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參考文獻’ Category

彼得福音

Posted: 1st April 2015 by admin_dad in 典外文獻

簡介 《彼得福音》(Gospel of Peter)於1886年在埃及阿克米(Akhmim)的考古中被發現,一般學者認為原書於公元二世紀中葉後以希臘語寫成。作者的寫作目的似乎帶有辯解的意圖,特別為彼拉多辯護,指出真正的罪魁其實是猶太人,彼拉多無須為耶穌的死負上責任。全書帶有反猶太人的語調,例如作者認為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事件全是基於猶太人的怨恨,這與應驗舊約的預言無關。 網上流傳《彼得福音》即《水上使徒行傳》〔或稱《水徒行傳》、《水徒行述年紀》、《水徒行紀》、《水上門徒行》、《水徒福音》,The Aquarian Gospel of Jesus the Christ〕,然而後者為1908年Levi H. Dowling所著,並非考古作品。 ……1 可是在猶太人當中沒有人洗手, 2 希律沒有,眾法官也沒有。由於他們不洗手,彼拉多便站起來〈去洗手〉。2 然後,希律王吩咐把主交到他們手裡,並對他們說:「我吩咐你們怎樣處置他,照做。」 3 約瑟當時站在那兒,他是彼拉多的朋友,也是主的朋友,知道他們將要把他釘十字架,就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以便安葬。4 彼拉多差派人到希律那兒拿耶穌的身體。5 希律說:「 彼拉多兄弟,即使沒有人求它〔指:這身體〕,我們也會埋葬他,原因是安息日要開始了,因為律法書上記著說:別讓日頭照在遭殺害的人身上。」 於是,在除酵節前一日,希律〔或:彼拉多〕把他帶到眾人面前。 6 他們帶著主,一面跑一面推他,說:7「讓我們拖拉著上帝的兒子,我們現在可以對他為所欲為呢! 」 於是,他們給他穿上紫色的袍,著他坐在審判官的座位上,說:「你這以色列的王,作公義的審判吧!」 8 當中有人拿荊棘做的冠冕來,戴在主的頭上。9 另有一些人站著向他的雙眼吐唾沫,有些人打他的面頰,有些人用蘆葦刺他,更有一些人鞭打他,說:「就讓我們這樣榮耀上帝的兒子吧! 」 10 他們把兩個犯人帶來,在他們之間釘主在十字架上。但他一直默不作聲,彷彿感覺不到痛楚似的。11 他們豎起十字架的時候在上面寫道:這是以色列的王。12 他們又把他的衣服放在他面前攤分,並為此拈閹。13 其中一名犯人責備他們,說:「我們自作自受,罪有應得,但這個作了眾人救主的人,他在甚麼事上得罪了你們呢? 」14 他們就惱恨他,下令不許弄斷他的腿,好叫他在痛苦中死去。 15 其時是正午,黑暗卻淹沒了整個猶太地區。他們感到焦慮苦惱,唯恐日頭下山,但他仍然活著,因為經上有一段是為了他們而寫的:「別讓日頭照在遭殺害的人身上。」16 他們當中有人說:「你們把苦膽加上醋,然後拿給他喝吧!」 於是他們混和了一些,拿給他喝。17 他們應驗了一切的事,又把自己的罪在自己頭上實現。18 許多人拿著燈四處走,以為是夜晚,有人更跌倒了。19 主高聲喊叫:「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啊,禰離棄了我。」說著,他就被提去了。20 同時,耶路撒冷聖殿裡的幔子裂為兩半。 21 之後,他們拔掉主雙手的釘, 22 把他放在地上。整個大地震動,人人都惶恐非常。 23 其後日頭照下來,才發現當時是第九點鐘。23 猶太人感到高興,把他的身體交給約瑟埋葬,因為他曾經目睹他所行的一切美好事情。24 他領了主〈的身體〉,然後洗淨他,用細麻布裡好, [...]

