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朱执信:《耶稣是什么东西》

Posted: 25th October 2011 by admin in 经典文献

chiu (民)朱执信:《耶稣是什么东西》朱执信(1885 – 1920),中国近代革命家,理论家。原名大符,字执信,是孙中山的文胆,参与多次推翻满清的革命,曾协助孙中山撰写《建国方略》。朱执信是1922年3月“反基督教大同盟”成立以前,反教言论最为激烈的一位,《耶稣是什么东西》这篇文章,在1920年代的反基督教运动中极受重视,曾一再被引录、重印。

《耶稣是什么东西》简介

朱执信在《耶稣是什么东西》一书中,从五方面来讨论耶稣是一个怎样的人,包括历史和圣经的角度、新教的历史、新理想主义者和托尔斯泰的立场。根据朱执信从圣经以外的历史记载,耶稣只不过是马利亚和当时一个罗马军官的私生子,他和一些跟随他的人从事反抗祭司和政府的活动。论到圣经中的耶稣,朱执信分别引述十个童女的天国比喻和耶稣咒诅无花果树的事,来说明耶稣的人格是自私自利、喜欢复仇,基督教排他狂谬的性质其实违反爱人如己的精神。再加上,从教会历史的事蹟,更可证实耶稣为“口是心非、偏狭利己、善怒好复仇的一个偶像”。

一、历史的耶稣

历史的耶稣,是由现在所传的圣经以外,可信的记载,和想像得来的事实里头表现出来的。这个耶稣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反抗当时的祭司,被人拿去杀了的一个人。其属性很简单,人格也不一定是卓越的。如果单是一个耶稣死了,恐怕还比不上宋子贤、唐赛儿、徐鸿儒、团匪的大师兄,湖北的九龙大王。左右不过是三十几岁一个少年,哄动几个人,在村乡里乌乱一场罢了。所以如果单讲历史的耶稣,我们用不着多费气力。

圣经里头的清净受胎,是第一个人不相信的东西,所有非耶教的书筒,都在那里证明基督是私生子。按他圣经所讲:耶稣是由一个女孩子,许配了人,还没有嫁,就怀起天胎生出来的。因为有天使告诉那女子的丈夫,所以娶了回来的时候,早已大肚皮了,他还不敢责备她。然而照海凯尔《宇宙之谜》所引证,就明明是罗马当时的一个军官,跑到犹太,爱上了耶稣母亲玛利,同她如此如此,这般那般,肚子就大起来了。(如此的记载很多,这《宇宙之谜》 是马君武博士已经译出的,所以我引他。)想像那个时候的犹太,就差不多是现在的广东,罗马的军官,就差不多新济军旧济军的连排长。他要你被征服地的女人多生几个外江仔,你这未婚夫,那里敢说一句话。就算养了下来,万一惊风锁喉,三朝两日死了,还要防著外江人来要儿子呢。所以耶稣的父亲,就把耶稣保护养成,是一件很在情理中的事。(马可传那撒列人叫耶稣做玛利的儿子,很有意思)。

耶稣养大以后,他在本地不能得人信服,所以就到别的地方走江湖。他受洗于高僧约翰,同受诱惑的传说,大概是他游方的靠山,衣食的饭盌。那个时候,犹太已在罗马的征服底下,那些祭司就帮助罗马官吏,狼狈为奸,来保全他的衣食,所以人民自然不满足的。耶稣就投着人民的意思,去倡反对,所以耶稣当时所说,是反抗权力的教理,是无可疑的。至于怎么样说法,是不可考了。

耶稣的弟子十二个,差不多是一对一对来的,这个也是人最难相信的记载。据幸德秋水的议论(《基督抹杀论》)就说,向来所有宗教教祖。大概都有十二大弟子的,还是相传的衣钵。因为想上应天的十二宫(十二宫小亚细亚那边自古有的),所以教祖不能没有十二个大弟子。我想就是中国的无稽小说也有这么一个习惯,试看封神传的十二大弟子,一下子凑不来,就要连佛教的普贤文殊都借来充数,总非凑够十二人不可。想来这同一天分做十二个辰时之类,都是自然模倣做来的。耶稣当时决不是没有门徒,但是这十二使徒就完全是一个拟制无疑的。

耶稣已经跑到耶路撒冷同祭司公然作对,自然会被人陷害,弄到死刑,还是当然的顺序。耶稣并不是祕密行动,自然手到拿来,征服者对于被征服者里头有意反抗的人杀几个,真是平常的事。就是冤枉,就是人民的反对,也不放在心里。至于讲犹大卖耶稣的话,大概也是假设;因为向来传说英雄的失败,没有不归罪于内奸的,试看中国的小说,千篇一律,都是如此。就是三点会唱戏,也有斩七一出。因为在祕密结社,最怕内奸;所以造出这种谣言,就是托往事以警戒将来的意思。基督教的犹大卖基督,也是如此。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头,相传都是古代常有的刑具;幸德秋水却说是生殖器崇拜的结果。他所举的例很多,结论就是大概原始民族没有不崇拜生殖器的,十字架就是男性生殖器的变形。但是这个推定,还不能作为十分真确。然而确与不确,都没有紧要,横竖历史的耶稣,在宗教家已经相信的。

