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三十四歲「變臉淫魔」張禮文,涉於過往十年內強姦四名女學生,昨於高等法院承認於九七、九八及○一年,分別在沙田、火炭及將軍澳山邊草叢,經過悉心安排,先戴頭套及手套,預先築起簡陋陽台,持刀強姦年齡介乎十二至二十一歲的女學生,並將整個強姦過程攝錄。法官考慮或判被告終身監禁,將案件押後至下月七日宣判,以待傳召被告精神報告,以及了解事件對受害人的影響。 記者:陳曉薇

案件主管沙田總區重案組高級偵緝督察呂桂旺在庭外稱,被告聰明透頂,犯案計劃周詳及熟練,熟悉警方工作,涉案證物龐大,包括鐵鏈及影帶逾八百一十項證物。而受害人因太驚慌,沒即時舉報,亦增加調查困難度,若非在現場被捕,相信被告仍逍遙法外。被捕後有大量證供指證被告,除了認罪口供,尚有攝下受害人樣貌的錄影帶、DNA及證物等環境證供。

寓所夾萬搜大批影帶

呂桂旺又指,警方在被告荃灣寓所的夾萬,搜獲十多盒「有料」錄影帶,但警方經調查只能聯絡本案控罪書上的受害人。

三十四歲被告張禮文曾任冷氣技工,於案發時無業,篤信基督教,過往並無案底,在街坊眼中是樂於助人的「好好先生」,豈料卻是滿心邪慾的色魔。被告昨日穿整齊西裝出庭應訊,表現冷酷鎮定,於高院承認三項強姦罪名。另外涉及一名十餘歲女生的強姦罪,以及兩項搶劫罪名則記錄在案。

去年五月二十八日清晨,一名二十歲的浸會大學女生,從火炭寓所出發返學,遇上蒙面、穿軍服及戴上手套的被告突從附近草叢跳出,被告用手掩女生的口,將她反手鎖,帶往山坡一塊草地,再以鐵鏈將她綁起,用膠紙蒙眼封嘴,推進一個藍白色的尼龍帳篷內,脫光她的衣服,吻她嘴、胸及私處,迫她口交,然後將她強姦。女生期間被迫說出個人資料,並要脅她不准報警。

被告隨後將她鬆綁,突然聽到女生母親叫她名字,便拔足逃跑。原來事發時女生幼妹早已聽到受害女生叫聲,通知父母,家人分頭搜索,女生父親於山邊窺見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匿藏在棚架內,發現事有可疑,即致電報警。警方抵達後,與正趕下山的被告碰個正,在其背囊搜出一把刀、一部無線電通話器及兩部備有影帶的攝錄機。警方同日到被告荃灣的寓所搜查,在其睡房的夾萬內撿獲另一女生的日記及一卷沾有啡色毛髮的膠紙。

被告在警誡下承認,因追蹤穿白色校服的女生,才發現受害人居住附近村屋,以及將她鎖定成為獵物,其後曾探路五至六次,熟習女生及其胞妹的日常行程。被告於案發日預先將樹枝放在女生門前,好讓他能聽聲辨別有人出門,而通話器可偷聽巡警位置,隨行的兩部攝錄機備有遙控器,亦可供他遠距離拍攝強姦過程。他更表示,每當跟蹤該名女生,他已感覺強姦了她,獲取一絲滿足感覺。

法官考慮判終身監禁

高院暫委法官韋毅志稱,他心目中的判刑是終身監禁,要求兩名精神科醫生撰寫報告,評估被告會否對公眾構成持續的威脅,並將被告還柙至十月七日宣判。被告在犯人檻內舉手,要求傳媒不要披露受害人資料,法官認為傳媒深明報道上的限制,沒有提的必要。

案 件 編 號 : HCCC 24/02

AV色魔囚終身

【明報專訊】狡猾部署下先後強姦3名女學生,並將過程拍攝為「強姦實錄」作收藏的「AV色魔」張禮文,昨日被暫委法官韋毅志嚴斥為「極度邪惡 ( deeplyevil ) 的人」,指摘他「冷酷無情」,對女生造成深遠影響。雖然被告沒有殺害女生,但受害人至今仍深深受創,覺得自己十分骯髒及自卑。法官考慮色魔日後仍會對社會女性構成危險,罕有地判處這名強姦犯終身監禁。

鑑於終身監禁犯有假釋期,法官特別為此訂明這名現年34 歲的「危險人物」,最低刑期為20年。

無精神病有人格障礙篤信基督及已與妻子分開的被告張禮文,早前承認3項強姦罪名,受害人分別為科大女生、浸大女生以及外籍女童。警方早前透露還有其他受害人,被姦時間更早於10年前。

呈堂精神報告證實被告沒有患精神病,但有人格障礙及反社會人格等問題。報告又指色魔極度自私,對別人痛楚傷害毫不動容。

報告指此等病狀並非來自後天,而是天生,又指無法透過精神治療治癒﹔但專家向法庭建議,被告需長時間的個人及小組治療。

法官早已提醒或會判處被告終身監禁。被告張禮文昨日一臉平靜直視法官聽取判刑,獲悉判囚終身後,甚至要求親口向受害人道歉。相反,法官比被告「激動」,當述及反映受害人現的社署報告時,不時瞪著坐在犯人欄內的被告。

被告要求向受害人道歉

法官判刑時指被告視年輕女生為獵物,更隨機選擇就讀科大的女生成為受害人,「不幸的少女在不當時間行經該地,即成為受害人,庭上所有女性都有可能成為你(被告)的獵物﹗」

張禮文犯案持續一段長時間,法官指被告於1997年間姦污科大女生,之後更致電聯絡,令她感到生命嚴重受威脅,心理受壓抑,自尊下降,時間雖能助她稍稍釋懷,但至今仍未得悉事件對她造成何等傷害。

10年連環強姦女生

被告於翌年再犯案,多次跟蹤已選定為目標的12歲外籍女童,並在其學校附近監視,女童雖多次要求離開、掙扎及哭嚷,被告仍不為所動,多次以利刀指嚇稱要刺死她,將她強姦後,還剪去她一綹金髮留念。

官斥指由於女童家人不願重提舊事,未能了解事件對女童的影響。

被告的強姦計劃愈來愈仔細及精密,影帶愈拍愈詳細清晰。

被告年半後,選定浸大女生,多次跟蹤她及其家人,其後將女生捉進住所附近的自建帳幕強姦。

受害的浸大女生事後時而憶及被姦情況,有強烈無助感,認為自己十分骯髒及萌生自卑感,其父對未能及早到場救女感到自責,其母亦十分傷心。

明報記者﹕陳美莉 談誦言

資料來源

  1. 2002-07-11 / AppleDaily
  2. 02/10/08 09:35:57 CST – 明報
  1. Cinderella says:

    czy ty naprawde jestes taki prymitywny czy tylko brak sukcesow w zyciu pomieszalo ci troche w glowie i nie mozesz przezyc ,ze kobiety radza sobie lepiej od was nizaducenikow i taki jest trend swiatowy -prosze pana filozo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