章炳麟(1869 – 1936),字枚叔,號太炎,又名章太炎,浙江餘杭人。近代民主革命家、古文經學家、思想家。他富於民族思想,先後擔任《時務》、《昌言》等報編輯,並創愛國學社,鼓吹革命。後因發表《駁康有為論革命書》和《革命軍序》,坐《蘇報》案被捕入獄。1905年出獄後,東渡日本,參加同盟會,主持《民報》。辛亥革命後,參加孫中山的軍政府,旋因反對袁世凱稱帝而被幽禁。他曾「七被追捕,三入牢獄,而革命之志終不屈撓」。辛亥革命後,日漸脫離政治,專意治學。在經學、史學、文字音韻和文學諸方面都有深湛造詣。章炳麟一生著述甚豐,被尊為經學大師,著作版本繁多,後輯為《章太炎全集》。 在對待宗教有神論的問題上,章炳麟既表現出積極批判基督教神學的近代無神論思想,又主張利用宗教為民主革命服務,提倡建立所謂無神教。他運用近代自然科學知識,從理論上批駁基督教的上帝創世說,他說:「萬物皆出於幾,皆入於幾。夫上帝何為哉?」「非有上帝造之,而物則自造之」。認為世間萬物皆由基本粒子「幾」構成,不是上帝創造。他還從邏輯上揭露了基督教的種種矛盾,而對於佛教和佛經則深信不疑。他往往還運用佛教教義去批駁基督教教義。章炳麟雖然批判基督教有神論,卻並不反對宗教本身。他認為要成就革命事業,必須「用宗教發起信心,增進國民的道德」。在他看來,「所以維持道德者,純在依自不依他」。因此,他提倡建立一種不崇拜偶像的、發揮依自不依他精神的所謂無神教。在他的心目中,這種理想的無神教就是佛教唯識宗。他說:「今之立教,惟以自識為宗」。 《無神論》導讀 章太炎這篇《無神論》,據知是第一次在中文中使用「無神論」這個名稱,這名稱一直沿用至今。文章當中一些名詞,宜在此處先解釋一下: 吠檀多(Vedanta)、鞞世師(Vaisheshika,又名衛世師)、僧佉(Samkhya),是印度教六個宗派中的主要三個,分別作為唯神、唯物、唯我的代表。章太炎以這些宗派與一些哲學家作類比,包括吠息特(Fichte,即費希特,18世紀法國哲學家)、索賓霍爾(Schopenhauer,即叔本華,18-19世紀德國哲學家)等,與及類比印度佛教的分化部派,包括經部、正量、薩婆多派(即說一切有部)、瑜伽論師(即唯識宗)。章太炎認為,為使眾生平等,先要破除唯神論。 首先,章太炎論及無始無終的耶和華,與在創世之前及末日之後他「起滅無常」出現矛盾;第二,以耶和華全知全能,與人類善惡、魔鬼的存在之間互相矛盾;絕對無二則與世界原本是否存在物質有矛盾;而無所不備又為何要創世?繼而再論及其父性的問題、創造者如何被造問題。 最後,章太炎簡述吠檀多派,並指出其比基督教優勝之處,再論述赫爾圖門(Hartmann,20世紀德國哲學家,即哈特曼)和康德對「有神」見解的不足之處,從而建立支持其無神論見解。 《無神論》 世之立宗教、談哲學者,其始不出三端,曰:惟神、惟物、惟我而已。吠檀多之說,建立大梵,此所謂惟神論也;鞞世師(譯曰勝論)之說,建立實性,名為地、水、火、風、空、時、方、我、意,九者皆有極微。我、意雖虛,亦在極微之列,此所謂惟物論也;僧佉(譯曰數論)之說,建立神我,以神我為自性三德所纏縛而生二十三諦,此所謂惟我論也(近人以數論為心、物二元,其實非是。彼所謂自性者,分為三德,名憂德、喜德、闇德,則非物質明矣。