从上头所讲,可以晓得耶稣自身没有多大的力量。

二、圣经中之耶稣

基督教新约中所谓最可靠者,就是共观福音书:马太、马可、路加三种。这三种福音书,据赞成宗教一边的人说,就是纪元一百年以内编的;照反对的人说,就是纪元二百年光景才有的。但是无论那一个时代有这福音书,总和现在不同。何以呢?因为古代的福音书,只有抄本,不完不全的;那些僧侣,占住一个教堂,就随意可以增删经典。所以当时每有一件事要做,僧侣总有一条圣经可以做护符;却是这一个寺院出来的,那个寺院就不承认。等到热心的皇帝看不过眼了,就召集各院的僧侣,开一个会议,把所有的圣经一部一部,一条一条,用多数来决定他的真伪,这已经是可笑极的了。却是这种会议,正是僧侣赚钱的机会。为什么呢?当时成为问题的圣经,一定是和某富贵人家有利害关系的;所以也有人想某条通过,也有想某条不通过的,就用钱来买票了。现在责备议员卖票,他们一定说欧美有前例。如果责备这前例,他们饮水思源,也一定会感激当时议决圣经的僧侣,替他开这条路!当时买票的结果,自然成功的得意,失败的不平,没有通电督军,也有嘴可以相骂;没有墨匣打人,也有拳头可以奉敬。所以圣经的会议,大抵都是闹到不得开交,然后皇帝派兵,吆喝着赶散了完事。那所议决的就遵行了。过得几年,别派有了好机会,又可以再开会,再卖,再打,再解散。四五世纪的时候,这事是很平常的。

我们读中国历史,看见汉朝的人讲纤纬,个个都晓得做假的;却是一面自己做假,一面信所见是真,都觉得这个心理最难解的。后来看了欧洲的圣经前例,就觉得无独有偶。如果晓得纤纬是完全不可信的,就可以晓得这种福音书的价值。但是我们不能说他假造就不理他;因为能够在社会上生影响的,不是历史的耶稣,却是圣经上的耶稣。

圣经上的耶稣是讲平等的,讲博爱的,有许多爱人如己、索袴与衣的话头,并且这山上垂训的几条,确是很有价值的。但是当时的基督教会,实在是自私自利的,偏狭善怒的,复仇的,把基督教的真正好处都灭失了。(上头所讲的好处,也是自古相传的训戒,与基督教无关。)所以他只管板著脸孔讲道德,他的排他狂谬的性质,不知不觉就流露出来,举他两个例来讲:一个是马太传第二十五章里头的比喻。他说:

那个时候,天国就如十个童女带灯去接新郎的一样。十个人里头,五个蠢的,五个聪明的。蠢的带灯不带油,聪明的就另外挽一瓶油。新郎来得晚,个个都睡了,到了半夜,听见城说:“新郎到了!快接快接!”他们就起牀弄他们的灯;蠢的告诉聪明的:“分点油给我罢,我们灯快要息了。”聪明的答他说:“我们同你们分,万一不够呢!你们去找卖油的买罢。五个人去了,新郎就来,有准备的就接他一同去吃梅酌去了。门就关起来了。剩下的几个童女来的时候,拚命叫门,说“主人啊!主人啊!替我开门啊!”他就答说:“实在告诉你,我并不认得你。”所以要记着,你是不晓得那个时候那点钟的!

他这教训本来是教人要时时准备,却是无心之中露出马脚,把他这个自私自利到不堪的地位的五个人都算做入天国的人。可以见得其他所说,都是口不对心的话,要是我们凭空想像一个能够入天国的人,大概决不会联想到这种卑劣的行径去的。向来做一件事情,到了人家为难的时候,只拿万一分不够的话来推挡,这种道德,到是中国人所想像的好人所没有。只拿着小说上死权的夸夫羊角衷拉伯桃来向他比一比就够了。同是不能两全的事情,中国的传说,就刚刚在他的一个反面,牺牲自己成全朋友,这种无形流露,真可以把他所谓爱人如己的底卸出来了。

还有一个记载,在马可传的第十一章。(马太传也有)

“……到早上,他们由别丹尼走出来。他(耶稣)饿了,远远看见有颗无花果树带着树叶,他走前去,以为碰巧可以在那里找得一点。等到走到前面,就晓得只有树叶,没有别的了,因为那个时候不是无花果的季节。他于是乎向着树说:‘以后永远再没有人吃你的果了!’他们弟子都听见的。……每天晚上,他都出城。早上他们经过,这无花果树已经从根起通枯了去了。……。”

