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表明﹐笔者对宗教的态度是﹐宗教有存在的某种价值。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百害而无一利。而方舟子则认为“宗教是人民的酒”﹐少喝可以舒筋活络﹐多喝则使人神智不清。但笔者觉得两者都不太贴切﹕宗教应该是精神上的轮椅﹑拐杖﹐某些人需要它的扶持才能正常生活﹐但对于思想健全者来说应该是冗余的﹐没有需要的东西。正如笔者认为﹐小孩相信圣诞老人的话可以增加他们的欢乐﹐提高他们生活的素质﹐但一个成年人相信有圣诞老人则显示他的心智发展有问题。
知识份子是社会的精英﹐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应该有良心﹑有独立思考﹑有批判邪恶的能力。知识份子应该有理想﹑有远见﹑有为国家民族作出贡献的胸襟。缺乏这些素质的话﹐他们就不配称为知识份子﹐和一般的贩夫走卒没有差异。 在西方国家﹐大部份的知识份子对宗教的态度是明显的﹕他们一般都“敬鬼神而远之”。除了婚丧节日以外﹐绝大部份的人对于宗教是不闻不问的。他们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话﹐上帝帮不上忙。
然而在香港或者中国内地﹐近年却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很多知识份子竟然信起耶教(基督教)来。这个情况不容忽视。这牵涉两个问题﹐一个是知识份子的庸俗化问题﹐一个是耶教本身的问题
首先﹐笔者反对知识份子信仰任何形式的宗教﹐第一个理由是知识份子之所以能称为知识份子﹐是他们应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明辨是非的眼光。只要一个人有独立思考﹐宗教是冗余的﹐就像一个四肢健全的人不应该拿枴杖﹑坐轮椅的道理一样。宗教在这个社会存在的价值是因为有很多人思考不健全﹐需要宗教的安慰和扶持。一个知识份子应该有自己人生的目标﹐不需要一套虚幻的神话﹐天天对着空气祷告来支持自己的生命。否则圣贤书就是白读了。知识份子信教﹐等于一个四肢健全的人赖在轮椅上面﹐不愿意自己起来走路。
我们知道现代社会人们需要某种程度的精神寄托﹐而宗教正符合这个需要。在一个不需要宗教的知识份子﹐例如笔者的眼中﹐耶教和其他宗教没有高低之分。正如开场白所说的﹐宗教只是一个精神上的轮椅或拐杖﹕不同的宗教只是品牌上的差别﹐只要它们不中途折断或脱掉轮子﹐每种宗教的功能是差不多的。而宗教作为一种精神辅助器﹐最起码的立场应该是尊重别人的宗教。表面上﹐耶教是一个“正派”的宗教﹐跟其他的传统宗教如犹太教﹑佛教﹑伊斯兰教看来没有差别。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商品化的宗教﹐像一门生意多于一个宗教。 (理智再临者注: 这种情况在香港已屡见不鲜, 尤其是他们的宣传手法实使人 ” 惊叹不已” , 例如本人就曾见过耶教组识利用电器店的宣传单张来加以转化来为自己加以宣传.)
第二﹐笔者反对耶教的自我中心﹑狂妄自大和自打嘴巴。作为一神的宗教﹐它的明确性不如犹太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的神是绝对﹑唯一的﹐而且只施惠于一个民族﹐其他民族如果跟祂保祐的民族作对﹐就会受到诅咒甚至毁灭﹐教义清晰明确而毫不含糊。伊斯兰教的真神也是唯一的﹐没有形像的﹐祂不允许教徒拜任何偶像﹔而穆罕默德的地位只是一个先知﹐不是膜拜的偶象。道理显浅简明。 我们回头看耶教。它借用了犹太教的神来保祐全世界的信徒﹐当然就背叛了犹太教的教条了。所以犹太教视之为异类﹐而它自己也就不伦不类。既然是一神论﹐那教主耶稣便不应该是“神”了﹐但耶教却千方百计把教主神化﹑偶像化﹐以致大部份的教徒认为自己信的是耶稣﹐忘记了上帝才是创造万物﹑控制宇宙的真神。虽然耶教为了自圆自说﹐瞎扯耶稣﹑圣灵和上帝“三位一体”﹐但耶稣是一个有形像﹐曾经在尘世渡过三十三年的肉身﹐耶教对教主的崇拜﹐根本就违反了教义不拜偶像的天条。而耶教徒对弄死教主的十字架的感情﹐却是浓得化不开﹐成为教主耶稣以外一个崇拜的偶像。可以说﹐耶教在偶像崇拜上﹐根本违反一神宗教不能拜偶像的基本法规。但是在宣传上﹐却处处表现出自己骄傲狂妄的特点﹐认为别人的教义不如它﹐又笑佛教等非一神论的宗教“崇拜偶像”。其实相比之下﹐耶教在“偶像崇拜”上的立场﹐不如其他两个一神论的宗教的坚决﹐对佛教等宗教的攻击显得软弱无力而且无理﹐但又缺乏佛教那种包容别人的胸襟。
第三﹐耶教的传教方式低劣﹐教徒的素质参差﹐主要是因为它的手法有问题。宗教既然是人民精神的辅助品﹐就不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商品﹐更不应该是个推销品。试想一下﹐如果一天有人按你的门铃﹐向你推销轮椅﹐又或者在街上﹐有人向你兜售枴杖﹐你的反应会怎样﹖笔者不认为轮椅﹑枴杖是好或者坏的商品﹐而是一个不应该被推销的商品。而耶教就有这个毛病。目前旧教已经发现这个问题﹐没有挨家挨户的传教﹐但新教却变本加厉﹐在华人圈子中传播。
第四﹐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耶教是一个公然反对科学的宗教。在中世纪的时代﹐耶教迫害科学家﹐反对日心说﹐很多维护真理的科学家含冤死去。今天﹐新教(基X教)徒把这些罪行全部推倒旧教(天主教)身上﹐好像跟他们完全无关一样。但是如果我们用心看看﹐今天反科学最得力的却是新教徒﹐旧教反而没有参与。我们走在街上﹐常常会收到一些基X教会印刷的小册子﹐内容一般是反对进化论﹐提倡“神创论”。看到这里﹐大家就会明白为何笔者为何认为耶教反对科学﹑歪曲真理了。如果生物不会进化﹐我们的生活可能就不会那么麻烦﹕昆虫﹑细菌﹑病毒没有抗药性的话﹐起码我们可以年年享丰收﹐家中没蟑螂﹐生病药到病除﹐更没有新病毒出现。稍为有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天地万物天天都在改变﹐而基X教也在进化中呢。一个旗帜鲜明反对科学的宗教﹐一个西方学者已经抛弃的旧电池﹐竟然能吸引那么多华人知识份子去崇拜﹐可说是民族的不幸。 (理智再临者注: 最使人深刻的是, 那些信徒在崇拜圣上时那副 “嬉皮笑脸” 的样子 , 此批龙的传人被 传了什么 ? 可是, 他们并不在意自己是否龙的传人, 若能成为以色列民族的一?就多么的好了.)
第五﹐笔者最看不起的﹐就是它传的道理﹐无论信的早或者迟﹐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狱。这个看来很完美的教条﹐带来的是一大堆的问题。看看一下的个案﹕
(1) 有一个人真心信了耶教﹐在某个场合一时冲动杀了人﹐
(2) 有一个杀人狂在杀人如麻以后﹐真心信了耶教﹐
(3) 有一个人作了很多好事以后﹐真心信了耶教﹐
(4) 一个一辈子行善积德的人不信耶教﹐
(5) 一个一辈子行善积德的人不知道有耶教﹐﹐
谁能上天堂呢﹖答案当然是(1)(2)(3)。因为天堂是虽然品流复杂﹐但是不能容纳“异见份子”的。朋友们﹐算了吧﹐这个天堂跟“共产主义天堂”何其相似﹐值得我们作为灵魂永远安息的居所吗﹖

