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福音小冊子的錯誤 作者:余創豪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個人意見文章

【時代論壇】第七二七期,二OO一年八月五日)

——————————————————————————–

余創豪
最近返回香港時,在幾間基督教書局裡面,看見一些在一九七零至八零年代的福音小冊子仍然有售,這些小冊子由種籽出版社出版,作者
是吳主光先生,可是,這些小冊子內容上有錯誤或者有商榷之處依然沒有修訂。首先,我贊同那位作者傳福音的熱誠,那些小冊子再版很
多次,自有一定價值,我相信這些書冊必曾感召無數人歸主。然而,我有點擔心:假若基督教領袖在學術上疏忽的話,帶來的負面影響實
在無可估量。

例如在一本題為《那一位是真神呢?》的小冊子裡面,吳主光先生指出:「從前佛教說月宮有娘娘,太空人證實這不是真理。中世紀的時
候,天主教教皇通過議會,宣佈信仰地球是平的,太陽環繞地球而轉。大科學家加里略,發明了望遠鏡,觀察太空,主張地球才是環繞太
陽而轉,而且深信地球是圓的。」在另外一本小冊子《基督教與天主教的分別》中,作者重複同樣說法。

月宮娘娘是中國民間傳說,而非佛教教義,不過,在這裡討論焦點是關於加里略。第一,加里略並沒有發明望遠鏡,在十七世紀初期,望
遠鏡原本的名稱是「間諜鏡﹚﹙spyglass﹚,在荷蘭十分流行,加里略只是改良荷蘭的「間諜鏡」,將它應用在天文學上。第二,當時大
多數天主教人士都相信地球是圓的,地球是否宇宙中心,才是加里略與天主教會爭論的焦點,在很早以前,天主教已經接受了亞里斯多德
的宇宙論,認為宇宙有五十五個圓球,包圍著地球,而天主教神學之泰山北斗聖多馬斯.亞奎拿(St. Thomas Aquinas))」的部分學說,也
是基於亞里斯多德的宇宙論。

在《如果沒有神》和《那一位是真神呢?》兩本書裡面,吳主光先生都援引科學家牛頓來支持基督教信仰,在前書中作者說「牛頓是一個
虔誠的基督徒。」

雖然牛頓自稱「基督徒」,但是他不相信三位一體,和很多基本基督教教義,諷刺的是,他是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院士。著名科學哲學家
李察.威斯科﹙Richard Westfall﹚稱牛頓為「原型自然神論者」﹙proto-deist﹚,所謂「自然神論」,是相信神創造這世界之後,就讓
自然律去統治這個世界,自己再不插手。牛頓正是抱著這種宇宙觀,對於牛頓來說,世界就好像一個鐘,當鐘錶師傅完成裝配之後,將大
鐘上鏈,跟著大鐘會自行運作,師傅不會再過問。所以牛頓的宇宙觀,亦名叫「機械宇宙觀」、或者「鐘錶宇宙觀」。這種見解當然與基
督教的上帝觀相去甚遠,難怪循道會創始人約翰衛斯理(John Welsey)對牛頓理論表示懷疑。吳主光先生援引牛頓學說來支持創造論並無
不妥,但若能指出牛頓是自然神論者,就能避免不必要的誤解。

在《如果沒有神》裡面,吳主光先生引用「熱力學第二定律」去否證宇宙不能從無變有。什麼是「熱力學第二定律」呢?簡單地說,就是
在一個封閉系統裡面,有秩序之物漸漸變成沒有秩序,例如一間鎖著的房子,長期沒有人入內打理,房內的東西便會逐漸朽壞。不少基督
徒都以此論證宇宙沒有演化,因為假若沒有一個創造者、承托者,萬物絕對不可能從無秩序漸變成有秩序。

其實,以上論點已經受到不少科學家批評,反對創造論者強調「熱力學第二定律」只適用於一個封閉系統,可是,宇宙是一個開放系統,
而不是如房子般的封閉系統,例如地球不斷從太陽吸取能量。著名科學哲學家依諾.索伯(Elliot Sober)))與菲獵.吉施拿(Philip
Kitcher)))都撰書批評基督徒誤用「熱力學第二定律」。索伯與吉施拿對哲學、生物學、數學都有深入研究,資料考證十分嚴謹,即使我
未必同意他們的見解,但也不能不考慮其論點。

