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朱執信:《耶穌是甚麼東西》

Posted: 25th October 2011 by admin in 經典文獻

chiu (民)朱執信:《耶穌是甚麼東西》朱執信(1885 – 1920),中國近代革命家,理論家。原名大符,字執信,是孫中山的文膽,參與多次推翻滿清的革命,曾協助孫中山撰寫《建國方略》。朱執信是1922年3月「反基督教大同盟」成立以前,反教言論最為激烈的一位,《耶穌是甚麼東西》這篇文章,在1920年代的反基督教運動中極受重視,曾一再被引錄、重印。

《耶穌是甚麼東西》簡介

朱執信在《耶穌是甚麼東西》一書中,從五方面來討論耶穌是一個怎樣的人,包括歷史和聖經的角度、新教的歷史、新理想主義者和托爾斯泰的立場。根據朱執信從聖經以外的歷史記載,耶穌只不過是馬利亞和當時一個羅馬軍官的私生子,他和一些跟隨他的人從事反抗祭司和政府的活動。論到聖經中的耶穌,朱執信分別引述十個童女的天國比喻和耶穌咒詛無花果樹的事,來說明耶穌的人格是自私自利、喜歡復仇,基督教排他狂謬的性質其實違反愛人如己的精神。再加上,從教會歷史的事蹟,更可證實耶穌為「口是心非、偏狹利己、善怒好復仇的一個偶像」。

一、歷史的耶穌

歷史的耶穌,是由現在所傳的聖經以外,可信的記載,和想像得來的事實裏頭表現出來的。這個耶穌不過是一個私生子,反抗當時的祭司,被人拿去殺了的一個人。其屬性很簡單,人格也不一定是卓越的。如果單是一個耶穌死了,恐怕還比不上宋子賢、唐賽兒、徐鴻儒、團匪的大師兄,湖北的九龍大王。左右不過是三十幾歲一個少年,哄動幾個人,在村鄉裏烏亂一場罷了。所以如果單講歷史的耶穌,我們用不著多費氣力。

聖經裏頭的清淨受胎,是第一個人不相信的東西,所有非耶教的書筒,都在那裏證明基督是私生子。按他聖經所講:耶穌是由一個女孩子,許配了人,還沒有嫁,就懷起天胎生出來的。因為有天使告訴那女子的丈夫,所以娶了回來的時候,早已大肚皮了,他還不敢責備她。然而照海凱爾《宇宙之謎》所引證,就明明是羅馬當時的一個軍官,跑到猶太,愛上了耶穌母親瑪利,同她如此如此,這般那般,肚子就大起來了。(如此的記載很多,這《宇宙之謎》 是馬君武博士已經譯出的,所以我引他。)想像那個時候的猶太,就差不多是現在的廣東,羅馬的軍官,就差不多新濟軍舊濟軍的連排長。他要你被征服地的女人多生幾個外江仔,你這未婚夫,那裏敢說一句話。就算養了下來,萬一驚風鎖喉,三朝兩日死了,還要防著外江人來要兒子呢。所以耶穌的父親,就把耶穌保護養成,是一件很在情理中的事。(馬可傳那撒列人叫耶穌做瑪利的兒子,很有意思)。

耶穌養大以後,他在本地不能得人信服,所以就到別的地方走江湖。他受洗於高僧約翰,同受誘惑的傳說,大概是他遊方的靠山,衣食的飯盌。那個時候,猶太已在羅馬的征服底下,那些祭司就幫助羅馬官吏,狼狽為奸,來保全他的衣食,所以人民自然不滿足的。耶穌就投著人民的意思,去倡反對,所以耶穌當時所說,是反抗權力的教理,是無可疑的。至於怎麼樣說法,是不可考了。

