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一直把波斯各地行省的猶太裔當成是猶太人,但從未把這些人融合成一個種族,而當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的文化開始希臘化後,所謂的猶太人早已遍及波斯行省及更遠處,波斯官方發展出一套解釋要猶太人及巴比倫人繼續對原有的Ea/Yah/Yehu等神虔信並讓等地信奉原始耶和華的人以為自已的信仰是偏離真道的,以便讓波斯思想被臣民採納,在伊朗及伊拉克則有許多崇拜古伊拉克神明Ea的人因此成為所謂的猶太人;埃及的波勒密王朝藉由波斯人留下的經典,在3世紀時譯成希臘文,置入亞歷山大圖書館,因此讓猶太經典散播,使猶太教短期內成為上古世界的風潮,這些支持希臘而反對敘利亞塞珫西王朝的校訂者卻聲稱,希臘的檔案讓他們能充份解釋猶太人對於摩西的觀念

西元前2百年,猶太史上的[馬加比王朝]因為猶太人文化上的希臘化已很嚴重,一群自稱守清規戒律的清教徒式的猶太人挺身要使宗教不再沾上希臘色彩,但這群人其實生活並不嚴謹,而且自已也十分地希臘化,這些舉動讓其他更正統,並出於需要而希臘化的另批猶太教徒失望,轉而把猶太教帶至世界各地,這就是所謂的基督教Christianity;

當初波斯利用舊約說他們帶來的”律法”即是申命記,之前已被猶大國王約西亞實行2百年(王22:8)這是波斯官方玩弄猶太臣民的不實宣傳,一些銘刻顯示該王所謂的改革是針對以色列南部的[YHW]而不是北部的[YW]拼法的耶和華神;這些銘刻把所有事都歸給以色列流亡波斯之前的時代,而與回歸以色列有極大的段差,顯示這些銘刻都是流亡波斯的第2代至以色列後所作,因此,希伯來文裏的[耶和華YWH]必是在波斯入主猶太後才有此字;應該就是波斯末代皇帝[扣朵曼努斯]訛音的[曼那塞]仍不滿意猶大王約西亞盡力催毀古猶太固有多神信仰的力道,猶太人仍被外邦所擄(王下23:27),

十字架神學家當然胡扯說,上帝因為別人的罪業而觸動;然而這仍無法解釋列王紀裏這位所謂行上帝喜悅的事的人,為了不得善終;其實,是波斯宗主國仍嫌這位猶太乖臣屬國國王作得不多,沒有讓更多猶太人吞下更多的波斯實質的耶和華神罷了;
———————–
伊朗[摩蘇姆]王子證實拜火教徒在各地替異邦信仰建殿讓它們成為[馬自達神]的輔佐神,促進忠心臣屬國地位,懲治反叛不服的臣屬國,波斯表面上
在各地讓臣民保持原有宗教信仰 ,但設宗教事務局統領宗教,一些受征民族得到土地配給但須交稅及服兵役,聖經尼希米記提到的位於今日伊朗西南的書珊城除了波斯當地人之外還有許多巴比倫/埃及/希臘/猶太人,柔中帶硬地控制臣屬地文化思想;亞歷山大帝後來亦繼此政策;之前所講的波斯帝國是阿契美尼德王朝,聖經稱為波斯瑪代;被滅後,波斯當地後來又出現[帕提亞王朝Parthian],中國稱之為安息帝國,猶太人自稱這是他們史上的黃金時期,帝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尼西比斯Nisibis][Nehardea挪哈底亞]設猶太生活中心,設[督辦exilarch]統理猶太政/教事務,猶太人參予絲綢買賣,受安息國王支持與中國來往生意,希臘哲人[腓羅]/大名鼎鼎的猶太史家[約瑟夫]皆提到早期猶太人和安息帝國之間親密關係,猶太人參加了在美索不達米亞對抗特洛伊的戰爭,使得後來的羅馬人討厭猶太人,許多猶太難民則又受波斯人的恩典而逃至安息帝國

