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表明﹐筆者對宗教的態度是﹐宗教有存在的某種價值。馬克思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百害而無一利。而方舟子則認為“宗教是人民的酒”﹐少喝可以舒筋活絡﹐多喝則使人神智不清。但筆者覺得兩者都不太貼切﹕宗教應該是精神上的輪椅﹑拐杖﹐某些人需要它的扶持才能正常生活﹐但對於思想健全者來說應該是冗余的﹐沒有需要的東西。正如筆者認為﹐小孩相信聖誕老人的話可以增加他們的歡樂﹐提高他們生活的素質﹐但一個成年人相信有聖誕老人則顯示他的心智發展有問題。
知識份子是社會的精英﹐是國家和民族的希望﹐應該有良心﹑有獨立思考﹑有批判邪惡的能力。知識份子應該有理想﹑有遠見﹑有為國家民族作出貢獻的胸襟。缺乏這些素質的話﹐他們就不配稱為知識份子﹐和一般的販夫走卒沒有差異。 在西方國家﹐大部份的知識份子對宗教的態度是明顯的﹕他們一般都“敬鬼神而遠之”。除了婚喪節日以外﹐絕大部份的人對於宗教是不聞不問的。他們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話﹐上帝幫不上忙。
然而在香港或者中國內地﹐近年卻有一些奇怪的現象。很多知識份子竟然信起耶教(基督教)來。這個情況不容忽視。這牽涉兩個問題﹐一個是知識份子的庸俗化問題﹐一個是耶教本身的問題
首先﹐筆者反對知識份子信仰任何形式的宗教﹐第一個理由是知識份子之所以能稱為知識份子﹐是他們應該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明辨是非的眼光。只要一個人有獨立思考﹐宗教是冗余的﹐就像一個四肢健全的人不應該拿枴杖﹑坐輪椅的道理一樣。宗教在這個社會存在的價值是因為有很多人思考不健全﹐需要宗教的安慰和扶持。一個知識份子應該有自己人生的目標﹐不需要一套虛幻的神話﹐天天對著空氣禱告來支持自己的生命。否則聖賢書就是白讀了。知識份子信教﹐等於一個四肢健全的人賴在輪椅上面﹐不願意自己起來走路。
我們知道現代社會人們需要某種程度的精神寄託﹐而宗教正符合這個需要。在一個不需要宗教的知識份子﹐例如筆者的眼中﹐耶教和其他宗教沒有高低之分。正如開場白所說的﹐宗教只是一個精神上的輪椅或拐杖﹕不同的宗教只是品牌上的差別﹐只要它們不中途折斷或脫掉輪子﹐每種宗教的功能是差不多的。而宗教作為一種精神輔助器﹐最起碼的立場應該是尊重別人的宗教。表面上﹐耶教是一個“正派”的宗教﹐跟其他的傳統宗教如猶太教﹑佛教﹑伊斯蘭教看來沒有差別。但實際上它是一個商品化的宗教﹐像一門生意多于一個宗教。 (理智再臨者註: 這種情況在香港已屢見不鮮, 尤其是他們的宣傳手法實使人 ” 驚嘆不已” , 例如本人就曾見過耶教組識利用電器店的宣傳單張來加以轉化來為自己加以宣傳.)
第二﹐筆者反對耶教的自我中心﹑狂妄自大和自打嘴巴。作為一神的宗教﹐它的明確性不如猶太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的神是絕對﹑唯一的﹐而且只施惠于一個民族﹐其他民族如果跟祂保祐的民族作對﹐就會受到詛咒甚至毀滅﹐教義清晰明確而毫不含糊。伊斯蘭教的真神也是唯一的﹐沒有形像的﹐祂不允許教徒拜任何偶像﹔而穆罕默德的地位只是一個先知﹐不是膜拜的偶象。道理顯淺簡明。 我們回頭看耶教。它借用了猶太教的神來保祐全世界的信徒﹐當然就背叛了猶太教的教條了。所以猶太教視之為異類﹐而它自己也就不倫不類。既然是一神論﹐那教主耶穌便不應該是“神”了﹐但耶教卻千方百計把教主神化﹑偶像化﹐以致大部份的教徒認為自己信的是耶穌﹐忘記了上帝才是創造萬物﹑控制宇宙的真神。雖然耶教為了自圓自說﹐瞎扯耶穌﹑聖靈和上帝“三位一體”﹐但耶穌是一個有形像﹐曾經在塵世渡過三十三年的肉身﹐耶教對教主的崇拜﹐根本就違反了教義不拜偶像的天條。而耶教徒對弄死教主的十字架的感情﹐卻是濃得化不開﹐成為教主耶穌以外一個崇拜的偶像。可以說﹐耶教在偶像崇拜上﹐根本違反一神宗教不能拜偶像的基本法規。但是在宣傳上﹐卻處處表現出自己驕傲狂妄的特點﹐認為別人的教義不如它﹐又笑佛教等非一神論的宗教“崇拜偶像”。其實相比之下﹐耶教在“偶像崇拜”上的立場﹐不如其他兩個一神論的宗教的堅決﹐對佛教等宗教的攻擊顯得軟弱無力而且無理﹐但又缺乏佛教那種包容別人的胸襟。
第三﹐耶教的傳教方式低劣﹐教徒的素質參差﹐主要是因為它的手法有問題。宗教既然是人民精神的輔助品﹐就不應該是一個普通的商品﹐更不應該是個推銷品。試想一下﹐如果一天有人按你的門鈴﹐向你推銷輪椅﹐又或者在街上﹐有人向你兜售枴杖﹐你的反應會怎樣﹖筆者不認為輪椅﹑枴杖是好或者壞的商品﹐而是一個不應該被推銷的商品。而耶教就有這個毛病。目前舊教已經發現這個問題﹐沒有挨家挨戶的傳教﹐但新教卻變本加厲﹐在華人圈子中傳播。
第四﹐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耶教是一個公然反對科學的宗教。在中世紀的時代﹐耶教迫害科學家﹐反對日心說﹐很多維護真理的科學家含冤死去。今天﹐新教(基X教)徒把這些罪行全部推倒舊教(天主教)身上﹐好像跟他們完全無關一樣。但是如果我們用心看看﹐今天反科學最得力的卻是新教徒﹐舊教反而沒有參與。我們走在街上﹐常常會收到一些基X教會印刷的小冊子﹐內容一般是反對進化論﹐提倡“神創論”。看到這裡﹐大家就會明白為何筆者為何認為耶教反對科學﹑歪曲真理了。如果生物不會進化﹐我們的生活可能就不會那麼麻煩﹕昆蟲﹑細菌﹑病毒沒有抗藥性的話﹐起碼我們可以年年享豐收﹐家中沒蟑螂﹐生病藥到病除﹐更沒有新病毒出現。稍為有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天地萬物天天都在改變﹐而基X教也在進化中呢。一個旗幟鮮明反對科學的宗教﹐一個西方學者已經拋棄的舊電池﹐竟然能吸引那麼多華人知識份子去崇拜﹐可說是民族的不幸。 (理智再臨者註: 最使人深刻的是, 那些信徒在崇拜聖上時那副 “嬉皮笑臉” 的樣子 , 此批龍的傳人被 傳了什麼 ? 可是, 他們並不在意自己是否龍的傳人, 若能成為以色列民族的一?就多麼的好了.)
第五﹐筆者最看不起的﹐就是它傳的道理﹐無論信的早或者遲﹐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獄。這個看來很完美的教條﹐帶來的是一大堆的問題。看看一下的個案﹕
(1) 有一個人真心信了耶教﹐在某個場合一時衝動殺了人﹐
(2) 有一個殺人狂在殺人如麻以後﹐真心信了耶教﹐
(3) 有一個人作了很多好事以後﹐真心信了耶教﹐
(4) 一個一輩子行善積德的人不信耶教﹐
(5) 一個一輩子行善積德的人不知道有耶教﹐﹐
誰能上天堂呢﹖答案當然是(1)(2)(3)。因為天堂是雖然品流複雜﹐但是不能容納“異見份子”的。朋友們﹐算了吧﹐這個天堂跟“共產主義天堂”何其相似﹐值得我們作為靈魂永遠安息的居所嗎﹖