其所生二十三諦,雖有心、物之分,此如佛教亦分心、色,非謂三德之生物質者,即是物質。尋其實際,神我近於佛教之識陰,憂德、喜德近於佛教之受陰,闇德近於佛教之根本無明,非於我外更有一物)。漸轉漸明,主惟神者,以為有高等梵天;主惟物者,以為地、水、火、風,皆有極微,而空、時、方、我、意,一切非有;主惟我者,以為智識意欲,互相依住,不立神我之名,似吠檀多派而退者,則基督、天方諸教是也;似鞞世師派而進者,則殑德歌生諸哲是也;似僧佉派而或進或退者,則前有吠息特,後有索賓霍爾是也(近人又謂笛加爾說近於數論,其實不然。笛氏所說,惟「我思我在」一語與數論相同耳。心、物二元,實不相似)。惟我之說,與佛家惟識相近,惟神、惟物則遠之。佛家既言惟識,而又力言無我。是故惟物之說,有時亦為佛家所採。小乘對立心物,則經部正量、薩婆多派,無不建立極微;大乘專立一心,有時亦假立極微,以為方便。瑜伽論師以假想慧除析粗色,至不可析,則說此為極微,亦說此為諸色邊際,能悟此者,我見亦自解脫。雖然,其以物為方便,而不以神為方便者,何也?惟物之說,猶近平等。惟神之說,崇奉一尊,則與平等絕遠也。欲使眾生平等,不得不先破神教,故就基督、吠檀多輩論其得失,而泛神諸論附焉。 基督教之立耶和瓦也,以為無始無終,全知全能,絕對無二,無所不備,故為眾生之父。就彼所說,其矛盾自陷者多,略舉其義如左。 無始無終者,超絕時間之謂也。既已超絕時間,則創造之七日,以何時為第一日?若果有第一日,則不得云無始矣。若云創造以前,固是無始,惟創造則以第一日為始。夫耶和瓦既無始矣,用不離體,則創造亦當無始。假令本無創造,而忽於一日間有此創造,此則又類僧佉之說。未創造時,所謂「未成為冥性」者;正創造時,所謂「將成為勝性」者。彼耶和瓦之心,何其起滅無常也?其心既起滅無常,則此耶和瓦者,亦必起滅無常,而何無始之云?既已超絕時間,則所謂末日審判者,以何時為末日?果有末日,則亦不得云無終矣。若云此末日者,惟是世界之終,而非耶和瓦之終,則耶和瓦之成此世界,壞此世界,又何其起滅無常也?其心既起滅無常,則此耶和瓦者,亦必起滅無常,而何無終之云?是故無始無終之說,即彼教所以自破者也。 全知全能者,猶佛家所謂薩婆若也。今試問彼教曰:耶和瓦者,果欲人之為善乎?抑欲人之為不善乎?則必曰:欲人為善矣。人類由耶和瓦創造而成,耶和瓦既全能矣,必能造一純善無缺之人,而惡性亦無自起;惡性既起,故不得不歸咎於天魔。雖然,是特為耶和瓦委過地耳。彼天魔者,是耶和瓦所造,抑非耶和瓦所造耶?若云耶和瓦所造,則造此天魔時,已留一不善之根,以為誘惑世人之用。是則與欲人為善之心相刺謬也。若云非耶和華所造,則此天魔本與耶和瓦對立,而耶和瓦亦不得云絕對無二矣。若云此天魔者,違背命令,陷於不善,耶和瓦既已全能,何不造一不能違背命令之人,而必造此能違背命令之人?此塞倫哥自由之說,所以受人駁斥也。若云耶和瓦特造天魔,以偵探人心之善惡者,耶和瓦既已全知,則亦無庸偵探。是故全知全能之說,又彼教所以自破者也。 絕對無二者,謂其獨立於萬有之上也。則問此耶和瓦之創造萬有也,為於耶和瓦外無質料乎?為於耶和瓦外有質料乎?若云耶和瓦外本無質料,此質料者,皆具足於耶和瓦中,則一切萬有,亦具足於耶和瓦中,必如莊子之說,自然流出而後可,亦無庸創造矣。