耶穌的弟子十二個,差不多是一對一對來的,這個也是人最難相信的記載。據幸德秋水的議論(《基督抹殺論》)就說,向來所有宗教教祖。大概都有十二大弟子的,還是相傳的衣鉢。因為想上應天的十二宮(十二宮小亞細亞那邊自古有的),所以教祖不能沒有十二個大弟子。我想就是中國的無稽小說也有這麼一個習慣,試看封神傳的十二大弟子,一下子湊不來,就要連佛教的普賢文殊都借來充數,總非湊夠十二人不可。想來這同一天分做十二個辰時之類,都是自然模倣做來的。耶穌當時決不是沒有門徒,但是這十二使徒就完全是一個擬制無疑的。

耶穌已經跑到耶路撒冷同祭司公然作對,自然會被人陷害,弄到死刑,還是當然的順序。耶穌並不是祕密行動,自然手到拿來,征服者對於被征服者裏頭有意反抗的人殺幾個,真是平常的事。就是冤枉,就是人民的反對,也不放在心裏。至於講猶大賣耶穌的話,大概也是假設;因為向來傳說英雄的失敗,沒有不歸罪於內奸的,試看中國的小說,千篇一律,都是如此。就是三點會唱戲,也有斬七一齣。因為在祕密結社,最怕內奸;所以造出這種謠言,就是託往事以警戒將來的意思。基督教的猶大賣基督,也是如此。

耶穌死在十字架上頭,相傳都是古代常有的刑具;幸德秋水卻說是生殖器崇拜的結果。他所舉的例很多,結論就是大概原始民族沒有不崇拜生殖器的,十字架就是男性生殖器的變形。但是這個推定,還不能作為十分真確。然而確與不確,都沒有緊要,橫豎歷史的耶穌,在宗教家已經相信的。

從上頭所講,可以曉得耶穌自身沒有多大的力量。

二、聖經中之耶穌

基督教新約中所謂最可靠者,就是共觀福音書:馬太、馬可、路加三種。這三種福音書,據贊成宗教一邊的人說,就是紀元一百年以內編的;照反對的人說,就是紀元二百年光景才有的。但是無論那一個時代有這福音書,總和現在不同。何以呢?因為古代的福音書,只有抄本,不完不全的;那些僧侶,佔住一個教堂,就隨意可以增刪經典。所以當時每有一件事要做,僧侶總有一條聖經可以做護符;卻是這一個寺院出來的,那個寺院就不承認。等到熱心的皇帝看不過眼了,就召集各院的僧侶,開一個會議,把所有的聖經一部一部,一條一條,用多數來決定他的真偽,這已經是可笑極的了。卻是這種會議,正是僧侶賺錢的機會。為甚麼呢?當時成為問題的聖經,一定是和某富貴人家有利害關係的;所以也有人想某條通過,也有想某條不通過的,就用錢來買票了。現在責備議員賣票,他們一定說歐美有前例。如果責備這前例,他們飲水思源,也一定會感激當時議決聖經的僧侶,替他開這條路!當時買票的結果,自然成功的得意,失敗的不平,沒有通電督軍,也有嘴可以相罵;沒有墨匣打人,也有拳頭可以奉敬。所以聖經的會議,大抵都是鬧到不得開交,然後皇帝派兵,吆喝著趕散了完事。那所議決的就遵行了。過得幾年,別派有了好機會,又可以再開會,再賣,再打,再解散。四五世紀的時候,這事是很平常的。

我們讀中國歷史,看見漢朝的人講纖緯,個個都曉得做假的;卻是一面自己做假,一面信所見是真,都覺得這個心理最難解的。後來看了歐洲的聖經前例,就覺得無獨有偶。如果曉得纖緯是完全不可信的,就可以曉得這種福音書的價值。但是我們不能說他假造就不理他;因為能夠在社會上生影響的,不是歷史的耶穌,卻是聖經上的耶穌。

聖經上的耶穌是講平等的,講博愛的,有許多愛人如己、索袴與衣的話頭,並且這山上垂訓的幾條,確是很有價值的。但是當時的基督教會,實在是自私自利的,偏狹善怒的,復讎的,把基督教的真正好處都滅失了。(上頭所講的好處,也是自古相傳的訓戒,與基督教無關。)所以他只管板著臉孔講道德,他的排他狂謬的性質,不知不覺就流露出來,舉他兩個例來講:一個是馬太傳第二十五章裏頭的比喻。他說:

