信这些东西存在,这就是宗教洗脑。
    比如:极乐世界、天堂、地狱、天堂、上帝等等都是。

  7. Taipoleon says:

    我们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的共通道德:对方没有侵犯我是不可以杀害对方,杀人既然是剥夺他人生命自由的恶行,也是鼓吹邪恶的源头之一,圣经上写的一句:恶人不得平安,但是每天打开新闻报纸,总是有不间断的悲剧发生,这个就是代表,善人就算安分守己也还是会被残害,连同他们的父母也享不得孝亲的权益孤独老死,如何维持社会安定还真的是要自己多加留意,圣经很多话其实是在玩弄人,不可被其给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