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同學(其實三個以上),由不信到信的改變實在令我震驚,尚記得兩星期他仲同我説”我一開波已經唔信!”,之後他被女同學邀請返家聚,太突然了,昨日他同我講他已決志,原因是有異像,另有兩三個男同學,本來根本唔信,也表示返了家聚後內心喜悅,甚至表示將信,他們帶我去這個家聚(是位於另一個女同學家)

我見到那裡的人完全與宗教狂無異,未正式開始,我已經見到有人跪在地上,全身發抖,雙手按在(牧師?)上,口中念咒語,場景好恐佈…稍後唱詩,那些人跪地,不斷呻吟”耶穌…耶穌…耶穌啊….耶穌我愛你…”

唱詩後不斷輪流分享他們的”屬靈”經驗,我早已麻木,因為他們把生活上芝麻綠豆小事都要感謝神,最後,有人想話幫我祈禱,要祝福我,我本著入鄉隨俗之禮而從之,他們圍著我,念著我聽不懂的咒語,而且愈說愈激動,他們圍著我,我從微合的眼見到她/他們用手指著我,又念方言,更加不斷咀咒其他異教,辱罵佛教(但我根本沒有信佛)…(我覺得他們太過份,忍無可忍:高呼”我是無神論者”,他們被我的反應阻礙,仍窮追不捨,不斷念咒。

那裡的人無異把我當作著了魔,他是多麼的兇神惡剎,當她指著我在咒咀魔鬼,佛..時,我感到他們是邪教,內心想著尼采的說話:「十字架的形象要當一個時代的象徵,那時代據說是忘掉了十字架的使命及其譏訶的這—這一切,看去是多麼鬼怪陰森,好像出自往古底過去墟墓似的!人還能相信,這還能有人相信嗎?」<<人性的,太人性的>>

太邪了,我無法不離開,他們的心情(我猜度他們是想我失控),我用我的立場堅定自己,我內心真的好平靜。

他們束手無策,只是不斷的在念咒語,最後不得不説我心中的無神論大過他們的主,但他們仍然在窮追不捨,但他們的失控行為實在令我無法忍受,我感到他們太不懂得尊重別人了,基督徒總是這樣,以為任何事都可以為所欲為,他們的所謂”祝福”,只是令我更加反感及不屑他們的行為。

聚會的基督徒根本是在自我催眼,弄到所有人都精神恍惚,所以我的同學所謂的”異像”,的屬靈經驗本身是因為他處在亢奮狀態下的生理反應
為什麼有人會突然抽筋,發震,嘔吐?…這些我全都試過,基督徒謂之”屬靈釋放”,只是其處於極度亢奮狀態下的生理反應。

後來知道,這個福音家聚是異端,而這教會的牧師本來是從正式的神學院畢業,也是經教會正式按立為牧師的,但後來他聲稱在夢中見到異像,指神默示他要以新的方式傳福音,就變成現在這樣了。默示一詞其實很可怕,從古到今的各種宗教戰爭、迫害,發起籍口都離不開神的默示、維護教義等理由,但其他人很難判斷別人口中的神的默示的真確性。教徒之行為其實與邪教本質一樣,我不能接受他們,因為我有自尊心,正如羅素所說,「當你听見人們在教堂中自我貶斥,說他們是可怜的罪人這類話時,會 感到是可恥的,是同有自尊心的人不相稱的。我們應當昂然奮起、坦率地正 視世界。」 人貴自重,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基督徒之不懂得尊重他人以及尊重自己一直都是我側目視之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