那個時候,天國就如十個童女帶燈去接新郎的一樣。十個人裏頭,五個蠢的,五個聰明的。蠢的帶燈不帶油,聰明的就另外挽一瓶油。新郎來得晚,個個都睡了,到了半夜,聽見城說:「新郎到了!快接快接!」他們就起牀弄他們的燈;蠢的告訴聰明的:「分點油給我罷,我們燈快要息了。」聰明的答他說:「我們同你們分,萬一不夠呢!你們去找賣油的買罷。五個人去了,新郎就來,有準備的就接他一同去吃梅酌去了。門就關起來了。剩下的幾個童女來的時候,拚命叫門,說「主人啊!主人啊!替我開門啊!」他就答說:「實在告訴你,我並不認得你。」所以要記著,你是不曉得那個時候那點鐘的!

他這教訓本來是教人要時時準備,卻是無心之中露出馬腳,把他這個自私自利到不堪的地位的五個人都算做入天國的人。可以見得其他所說,都是口不對心的話,要是我們憑空想像一個能夠入天國的人,大概決不會聯想到這種卑劣的行徑去的。向來做一件事情,到了人家為難的時候,只拿萬一分不夠的話來推擋,這種道德,到是中國人所想像的好人所沒有。只拿著小說上死權的夸夫羊角衷拉伯桃來向他比一比就夠了。同是不能兩全的事情,中國的傳說,就剛剛在他的一個反面,犧牲自己成全朋友,這種無形流露,真可以把他所謂愛人如己的底卸出來了。

還有一個記載,在馬可傳的第十一章。(馬太傳也有)

「……到早上,他們由別丹尼走出來。他(耶穌)餓了,遠遠看見有顆無花果樹帶著樹葉,他走前去,以為碰巧可以在那裏找得一點。等到走到前面,就曉得只有樹葉,沒有別的了,因為那個時候不是無花果的季節。他於是乎向著樹說:『以後永遠再沒有人吃你的果了!』他們弟子都聽見的。……每天晚上,他都出城。早上他們經過,這無花果樹已經從根起通枯了去了。……。」

你沒有方法學聊齋的偷桃,倒亂四時的工夫,反轉恨這個樹沒有東西給你吃,就要以後沒有人能夠吃得著無花果。這個同西遊記大鬧五莊觀的孫行者比起來,就遠不如了。究竟為甚麼你想吃就要有東西給你吃,你這個權利從那裏來的呢?照耶穌替他摘別人田上的禾的弟子辯護,那種說話(馬可二章)就說大闢的從者,也可以在必要和餓的時候吃神吃的東西。可見人餓了就有吃東西的權利,是他承認的。但是憤怒起來,就想叫以後的人沒有這顆樹的果子吃,來報自己多走幾步空歡喜一場的讎。這種利己殘賊荒謬的人格,真是虧他寫得出!

