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一直把波斯各地行省的犹太裔当成是犹太人,但从未把这些人融合成一个种族,而当巴勒斯坦的犹太人的文化开始希腊化后,所谓的犹太人早已遍及波斯行省及更远处,波斯官方发展出一套解释要犹太人及巴比伦人继续对原有的Ea/Yah/Yehu等神虔信并让等地信奉原始耶和华的人以为自已的信仰是偏离真道的,以便让波斯思想被臣民采纳,在伊朗及伊拉克则有许多崇拜古伊拉克神明Ea的人因此成为所谓的犹太人;埃及的波勒密王朝借由波斯人留下的经典,在3世纪时译成希腊文,置入亚历山大图书馆,因此让犹太经典散播,使犹太教短期内成为上古世界的风潮,这些支持希腊而反对叙利亚塞珫西王朝的校订者却声称,希腊的档案让他们能充份解释犹太人对于摩西的观念

西元前2百年,犹太史上的[马加比王朝]因为犹太人文化上的希腊化已很严重,一群自称守清规戒律的清教徒式的犹太人挺身要使宗教不再沾上希腊色彩,但这群人其实生活并不严谨,而且自已也十分地希腊化,这些举动让其他更正统,并出于需要而希腊化的另批犹太教徒失望,转而把犹太教带至世界各地,这就是所谓的基督教Christianity;

当初波斯利用旧约说他们带来的”律法”即是申命记,之前已被犹大国王约西亚实行2百年(王22:8)这是波斯官方玩弄犹太臣民的不实宣传,一些铭刻显示该王所谓的改革是针对以色列南部的[YHW]而不是北部的[YW]拼法的耶和华神;这些铭刻把所有事都归给以色列流亡波斯之前的时代,而与回归以色列有极大的段差,显示这些铭刻都是流亡波斯的第2代至以色列后所作,因此,希伯来文里的[耶和华YWH]必是在波斯入主犹太后才有此字;应该就是波斯末代皇帝[扣朵曼努斯]讹音的[曼那塞]仍不满意犹大王约西亚尽力催毁古犹太固有多神信仰的力道,犹太人仍被外邦所掳(王下23:27),

十字架神学家当然胡扯说,上帝因为别人的罪业而触动;然而这仍无法解释列王纪里这位所谓行上帝喜悦的事的人,为了不得善终;其实,是波斯宗主国仍嫌这位犹太乖臣属国国王作得不多,没有让更多犹太人吞下更多的波斯实质的耶和华神罢了;
———————–
伊朗[摩苏姆]王子证实拜火教徒在各地替异邦信仰建殿让它们成为[马自达神]的辅佐神,促进忠心臣属国地位,惩治反叛不服的臣属国,波斯表面上
在各地让臣民保持原有宗教信仰 ,但设宗教事务局统领宗教,一些受征民族得到土地配给但须交税及服兵役,圣经尼希米记提到的位于今日伊朗西南的书珊城除了波斯当地人之外还有许多巴比伦/埃及/希腊/犹太人,柔中带硬地控制臣属地文化思想;亚历山大帝后来亦继此政策;之前所讲的波斯帝国是阿契美尼德王朝,圣经称为波斯玛代;被灭后,波斯当地后来又出现[帕提亚王朝Parthian],中国称之为安息帝国,犹太人自称这是他们史上的黄金时期,帝国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尼西比斯Nisibis][Nehardea挪哈底亚]设犹太生活中心,设[督办exilarch]统理犹太政/教事务,犹太人参予丝绸买卖,受安息国王支持与中国来往生意,希腊哲人[腓罗]/大名鼎鼎的犹太史家[约瑟夫]皆提到早期犹太人和安息帝国之间亲密关系,犹太人参加了在美索不达米亚对抗特洛伊的战争,使得后来的罗马人讨厌犹太人,许多犹太难民则又受波斯人的恩典而逃至安息帝国

后来波斯萨桑王朝 (Sassanid 226-642 a.d.) 崛起,国王柯斯洛埃斯1世与东罗马帝国连年征战,该王朝入主巴勒斯坦后,把拜火教的对手宗教一律清除,[巴辣姆2世Bahram II]时的大祭司[Mobad默巴特]在帝国倡导拜火教,迫害其他宗教,把其他宗教一律视为拜火教恶神阿门曼所变出来的邪教;摩尼教,佛教,印度教,十字架耶稣教,犹太教等等这些先前一律被视作犹太教,并且受认可,并因为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运用拜火教而与这些宗教水乳交融的各种异教的偶像一律被毁坏,
—————————————
在昆兰洞穴发现的死海书卷版本的旧约哈巴谷书谴责一位以新约来说谎的无耻小人脱离教令并与正义导师起冲突,新约[林后11:31]不打自招说自已没说谎,显然在回应此指控,昆兰文献证明该教派述说有关末日的论述,在犹太教里有相当地位,并非边缘教派,耶稣教的神学家宣传说,对上帝之国的盼望是耶稣独特的讯息,事实证明,早在剽窃起家的耶稣神话被拼凑出来的百年前,死海书卷即提及此事,这种讯息是当初波斯帝国迁徒犹太裔第2代至以色列,将此思想渗入艾尼赛派,这些语言用法都是来自拜火教,死海书卷里提及善/恶,光/暗,黑暗之灵/光明之灵,光明之子/黑暗之子,真理属光明,虚假是黑暗,正义导师被恶魔[彼列Belial]阻挠,此字在列王纪上21:10译为[匪徒],新约 林后6:15则又露馅说[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的呢? ],耶稣神话里表面上耶稣与匪徒巴拉巴同钉十字架,事实上,耶稣母语亚兰语里的[巴拉巴]正是天父之子,巴拉巴此字是福音书作者的烟幕弹,二人是同一人;此事其他文章另表

死海书卷里提到的教义手册说[上帝造人管辖世界,人有善恶之灵,真理来自善,邪恶虚谎来自恶,上帝奥秘的运作姑容虚谎,直到审判来时,真理将永远出现而催毁虚假]这些都令人想起拜火教的文字,犹太经典里和拜火教经典较不同的一点是犹太教强调[前定]而拜火教神学较有自由意志的色彩,

哥林多前书 2:7[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神奥秘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等等,
—————————–
在圣经外典里,在耶稣教现存的教会删定的所谓圣经里,及犹太经典里的邪/恶灵都是对立的,但在2世纪的圣经外典[犹大福音]里的善/恶灵都是被人所控制的,并提到拟人化,象征自由意志的第三灵;在耶稣教的原始教派[诺斯底克]的论典[赫马斯Hermas]则说人身里并存住着善恶二灵;耶稣教无耻抄袭而来的神学上的豫定论与自由意志之前的对立,光/暗二灵的善恶,并说这些皆是神所造等等的把戏都是伊朗的光明神[奥玛兹Ohrmadz]与黑暗神[阿里曼]的特色,这个伊朗宗教思想在2世纪耶稣教所谓的新约时代的大马士革的犹太社区里普遍流行,死海书卷的这些拜火教赞歌式的(gathic)神学极可能是受当地的拜火教思想而成的, 就连背叛犹太教而成的耶稣教也充斥这些思想,

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3:3[你们自己知道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
哥林多前书9:14[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

常被耶稣教无耻地拿来断章取义宣传耶稣的史”实”性的犹太史家[约瑟夫]证实说,犹太教艾尼赛派把所有的事皆归因为命定豫先注定好的。死海书卷里数章节提到抽签的桥段,亦为此事提供了旁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