你没有方法学聊斋的偷桃,倒乱四时的工夫,反转恨这个树没有东西给你吃,就要以后没有人能够吃得着无花果。这个同西游记大闹五庄观的孙行者比起来,就远不如了。究竟为什么你想吃就要有东西给你吃,你这个权利从那里来的呢?照耶稣替他摘别人田上的禾的弟子辩护,那种说话(马可二章)就说大辟的从者,也可以在必要和饿的时候吃神吃的东西。可见人饿了就有吃东西的权利,是他承认的。但是愤怒起来,就想叫以后的人没有这颗树的果子吃,来报自己多走几步空欢喜一场的仇。这种利己残贼荒谬的人格,真是亏他写得出!

自利同复仇,这两种倾向,是基督教会自来有的。前头两个,不过是在圣经上学一点例。其实欧洲千多年旧教的历史,早已证明他的了。

基督教在耶路撒冷一个偏僻残败地方尚且行不通,偏要在罗马当时文化哲学的中心来传布,就是我们反对宗教的人,也不能不尊崇这保罗的勇气。然而要在这种地方讲话,当然是要采纳罗马当年新柏拉图派的学说,来做他的基础。(从前我看过一卷课卷,他把姚姬传的李斯论直抄下来当做自己文章,保罗比这个人还客气一点,把姓名、地点、配景都换了)。所以圣经里头的道德人生观各方面尽有很好的,不过是都是门面上的话(倭铿的大思想家之人生观讲这个脉络很详细)。他自己是对于排他复仇的兴味很浓的。况有了外头的迫害,自然仇视教外之心日日增加,渐渐弄到各派之中都有冲突了。这时候,本来已经有偏狭利己的趋向,加上复仇的心,一旦得志,纵不学宋公明的血染浔阳江口来报冤仇,也要左刀右经的逼人入教,当时罗马异教徒所用来处置基督教徒的毒刑,就一件件归基督教受持永远奉行了。当时的教会堂,就做了法王争夺的地方,有一回因为争教王的缘故,弄到教堂上躺了一百三十七个死尸。因为教务会议争论的缘故,就弄到在会场杀人,并且把尸体来凌迟。非洲方面,因为宗派的争议,至于有屠杀二十万人的命令。又于一个时候,两个宗派因为争论“耶稣在十字架上头的时候是人是神”一个问题,闹到不得开交,后来两下调和了,想做一个纪念,就大家合力去杀一回异教徒。这都是四五世纪里头,基督教初盛的时候(君士坦丁帝是一百十三年改祭的)做出来的事情。后头扑灭异教徒的各种残忍、手段,更讲不胜讲了。总之基督教的对付异派异教的人,根本上是复仇排他的宗旨,断不能专骂以后的教会变本加厉(此段通据哥韩的〈基督教与文明〉的日本人译本)。

三、新教徒的耶稣

路德改革宗教的时候,确是有一种勇气的人,但是到后来便颓唐下来,没有精神了。新教摘发旧教徒酷虐的刑罚,固然不错;但是新教徒对付旧教徒,何尝不用这种方法?并且在新教兴起以后,女魔的迷信才高起来,拿着无辜的妇女,用口不忍言的方法弄死她(法国有名的贞德也在这个题目底下死的)。新教旧教,一样的用这种手段,可见新教的偏隘复仇残虐的性质,与从前没有差别。就是同时反对旧教的加温一派,路德方面也不容他。这个也是基督教始终一贯的精神!所以费拉说,“在君士但丁帝治下所得之基督教胜利,不过是从世界中把自古相传的顶好的博爱精神全然灭了,另外拿一种极偏爱的、执拗的、不宽容的精神来替代他。这种精神,到近代才缓和一点。”这个说话,不正应用于旧教,就应用于新教也可以的。但是这种精神,也不是基督教的创作。犹太旧来的教,本来已经有这个精神;罗马的凶淫,要促进这个趋向。然而当基督教没有独霸欧洲,还有许多异教是很宽容的。到基督教统一以后,异教的人,降的降,不降就杀,才把这种精神统一了。他自己拿着残酷妒忌偏狭报仇的内容,披上博爱的外套,千多年来总没有改变,决不是偶然的事情。

旧教的法律,凡有奴隶告主人的,除了犯大逆罪以外,通不要审问,把这个奴隶先拿来用火活烧了再讲。后来路德改革的时候,碰着人民起来反抗他的王公,那些王公信了新教,路德就告诉他说:“这等蠢人,是不晓得身分的。”那些王公也就放手残杀人民了。可见新教旧教里头,自由平等都是好看的话;做奴隶就该烧死,做人民就该杀,有什么道德可以讲的呢?