自利同復讎,這兩種傾向,是基督教會自來有的。前頭兩個,不過是在聖經上學一點例。其實歐洲千多年舊教的歷史,早已證明他的了。

基督教在耶路撒冷一個偏僻殘敗地方尚且行不通,偏要在羅馬當時文化哲學的中心來傳布,就是我們反對宗教的人,也不能不尊崇這保羅的勇氣。然而要在這種地方講話,當然是要採納羅馬當年新柏拉圖派的學說,來做他的基礎。(從前我看過一卷課卷,他把姚姬傳的李斯論直抄下來當做自己文章,保羅比這個人還客氣一點,把姓名、地點、配景都換了)。所以聖經裏頭的道德人生觀各方面儘有很好的,不過是都是門面上的話(倭鏗的大思想家之人生觀講這個脈絡很詳細)。他自己是對於排他復讎的興味很濃的。況有了外頭的迫害,自然仇視教外之心日日增加,漸漸弄到各派之中都有衝突了。這時候,本來已經有偏狹利己的趨向,加上復讎的心,一旦得志,縱不學宋公明的血染潯陽江口來報冤仇,也要左刀右經的逼人入教,當時羅馬異教徒所用來處置基督教徒的毒刑,就一件件歸基督教受持永遠奉行了。當時的教會堂,就做了法王爭奪的地方,有一回因為爭教王的緣故,弄到教堂上躺了一百三十七個死屍。因為教務會議爭論的緣故,就弄到在會場殺人,並且把屍體來凌遲。非洲方面,因為宗派的爭議,至於有屠殺二十萬人的命令。又於一個時候,兩個宗派因為爭論「耶穌在十字架上頭的時候是人是神」一個問題,鬧到不得開交,後來兩下調和了,想做一個紀念,就大家合力去殺一回異教徒。這都是四五世紀裏頭,基督教初盛的時候(君士坦丁帝是一百十三年改祭的)做出來的事情。後頭撲滅異教徒的各種殘忍、手段,更講不勝講了。總之基督教的對付異派異教的人,根本上是復讎排他的宗旨,斷不能專罵以後的教會變本加厲(此段通據哥韓的〈基督教與文明〉的日本人譯本)。

三、新教徒的耶穌

路德改革宗教的時候,確是有一種勇氣的人,但是到後來便頹唐下來,沒有精神了。新教摘發舊教徒酷虐的刑罰,固然不錯;但是新教徒對付舊教徒,何嘗不用這種方法?並且在新教興起以後,女魔的迷信才高起來,拿著無辜的婦女,用口不忍言的方法弄死她(法國有名的貞德也在這個題目底下死的)。新教舊教,一樣的用這種手段,可見新教的偏隘復讎殘虐的性質,與從前沒有差別。就是同時反對舊教的加溫一派,路德方面也不容他。這個也是基督教始終一貫的精神!所以費拉說,「在君士但丁帝治下所得之基督教勝利,不過是從世界中把自古相傳的頂好的博愛精神全然滅了,另外拿一種極偏愛的、執拗的、不寬容的精神來替代他。這種精神,到近代才緩和一點。」這個說話,不正應用於舊教,就應用於新教也可以的。但是這種精神,也不是基督教的創作。猶太舊來的教,本來已經有這個精神;羅馬的兇淫,要促進這個趨向。然而當基督教沒有獨霸歐洲,還有許多異教是很寬容的。到基督教統一以後,異教的人,降的降,不降就殺,才把這種精神統一了。他自己拿著殘酷妒忌偏狹報讎的內容,披上博愛的外套,千多年來總沒有改變,決不是偶然的事情。

舊教的法律,凡有奴隸告主人的,除了犯大逆罪以外,通不要審問,把這個奴隸先拿來用火活燒了再講。後來路德改革的時候,碰著人民起來反抗他的王公,那些王公信了新教,路德就告訴他說:「這等蠢人,是不曉得身分的。」那些王公也就放手殘殺人民了。可見新教舊教裏頭,自由平等都是好看的話;做奴隸就該燒死,做人民就該殺,有甚麼道德可以講的呢?

所以新教裏的耶穌,也同舊教裏的一樣,是自利的殘忍的復讎的一件東西。那歐洲的野心家,對於我們東方非基督教民族,完全不認我們的人格,是從基督教固有的屬性來的。我們拿著自由平等博愛和他講,真是無聊!