  1. 理睦 says:

    “耶教”日盛,中国国将不国,吾以为忧。 “耶教”之教徒过所谓“圣诞节”,此固无可非议者。然吾大多数国人在不信奉“耶教”时,以盲目参与过所谓“圣诞节”,此乃无意识为“耶教”之流传推波助澜。故吾向国人建议如下: 其一,不信奉“耶教”者,则不以任何形式过所谓“圣诞节”,如有关“圣诞节”祝福问候之语言、贺卡、礼物,如举行联欢、舞会等活动。 其二,不信奉“耶教”者,则不呼“圣诞”,而以“耶诞”呼之。 其三,不信奉“耶教”者,则不呼“圣经”,而以“耶经”呼之,或径以“新约”、“旧约”呼之。 其四,吾国人之圣人乃孔子,吾华族之圣诞节乃孔子诞辰日,故吾国人宜过孔子之圣诞节。 其五,读中国圣贤书,有根有柢,以热爱和学习中国文化实现中国文化之认同和中华民族之认同,做一堂堂正正中国人。 其六,拒绝“香蕉化”,过我中国节。 (引自《王达三就所谓“耶教”之“圣诞节”问题请教育部、工商总局、民政部、文化部、宗教局电及告国人书》 )

    • RickyLO says:

      理睦, 當然, 你不可能突然變成非教徒, 你使的兩面刀是有苦心! 但這不是問題, 因為這裡的文章, 誰都可以看, 有心者可作為參考, 當然也可以一笑置之!
      我並反耶教, 也不反對任何有崇高理想的宗教信仰! 我也有很多耶教朋友, 我要評擊的是那些保守, 基要的信徒, 不能分清楚”信仰”與”現實常理, 科學精神”這兩個完全兩碼子的不同領域! 經常拿一些過時, 荒謬, 幼稚的教義, 宗教神話故事來作反智, 反科學, 反文明, 自我圓謊, 貶抑其他宗教的舉措, 讓人感到討厭!
      我並不太擔心中國會被耶教所主導, 中國人向來都是對宗教信仰最包容的民族, 百花齊放, 極少情況下會出現政教不分, 造成某一信仰獨大的局面! 耶教這個小民族信仰能在西方站腳, 相信你都明白有它的政治背景, 有效率的組織及市場推銷策略等. 不過隨著民智漸開, 科學發展, 耶教在歐美先進地區已悄然退色!
      我國先賢聖哲, 留下來的智慧, 萬古尤新! 儒家忠恕之道, 墨家兼愛非攻, 道家大善若水, 漢傳佛教的慈悲包容, 放諸四海而皆準! 更遑論有些學說思想意境深邃, 以”他力教”為基礎的耶教根本就不能與其相提並論! 不過, 無可否認, “他力教”的好處, 的確會讓很多人容易接受! 正如我國老百姓把道, 佛二教, 混雜了很多民間信仰, 弄到滿天神佛一樣, 不過, 如能做到警惡懲奸, 安撫人心, 自然有它們存在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