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是詹姆士.比恩先生在他所主持的广播节目《灵性觉醒》中的讲稿。该节目专门评介灵修书刊、圣哲、玄学家的著作及东西方经典。)

根据我对于失传圣经经文的探索研究,发现在过去 200 年间,有许多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文件在中东地区被发现。我应该在此提到的是,有些基督徒对于《经外书》一直保持好奇探讨的心态,并且保存某些《经外书》达 2000 年之久,另外有些值得注意的诗篇、书信、福音、启示录也得以幸存数世纪,虽然只有少数开明探索者重视这些经外书、诗篇等所含之灵性智慧。

在此我想同各位分享我与这些经典接触的经历,并透露有关神秘诗篇、如何开悟的论述、以及其它令人惊奇的书籍的资料,对各位的灵性之旅或许能有助益。我认为该是把这些资料公开的时候了,好让每个人都知道如何找到那些失传或被隐藏的圣经经文。

很久以前,当我从事研究圣经 ( 希伯来文圣经及新约 ) 的工作时,我注意到天主教的圣经比基督教新教的圣经多出一些经文,而这些经典就是基督新教传统中所谓的《经外书》。西元 l611 年詹姆士王版本的圣经中仍包括这些经文,所以很可能是几百年前基督新教教会将其从圣经中删除,从而为大众提供比较短小、经济的版本。现在多数基督新教信徒认为这些有争议的经文属于天主教,然而事实上,一千年来,希腊正教、叙利亚、苏俄、亚美尼亚、埃及以及其它古老教堂的旧版圣经一直包括这些经文。

另外《死海手卷》也包括大部分这些经文的译文,甚至西元前 200 年亚历山大时期出版的旧约希腊文原译文,也包括了这些经文。然而在今日美国基督教新教圣经中,却不见这些经文踪迹!

我认为这些经外书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所罗门的智慧》和《萨拉克的智慧》,这两本含有大量谚语和智慧格言的书,它们很类似老子的《道德经》,很多人认为我们现在所持圣经是在西元第一世纪由耶稣和他的使徒们编辑的,但事实绝非如此!

在比美国存在还要长的、有数世纪之久的时期内,早期的教堂并没有认为圣经是一本集结完整的法典,也不认为它是一部不可更改的或唯一的灵修启示。相反地,在那段有创造力的时期,基督教徒可以很自由地编辑对他们有所启发的新经文、诗篇、歌赋、箴言、书信等以及其它灵修文献,而这些发生在早年基督教还有使徒与圣人们在世的时代。那时的基督教是一个更加超自然的宗教,是一个强调体验天国或灵性境界的神秘宗教。

一、编改经典

如同其它宗教,基督教也历经主流时期,经由“去芜存菁”的过程,而变成一种标准的、有组织的信仰。这个主流意识认为使者和先知们的时代已逝去。既然明师与圣人 ( 作为神的使者 ) 已不再为大众所承认,有些人便开始寄托于过去的明师做为他们的引导,基督教也因此进入了一个将经典奉为明师、将经典奉为领袖的阶段。

君士坦丁大帝时期的国家教堂曾制订了一个固定的经文目录,作为信仰的永恒准则;教堂也列出要删除之经文,使之不再流传,也不再被视为经典。这个规范及审查圣经的过程大多发生在西元四世纪。正是在这段时期中,大多数经外书失去了它们的“经典”地位,只有少数经文被纳入“西元四世纪圣经”之中。而且很令人悲哀的是,很多重要的奥秘篇章被排除在外。

二、被删除经典之例证

多年前,当我读新约全书的犹大书时,我发现一个令我惊奇的索引,也正是这个索引,向我揭示了圣经以外的经文。在新约中被保留的他的短篇经文第十四节中,犹大摘引了〈以诺前书〉第一章第九节,他也从一本名为“十二教主箴言”的书中节录一部分,而这本书却并未列入在希伯来文经典中。

我惊讶地发现了这些经典的存在,并且断定,如果犹大在西元一世纪接触到这些书,那么我现在也要找找看!所以我开始收集曾被视为经典的经外书。“经外书”这个词有三种基本涵意: 1. 密传性质的神秘或隐秘著作; 2. 教堂并不认为有启发性,但读了仍具提升作用的著作; 3. 虚构作品或幻想故事。

目前有数百部经外书存在,分别属于这三种类。我试图收集所有可得到的经外书,并发现其中一些书含有极其重要的灵修指示。

在埃塞俄比亚圣经和《死海手卷》中,我们可以找到“以诺书”。在书中,以诺先知描述了他在七重天云游的情形。如同埃及的郝米士和中世纪时代印度的伟大神秘人物卡比尔一样,犹太先知以诺描述了他在高境界之所见。

三、所罗门歌赋

在所有我收集到的经外书中,我认为《所罗门歌赋》最为优美,它是新约全书诗篇的“准”经文。这本歌赋被描述为已知的最早的早期基督教赞美诗。一位学者曾说:“这部书中有世界上最优美的和平喜悦之歌。”在诺斯教派的经典中,班特雷 (Bentley Layton) 曾说过:“在 2000 年前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区域,基督徒们认为这些歌赋是具有启发性的经文,从而颂念它们。”

一位“基督教三一书院”的信徒于数年前出版了这本歌赋,并根据这部古老经书编制了每日颂词。这些令人心醉的歌赋让我联想到回教 Sufi 教派“爱人与被爱”的传统中的情诗。许多人练习冥想这些歌赋,并且宣称他们被带入更深程度的祈祷、被卷入与上帝“爱之海”的恋爱,而我也有同样的体验。

所罗门歌赋甚至有一些描述上帝女性方面之片断!如“我安息于我主之圣灵中,她将我提升至天堂。”

四、玛利亚.抹大拉福音书

“玛利亚福音书”是于 1945 年在埃及的奈格汉马第 (Nag Hammadi) 附近发现的古老经书之一。在这篇福音书中,玛利亚的杰出事迹给了我们一个女性在早期基督教担任领导地位的例子。

玛利亚被描述为一位与十二使徒完全同等的使徒,并为耶稣最亲近的门徒之一;犹有甚之,玛利亚像是耶稣的灵性接班人,继承其教导其他门徒的地位。文中万分肯定玛利亚因其超越的灵性了悟等级才成为其他门徒们的领袖。

以复活后基督密传弟子的身分,玛利亚在她的福音书中教导其他门徒灵修之道,同时也很详细地描述她的师父(复活后的基督)以光之化身带她神游高等境界或天堂的体验。她将于这些奇遇中得到的基督有关灵修的指示传达给其他门徒们,而这些体验可能发生于她的深入祈祷或长时间静坐时。

五、保罗和息拉行传

谈及有关早期基督教的女性使徒和圣人,使徒圣保罗的追随者息拉便是其中之一。而这本《保罗和息拉行传》是息拉的生平及时事之记载。行传中充满息拉生命中的许多超自然神奇感应,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埃及沙漠父母”。

在这本书中,息拉被描述为“上帝的使徒”。她时而云游,时而居于洞穴中过著僧侣般的生活,同时她也是一位灵性导师,教导人们听从上帝的神谕。书中并记载道:“很多人放弃了世界,跟随息拉过著僧侣的生活”。息拉相当受人尊敬,人们甚至立庙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