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这篇文章献给所有一轭论受害者和我写这篇文时的基督徒女友

何谓一轭论?

brckic and ismic 150x150 本是相伊人,何苦两隔绝?--讽刺的一轭论
“一轭”这一怪词来自正典圣经《哥林多后书》的6章14节: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

意思是基督徒所相信的与非基督的信念有大为不同之处,故此并不能相配(拍拖或结婚),否则只会悲剧收场。牧师对此常用以下一个的比喻来说明这个“(所谓的)道理”:

“两只负责拉车的牛,只能在同一方向拉动车子,若果持相反或不相同的方向拉动,则车子便不能向前行走。”

无论你是基督徒与否,只要你依然活着,都有可能面对一轭论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极切身的问题!!!!

爱情是何许物也?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好一句家传户晓的诗句,就表达出爱情有多大的影响力。若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爱情是由三个不同向度(vector)的基本元素(element)所组成,这就是著名心理学家史登伯格“爱情三角理论”:

a) 承诺:分短期及长期,短期是用来决定是否去爱一个人,长期则用来决定会否与对方长相厮守下去

b) 亲密:一种心心相印的感觉,无分你我的境界

c) 激情:性欲的挥放,浪漫以及对外表的追求

以上三种不同的元素其不同的配搭、不同的量亦会导致以下不同种类的爱情:

爱情类型 激情 亲密 承诺
无爱
友谊之爱
+
+
浪漫之爱
+
+
荒唐之爱
+
+
空爱
+
喜欢
+
迷恋
+
完整之爱
+
+
+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爱情属于那一类呢?笔者认为这不是时候去判断,让我们再从多方面探讨后才解话。

在哲学家们的眼中,爱情更难定位,尤其对于唯物论者来说。我个人较为喜欢恩格斯对爱情的定位,他认为爱情高于一切的价值,这里当然也包括宗教在内。但毕竟喜欢归喜欢,这真的能够做到吗?现在让我们一起从爱情三角理论中的三大元素来探讨“一轭”爱情。

一轭情侣能有承诺吗?

承诺关乎著一段恋情能否顺利前进的重要因素,亦能给予对方一个肯定的信心。一般情侣间的承诺大多环绕着只对对方专一、不说谎言、不做什么坏习惯等等,但对于一轭情侣来说,有一更“高深”的承诺需要解决--永生天国问题!大家又有否想过一生一世的“一生”和“一世”又代表什么呢?基督(新)教神学强调信者能上天国享永生,并与上帝同住,而非/不信者则只会落地狱。根据牧师们所说,还有另一条路上天国,那就是未曾听过福音的人会根据其良善来判断,但伴侣是基督徒的话,怎能未听过这一信仰呢?故此这只是开玩笑而已。在基督徒眼中,对于不信教的伴侣,死后只会到达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一生一世这个承诺他们根本没有可能提出。

一轭情侣能够亲密吗?

亲密是一种极为喜欢对方的表现,不理会个人得失,一切也只为著对方而着想。由于喜欢源自个人最深处最原始的感觉,即使宗教亦不能有所改变,故此一轭情侣是可以达到亲密的。

一轭情侣可以激情吗?

激情是指性欲的挥放,浪漫以及对外表的追求。圣经虽没有明文显示人类要对性有所约束(其实甚至可以说是鼓励= =”),无论中国的哲学文化或是康德的哲学提倡,皆认为人透过反思而有主体自觉之本能,从而有别于其它动物,传统保守的道德亦因而形成,当中对于性的一环更特见含蓄保守。香港的基督教文化很多都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因此以“清名纯洁”自居的基督教,亦会坚持中国传统的道德观,例如反对婚前的性行为、反对年青人手淫、反对同性恋等等……对于以上数例,笔者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婚前性行为

结婚是一种形式上的肯定动作。第一,爱恋对方到达了不想分离的境界,视对方为终生伴侣,这种形式不但给了另一半无比的信心,亦能够给其家人有个交待。第二,是一种社会功能的肯定,情侣的婚姻能合二性之好,成为社会上的一个小家庭,对于中国以家族为社会的原级团体(即最亲近的团体),这个小家庭其实就是组成社会的一个小单位。而性行为除了是出于男女自然情欲,更是极爱对方的一种表现。未结婚的情侣亦有可能到达极爱对方这个地步,所以本人并不反对婚前性行为。