在討論進化論時,那位作者說:「進化論熱潮已成過去,世上絕大部分的科學家都感到進化論建基在太多的猜測推論上。」還有:「時至
今日,世上有許多大學開始發現,研究進化論並沒有建設性的貢獻,於是紛紛放棄這種研究,轉而研究靈魂和超心理學。」

我不知道在一九七零至八零年代以上那些現像,有沒有在學術界發生,可是以我個人見聞來說,現在大多數大學並沒有放棄研究進化論,
著名科學哲學家李察.奇﹙Richard Creath﹚指出:進化論研究己經澎脹為一個橫跨生物、物理、化學、地質、人類、心理……科際的龐
大體系。而靈魂和超心理學,根本沒有被當成嚴肅學術。

以上舉出的那些書籍已經再版了七次至二十次,在二、三十年之間,為什麼沒有一些研讀科學、科學歷史、或者科學哲學的基督徒,指出
以上問題、幫助吳主光先生修訂呢?也許有人會辯護:「那些福音小冊子的對像是普羅大眾,而不是知識份子,所以要深入淺出。」複雜
與簡單是一回事,正確與錯誤卻是另一回事,也許觀點沒有明顯對錯之分,但是事實是否正確卻可以考據。我們時常強調自己的信仰是真
理,可是,如果言論上很多細節資料都不能翔實,那麼我們又怎能說服非基督徒﹙特別是知識分子﹚接受基督教信仰是真理呢?

筆者在年少時,很喜歡讀張系國的科幻武俠小說,其中一個系列是《五玉碟》和《龍城飛將》,在這故事裡面,有一位莫大將軍率領馬隊
與一支高科技的武裝部隊決戰,結果當然死傷慘重,戰後有人嘲諷莫大將軍:「用馬隊衝鋒對抗機動部隊,真是勇敢!可是太慘烈了!」
我恐怕:以現在基督徒的裝備去面對索伯與吉施拿等高手,真的有如以馬隊去挑戰鐳射砲。有誰能以無比勇氣與嚴謹學術,去撰寫一本令
非基督徒學者也信服的福音護教書籍呢?

2001.6.15

  1. Abbe Kau says:

    余君批評吳先生的小冊子的資料為過時及錯誤,本人認為非常不合理。我認為他只是不同意吳先生的見解而己,並沒有足夠證據証明吳先生的資料有問題。余君偏見地採用反對派的資料,卻對支持派的資料不屑一顧。若是這樣,就是余君親自出一本他認為是最好的基督教護教書,一樣有反對的人嘲笑為資料過時及錯誤。
     
    舉一個例。余君對吳先生說「從前佛教說月宮有娘娘」表示反對,認為「月宮娘娘是中國民間傳說,而非佛教教義」。但誰不是現在的佛教摻雜著許多民間的傳說在當中!你想現在的佛教還是釋迦牟尼開創的時候一樣?你找一本釋迦牟尼的著作有提及「觀音」給我看看。但現在佛教徒有沒有拜觀音?佛教沒有摻雜民間的傳說?1
     
    另外,余君說「加里略並沒有發明望遠鏡,在十七世紀初期,望遠鏡原本的名稱是「間諜鏡」(spyglass),在荷蘭十分流行,加里略只是改良荷蘭的「間諜鏡」,將它應用在天文學上。」這可出奇了。加里略將「間諜鏡」改良到一個地步,可以望到天上遠處的星體,這不就是望遠鏡嗎?事實是,加里略發明的才是名符其實的「望遠鏡」2
     
    余君又說:「在前書中作者甚至說「牛頓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我恐怕這裡大有商榷餘地。」並列出一位科學家的言論,說牛頓不信三位一體。我想問問余君,以你這樣嚴謹處事的態度,不覺得你的論證太薄弱嗎?大多數說及牛頓生平的書,都說他是一個基督徒,這似乎是共識。就是連批評他信仰有偏差的人,都沒有認為牛頓不是基督徒3。用一些私人信件及未公開發表的著作的否定牛頓一生的信仰,這會不會對他本人太不公平?林獻羔說:「牛頓不但是位偉大的科學家,而是位虔誠的基督徒,研究聖經的濃厚興趣決不在科學之下。他所發表的科學著作只佔他所有著作的10%,80%以上的著作皆為神學著作,總字數超過140萬……看了牛頓有關研究聖經著作的人,都確信他的信念的正確的……牛頓說:「我在聖經裏發現許多証據,証明它是可靠的,超過世上任何一本書。」牛頓在一次訪問中回答什麼是他一生中兩大發現時說:「我一生中發現了兩件最重要的事情:第一,我是個大罪人;第二,耶穌基督是位救主。」」4
     
