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12月9日

简介

经历多年来教会和政权的腐化后,法国通过政教分离法,确立保障公民信仰和思想自由。

详情

法国大革命之前,罗马天主教是法国的国教,教会制度与旧政权紧缠在一起,贵族、教士等在社会上享有特权,民众生活艰苦。1789年,法国大革命开始,推翻专制皇权,并宣示《人权宣言》,其中第10条写道:“任何人发表意见,甚至宗教上的意见,只要其表达并无触犯现有法律和命令,都不得受到干涉。”奠定了保障公民信仰和思想自由的原则性宣示。

大革命后改变多项政策,包括1795年开始实践国家政权与宗教的分离,可惜受到罗马教会的干涉,短短数年后的1801年,教皇庇护七世(Pie VII)就利诱拿破仑签订《教务专约》(Concordai),法国只许承认天主教、新教中的路德派和卡尔文派以及犹太教,并要以国库资助它们的经费。因此虽然国家政治生活日趋自由化,法国人的信仰和政治生活依然受到某些制约。

随着1880和1901年有关结社自由等法律陆续出台,那些不属于被国家承认的信仰团体遭遇很多法律和行政上的麻烦。这种状况让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应该实行彻底的政教分离。经历了德雷弗斯案件(L’Affaire Dreyfus)洗礼,人们更深刻体认到捍卫个人权利的重要。

在《人权宣言》后整整一个多世纪,法国各界围绕一些重要问题展开过许多政治和思潮上的反复冲突,其中,教育问题在19世纪后半叶一直处于政教分离矛盾的核心。1882年的《费里法》和1886年的《戈布莱法》颁布后,公共学校在随后的岁月里就成为“政教分离”的场所。不过直到1959年的《德勃雷法》,才可以说最后完成对教育的全面世俗化过程:国家提供经济资助,私立宗教学校接受国家的教学大纲内容。

1886年诞生、至今依然存在的“自由思想联盟”,在19世纪后半叶聚集了许多像雨果、法朗士等从共和派到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等不同思想政治流派的重要人物,成为推动政教分离运动的重镇。对这些法国思想家来说,“自由地思想”意味着“以无限制的方式去思考宗教、道德和政府”等问题;而政教分离就是进行这种思考的条件之一。1904年,该联盟为了推动这些理念,在罗马组织了后来被称为“政教分离大会”的国际会议。与此同时,在德雷弗斯案件中诞生的“人权同盟”在全国组织了宣传政教分离的活动日。

在赞同政教分离的政治家积极推动下,政教分离法终于在1905年12月9日通过,此法基于三大原则:国家的中立、信仰自由、以及与教会相关的公众权力。此法被视为法国laïcité(政教分离)的原则,著名地指出“共和国并不确认、也不支薪或补助任何宗教。”共和国借此重申思想和信仰自由,教会从此成为社团法人,不再享受国家的经济支持。漫长的政教分离史最终告一段落。从政治到教育、从思想到法律,个体的自由和权利一步步得到落实。

政教分离原则从根本上所要捍卫的东西,是作为主体的现代人的思想、信仰和表达的权利,这些权利是现代性的基石,必须为之争取、捍卫。在这方面的动摇带来的后果会是灾难性的。

资料来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1905_French_law_on_the_Separation_of_the_Churches_and_the_State
http://zh.wikipedia.org/zh-hk/法国大革命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cordat_of_1801
张伦 2006,1905年的遗产:现代性、政教分离与言论自由:http://www.cuhk.edu.hk/ics/21c/issue/articles/0605018.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