且既具足於耶和瓦中,則無時而無質料,亦無時而無流出。此萬有者必不須其相續而生,而可以遍一切時,悉由耶和瓦生,何以今時萬有不見有獨化而生者?若云偶爾樂欲,自造萬有,樂欲既停,便爾休息,此則耶和瓦之樂欲無異於小兒遊戲,又所謂起滅無常者也。若云耶和瓦外本有質料,如鞞世師所謂陀羅驃者,則此質料固與耶和瓦對立。質料猶銅,而耶和瓦為其良冶,必如希臘舊說,雙立質料工宰而後可,適自害其絕對矣。是故絕對無二之說,又彼教所以自破者也。 無所不備者,謂其無待於外也。則問此耶和瓦之創造萬有也,為有需求乎?為無需求乎?若無需求,則亦無庸創造;若有需求,則此需求者當為何物何事?則必曰:善耳,善耳。夫所以求善者,本有不善,故欲以善對治之也。今耶和瓦既無所不備,則萬善具足矣,而又奚必造此人類以增其善為?人類有善,於耶和瓦不增一發;人類不善,於耶和瓦無損秋毫。若其可以增損,則不得云無所不備也。且世界之有善惡,本由人類而生。若不創造人類,則惡性亦無自起。若云善有不足,而必待人類之善以彌縫其缺,又安得云無所不備乎?是故無所不備之說,又彼教所以自破者也。 基督教人以此四因,成立耶和瓦為眾生之父。夫其四因,本不足以成立,則父性亦不極成。雖然,姑就父性質之,則問此耶和瓦者,為有人格乎?為無人格乎?若無人格,則不異於佛家所謂藏識。藏識雖為萬物之本原,而不得以藏識為父。所以者何?父者,有人格之名,非無人格之名。人之生也,亦有賴於空氣、地球。非空氣、地球,則不能生。然不聞以空氣、地球為父,此父天母地之說,所以徒為戲論也。若云有人格者,則耶和瓦與生人各有自性。譬如人間父子,肢體既殊,志行亦異,不得以父並包其子,亦不得以子歸納於父。若是,則非無所不備也,非絕對無二也。若謂人之聖靈,皆自耶和瓦出,故無害為無所不備,亦無害為絕對無二者。然則人之生命,亦悉自父母出,父母於子女又可融合為一耶?且所以稱為父者,為真有父之資格乎?抑不得已而命之乎?若其真有父之資格者,則亦害其為絕對無二。所以者何?未見獨父而能生子者,要必有母與之對待。若是,則耶和瓦者,必有牝牡之合矣。若云不待牝牡,可以獨父而生,此則單性生殖,為動物最下之階,恐彼耶和瓦者,乃不異於單性動物。而夜光、浸滴諸蟲,最能肖父,若人則不肖亦甚矣。若云不得已而命之者,此則無異父天母地之說,存為戲論,無不可也。 如上所說,則能摘其宗教之過,而尚不能以神為絕無。嘗試論之曰:若萬物必有作者,則作者亦更有作者,推而極之,至於無窮。然則神造萬物,亦必被造於他,他又被造於他。此因明所謂犯無窮過者。以此斷之,則無神可知已。雖然,亦不得如向郭自然之說。夫所謂自然者,謂其由自性而然也。而萬有未生之初,本無自性;即無其自,何有其然?然既無依,自亦假立。若云由補特伽羅而生,而此補特伽羅者,亦復無其自性。是故人我之見,必不能立。若云法則固然,而此法則由誰規定?佛家之言「法爾」,與言「自然」者稍殊,要亦隨宜假說,非謂法有自性也。本無自性,所以生迷,迷故有法,法故有自,以妄為真,以幻為實,此則誠諦之說已。 若夫吠檀多教,亦立有神,而其說有遠勝於基督教者。彼所建立:一曰高等梵天;二曰劣等梵天。高等梵天者,無屬性,無差別,無自相;劣等梵天者,有屬性,有差別,有自相。而此三者,由於無明而起。