所以新教里的耶稣,也同旧教里的一样,是自利的残忍的复仇的一件东西。那欧洲的野心家,对于我们东方非基督教民族,完全不认我们的人格,是从基督教固有的属性来的。我们拿着自由平等博爱和他讲,真是无聊!

四、新理想主义哲学者的耶稣

海凯尔等一派出发,基督教已经是西堕余日,到了近黄昏的时候了。然而还有两派人拥护他,第一派就是新理想主义者,要利用他来做手段。我想中国从前讲修仙的,要把自己的实魂放进别人的躯壳里,利用他的体魂,叫做夺舍。如果再去投胎的,就叫做借胎。照新理想主义的人说:“替宗教打仗想回复宗教的势力的人,同时要替再生的宗教奋鬬,替那种有说动的、进步的形态、很宽辟自由伟大的新基督教健鬬。”(倭铿的宗教哲学主要问题)照这样说,新理想主义的人,是想叫基督教借胎的。不过实在去研究一点,就知道他并不真要基督教另去投胎,实在只是把新理想主义的灵魂放在基督教的躯壳里头,借他一点光,好来传播,完全是夺舍的办法。他所讲的基督教,就完全是一种精神生活鬬争的一个保证(同书第四章二节)。他所认的耶稣,就是全然自立自尊和世界战争能打胜仗,同时又有心灵内界生活的存在支持着他,所以又不至于自夸傲慢的一个人。所以教会从前所讲的耶稣,被人攻击到身无完肤的,到了倭铿手里头,就变了活泼自由俯仰无愧的人格了,不是倭铿解围的本领高,实在是倭铿夺舍手段妙。到了后来宗教家只管欢迎倭铿,总是觉得他所讲的心灵的生命和基督教的神,中间实在有分别,不能满足,却又不敢攻击他,还真是一件苦事。东方现在还没有人介绍倭铿的学说,自然倭铿的耶稣是什么东西,一时间没有理会。但是不久这种学说一定会来到中国的,如果晓得夺胎的巧法子,就不会给他瞒过了。

五、托尔斯泰的耶稣

第二个拥护耶稣和基督教,是托尔斯泰。托尔斯泰做了三十五年的虚无主义者(他自家所讲的话)忽然间又讲起耶稣,讲起基督教来,所以在反对宗教的人,觉得很诧异的。然而一看他的著书,就晓得他这拥护基督教,拥护耶稣,不但比不上柳仲体的勤王,鬻拳的兵谍,就是夺舍的手段,他也嫌太过小心。他简直否认了现代的圣经,却把他自己的主张叫耶稣来承认了,然后挟耶稣以令教徒。恐怕袁世凯的强奸民意,也没有托尔斯泰这般辣手。

托尔斯泰所认的耶稣,只有山上垂训里头,把摩西的五诫来更变解释的几句。而且还几句,也不是一概承认的,通是金圣叹改西厢的办法,说不通的就是俗本错了。

总而言之,耶稣的主张完全是他的无抵抗主义;所有奇蹟,都是寓言;所有永远生命字样,都不是讲个人的生命;故托尔斯泰的耶稣,不过是一个无抵抗主义的工具。如果凭空听说托尔斯泰是崇拜耶稣,信基督教的,不研究他的内容,就大错了。

六、结论

照上头所讲,历史的耶稣,是无足轻重的;新理想主义的耶稣和托尔斯泰的耶稣,都是一时利用的;所以我们议论的归结点,当然是在圣经里头新旧教徒所讲的耶稣人格来下论断。我们很抱歉,是不能不下一个结论说:

耶稣是口是心非、偏狭、利己、善怒、好复仇的一个偶像。

(原载于1919年12月25日《民国日报》〈耶稣号〉)

  1. Cameron says:

    I’ve been loonikg for a post like this forever (and a day)

  2. That’s really shrewd! Good to see the logic set out so well.

  3. Free knowledge like this doesn’t just help, it promote democracy. Thank you.

  4. It’s good to see someone thinking it through.

  5. How could any of this be better stated? It couldn’t.

  6. Touchdown! That’s a really cool way of putting it!

  7. No question this is the place to get this info, thanks y’all.

  8. That’s a sharp way of thinking about it.

  9. Hi Luis, we completely agree with you that virtual events will not replace the power of face to face meetings. We believe they complement each other, allowing a pre-screening of potential leads, buyers, candidates, etc. And enabling much more effective personal meetings with cost and carbon emission savings. This is why we think that hybrid events will become an unstoppable trend in the near future.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10. Wonderful wordpress web site right here.. It is difficult to discover high quality composing like yours as of late. I truly value folks like you! consider treatment

  11. cho em hỏi trườg cao đẳg FPT có đk liên thôg lên ĐH ko hả.em đag thắc mắc chị trả lời nhah rùm em nhá em xin cảm ơ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