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三十四岁「变脸淫魔」张礼文,涉于过往十年内强奸四名女学生,昨于高等法院承认于九七、九八及○一年,分别在沙田、火炭及将军澳山边草丛,经过悉心安排,先戴头套及手套,预先筑起简陋阳台,持刀强奸年龄介乎十二至二十一岁的女学生,并将整个强奸过程摄录。法官考虑或判被告终身监禁,将案件押后至下月七日宣判,以待传召被告精神报告,以及了解事件对受害人的影响。 记者:陈晓薇

案件主管沙田总区重案组高级侦缉督察吕桂旺在庭外称,被告聪明透顶,犯案计划周详及熟练,熟悉警方工作,涉案证物庞大,包括铁链及影带逾八百一十项证物。而受害人因太惊慌,没即时举报,亦增加调查困难度,若非在现场被捕,相信被告仍逍遥法外。被捕后有大量证供指证被告,除了认罪口供,尚有摄下受害人样貌的录影带、DNA及证物等环境证供。

寓所夹万搜大批影带

吕桂旺又指,警方在被告荃湾寓所的夹万,搜获十多盒「有料」录影带,但警方经调查只能联络本案控罪书上的受害人。

三十四岁被告张礼文曾任冷气技工,于案发时无业,笃信基督教,过往并无案底,在街坊眼中是乐于助人的「好好先生」,岂料却是满心邪欲的色魔。被告昨日穿整齐西装出庭应讯,表现冷酷镇定,于高院承认三项强奸罪名。另外涉及一名十余岁女生的强奸罪,以及两项抢劫罪名则记录在案。

去年五月二十八日清晨,一名二十岁的浸会大学女生,从火炭寓所出发返学,遇上蒙面、穿军服及戴上手套的被告突从附近草丛跳出,被告用手掩女生的口,将她反手锁,带往山坡一块草地,再以铁链将她绑起,用胶纸蒙眼封嘴,推进一个蓝白色的尼龙帐篷内,脱光她的衣服,吻她嘴、胸及私处,迫她口交,然后将她强奸。女生期间被迫说出个人资料,并要胁她不准报警。

被告随后将她松绑,突然听到女生母亲叫她名字,便拔足逃跑。原来事发时女生幼妹早已听到受害女生叫声,通知父母,家人分头搜索,女生父亲于山边窥见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匿藏在棚架内,发现事有可疑,即致电报警。警方抵达后,与正赶下山的被告碰个正,在其背囊搜出一把刀、一部无线电通话器及两部备有影带的摄录机。警方同日到被告荃湾的寓所搜查,在其睡房的夹万内捡获另一女生的日记及一卷沾有啡色毛发的胶纸。

被告在警诫下承认,因追踪穿白色校服的女生,才发现受害人居住附近村屋,以及将她锁定成为猎物,其后曾探路五至六次,熟习女生及其胞妹的日常行程。被告于案发日预先将树枝放在女生门前,好让他能听声辨别有人出门,而通话器可偷听巡警位置,随行的两部摄录机备有遥控器,亦可供他远距离拍摄强奸过程。他更表示,每当跟踪该名女生,他已感觉强奸了她,获取一丝满足感觉。

法官考虑判终身监禁

高院暂委法官韦毅志称,他心目中的判刑是终身监禁,要求两名精神科医生撰写报告,评估被告会否对公众构成持续的威胁,并将被告还柙至十月七日宣判。被告在犯人槛内举手,要求传媒不要披露受害人资料,法官认为传媒深明报道上的限制,没有提的必要。

案 件 编 号 : HCCC 24/02

AV色魔囚终身

【明报专讯】狡猾部署下先后强奸3名女学生,并将过程拍摄为「强奸实录」作收藏的「AV色魔」张礼文,昨日被暂委法官韦毅志严斥为「极度邪恶 ( deeplyevil ) 的人」,指摘他「冷酷无情」,对女生造成深远影响。虽然被告没有杀害女生,但受害人至今仍深深受创,觉得自己十分肮脏及自卑。法官考虑色魔日后仍会对社会女性构成危险,罕有地判处这名强奸犯终身监禁。

鉴于终身监禁犯有假释期,法官特别为此订明这名现年34 岁的「危险人物」,最低刑期为20年。

无精神病有人格障碍笃信基督及已与妻子分开的被告张礼文,早前承认3项强奸罪名,受害人分别为科大女生、浸大女生以及外籍女童。警方早前透露还有其他受害人,被奸时间更早于10年前。

呈堂精神报告证实被告没有患精神病,但有人格障碍及反社会人格等问题。报告又指色魔极度自私,对别人痛楚伤害毫不动容。

报告指此等病状并非来自后天,而是天生,又指无法透过精神治疗治愈﹔但专家向法庭建议,被告需长时间的个人及小组治疗。

法官早已提醒或会判处被告终身监禁。被告张礼文昨日一脸平静直视法官听取判刑,获悉判囚终身后,甚至要求亲口向受害人道歉。相反,法官比被告「激动」,当述及反映受害人现的社署报告时,不时瞪着坐在犯人栏内的被告。

被告要求向受害人道歉

法官判刑时指被告视年轻女生为猎物,更随机选择就读科大的女生成为受害人,「不幸的少女在不当时间行经该地,即成为受害人,庭上所有女性都有可能成为你(被告)的猎物﹗」

张礼文犯案持续一段长时间,法官指被告于1997年间奸污科大女生,之后更致电联络,令她感到生命严重受威胁,心理受压抑,自尊下降,时间虽能助她稍稍释怀,但至今仍未得悉事件对她造成何等伤害。

10年连环强奸女生

被告于翌年再犯案,多次跟踪已选定为目标的12岁外籍女童,并在其学校附近监视,女童虽多次要求离开、挣扎及哭嚷,被告仍不为所动,多次以利刀指吓称要刺死她,将她强奸后,还剪去她一绺金发留念。

官斥指由于女童家人不愿重提旧事,未能了解事件对女童的影响。

被告的强奸计划愈来愈仔细及精密,影带愈拍愈详细清晰。

被告年半后,选定浸大女生,多次跟踪她及其家人,其后将女生捉进住所附近的自建帐幕强奸。

受害的浸大女生事后时而忆及被奸情况,有强烈无助感,认为自己十分肮脏及萌生自卑感,其父对未能及早到场救女感到自责,其母亦十分伤心。

明报记者﹕陈美莉 谈诵言

资料来源

  1. 2002-07-11 / AppleDaily
  2. 02/10/08 09:35:57 CST – 明报
  1. Cinderella says:

    czy ty naprawde jestes taki prymitywny czy tylko brak sukcesow w zyciu pomieszalo ci troche w glowie i nie mozesz przezyc ,ze kobiety radza sobie lepiej od was nizaducenikow i taki jest trend swiatowy -prosze pana filozo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