既有無明,則劣等梵亦成於迷妄,而一切萬物之心相,皆自梵出,猶火之生火花。是故梵天為幻師,而世間為幻象。人之分別自他,亦悉由梵天使其迷妄。若夫高等梵天者,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謂之實在而不可得,謂之圓滿而不可得,謂之清淨而不可得,所以者何實在、圓滿、清淨之見,皆由虛妄分別而成,非高等梵天之自性也。人之所思想者,皆為劣等梵天,唯正智所證者,乃為高等梵天。既以正智證得,則此體亦還入於高等梵天,非高等梵天之可入,本即高等梵天而不自知也。若其不爾,則必墮入輪迴,而輪迴亦屬幻象,惟既不離虛妄分別,則對此幻象而以為真。此則吠檀多教之略說已。 今夫基督教以耶和瓦為有意創造,則創造之咎,要有所歸,種種補苴,不能使其完善。吠檀多教立高等、劣等之分,劣等者既自無明而起,則雖有創造,其咎不歸於高等梵天。基督教以世界為真,而又欲使人解脫。世界果真,則何解脫之有?吠檀多教以世界為幻,幻則必應解脫,其義乃無可駁。雖然,彼其根本誤謬,有可道者。若高等梵天有士夫用,則不得不有自性;既有自性,則無任運轉變,無明何自而生?劣等梵天依何而起?若高等梵天無士夫用者,則無異於佛家之真如。真如無自性,故即此真如之中,得起無明,而劣等梵天者,乃無明之異語。真如、無明,不一不異,故高等梵天與劣等梵天,亦自不一不異。若是,則當削去梵天之名,直云真如、無明可也。若謂此實在云,此圓滿云,此清淨云,惟是虛妄分別;真如之名,亦是虛妄分別,故不得舉此為號。然則梵天云者,寧非虛妄分別之名邪?又凡云幻有者,固與絕無有別。若意識為幻有,五大亦屬幻有,則有情之意識,得以解脫,而無情之五大,以何術使其解脫?是則虛妄世界,終無滅盡之期也。若意識是幻有,而五大是絕無者,無則比於龜毛兔角,亦不得謂是梵天幻師所作之幻象矣。是何也?幻象者是幻有,而此乃絕無也。且劣等梵天既是無明,必斷無明而後解脫,則將先斷劣等梵天。人能斷無明,高等梵天亦能斷無明耶?否耶?若高等梵天能斷無明者,則劣等梵天固有永盡之日,若高等梵天常與劣等梵天互相依住,有如束蘆,則必不能斷無明。人能斷無明,而高等梵天乃不能斷無明,是則高之與劣,復有何異?故由吠檀多教之說,若變為抽象語,而曰真如、無明,則種種皆可通;若執此具體語,而曰高等梵天、劣等梵天,種種皆不可通。此非有神教之自為障礙邪?近世斯比諾莎所立泛神之說,以為萬物皆有本質,本質即神。其發見於外者,一為思想,一為面積。凡有思想者,無不具有面積,凡有面積者,無不具有思想。是故世界流轉,非神之使為流轉,實神之自體流轉。離於世界,更無他神;若離於神,亦無世界。此世界中,一事一物,雖有生滅,而本體則不生滅,萬物相支,喻如帝網,互相牽制,動不自由。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一粒飛沙,頭數悉皆前定,故世必無真自由者。觀其為說,以為萬物皆空,似不如吠檀多教之離執著。若其不立一神,而以神為寓於萬物,發蒙叫旦,如雞後鳴,瞻顧東方,漸有精色矣。萬物相支之說,不立一元,而以萬物互為其元,亦近《華嚴》無盡緣起之義。雖然,神之稱號,遮非神而為言;既曰泛神,則神名亦不必立,此又待於刊落者也。 