    余君又說:「反對創造論者強調的「熱力學第二定律」只適用於一個封閉系統,可是,宇宙是一個開放系統,而不是如房子般的封閉系統,例如地球不斷從太陽吸取能量。著名科學哲學家依諾.蘇霸(Elliot Sober)與菲獵.吉施拿(Philip Kitcher)都撰書批評基督徒誤用「熱力學第二定律」。」余君又再一次暴露了只愛採用反對派人士之意見的偏見。科學界對宇宙是否一個「開放系統」還沒有一致的定見。再者,問題的核心根本不是在於宇宙是一個開放系統還是封閉系統:「進化論者認為,地球是開放系統,可以不斷從太陽吸收能量以彌補在熵增高的過程中所消耗的能量,因而進化與熱力學第二定律並不矛盾。但是,他們把能量的多寡與能量的轉化相混淆了。問題不是太陽是否有足夠的能量維持進化過程,而在於太陽的能量怎樣用來維持進化過程。如果把一頭野牛放進一家瓷器店,野牛用它巨大的能量在店內作功的結果只能是一場破壞。同樣,如果蓋一座樓房沒有設計圖紙,沒有建築師統一指揮,乃是讓各種機器自由運作,讓人們把水泥、磚頭隨意堆砌,樓房也無法按藍圖蓋成。如果進化是宇宙的普遍現象,那麼在宇宙中一定有宏大的能量轉化系統和指令系統,使萬物能逆熱力學第二定律,由無序到有序、由低級到高級不斷地進化。但是,人們在宇宙中找不到這樣的系統,故進化的模式是與熱力學第二定律直接相衝突的。」5其實,余君認為宇宙是封閉系統或是開放系統並不是最大問題,最大問題是他認為進化者對熱力學第二定律解釋為真理,而其他支持創造論科學家的資料則為錯誤及過時。稱不同意見者的資料為錯謬及過時,這是客觀嗎?
     
    最後余君說:「在討論進化論時,那位作者說:「進化論熱潮已成過去,世上絕大部分的科學家都感到進化論建基在太多的猜測推論上。」還有:「時至今日,世上有許多大學開始發現,研究進化論並沒有建設性的貢獻,於是紛紛放棄這種研究,轉而研究靈魂和超心理學。」我不知道在七十至八十年代以上那些現現象,有沒有在學術界發生,可是以我個人見聞來說,現在大多數大學並沒有放棄研究進化論。」進化論由十九世紀中期開始,到二十世紀初,是進化論發展的高峰期。時至今日,雖然還有不少人信進化論,但無可否認,進化論熱潮已過,都是因著近數十年來一群鍥而不捨的創造論科學家不斷地提出對支持創造論而對進化論不利的證據。另外,當吳先生說及進人論及其他學科的發展趨勢時,余君說「『我不知道』在七十至八十年代以上那些現象,有沒有在學術界發生,可是『以我個人見聞來說』,現在大多數大學並沒有放棄研究進化論。」既然余君直認不知道,為什麼還要振振有詞的批評人?而這句『以我個人見聞來說』也說不通,評論事情不是基於客觀的證據嗎?怎麼來個『以我個人見聞來說』呢?
     
    總括來說,余君只不過是不同意吳先生所寫某方面的內容而已,並沒有足夠證據顯示吳先生的資料的過時及錯誤。他這樣說法實在有點不負責任。希望余君下次評論時,不要只用反對派的資料,同時也是看看支持派的論點,這樣才能作出客觀的分析。

    • RickyLO says:

