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以這篇文章獻給所有一軛論受害者和我寫這篇文時的基督徒女友

何謂一軛論?

brckic and ismic 150x150 本是相伊人,何苦兩隔絕?--諷刺的一軛論
「一軛」這一怪詞來自正典聖經《哥林多後書》的6章14節: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

意思是基督徒所相信的與非基督的信念有大為不同之處,故此並不能相配(拍拖或結婚),否則只會悲劇收場。牧師對此常用以下一個的比喻來說明這個「(所謂的)道理」:

「兩隻負責拉車的牛,只能在同一方向拉動車子,若果持相反或不相同的方向拉動,則車子便不能向前行走。」

無論你是基督徒與否,只要你依然活著,都有可能面對一軛論這個問題,這是一個極切身的問題!!!!

愛情是何許物也?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好一句家傳戶曉的詩句,就表達出愛情有多大的影響力。若果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愛情是由三個不同向度(vector)的基本元素(element)所組成,這就是著名心理學家史登伯格「愛情三角理論」:

a) 承諾:分短期及長期,短期是用來決定是否去愛一個人,長期則用來決定會否與對方長相廝守下去

b) 親密:一種心心相印的感覺,無分你我的境界

c) 激情:性慾的揮放,浪漫以及對外表的追求

以上三種不同的元素其不同的配搭、不同的量亦會導致以下不同種類的愛情:

愛情類型 激情 親密 承諾
無愛
友誼之愛
+
+
浪漫之愛
+
+
荒唐之愛
+
+
空愛
+
喜歡
+
迷戀
+
完整之愛
+
+
+

 

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愛情屬於那一類呢?筆者認為這不是時候去判斷,讓我們再從多方面探討後才解話。

在哲學家們的眼中,愛情更難定位,尤其對於唯物論者來說。我個人較為喜歡恩格斯對愛情的定位,他認為愛情高於一切的價值,這裡當然也包括宗教在內。但畢竟喜歡歸喜歡,這真的能夠做到嗎?現在讓我們一起從愛情三角理論中的三大元素來探討「一軛」愛情。

一軛情侶能有承諾嗎?

承諾關乎著一段戀情能否順利前進的重要因素,亦能給予對方一個肯定的信心。一般情侶間的承諾大多環繞著只對對方專一、不說謊言、不做什麼壞習慣等等,但對於一軛情侶來說,有一更「高深」的承諾需要解決--永生天國問題!大家又有否想過一生一世的「一生」和「一世」又代表什麼呢?基督(新)教神學強調信者能上天國享永生,並與上帝同住,而非/不信者則只會落地獄。根據牧師們所說,還有另一條路上天國,那就是未曾聽過福音的人會根據其良善來判斷,但伴侶是基督徒的話,怎能未聽過這一信仰呢?故此這只是開玩笑而已。在基督徒眼中,對於不信教的伴侶,死後只會到達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一生一世這個承諾他們根本沒有可能提出。

一軛情侶能夠親密嗎?

親密是一種極為喜歡對方的表現,不理會個人得失,一切也只為著對方而著想。由於喜歡源自個人最深處最原始的感覺,即使宗教亦不能有所改變,故此一軛情侶是可以達到親密的。

一軛情侶可以激情嗎?

激情是指性慾的揮放,浪漫以及對外表的追求。聖經雖沒有明文顯示人類要對性有所約束(其實甚至可以說是鼓勵= =”),無論中國的哲學文化或是康德的哲學提倡,皆認為人透過反思而有主體自覺之本能,從而有別於其它動物,傳統保守的道德亦因而形成,當中對於性的一環更特見含蓄保守。香港的基督教文化很多都受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因此以「清名純潔」自居的基督教,亦會堅持中國傳統的道德觀,例如反對婚前的性行為、反對年青人手淫、反對同性戀等等……對於以上數例,筆者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婚前性行為

結婚是一種形式上的肯定動作。第一,愛戀對方到達了不想分離的境界,視對方為終生伴侶,這種形式不但給了另一半無比的信心,亦能夠給其家人有個交待。第二,是一種社會功能的肯定,情侶的婚姻能合二性之好,成為社會上的一個小家庭,對於中國以家族為社會的原級團體(即最親近的團體),這個小家庭其實就是組成社會的一個小單位。而性行為除了是出於男女自然情慾,更是極愛對方的一種表現。未結婚的情侶亦有可能到達極愛對方這個地步,所以本人並不反對婚前性行為。