赫爾圖門之說,以為神即精神,精神者,包有心物,能生心物。此則介於一神、泛神二論之間。夫所謂包有者,比於囊橐邪?且比於種子耶?若云比於囊橐,囊橐中物,本是先有,非是囊橐所生,不應道理。若云比於種子,幹莖華實悉為種子所包,故能生此幹莖華實。然種子本是幹莖華實所成,先業所引,復生幹莖華實;若種子非幹莖華實所成者,必不能生幹莖華實。此則神亦心物所成,先業所引,復生心物,是心物當在神先矣。若謂自有種子能生幹莖華實,而非幹莖華實所成,如藕根之相續者,為問此藕自何處來?必曰藕自藕生。復問此藕何處去?必曰藕復生藕,及生蓮之幹莖華實。然則以藕喻神,則今神為先神所生,當有過去之神矣;今神復生後神,及生一切心物,當有未來之神矣。過去之神,精神已滅;現在之神,精神暫住;未來之神,精神未生。達摩波羅氏云:「若法能生,必非常故;諸非常者,必不遍故;諸不遍者,非真實故。」若是,則神亦曷足重耶?雖然,赫氏則既有其說矣,彼固以為世界自盲動而成。此則竊取十二緣生之說。盲即無明,動即是行,在一切名色六入之先,是以為世界所由生也。神既盲動,則仍與吠檀多教相近。而有無之辨,猶鸛雀蚊虻之相過乎前矣。 夫有神之說,其無根據如此,而精如康德,猶曰:「神之有無,超越認識範圍之外,故不得執神為有,亦不得撥神為無」,可謂千慮一失矣。物者,五官所感覺;我者,自內所證知。此其根底堅牢,固難驟破。而神者,非由現量,亦非自證,直由比量而知。若物若我,皆俱生執,而神則為分別執。既以分別而成,則亦可以分別而破。使神之感覺於五官者,果如物質,其證知於意根者,果如自我,則不能遽撥為無,亦其勢也。今觀嬰兒墮地,眙視火光,目不少瞬,是無不知有物質者也。少有識知,偶爾蹉跌,頭足發痛,便自捶打。若曰此頭此足,令我感痛,故以此報之耳。是不執色身為我,而亦知有內我也。若神則非兒童所知,其知之者,多由父兄妄教;不則思慮既通,妄生分別耳。然則,人之念神,與念木魅山精何異?若謂超越認識範圍之外,則木魅山精亦超越認識範圍之外,寧不可直撥為無耶?凡見量、自證之所無,而比量又不可合於論理者,虛撰其名,是謂無質獨影。今有一人,自謂未生以前,本是山中白石。夫未生以前,非其見量、自證之所知,即他人亦無由為之佐證,此所謂超越認識範圍之外者也。而山中白石之言,若以比量推之,又必不合,則可以直撥為無。惟神亦然,不可執之為有,而不妨撥之為無,非如本體實在等名,雖非感覺所知,而無想滅定之時,可以親證其名,則又非比量所能摧破也。更以認識分位言之,則人之感物者,以為得其相矣。而此相者,非自能安立為相,要待有名,然後安立為相。吾心所想之相,惟是其名,於相猶不相涉,故一切名種分別,悉屬非真,況於神之為言,惟有其名,本無其相,而不可竟撥為無乎?難者曰:「若是,則真如、法性等名,亦皆無相,何以不撥為無?」答曰:「真如、法心亦是假施設名。」遮非真如、法性,則不得不假立真如、法性之名,令其隨順,亦如算術之有代數,骨牌之列天人,豈如言神者之指為實事耶?且真如可以親證,而神則不能親證,其名之假相同,其事則不相同,故不可引以為例。若夫佛家之說,亦云忉利天宮,上有天帝,名曰釋提桓因,自此而上,復有夜摩、兜率諸天,乃至四禪、四空,有多名號。此則所謂諸天者,特較人類為高,非能生人,亦非能統治人。徵以生物進化之說,或有其徵要,非佛家之所重也。至云劫初生人,由光音天人降世,此則印度舊說,順古為言,與亞當、厄襪等同其悠謬。說一切有部以為世尊亦有不如義言,明不得隨文執著矣。 (原載於1906年10月8日《民報》第8號)

