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本港首宗神父涉嫌非禮男童案中,現年27歲的男事主首度出庭,以英語詳細描述11年前仍是教會修士的被告劉嘉兒如何藉詞「怕他搞大別人的肚」,要給他「性治療」,在引用聖經安慰他後,一夜內多次性侵犯他,包括替他手淫及企圖跟他肛交。

而性侵犯翌日,神父即回復「神聖」形象,照常出席教會彌撒。

「怕他搞大別人的肚」

1990年9月赴英留學的事主,90年底回港度假,認識在天主教聖若瑟堂當修士的劉嘉兒。事主供稱,91年1月4日晚上,他在被告的要求下,到觀塘聖若瑟堂的宿舍面談。

事主在庭上表示,被告當時表現得非常友善,問他有關在香港及英國的生活。由於事主從男校轉到男女校讀書,便對被告稱覺得女孩子很吸引及有趣,並指這是他首次在校內有這麼多女孩子。

被告聽罷稱很擔心事主會與英國女孩子有性,使她們懷孕,又問事主之前對性有沒有認識,當事主回答「沒有」,被告又非常關心地說:「我一定要給你『性療』。」

著事主脫光同洗澡

事主與控方在庭上的對話摘要如下:

事主:他將聖經給我看。

控方:為什麼?

事主:告訴我聖經中的故事,關於神父及神是好的,希望我會對他更加信任。他然後著我到浴室內,要我脫光,我感尷尬,但我只照他的指示做。他著我看著鏡子,當時我是赤條條的……然後他著我往洗澡,他亦脫光踏進浴缸,跟我一起洗澡……當時他站在我身後,用右手搖我的陽具數次,然後問我:「有沒有任何感覺?」當時我沒有感覺,只覺很不舒服,然後我離開浴室。他著我穿回衣服,返回牀上脫光衣服等他,他則繼續洗澡。

控方:你當時的感覺如何?

事主:奇怪。我真的相信他是替我做「性治療」。被告後來把房燈關上,赤著身子爬到牀上與我同睡。我躺在牀上,他面向我,用手搖我的陽具。整晚搖了很多次……由晚上10時持續到翌日早上6時。

睡在身上問想做男或女

控方:你的感覺如何?

事主:奇怪及惡心,但我沒作聲,因我不明白發生何事,我不知道什麼是同性戀,我認為這是開玩笑,但我相信他做的是正確的事,因為他是成年人,我是小男孩。

後來他著我睡在他身上,問我想做男還是女,我答「男」;他再問我「現在男女會做些什麼?」,我回答「做愛」,他著我把他看待成女人,於是我吻他乳頭數秒,然後吻他的頸。我當時很惡心,我的陽具觸到他的陽具。

控方:被告當時感覺如何?

事主:他覺得很舒服及開心,將雙手放在枕頭上。

控方:你感覺如何?

事主:很睏,很想睡覺,很累。想問很多問題,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大約早上6時,他用手按著我的身體,想用他的性器官進入我肛門,我感到他的性器官接觸到我的肛門,是暖及硬的。他試過3次,第3次他真的想進入,於是我大聲喊停。當時我感到憤怒,我知他想做什麼。其後他走進浴室,我則睡著了。我感到很恐怖,幸好他沒有進入,否則我會嘗到痛楚。當他從浴室出來後,他吻我的臉一下,向我說早晨,然後著我稱呼他:「Daddy」……弄醒我後,他著我回家,而他則出席教會的彌撒。

拒發誓所作的非邪惡

事主表示對被告所做的事很疑惑,在1月5日晚上再到被告的宿舍,要求被告向天主發誓,保證他所做的事並沒有罪,不是邪惡的。但被告再引用聖經說:「古人如果發假誓會被天主懲罰」,拒絕事主的請求,並打發他走。事主稱,當時感到被告覺得很羞恥,不想面對他。

92年6月至8月,事主稱當時他已患有精神分裂症,在記不起什麼情況下,事主再到被告的神父宿舍被被告狎玩其下體5至10分鐘。事主謂,當時感到很憤怒及不快,因為他的精神狀況剛剛復元,卻再被被告騷擾。

資料來源

2003-01-14, 明報, A04, 港聞, 神父涉狎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