年青人的手淫問題

或許不用再多說,因為大家都知道在西方醫學上已證明手淫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只要不影響工作不過分沉迷便可。若從道德上來看,大多年青人在手淫時會「性幻想」,所涉及的對象可謂五花八門。雖然對於那位「對象」沒有任何影響,可是在心靈上也許會覺得自己頗污穢,這是中國人恥感文化的表現。在醫學上本人不反對手淫,在道德則要在乎自己國家文化固有的道德觀而言了。

同性戀

華人導演李安先生憑著一套《斷背山》風靡全球。隨之而言,大大小小的同性戀話題亦開始如雨後的春筍,愈來愈多。同性戀這個話題已經談論了無數的時代,你又有沒有什麼高見呢?在此本人要表態自己絕非同性戀者,但對於同性戀者持不反對及不支持的觀感。陰配陽、陽配陰,磁極的異性相吸、同性相拒的小學常識誰也懂得,異性相融可說是自然界定律的反映,故此本人並不支持同性戀。但是,同性戀者若撇開性取向而言,其生活習慣其實與一般人沒有什麼差異,同樣要返工讀書,拚個老命去找幾口餐吃。打個譬喻,有一個垃圾愛好者,他擁有一間獨立的鄉村房子(遠離市區),他將每一件心愛的垃圾安放家中。沒錯,從旁人看起好像十分奇怪,但他並沒有危害或影響他人,甚至奉獻自己的家園來減輕香港的堆田區壓力問題。試想一下,同性戀者真的對你有負面影響嗎?只是大家喜歡的東西有所不同而已。可是,對於那些亂交且有帶有性病的人士,不論是同性戀者或是異性戀者都不能接受。

話題好像說開了,但對這對一軛情侶可以激情嗎這個問題的答案顯而易見--不行!

喜歡 vs 愛

綜合以上分析然後,再對照剛才所列的愛情種類表,你會赫然發覺一軛情侶沒有激情和承諾,只有親密,這只可以算是「喜歡」。這裡大家必須要弄清喜歡與愛極為不同。根據心理學家魯賓所縷述,喜歡與愛包含三個截然不同的成分:

喜歡:讚賞、尊敬和與自己相似

愛:關懷、依附和親密

很抱歉,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並不能得到「真愛」……

教會棒打鴛鴦

或許大家並不太清楚一軛情侶在心理上有多大的困擾、有多大的壓力、有多大的痛悲,這些問題甚難與他人傾訴,除非所傾訴的對象皆有類似的經歷。面對這種情況,教會又會以往常真理使者自居的手法去「解救」這對情侶,結果造成一個又一個的悲劇。本人有位朋友名叫光仔(偽名),他和我一樣對耶教並沒有什麼好感,但在一年多前,他竟然在網上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女子……

光仔在香港某某論壇看到一個chat room,無所事事的他就進入了這個chat room,更在此認識了一位名叫阿欣(偽名)的基督徒女子。不知他們之間發生什麼事,便成為情侶了。阿欣是一位「極勤力」的基督徒,教會中大大小小的聚會都會一一光臨。起初他們在宗教上並沒有出現太多的問題,但當教會知道她正和一名非基督徒拍拖後,就出現了很多宗教的折磨了……

教會第一招--善意相迎

教會試著勸導阿欣叫光仔來教會的一些聚會,意圖了解這個男仔更多和藉機引其入教。光仔起初心志已定,對阿欣一切的邀請都拒之門外。可是,阿欣漸漸就覺得光仔並不關懷她,更因此而吵了多場交。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光仔唯有兵行險著,踏進這神秘地域。光仔去的第一站是團契,所謂一入教門深似海,四處的歡迎聲把光仔差點迷著了,但一講到信仰的話題,光仔始終技高一籌,萬夫莫敵,要他信教實非一朝一夕之事。因此,教會再邀請他出席崇拜等活動,但他後來都一一拒絕。 —-> 型!