      Abbe kau, 有很多基要及保守派的耶教徒, 傳教殷切, 在宣教的時候, 為了說明”神”這物體的確存在, 為了獲得更多的所謂證據, 不惜查找一些偽似科學的證據, 或找來有名氣的信神科學家搖旗吶喊, 以為可以由此便能說服不信者, 說明神的存在是毋容置疑的! 吳主光的小冊子就是一例!
      很多堅實的科學研究成果, 理論及資料的正確與否, 不是因為他是屬於反對派或讚成派, 而是得到國際性的科學專業團體, 有權威的學術機構對這些理論所認受, 科學理論從來都不會是一個人或一派人說了算, 一個堅實的理論, 是要經過無數同行的參與驗證(peer review)才能獲得科學界的普遍認同!
      千百年來, 從來沒有人能找到客觀的科學驗證, 足以提供充分的證據去證明有”神”這樣的東西存在. 因此, 宗教信仰所涉及的物體還是歸於宗教信仰, 並不屬於科學的研究範籌, 科學界更不會認受其真確性! 即使在哲學層面或基本邏輯推理, 嘗試由此能說明或推理出”神”這物體理應存在的努力, 都是徒勞無功!
      科學和宗教是基于人類兩個不同方面的經歷。在科學領域裡,解釋或理論必須以觀察自然世界得到的證據為基礎。如果科學的觀察和實驗結果, 與现存的解釋或理論相冲突,那麼,該解釋或理論最终必须加以修正,甚至完全放棄。 相反,宗教信仰只是以個人的宗教經驗”證據”為後盾,而且很多時候信徒不會由於碰到有相悖的证據, 而改變或調整宗教的一些理念. 更會淘盡心思, 東拉西扯, 嘗試去自圓其說! 再說, 有神信仰通常會涉及一些’超自然’的力量或實體。 由于’超自然’的實體不屬于可觀察的自然世界,科學根本無法對其進行研究。
      因此,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科學與宗教只能是並存! 絕不能共融! 河水不犯井水! 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關注人類對于外部世界的認知或感受。科學’探究宇宙萬物’, 宗教用來’安撫人心'(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需要) , 倆者根本所關注點, 是完全不同的領域!
      很多的論戰. 是宗教家或信徒為了護教, 出於保護或試圖鞏固一些反科學, 幼稚, 過時的教義或故事, 不惜不懂科學說科學, 歪理連篇, 更有甚者, 無理踐踏一些堅實的科學研究成果!
      找科學家來搖旗吶喊, 以壯聲威更是犯了”偽托權威”的謬誤, 我們有權威的物理學家, 宇宙學家, 消防專家, 反罪惡專家等, 但不會有信教的專家, 世界上有超過4000個有神宗教, 那麼, 誰是信教專家? 有科學家信耶教, 並不能由此說明耶教是可信的, 我們感到奇怪的是, 為甚麼信徒不提美國科學院的頂尖科學家中, 只有7%信有’神’這種物體呢? 有93%科學家不信神, 是否更有力去證明神根本不存在呢?
      關於演化論, 以下是美國科學院在2008年, 再次作出的聲明:
      “許多科學的理論堅如磐石,不大可能被任何新的证據所撼動。比如说,不可能會有新的证據证明地球不是围绕着太陽旋轉(日心說),或者生物體不是由细胞组成(细胞学说)。就像这些猶如基石的科學理論一样,演化論被無法数計的化石, 觀察物種之間的過渡型生物化石, 在加上現代生物科技, 對基因認識的急速發展, 大量實驗数據所支持及证實,演化論已經是生物學, 現代醫學的奠基石, 科學家們堅信,新的证據不可能推翻演化論的基本構想。當然,像所有其他科學理論一样,随着新的科學领域的出现,随着新技術使得以前不可能進行的觀察和實验變為可行,演化論也將不断地加以完善。”
      好了, 你叫我去相信美國科學院, 還是去相信根本就是外行的宗教界人士呢?
      在美國及全世界, 最權威, 最有認受性的科學機關或學術團體, 對演化論根本就沒有爭議, 說甚麼學術界有不同看法, 只是護教者的瞎吹而已!
      甚麼才是一個理性, 尊重堅實科學成果, 擁抱真理的明信徒? 請看以下一封公開信:
      2005年,The Clergy Letter Project美國一封由1萬多名基督教牧者簽名的公開信說道:
      “..我們相信演化論是科學的基本事實,它經受得住嚴格的檢驗,人類許多豐富的知識和成就都建築在這個理論之上。拒絕這個事實,或者認為它只不過是『許多假說中的一種』,是對科學無知的蓄意容忍,而且將把這種無知傳遞給我們的後代。我們相信,能夠進行批判性思維的大腦就是上帝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之一,拒絕充分使用這個禮物就是拒絕造物主的意願…我們敦促學校董事會成員肯定演化論教學是人類知識的重要部分,並因此維護科學課程的完整性。我們要求,把科學作為科學來對待,把宗教作為宗教來對待,這是兩種不同形式的相互補充的真理….。”
      其實, 世界上絕大部分的耶教團體都接受了演化論, 是堅實的科學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