年青人的手淫问题

或许不用再多说,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西方医学上已证明手淫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不影响工作不过分沉迷便可。若从道德上来看,大多年青人在手淫时会“性幻想”,所涉及的对象可谓五花八门。虽然对于那位“对象”没有任何影响,可是在心灵上也许会觉得自己颇污秽,这是中国人耻感文化的表现。在医学上本人不反对手淫,在道德则要在乎自己国家文化固有的道德观而言了。

同性恋

华人导演李安先生凭著一套《断背山》风靡全球。随之而言,大大小小的同性恋话题亦开始如雨后的春笋,愈来愈多。同性恋这个话题已经谈论了无数的时代,你又有没有什么高见呢?在此本人要表态自己绝非同性恋者,但对于同性恋者持不反对及不支持的观感。阴配阳、阳配阴,磁极的异性相吸、同性相拒的小学常识谁也懂得,异性相融可说是自然界定律的反映,故此本人并不支持同性恋。但是,同性恋者若撇开性取向而言,其生活习惯其实与一般人没有什么差异,同样要返工读书,拼个老命去找几口餐吃。打个譬喻,有一个垃圾爱好者,他拥有一间独立的乡村房子(远离市区),他将每一件心爱的垃圾安放家中。没错,从旁人看起好像十分奇怪,但他并没有危害或影响他人,甚至奉献自己的家园来减轻香港的堆田区压力问题。试想一下,同性恋者真的对你有负面影响吗?只是大家喜欢的东西有所不同而已。可是,对于那些乱交且有带有性病的人士,不论是同性恋者或是异性恋者都不能接受。

话题好像说开了,但对这对一轭情侣可以激情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不行!

喜欢 vs 爱

综合以上分析然后,再对照刚才所列的爱情种类表,你会赫然发觉一轭情侣没有激情和承诺,只有亲密,这只可以算是“喜欢”。这里大家必须要弄清喜欢与爱极为不同。根据心理学家鲁宾所缕述,喜欢与爱包含三个截然不同的成分:

喜欢:赞赏、尊敬和与自己相似

爱:关怀、依附和亲密

很抱歉,基督徒与非基督徒并不能得到“真爱”……

教会棒打鸳鸯

或许大家并不太清楚一轭情侣在心理上有多大的困扰、有多大的压力、有多大的痛悲,这些问题甚难与他人倾诉,除非所倾诉的对象皆有类似的经历。面对这种情况,教会又会以往常真理使者自居的手法去“解救”这对情侣,结果造成一个又一个的悲剧。本人有位朋友名叫光仔(伪名),他和我一样对耶教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在一年多前,他竟然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基督徒女子……

光仔在香港某某论坛看到一个chat room,无所事事的他就进入了这个chat room,更在此认识了一位名叫阿欣(伪名)的基督徒女子。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便成为情侣了。阿欣是一位“极勤力”的基督徒,教会中大大小小的聚会都会一一光临。起初他们在宗教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的问题,但当教会知道她正和一名非基督徒拍拖后,就出现了很多宗教的折磨了……

教会第一招--善意相迎

教会试着劝导阿欣叫光仔来教会的一些聚会,意图了解这个男仔更多和借机引其入教。光仔起初心志已定,对阿欣一切的邀请都拒之门外。可是,阿欣渐渐就觉得光仔并不关怀她,更因此而吵了多场交。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光仔唯有兵行险著,踏进这神秘地域。光仔去的第一站是团契,所谓一入教门深似海,四处的欢迎声把光仔差点迷著了,但一讲到信仰的话题,光仔始终技高一筹,万夫莫敌,要他信教实非一朝一夕之事。因此,教会再邀请他出席崇拜等活动,但他后来都一一拒绝。 —-> 型!

