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08日 – 晚清反教紀念日

Posted: 31st July 2012 by admin in 非基督教血淚史

日期

6月8日

簡介

《辟邪紀實》出版,掀起晚清時期中國官民的反教熱潮。

詳情

bixie 06月08日   晚清反教紀念日

1839至1842年鴉片戰爭後,基督教獲得在通商口岸傳教的權利,在法國堅持之下,終再准許國人信教。咸豐八年(1858年)及十年(1860年)分別簽訂《天津條約》及《北京條約》,明訂給予基督教在中國境內傳教的權利,並允許天主教能收回自禁教時期被政府沒收的教堂教產,而且可在任何地區買地或租地建立教堂。傳教士有恃無恐,橫行霸道,本土原有宗教和文化被大肆破壞。

在上述的背景下,《辟邪紀實》一書便因而誕生。該書寫成於咸豐十一年五月朔日(西曆1861年6月8日),為湖南省一位署名「天下第一傷心人」所編著,內容分為上卷的天主邪教集說、天主邪教入中國考略、辟邪論,中卷的雜引、批駁邪說、下卷的案證,附卷的辟邪歌、團防法、哥老會說,其中〈團防法〉是最先提出一套完整防制入境傳教機制,希望利用防衛地方的民團組織,以「團防」方式防止傳教者進入。除此之外,《辟邪紀實》對基督教教義有廣泛而深入的討論,內容一針見血,例如就耶穌被釘十字架就有以下駁斥:

「上帝子,何假人生?人既有罪,何為代贖?耶穌未生前,宇宙權果操自何人?既謂肉身升天,何更有墓而使人拜?荒謬之極,數語中便自相矛盾。」

《辟邪紀實》在當時廣泛流傳,掀起了士大夫、官紳以至民間的反教熱潮,歷數十年不衰。同期亦有流行於四川的《植綱扶紀--討洋人檄文》、福建林昌彝著《闢邪教論》等等,皆為知識分子對基督教危機的一種醒覺。當時大部分知識分子都認為基督教與列強侵略息息相關,紛紛對大眾宣揚反教思想,至使民教衝突,「教案」此起彼落,大小合共達五百餘宗。

其實中國知識分子的反對基督教,並非始於晚清。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在耶穌會士利瑪竇死後六年,南京禮部侍郎沈榷便曾對在華的天主教發動一次猛烈的攻擊,曾三次上疏,並逮捕西洋及中國教士教民二十餘人,造成「南京教案」。隨後陸續有不滿天主教的言論,包括明代出版《破邪集》、清初《不得已》,直至雍正禁教後,反教言論趨向沉寂。

為紀念中國人民對基督教侵略的對抗,謹以此書的出版日期作紀念日。

資料來源

呂實強(2006),《近代中國知識分子反基督教問題論文選集》。台北:宇宙光全人關懷。
呂實強,中國官紳反教的原因(1860-1874)(節錄),http://www.horace.org/christianfaq/C07.htm
《辟邪紀實》下載:(上)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240022.html(下)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240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