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洛:为宗教和信仰自由一辩

Posted: 6th November 2011 by admin in 经典文献
Scopes trial 300x235 戴洛:为宗教和信仰自由一辩

在猴子审判庭上。左:戴洛,右:布莱恩

1920年代初,美国教会势力领袖政客布莱恩(William Bryan)及马丁(T. T. Martin)等,发动了一场反进化论运动,并推动各州进行许多相关立法。直至1925年,他们已成功争取了15个州进行禁止在公立学校教授进化论的立法程序。

1925年3月21日,田纳西州州长布特勒 (John Butler) 正式签署法案,禁止任何公立学校教导任何否定圣经中“创造论”的理论,以及禁止教导“进化论”,此法被称为《布特勒法》。1925年5月7日,田纳西州政府向法院提出起诉,指控在德顿小镇(Dayton)内一名年青高中生物老师斯科普斯(John Scopes)在课堂上讲授进化论,违反该州法律,法院决定于7月10日开庭审理。

案件轰动整个美国,教会势力前来小镇声援,教授、科学家等另一阵型也来支持,加上传媒热烈追访,令人口只有千多人的小镇顿时热闹起来。案件审讯全程由收音机广播到全美国,布莱恩代表控方出庭,辩方律师由戴洛(Clarence Darrow)代表。审讯期间,两人针锋相对,渐渐成为一场进化论与创造论、科学与宗教、无神论与基督教的世纪大辩论。经过11天的激烈辩论后,7月21日,法院宣判斯科普斯有罪,但只轻判罚款 $100元。

布莱恩只能享受教会势力短暂的赞誉,他于判决后6日就死于睡梦中。而戴洛则赢到了全国非教会公众的热烈掌声。

此案成为全球最著名的审判之一,被称为“猴子审判”(The Monkey Trial),是反现代宗教裁判的著名案例,是理性与愚昧、科学与宗教在法律领域内的一次重大较量,在法律史、思想史上都具有非凡的意义。“猴子审判”虽然未能阻止进化论与神创论之间无止境的辩论,却是反进化论者的一大挫折。15个正进行立法的州份,最后只有2个州成功立法。直至1967年,田纳西州取消了《布特勒法》;196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所有类似的反进化论的立法违宪。

1955年,事件被改编成为著名话剧《承受清风》(Inherit the Wind),至今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并数度拍成电影,于世界各地上演。

以下是戴洛在审判当中(1925年7月13日)其中一段辩词。


这项立法及其他足以捏造人类罪名的法规是无效的,因为它抵触了第十三节、第十二节和第三节。这是我必须特别声明的。

阁下,第十二节提出:州方应扶植科学、文艺和学术。

阁下,我试着不对自己不相信的东西争论不休,除非我被逼到了角落。我想总检察官给它的解释是正确的,而庭上这一点,使得你的解释更正确。我不相信法规--某些足以启发并教育田纳西青年的法规,会因为立法机关视其不应当通过,而被视为违法。

宪法下的州政府要从事于教育和学校事业,它必须要从事于教授工作。而基于此,它必须教授真理--无论如何也应该--要有很多人去做其他工作,它要教授文艺和科学。

我的朋友曾倡议文学和科学可能冲突。我看不出来,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是这已超出了田纳西州的政策。

但是若用它来解释这项宪法,那只能指出这纯粹是州政府的表示,你不能称它无效。而我要坚持说它是无效的,因为它抵触了第三节。该节开头写着:“信仰自由的权力。”

阁下,世界上没有一个法院,会光以文字就想要伸张法律的精神。我在哪里读过--记不清在哪里说--文字会杀人,而精神给人生命。我想是来自于《和平王子》一书的话。我确实读过,但不知在哪里。

假如宪法这项保障宗教自由的条文,不能被精神支持的话,也决不可能光以文字就可以支持得了。

它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知道两个人只能像路上的伙伴一样,保持某些距离而同行。他们只能同行几条街,然后分道扬镳。人类心灵亦是如此。当然他们必须是自由的。

正统派可能被局限住,所以不能有不同的想法,可能一点也不行。而两个自由的心灵却是会合而不同的。

世上没有两个人像机器般相同,或有完全一样的经验;而由其对经验的解释,乃导出他们的生命观念和哲学。

在自由的世界上,不可能把一个人的意见强加在另一个人身上--只有暴君能做到--而他们所提出宗教自由的条款,却也有意要走上这条险路。

我要再进一步说--没有别的东西,包括人类,我不知道是否敢说是进化的--还好,这不是学校。既然人是出于尘土--出自大地,就根本没有东西能像宗教那样引起不同的意见、苦痛、仇恨、战争和残忍。当然,它也给千百万人很多的慰藉。

这个世界上过去有多少教义和文化?无人能一一列举。至少,我说有500种不同的基督教义,他们各自不相同。这些再把异议消到最小程度,直到各自聚集成派。

因为思想就是要不同,而有许多教义老于、或新于基督教义,而世界让它们共存下去。

它门来来去去,它们各领风骚,然后如大江东去。有些仍然存在,有些可能会永存,但是由于人类的多样性,它们也自然有多样性,而田纳西的宪法传统是要把这些宗教问题,留给每个人和他所信仰的东西去处理,也就是要使他自由。

伊斯兰教徒有权在此地传教布道吗?中国人能把神像带来此地膜拜吗?有没有人可以不论其来处,他所持的教义不管多悠久,或多虚假,田纳西州立法院都可以禁止?不可能。

我就了解,田纳西的宪法是和杰弗逊所写的宪法是一致的。既清晰、又简明,直接鼓励宗教意识的自由。实际说来,没有一项可以干涉宗教的自由。是耶,非耶?你说呢?它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