四、新理想主義哲學者的耶穌

海凱爾等一派出發,基督教已經是西墮餘日,到了近黃昏的時候了。然而還有兩派人擁護他,第一派就是新理想主義者,要利用他來做手段。我想中國從前講修仙的,要把自己的實魂放進別人的軀殼裏,利用他的體魂,叫做奪舍。如果再去投胎的,就叫做借胎。照新理想主義的人說:「替宗教打仗想回復宗教的勢力的人,同時要替再生的宗教奮鬬,替那種有說動的、進步的形態、很寬闢自由偉大的新基督教健鬬。」(倭鏗的宗教哲學主要問題)照這樣說,新理想主義的人,是想叫基督教借胎的。不過實在去研究一點,就知道他並不真要基督教另去投胎,實在只是把新理想主義的靈魂放在基督教的軀殼裏頭,借他一點光,好來傳播,完全是奪舍的辦法。他所講的基督教,就完全是一種精神生活鬬爭的一個保證(同書第四章二節)。他所認的耶穌,就是全然自立自尊和世界戰爭能打勝仗,同時又有心靈內界生活的存在支持著他,所以又不至於自誇傲慢的一個人。所以教會從前所講的耶穌,被人攻擊到身無完膚的,到了倭鏗手裏頭,就變了活潑自由俯仰無愧的人格了,不是倭鏗解圍的本領高,實在是倭鏗奪舍手段妙。到了後來宗教家只管歡迎倭鏗,總是覺得他所講的心靈的生命和基督教的神,中間實在有分別,不能滿足,卻又不敢攻擊他,還真是一件苦事。東方現在還沒有人介紹倭鏗的學說,自然倭鏗的耶穌是甚麼東西,一時間沒有理會。但是不久這種學說一定會來到中國的,如果曉得奪胎的巧法子,就不會給他瞞過了。

五、託爾斯泰的耶穌

第二個擁護耶穌和基督教,是託爾斯泰。託爾斯泰做了三十五年的虛無主義者(他自家所講的話)忽然間又講起耶穌,講起基督教來,所以在反對宗教的人,覺得很詫異的。然而一看他的著書,就曉得他這擁護基督教,擁護耶穌,不但比不上柳仲體的勤王,鬻拳的兵諜,就是奪舍的手段,他也嫌太過小心。他簡直否認了現代的聖經,卻把他自己的主張叫耶穌來承認了,然後挾耶穌以令教徒。恐怕袁世凱的強姦民意,也沒有託爾斯泰這般辣手。

託爾斯泰所認的耶穌,只有山上垂訓裏頭,把摩西的五誡來更變解釋的幾句。而且還幾句,也不是一概承認的,通是金聖歎改西廂的辦法,說不通的就是俗本錯了。

總而言之,耶穌的主張完全是他的無抵抗主義;所有奇蹟,都是寓言;所有永遠生命字樣,都不是講個人的生命;故託爾斯泰的耶穌,不過是一個無抵抗主義的工具。如果憑空聽說託爾斯泰是崇拜耶穌,信基督教的,不研究他的內容,就大錯了。

六、結論

照上頭所講,歷史的耶穌,是無足輕重的;新理想主義的耶穌和託爾斯泰的耶穌,都是一時利用的;所以我們議論的歸結點,當然是在聖經裏頭新舊教徒所講的耶穌人格來下論斷。我們很抱歉,是不能不下一個結論說:

耶穌是口是心非、偏狹、利己、善怒、好復讎的一個偶像。

(原載於1919年12月25日《民國日報》〈耶穌號〉)

  1. Cameron says:

    I’ve been loonikg for a post like this forever (and a day)

  2. That’s really shrewd! Good to see the logic set out so well.

  3. Free knowledge like this doesn’t just help, it promote democracy. Thank you.

  4. It’s good to see someone thinking it through.

  5. How could any of this be better stated? It couldn’t.

  6. Touchdown! That’s a really cool way of putting it!

  7. No question this is the place to get this info, thanks y’all.

  8. That’s a sharp way of thinking about it.

  9. Hi Luis, we completely agree with you that virtual events will not replace the power of face to face meetings. We believe they complement each other, allowing a pre-screening of potential leads, buyers, candidates, etc. And enabling much more effective personal meetings with cost and carbon emission savings. This is why we think that hybrid events will become an unstoppable trend in the near future.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10. Wonderful wordpress web site right here.. It is difficult to discover high quality composing like yours as of late. I truly value folks like you! consider treatment

  11. cho em hỏi trườg cao đẳg FPT có đk liên thôg lên ĐH ko hả.em đag thắc mắc chị trả lời nhah rùm em nhá em xin cảm ơ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