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自然科學家不信神(Nature 394, 313 (1998))

Posted: 18th November 2002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反基督成果

自本世紀初以來,人們就一直在爭辯美國科學家的宗教信仰問題。 我們最新的調查發現,在頂尖自然科學家中,不信神的比例比以前都多--幾乎全都不信神。

最早研究這個課題的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詹穆斯.H.路巴 (James H. Leuba),他在1914年做了里程碑式的調查。他發現,在1000名隨機選擇的美國科學家中,有58%表示不相信或懷疑神的存在,在 400名「大」科學家中,這個數位上升到了接近70%。20年後,路 巴用有些不同的方式重復了調查,發現這兩個數位分別上升到了 67%和85%。

在1996年,我們重復了路巴在1914年的調查,並向《自然》報告了 我們的結果。我們發現,在1914年以來,美國科學家一般地沒有多少變化,有60.7%表示不信或懷疑神的存在。今年(1998年),我們 很接近地類比了路巴在1914年第二階段的調查,調查那些「大」科學家的信仰,發現信神的比例是前所未有的低--只有大約7%。

路巴把「大」科學家不信神或疑神的比例高的原因,歸於他們具有 「超級知識、理解和經驗」。類似的,牛津大學科學家彼特.阿金斯(Peter Atkins)在評論我們1996的調查時說,「你很顯然能夠是一個科學家,並具有宗教信仰。但是由於科學和宗教的知識範疇是如此不合,我不認為在更深刻的意義上,你能夠是一個真正的科學家。」 這樣的評論導致我們重復了路巴第二階段的研究,對「大」和「小」科學家的宗教信仰做最新的比較。

我們所選取的「大」科學家群體是美國科學院的成員。我們的調查 發現,科學院的自然科學家幾乎一致地否認超驗事物的存在。不信神和不信永生的比例,在科學院生物學家中分別?65.2%和69.0%,在科學院物理學家中分別是79.0%和76.3%。剩下的人當中,大部分對這兩個問題都持懷疑態度,很少有相信的。我們發現,科學院的數學家具有最高的信仰比例(14.3%信神,15.0%信永生)。生物學家具有最低的信仰比例(5.5%信神,7.1%信永生),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則稍微多了一些(7.5%信神,7.5%信永生)。

重復路巴的方法有些困難。對一般的調查,他從標準工具書《美國 科學界人士》(AMS)中隨機地抽取科學家名單。我們用了這部書的現有版本。在路巴的時候,AMS的編者在詞條中標示出「大科學家」,路巴就據此鑒定他的「大」科學家。AMS不再有這樣的標示了,所以我們就把科學院的成員作為我們的「大」科學家,在早期的AMS,這個身份也是「大科學家」的標誌。我們的方法要比路巴的方法衍生了一個更傑出的樣本,這或許可以解釋在我們的被調查者中存在著極低的信仰比例(如果前面引述的路巴和阿金斯的評論 是正確的話)。

在1914年的調查中,路巴把他那簡略的問卷郵寄給了隨機抽選出來的400名AMS的「大科學家」。它詢問被調查者是否相信「一個能與人類進行智慧和有感情的溝通的上帝」和「個體的永生」。對每一個問題,被調查者可以選擇回答確信、不信或懷疑。我們的調查包括了完全相同的問題,也要求匿名答覆。路巴把1914年的問卷送給了400名「生物和物理科學學家」,後者除了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還包括數學家。由於科學院成員的人數相對較小,我們把我們的問卷送給了這些核心學科的全部517名科學院成員。在1914年,路巴收回了大約70%的答卷,在1933年則超過75%,而我們在1996 年的調查收回了60%,對科學院成員的調查則收回了稍多於 50%。

正當我們整理調查結果的時候,科學院發行了一本小冊子,鼓勵在 公共學校教授在美國科學界和某些保守的基督徒之間一直存在衝突的進化論。這本小冊子想讓讀者確信,「科學對上帝是否存在的問題持中立立場」。科學院院長布魯斯.阿爾伯茲(Bruce Alberts)說:「有許多非常傑出的科學院成員有著非常虔誠的宗教信仰,同時也 相信進化論,他們中的許多人是生物學家。」我們的調查結果與此不同。

  1. 徐嘉裕Neil says:

    頂尖的科學家當然不信神了,因為這學家都有獨立思考的判斷能力,能快速求證並分辨真偽,反而是智商低的人非常容易被這些基督及其他宗教敗類所蠱惑,再加上一些科技假神績的輔助,很快就能吧人的轉圈圈。

    不過這些基督的首腦智商可不低,就像幫派老大一樣,笨的都是手下,動腦的都在上面享清福吃香喝辣的每天玩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