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专讯】本港首宗神父涉嫌非礼男童案中,现年27岁的男事主首度出庭,以英语详细描述11年前仍是教会修士的被告刘嘉儿如何借词“怕他搞大别人的肚”,要给他“性治疗”,在引用圣经安慰他后,一夜内多次性侵犯他,包括替他手淫及企图跟他肛交。

而性侵犯翌日,神父即回复“神圣”形象,照常出席教会弥撒。

“怕他搞大别人的肚”

1990年9月赴英留学的事主,90年底回港度假,认识在天主教圣若瑟堂当修士的刘嘉儿。事主供称,91年1月4日晚上,他在被告的要求下,到观塘圣若瑟堂的宿舍面谈。

事主在庭上表示,被告当时表现得非常友善,问他有关在香港及英国的生活。由于事主从男校转到男女校读书,便对被告称觉得女孩子很吸引及有趣,并指这是他首次在校内有这么多女孩子。

被告听罢称很担心事主会与英国女孩子有性,使她们怀孕,又问事主之前对性有没有认识,当事主回答“没有”,被告又非常关心地说:“我一定要给你‘性疗’。”

著事主脱光同洗澡

事主与控方在庭上的对话摘要如下:

事主:他将圣经给我看。

控方:为什么?

事主:告诉我圣经中的故事,关于神父及神是好的,希望我会对他更加信任。他然后着我到浴室内,要我脱光,我感尴尬,但我只照他的指示做。他着我看着镜子,当时我是赤条条的……然后他着我往洗澡,他亦脱光踏进浴缸,跟我一起洗澡……当时他站在我身后,用右手摇我的阳具数次,然后问我:“有没有任何感觉?”当时我没有感觉,只觉很不舒服,然后我离开浴室。他着我穿回衣服,返回牀上脱光衣服等他,他则继续洗澡。

控方:你当时的感觉如何?

事主:奇怪。我真的相信他是替我做“性治疗”。被告后来把房灯关上,赤著身子爬到牀上与我同睡。我躺在牀上,他面向我,用手摇我的阳具。整晚摇了很多次……由晚上10时持续到翌日早上6时。

睡在身上问想做男或女

控方:你的感觉如何?

事主:奇怪及恶心,但我没作声,因我不明白发生何事,我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我认为这是开玩笑,但我相信他做的是正确的事,因为他是成年人,我是小男孩。

后来他着我睡在他身上,问我想做男还是女,我答“男”;他再问我“现在男女会做些什么?”,我回答“做爱”,他着我把他看待成女人,于是我吻他乳头数秒,然后吻他的颈。我当时很恶心,我的阳具触到他的阳具。

控方:被告当时感觉如何?

事主:他觉得很舒服及开心,将双手放在枕头上。

控方:你感觉如何?

事主:很困,很想睡觉,很累。想问很多问题,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大约早上6时,他用手按着我的身体,想用他的性器官进入我肛门,我感到他的性器官接触到我的肛门,是暖及硬的。他试过3次,第3次他真的想进入,于是我大声喊停。当时我感到愤怒,我知他想做什么。其后他走进浴室,我则睡着了。我感到很恐怖,幸好他没有进入,否则我会尝到痛楚。当他从浴室出来后,他吻我的脸一下,向我说早晨,然后着我称呼他:“Daddy”……弄醒我后,他着我回家,而他则出席教会的弥撒。

拒发誓所作的非邪恶

事主表示对被告所做的事很疑惑,在1月5日晚上再到被告的宿舍,要求被告向天主发誓,保证他所做的事并没有罪,不是邪恶的。但被告再引用圣经说:“古人如果发假誓会被天主惩罚”,拒绝事主的请求,并打发他走。事主称,当时感到被告觉得很羞耻,不想面对他。

92年6月至8月,事主称当时他已患有精神分裂症,在记不起什么情况下,事主再到被告的神父宿舍被被告狎玩其下体5至10分钟。事主谓,当时感到很愤怒及不快,因为他的精神状况刚刚复元,却再被被告骚扰。

资料来源

2003-01-14, 明报, A04, 港闻, 神父涉狎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