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知識份子不應該信耶教﹖ 作者:非耶

首先表明﹐筆者對宗教的態度是﹐宗教有存在的某種價值。馬克思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百害而無一利。而方舟子則認為“宗教是人民的酒”﹐少喝可以舒筋活絡﹐多喝則使人神智不清。但筆者覺得兩者都不太貼切﹕宗教應該是精神上的輪椅﹑拐杖﹐某些人需要它的扶持才能正常生活﹐但對於思想健全者來說應該是冗余的﹐沒有需要的東西。正如筆者認為﹐小孩相信聖誕老人的話可以增加他們的歡樂﹐提高他們生活的素質﹐但一個成年人相信有聖誕老人則顯示他的心智發展有問題。

知識份子是社會的精英﹐是國家和民族的希望﹐應該有良心﹑有獨立思考﹑有批判邪惡的能力。知識份子應該有理想﹑有遠見﹑有為國家民族作出貢獻的胸襟。缺乏這些素質的話﹐他們就不配稱為知識份子﹐和一般的販夫走卒沒有差異。 在西方國家﹐大部份的知識份子對宗教的態度是明顯的﹕他們一般都“敬鬼神而遠之”。除了婚喪節日以外﹐絕大部份的人對於宗教是不聞不問的。他們知道﹐自己不努力的話﹐上帝幫不上忙。

然而在香港或者中國內地﹐近年卻有一些奇怪的現象。很多知識份子竟然信起耶教(基督教)來。這個情況不容忽視。這牽涉兩個問題﹐一個是知識份子的庸俗化問題﹐一個是耶教本身的問題

首先﹐筆者反對知識份子信仰任何形式的宗教﹐第一個理由是知識份子之所以能稱為知識份子﹐是他們應該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明辨是非的眼光。只要一個人有獨立思考﹐宗教是冗余的﹐就像一個四肢健全的人不應該拿枴杖﹑坐輪椅的道理一樣。宗教在這個社會存在的價值是因為有很多人思考不健全﹐需要宗教的安慰和扶持。一個知識份子應該有自己人生的目標﹐不需要一套虛幻的神話﹐天天對著空氣禱告來支持自己的生命。否則聖賢書就是白讀了。知識份子信教﹐等於一個四肢健全的人賴在輪椅上面﹐不願意自己起來走路。

我們知道現代社會人們需要某種程度的精神寄託﹐而宗教正符合這個需要。在一個不需要宗教的知識份子﹐例如筆者的眼中﹐耶教和其他宗教沒有高低之分。正如開場白所說的﹐宗教只是一個精神上的輪椅或拐杖﹕不同的宗教只是品牌上的差別﹐只要它們不中途折斷或脫掉輪子﹐每種宗教的功能是差不多的。而宗教作為一種精神輔助器﹐最起碼的立場應該是尊重別人的宗教。表面上﹐耶教是一個“正派”的宗教﹐跟其他的傳統宗教如猶太教﹑佛教﹑伊斯蘭教看來沒有差別。但實際上它是一個商品化的宗教﹐像一門生意多于一個宗教。 (理智再臨者註: 這種情況在香港已屢見不鮮, 尤其是他們的宣傳手法實使人 ” 驚嘆不已” , 例如本人就曾見過耶教組識利用電器店的宣傳單張來加以轉化來為自己加以宣傳.)

第二﹐筆者反對耶教的自我中心﹑狂妄自大和自打嘴巴。作為一神的宗教﹐它的明確性不如猶太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的神是絕對﹑唯一的﹐而且只施惠于一個民族﹐其他民族如果跟祂保祐的民族作對﹐就會受到詛咒甚至毀滅﹐教義清晰明確而毫不含糊。伊斯蘭教的真神也是唯一的﹐沒有形像的﹐祂不允許教徒拜任何偶像﹔而穆罕默德的地位只是一個先知﹐不是膜拜的偶象。道理顯淺簡明。 我們回頭看耶教。它借用了猶太教的神來保祐全世界的信徒﹐當然就背叛了猶太教的教條了。所以猶太教視之為異類﹐而它自己也就不倫不類。既然是一神論﹐那教主耶穌便不應該是“神”了﹐但耶教卻千方百計把教主神化﹑偶像化﹐以致大部份的教徒認為自己信的是耶穌﹐忘記了上帝才是創造萬物﹑控制宇宙的真神。雖然耶教為了自圓自說﹐瞎扯耶穌﹑聖靈和上帝“三位一體”﹐但耶穌是一個有形像﹐曾經在塵世渡過三十三年的肉身﹐耶教對教主的崇拜﹐根本就違反了教義不拜偶像的天條。而耶教徒對弄死教主的十字架的感情﹐卻是濃得化不開﹐成為教主耶穌以外一個崇拜的偶像。可以說﹐耶教在偶像崇拜上﹐根本違反一神宗教不能拜偶像的基本法規。但是在宣傳上﹐卻處處表現出自己驕傲狂妄的特點﹐認為別人的教義不如它﹐又笑佛教等非一神論的宗教“崇拜偶像”。其實相比之下﹐耶教在“偶像崇拜”上的立場﹐不如其他兩個一神論的宗教的堅決﹐對佛教等宗教的攻擊顯得軟弱無力而且無理﹐但又缺乏佛教那種包容別人的胸襟。

Page 1 of 2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