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丁文江:《玄学与科学》

5438f05c4470cb1a959bb7208a418d87.124.124 (民)丁文江:《玄学与科学》1923年2月,中国政治家、哲学家张君劢在清华大学的讲演《人生观》的基本观点,认为人生观不受科学的支配,科学解决不了人生观的问题。同年4月,地质学家丁文江在《努力周报》发表《玄学与科学》,批评张君劢的观点,从而拉开了论战的序幕,其后发展至梁启超、胡适、唐钺等文化界名人纷纷卷入笔战。(有关「科玄论战」列表见 :http://www.xys.org/forum/db/22/112.html,有关多篇论战文章可参考《科学与人生观》一书【按此下载】。)


玄学真是个无赖鬼--在欧洲鬼混了二千多年,到近来渐渐没有地方混饭吃,忽然装起假幌子,挂起新招牌,大摇大摆的跑到中国来招摇撞骗。你要不相信,请你看看张君劢的《人生观》!张君劢是作者的朋友,玄学却是科学的对头。玄学的鬼附在张君劢身上,我们学科学的人不能不去打他;但是打的是玄学鬼,不是张君劢,读者不要误会。

玄学的鬼是很利害的;已经附在一个人身上,再也不容易打得脱,因为我们打他的武器无非是客观的论理同事实,而玄学鬼早已在张君劢前后左右砌了几道墙。他叫他说人生观是「主观的」、「直觉的」、「自由意志的」、「起于良心之自动而决非有使之然者也」、「决非科学所能为力,惟赖请人类之自身而已」,而且「初无论理学之公例以限制之,无所谓定义,无所谓方法」。假如我们证明他是矛盾,是与事实不合,他尽可以回答我们,他是不受论理学同事实支配的。定义、方法、论理学的公例,就譬如庚子年联军的枪炮火器;但是义和团说枪炮打不死他,他不受这种火器的支配,我们纵能把义和团打死了,他也还是至死不悟。

所以我做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救我的朋友张君劢,是要提醒没有给玄学鬼附上身的青年学生。我要证明不但张君劢的人生观是不受论理学公例的支配;并且他讲人生观的这篇文章也是完全违背论理学的。我还要说明,若是我们相信了张君劢,我们的人生观脱离了论理学的公例、定义、方法,还成一个甚么东西。

人生观能否同科学分家?

我们且先看他主张人生观不受科学方法支配的理由。他说:

「诸君久读教科书,必以为天下事皆有公例,皆为因果律所支配。实则使诸君闭目一思,则知大多数之问题,必不若是之明确。……甲一说,乙一说,漫无是非真伪之标准。此何物欤?曰,是为人生。同为人生,因彼此观察点不同,而意见各异,故天下古今之最不统一者莫若人生观。」

然则张君劢的理由是人生观「天下古今最不统一」,所以科学方法不能适用。但是人生观现在没有统一是一件事,永久不能统一又是一件事。除非你能提出事实理由来证明他是永远不能统一的,我们总有求他统一的义务。何况现在「无是非真伪之标准」,安见得就是无是非真伪之可求?不求是非真伪,又从那里来的标准?要求是非真伪,除去科学方法,还有甚么方法?

Page 1 of 12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