教會第二招--教友攻勢

教友們經常會互訴心聲,一講到阿欣都大多談及光仔的問題。教友們常常都提點阿欣,教徒與非教徒在生活上總有很多不便的地方,而且不能一同面對終極的問題(天堂)。但阿欣始終很愛光仔,光仔亦深愛阿欣, 除了信仰問題上他們幾乎毫無吵鬧,真可算是一對天作之合。大約拍了拖四個月後,教友們開始從聖經來探討他們的「問題」,阿欣這位迷一般的信徒,怎能不相信聖經,不相信教會中的朋友,不相信教會中的牧師呢?慢慢地,阿欣開始動搖了……在不久之後,阿欣正式因為信仰的不同,向光仔提出分手……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就是這麼的一句說話,就可以斷絕這一對情侶的相愛……那又何苦呢?老鼠若要和大米在一起,大前提是老鼠沒有被殺掉和大米沒有被吃掉,那些殺掉或吃掉人的為何還能如此狂傲地宣揚自己是何等的慈愛呢?你們曾否想過,你們已經徹底地傷害了很多人的心……沒錯,就是心!難道你沒有嗎?

我們的抉擇

看完以上例子的你,會否感到心肌梗塞、手震腳震呢?還是心存僥倖,因為事不關己呢?現在和你無關並不代表無關,故此也不能置之不理。若然你現時真的和不同信念的人拍拖,也不用太過慌張,因為你不一定是一軛問題。

a) 真基督徒 + 完全堅定不信人士:真基督徒是指接納及相信所有(新)基督教教義者,這種組合只能說句 good luck 或精采。不是沒有可能,但要看雙方的胸襟有多廣有多闊了。

b) 茅蘆基督徒 + 完全堅定不信/不可知論人士:茅蘆基督徒即是初信者,初入教會不久,這類基督徒通常有兩種極端,一是任人擺布(思想上),一是聰聰明明及早閃人,因此這種組合需要看雙方的造化。

c) 迷基督徒 + 完全堅定不信/不可知論人士:迷基督徒即無返教會/團契的習慣,但心靈上/經驗上始終認為基督教之神是真神。這種組合頗為樂觀,因信徒並不會要求對方信教,反而能客觀討論,共同探討較合理的一方。 —-> 筆者正是這種組合 ^^ 目前一切安好 , 不用掛心。

結語

每一個人心裡面都有座斷背山,即每一個人心裡面都有一個衝動去愛你所愛的人。勇敢去愛,勇敢去表達自己的心思,勇敢去堅持自己的真愛!這是《斷背山》的哲學底蘊。試問一位上帝真是存在的話,又怎會狠狠地把至愛拆開呢?若真是如此,不信也罷,對吧?

理智再臨者筆 07/07/2006

參考書目

  • Sternberg, R.J., “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Psychol.Rev. (1986): 93,119-35.
  • Sternberg, R.J. & Grajek, S., “The nature of love”, J.Pers.soc.Psychol. (1984): 47,312-29.
  • 李其維和金瑜,〈斯腾伯格智力成分理論述評〉,《心理科學》,第18卷 (1995):326-330,358。
  • 萬明鋼,〈斯腾伯格的智力三重理論及其跨文化意義〉,《社會心理研究》,第24期 (1995):47-52。
  1. Kevin Lin says:

    我是在台灣的一軛論受害者,
    真心覺得(某些)基督徒把愛情視為信仰的附庸。
    對此類人士而言,人的價值低於信仰,不論此人和自己多親密。
    交往之初前女友表明願意給我信仰自由,
    但當交往後她漸漸開始把承諾吃回去並用不斷用分手脅迫我的信仰走向。
    我的態度呢? 我願意溝通,但我抵死不信,
    因為我認為我個人心靈層面的東西外人不准碰,
    連女友有沒有這種特權。
    當我進入教會和他們的教友討論我不信的問題時
    教會內的教友第一時間直接拋出以下論斷:
    “通常我們不幫忙這種案例證婚的”。

    在我聽來這種論調是有點令我厭惡但不覺得會毫無解法,
    但我當時的女友竟直接崩潰大哭。
    看到此情形我剎那間想通了某些事,
    他們連結婚都要教會認可,若不能得到教會認可,
    便會自覺被推離所謂虔誠教徒的集合,被扣上不信服的帽子。
    教會何德何能要經手核准我或我女友的婚姻?
    這種論調它們可以解釋為”建議”,
    但對教徒而言實質上是威脅

    事後我女友回了香港一趟,與她父母”深談”,
    並在回港時間斷絕一切聯繫。
    數日回台後直接拋出問我何時可以受洗的問題?
    此時我已看清某些基督徒不重視人的價值,
    把愛情視為信仰的附庸,不重視與人之間的承諾等特性,
    果斷分手並鄙視會用類似方法逼迫信徒的教會與信徒。
    希望不要再有和我一樣的受害者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