教会第二招--教友攻势

教友们经常会互诉心声,一讲到阿欣都大多谈及光仔的问题。教友们常常都提点阿欣,教徒与非教徒在生活上总有很多不便的地方,而且不能一同面对终极的问题(天堂)。但阿欣始终很爱光仔,光仔亦深爱阿欣, 除了信仰问题上他们几乎毫无吵闹,真可算是一对天作之合。大约拍了拖四个月后,教友们开始从圣经来探讨他们的“问题”,阿欣这位迷一般的信徒,怎能不相信圣经,不相信教会中的朋友,不相信教会中的牧师呢?慢慢地,阿欣开始动摇了……在不久之后,阿欣正式因为信仰的不同,向光仔提出分手……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就是这么的一句说话,就可以断绝这一对情侣的相爱……那又何苦呢?老鼠若要和大米在一起,大前提是老鼠没有被杀掉和大米没有被吃掉,那些杀掉或吃掉人的为何还能如此狂傲地宣扬自己是何等的慈爱呢?你们曾否想过,你们已经彻底地伤害了很多人的心……没错,就是心!难道你没有吗?

我们的抉择

看完以上例子的你,会否感到心肌梗塞、手震脚震呢?还是心存侥幸,因为事不关己呢?现在和你无关并不代表无关,故此也不能置之不理。若然你现时真的和不同信念的人拍拖,也不用太过慌张,因为你不一定是一轭问题。

a) 真基督徒 + 完全坚定不信人士:真基督徒是指接纳及相信所有(新)基督教教义者,这种组合只能说句 good luck 或精采。不是没有可能,但要看双方的胸襟有多广有多阔了。

b) 茅芦基督徒 + 完全坚定不信/不可知论人士:茅芦基督徒即是初信者,初入教会不久,这类基督徒通常有两种极端,一是任人摆布(思想上),一是聪聪明明及早闪人,因此这种组合需要看双方的造化。

c) 迷基督徒 + 完全坚定不信/不可知论人士:迷基督徒即无返教会/团契的习惯,但心灵上/经验上始终认为基督教之神是真神。这种组合颇为乐观,因信徒并不会要求对方信教,反而能客观讨论,共同探讨较合理的一方。 —-> 笔者正是这种组合 ^^ 目前一切安好 , 不用挂心。

结语

每一个人心里面都有座断背山,即每一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冲动去爱你所爱的人。勇敢去爱,勇敢去表达自己的心思,勇敢去坚持自己的真爱!这是《断背山》的哲学底蕴。试问一位上帝真是存在的话,又怎会狠狠地把至爱拆开呢?若真是如此,不信也罢,对吧?

理智再临者笔 07/07/2006

参考书目

  • Sternberg, R.J., “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Psychol.Rev. (1986): 93,119-35.
  • Sternberg, R.J. & Grajek, S., “The nature of love”, J.Pers.soc.Psychol. (1984): 47,312-29.
  • 李其维和金瑜,〈斯腾伯格智力成分理论述评〉,《心理科学》,第18卷 (1995):326-330,358。
  • 万明钢,〈斯腾伯格的智力三重理论及其跨文化意义〉,《社会心理研究》,第24期 (1995):47-52。
  1. Kevin Lin says:

    我是在台湾的一轭论受害者,
    真心觉得(某些)基督徒把爱情视为信仰的附庸。
    对此类人士而言,人的价值低于信仰,不论此人和自己多亲密。
    交往之初前女友表明愿意给我信仰自由,
    但当交往后她渐渐开始把承诺吃回去并用不断用分手胁迫我的信仰走向。
    我的态度呢? 我愿意沟通,但我抵死不信,
    因为我认为我个人心灵层面的东西外人不准碰,
    连女友有没有这种特权。
    当我进入教会和他们的教友讨论我不信的问题时
    教会内的教友第一时间直接抛出以下论断:
    “通常我们不帮忙这种案例证婚的”。

    在我听来这种论调是有点令我厌恶但不觉得会毫无解法,
    但我当时的女友竟直接崩溃大哭。
    看到此情形我刹那间想通了某些事,
    他们连结婚都要教会认可,若不能得到教会认可,
    便会自觉被推离所谓虔诚教徒的集合,被扣上不信服的帽子。
    教会何德何能要经手核准我或我女友的婚姻?
    这种论调它们可以解释为”建议”,
    但对教徒而言实质上是威胁

    事后我女友回了香港一趟,与她父母”深谈”,
    并在回港时间断绝一切联系。
    数日回台后直接抛出问我何时可以受洗的问题?
    此时我已看清某些基督徒不重视人的价值,
    把爱情视为信仰的附庸,不重视与人之间的承诺等特性,
    果断分手并鄙视会用类似方法逼迫信徒的教会与信徒。
    希望不要再有和我一样的受害者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