  1. 理睦 says:

    “耶教”日盛,中国国将不国,吾以为忧。 “耶教”之教徒过所谓“圣诞节”,此固无可非议者。然吾大多数国人在不信奉“耶教”时,以盲目参与过所谓“圣诞节”,此乃无意识为“耶教”之流传推波助澜。故吾向国人建议如下: 其一,不信奉“耶教”者,则不以任何形式过所谓“圣诞节”,如有关“圣诞节”祝福问候之语言、贺卡、礼物,如举行联欢、舞会等活动。 其二,不信奉“耶教”者,则不呼“圣诞”,而以“耶诞”呼之。 其三,不信奉“耶教”者,则不呼“圣经”,而以“耶经”呼之,或径以“新约”、“旧约”呼之。 其四,吾国人之圣人乃孔子,吾华族之圣诞节乃孔子诞辰日,故吾国人宜过孔子之圣诞节。 其五,读中国圣贤书,有根有柢,以热爱和学习中国文化实现中国文化之认同和中华民族之认同,做一堂堂正正中国人。 其六,拒绝“香蕉化”,过我中国节。 (引自《王达三就所谓“耶教”之“圣诞节”问题请教育部、工商总局、民政部、文化部、宗教局电及告国人书》 )

    • RickyLO says:

      理睦, 当然, 你不可能突然变成非教徒, 你使的两面刀是有苦心! 但这不是问题, 因为这里的文章, 谁都可以看, 有心者可作为参考, 当然也可以一笑置之!
      我并反耶教, 也不反对任何有崇高理想的宗教信仰! 我也有很多耶教朋友, 我要评击的是那些保守, 基要的信徒, 不能分清楚”信仰”与”现实常理, 科学精神”这两个完全两码子的不同领域! 经常拿一些过时, 荒谬, 幼稚的教义, 宗教神话故事来作反智, 反科学, 反文明, 自我圆谎, 贬抑其他宗教的举措, 让人感到讨厌!
      我并不太担心中国会被耶教所主导, 中国人向来都是对宗教信仰最包容的民族, 百花齐放, 极少情况下会出现政教不分, 造成某一信仰独大的局面! 耶教这个小民族信仰能在西方站脚, 相信你都明白有它的政治背景, 有效率的组织及市场推销策略等. 不过随着民智渐开, 科学发展, 耶教在欧美先进地区已悄然退色!
      我国先贤圣哲, 留下来的智慧, 万古尤新! 儒家忠恕之道, 墨家兼爱非攻, 道家大善若水, 汉传佛教的慈悲包容, 放诸四海而皆准! 更遑论有些学说思想意境深邃, 以”他力教”为基础的耶教根本就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不过, 无可否认, “他力教”的好处, 的确会让很多人容易接受! 正如我国老百姓把道, 佛二教, 混杂了很多民间信仰, 弄到满天神佛一样, 不过, 如能做到警恶惩奸, 安抚人心, 自然有它们存在的价值!

  2. Liyang says:

    哈哈,不用担心,前些年是拆教堂,现在是禁耶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