後來波斯薩桑王朝 (Sassanid 226-642 a.d.) 崛起,國王柯斯洛埃斯1世與東羅馬帝國連年征戰,該王朝入主巴勒斯坦後,把拜火教的對手宗教一律清除,[巴辣姆2世Bahram II]時的大祭司[Mobad默巴特]在帝國倡導拜火教,迫害其他宗教,把其他宗教一律視為拜火教惡神阿門曼所變出來的邪教;摩尼教,佛教,印度教,十字架耶穌教,猶太教等等這些先前一律被視作猶太教,並且受認可,並因為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運用拜火教而與這些宗教水乳交融的各種異教的偶像一律被毀壞,
—————————————
在昆蘭洞穴發現的死海書卷版本的舊約哈巴谷書譴責一位以新約來說謊的無恥小人脫離教令並與正義導師起衝突,新約[林後11:31]不打自招說自已沒說謊,顯然在回應此指控,昆蘭文獻證明該教派述說有關末日的論述,在猶太教裏有相當地位,並非邊緣教派,耶穌教的神學家宣傳說,對上帝之國的盼望是耶穌獨特的訊息,事實證明,早在剽竊起家的耶穌神話被拼湊出來的百年前,死海書卷即提及此事,這種訊息是當初波斯帝國遷徒猶太裔第2代至以色列,將此思想滲入艾尼賽派,這些語言用法都是來自拜火教,死海書卷裏提及善/惡,光/暗,黑暗之靈/光明之靈,光明之子/黑暗之子,真理屬光明,虛假是黑暗,正義導師被惡魔[彼列Belial]阻撓,此字在列王紀上21:10譯為[匪徒],新約 林後6:15則又露餡說[基督和彼列有什麼相和的呢? ],耶穌神話裏表面上耶穌與匪徒巴拉巴同釘十字架,事實上,耶穌母語亞蘭語裏的[巴拉巴]正是天父之子,巴拉巴此字是福音書作者的煙幕彈,二人是同一人;此事其他文章另表

死海書卷裏提到的教義手冊說[上帝造人管轄世界,人有善惡之靈,真理來自善,邪惡虛謊來自惡,上帝奧秘的運作姑容虛謊,直到審判來時,真理將永遠出現而催毀虛假]這些都令人想起拜火教的文字,猶太經典裏和拜火教經典較不同的一點是猶太教強調[前定]而拜火教神學較有自由意志的色彩,

哥林多前書 2:7[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秘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等等,
—————————–
在聖經外典裏,在耶穌教現存的教會刪定的所謂聖經裏,及猶太經典裏的邪/惡靈都是對立的,但在2世紀的聖經外典[猶大福音]裏的善/惡靈都是被人所控制的,並提到擬人化,象徵自由意志的第三靈;在耶穌教的原始教派[諾斯底克]的論典[赫馬斯Hermas]則說人身裏並存住著善惡二靈;耶穌教無恥抄襲而來的神學上的豫定論與自由意志之前的對立,光/暗二靈的善惡,並說這些皆是神所造等等的把戲都是伊朗的光明神[奧瑪茲Ohrmadz]與黑暗神[阿里曼]的特色,這個伊朗宗教思想在2世紀耶穌教所謂的新約時代的大馬士革的猶太社區裏普遍流行,死海書卷的這些拜火教讚歌式的(gathic)神學極可能是受當地的拜火教思想而成的, 就連背叛猶太教而成的耶穌教也充斥這些思想,

新約帖撒羅尼迦前書3:3[你們自己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
哥林多前書9:14[主也是這樣命定,叫傳福音的靠福音養生]

常被耶穌教無恥地拿來斷章取義宣傳耶穌的史”實”性的猶太史家[約瑟夫]證實說,猶太教艾尼賽派把所有的事皆歸因為命定豫先註定好的。死海書卷裏數章節提到抽籤的橋段,亦為此事提供了旁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