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沒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的著作。他的事跡和教誨主要地被記錄在福音書中。

收入新約的福音書有四篇:“馬太”、“馬可”、“路加”和“約翰”,它們都被教會認為是耶穌的門徒或門徒的門徒寫的。實際上它們的作者是誰我們無從知道,但是不會是耶穌的門徒所寫。耶穌的門徒都是猶太人,當以希伯來語寫作,但是福音書卻是用希臘文寫成的。在一世紀末和二世紀初,基督徒掀起了假托耶穌的門徒匿名寫福音書的熱潮,這四篇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其它的還有“彼得”、“馬利亞”、“腓力彼”、“多馬”福音等等,只不過這些福音被教會認為是假經,不收入新約。新約的這四篇福音是在公元190年左右被確定為真經的,其原因也無非是跟當時教會的教義比較吻合,互相之間的沖突不大而已。既然別的福音是假的,這四篇當然也可能是假的。

這四篇福音書的最原始的版本都沒有保留下來。教會聲稱他們保留下了耶穌的墳墓、耶穌被釘的十字架、甚至耶穌的裹尸布(已被同位素方法証明是中世紀的產物)等等聖物,卻沒能保留下最珍貴的原始版本,使得我們在今天永遠無法知道現在的版本跟最初的差別有多大。我們所發現的最早的福音書是在埃及出土的,是寫在紙莎草上的約翰福音的片段,被斷定為寫于125年,不晚于公元150年。約翰福音不是最早的福音書。大多數研究聖經的學者認為,最早的福音書是馬可福音。馬太、路加福音都是根據馬可福音寫成的,約翰福音寫得最晚,因此,在研究耶穌的歷史真實性時,唯一值得考慮的福音書就只剩下了馬可福音了。

馬可福音據傳是馬可寫的。按照基督教的說法,馬可不是耶穌的門徒,而是彼得的門徒,保羅和路加的朋友,也算是耶穌的同時代的人了。但是我們有極為充分的理由証明馬可絕對不可能是馬可福音的作者。馬可福音中提到了耶路撒的聖殿被毀,此事發生于公元70年羅馬軍隊進攻耶路撒冷之時,所以馬可福音一定寫于70年之后。信奉基督教的聖經學者普遍認為馬可福音寫于公元75年,那是因為他們相信馬可是作者,在他的晚年寫了這篇福音,所以時間不能離70年這個下限太遠,否則他未免長壽得太離譜了。但是一世紀的基督徒作家都沒有提到馬可福音,它是直到二世紀中葉才被基督徒作家所引用,它的出現時間不會很早。由于馬太福音在二世紀二、三十年代就已被提到,而馬可福音寫在它的前面,所以我們可以推測馬可福音大約寫于一、二世紀之交。

為什么說馬可福音絕對不可能是馬可寫的呢?因為第一,從他的語言風格推測,它的作者的母語是拉丁語,而不是希臘語或希伯來語,是一個羅馬人。第二,它的作者很可能根本就沒有到過巴勒斯坦,在文章中處處暴露出他對巴勒斯坦地理、風俗的無知。比如,他說“耶穌又離開推羅的境界,經過西頓,就從加波利境內來到加利利海。”(可7:31),有學者指出,按照這個旅行路線,耶穌不是到達而是背離加利利海。他把處死施洗者約翰的希律稱為王(king)(可6:14),實際上當時的希律只是四個分封王(tetrach)之一。他還認為所有的猶太人都有吃飯前仔細洗手的規定(可7:3),實際上這只限于法利賽人。他記載耶穌教導說“妻子若離棄丈夫另嫁,也是犯奸淫了。”(可10:14),妻子離棄丈夫另嫁在當時的羅馬是有的,在巴勒斯坦則完全不可能發生,耶穌的這句教導也就是無的放矢了。

總之,種種跡象表明,馬可福音的作者不會是見過耶穌的人所寫,他很可能連巴勒斯坦都沒去過,而馬可福音是有關耶穌的記載的最原始的資料,其可靠性如此之低,耶穌的歷史真實性也就岌岌可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