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同学(其实三个以上),由不信到信的改变实在令我震惊,尚记得两星期他仲同我说”我一开波已经唔信!”,之后他被女同学邀请返家聚,太突然了,昨日他同我讲他已决志,原因是有异像,另有两三个男同学,本来根本唔信,也表示返了家聚后内心喜悦,甚至表示将信,他们带我去这个家聚(是位于另一个女同学家)

我见到那里的人完全与宗教狂无异,未正式开始,我已经见到有人跪在地上,全身发抖,双手按在(牧师?)上,口中念咒语,场景好恐布…稍后唱诗,那些人跪地,不断呻吟”耶稣…耶稣…耶稣啊….耶稣我爱你…”

唱诗后不断轮流分享他们的”属灵”经验,我早已麻木,因为他们把生活上芝麻绿豆小事都要感谢神,最后,有人想话帮我祈祷,要祝福我,我本着入乡随俗之礼而从之,他们围着我,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而且愈说愈激动,他们围着我,我从微合的眼见到她/他们用手指着我,又念方言,更加不断咀咒其他异教,辱骂佛教(但我根本没有信佛)…(我觉得他们太过份,忍无可忍:高呼”我是无神论者”,他们被我的反应阻碍,仍穷追不舍,不断念咒。

那里的人无异把我当作著了魔,他是多么的凶神恶刹,当她指着我在咒咀魔鬼,佛..时,我感到他们是邪教,内心想着尼采的说话:“十字架的形象要当一个时代的象征,那时代据说是忘掉了十字架的使命及其讥诃的这—这一切,看去是多么鬼怪阴森,好像出自往古底过去墟墓似的!人还能相信,这还能有人相信吗?”<<人性的,太人性的>>

太邪了,我无法不离开,他们的心情(我猜度他们是想我失控),我用我的立场坚定自己,我内心真的好平静。

他们束手无策,只是不断的在念咒语,最后不得不说我心中的无神论大过他们的主,但他们仍然在穷追不舍,但他们的失控行为实在令我无法忍受,我感到他们太不懂得尊重别人了,基督徒总是这样,以为任何事都可以为所欲为,他们的所谓”祝福”,只是令我更加反感及不屑他们的行为。

聚会的基督徒根本是在自我催眼,弄到所有人都精神恍惚,所以我的同学所谓的”异像”,的属灵经验本身是因为他处在亢奋状态下的生理反应
为什么有人会突然抽筋,发震,呕吐?…这些我全都试过,基督徒谓之”属灵释放”,只是其处于极度亢奋状态下的生理反应。

后来知道,这个福音家聚是异端,而这教会的牧师本来是从正式的神学院毕业,也是经教会正式按立为牧师的,但后来他声称在梦中见到异像,指神默示他要以新的方式传福音,就变成现在这样了。默示一词其实很可怕,从古到今的各种宗教战争、迫害,发起籍口都离不开神的默示、维护教义等理由,但其他人很难判断别人口中的神的默示的真确性。教徒之行为其实与邪教本质一样,我不能接受他们,因为我有自尊心,正如罗素所说,“当你听见人们在教堂中自我贬斥,说他们是可怜的罪人这类话时,会 感到是可耻的,是同有自尊心的人不相称的。我们应当昂然奋起、坦率地正 视世界。” 人贵自重,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基督徒之不懂得尊重他人以及尊重自己一直都是我侧目视之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