(清)「保護傳教條款」

Posted: 9th July 2013 by admin in 經典文獻

「若是傳教自傳教,帝國主義自帝國主義,各國為甚麼要爭教徒保護權?」 --李春蕃(又名柯柏年,1904 – 1985) 中美望廈條約 1844年7月(第一次中英鴉片戰爭後) 「第十七款 合眾國民人在五港口貿易,或久居,或暫住,均准其租賃民房,或租地自行建樓,並設立醫館、禮拜堂及殯葬之處。必須由中國地方官會同領事等官,體察民情,擇定地基;聽合眾國人與內民公平議定租息,內民不得擡價揩勒,遠人勿許強租硬佔,務須各出情願,以昭公允;倘墳墓或被中國民人毀掘,中國地方官嚴拿照例治罪。其合眾國人泊船寄居處所,商民、水手人等止准在近地行走,不准遠赴內地鄉村,任意閑遊,尤不得赴市鎮私行貿易;應由五港口地方官,各就民情地勢,與領事官議定界址,不許逾越,以期永久彼此相安。」 中法黃埔條約 1844年10月(第一次中英鴉片戰爭後) 「第二十二款 凡佛蘭西人按照第二款至五口地方居住,無論人數多寡,聽其租賃房屋及行棧貯貨,或租地自行建屋、建行。佛蘭西人亦一體可以建造禮拜堂、醫人院、周急院、學房、墳地各項,地方官會同領事官,酌議定佛蘭西人宜居住、宜建造之地。凡地租、房租多寡之處,彼此在事人務須按照地方價值定議。中國官阻止內地民人高抬租值,佛蘭西領事官亦謹防本國人強壓迫受租值。在五口地方,凡佛蘭西人房屋間數、地段寬廣不必議立限制,俾佛蘭西人相宜獲益。倘有中國人將佛蘭西禮拜堂、墳地觸犯毀壞,地方官照例嚴拘重懲。」 瑞典、挪威與中國《五口通商章程:海關稅則》 1847年3月(第一次中英鴉片戰爭後) 「第十七款 瑞典國、挪威國等民人在五港口貿易,或久居、或暫住,均准其租賃民房,或租地自行建樓,並設立醫館、禮拜堂及殯葬之處。」 中俄天津條約 1858年6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五條 俄國在中國通商海口設立領事官。為查各海口駐紮商船居住規矩,再派兵船在彼停泊,以資護持。領事官與地方官有事相會並行文之例,蓋天主堂、住房並收存貨物房間,俄國與中國會置議買地畝及領事官責任應辦之事,皆照中國與外國所立通商總例辦理。 第八條 天主教原為行善,嗣後中國于安分傳教之人,當一體矜恤保護,不可欺侮淩虐,亦不可于安分之人禁其傳習。若俄國人有由通商處所進內地傳教者,領事官與內地沿邊地方官按照定額查驗執照,果係良民,即行畫押放行,以便稽查。」 中美天津條約 1858年6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二十九款 耶穌基督聖教,又名天主教,原為勸人行善,凡欲人施諸己者亦如是施於人。嗣後所有安分傳教習教之人,當一體矜恤保護,不可欺侮淩虐。凡有遵照教規安分傳習者,他人毋得騷擾。」 中英天津條約 1858年6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八款 耶穌聖教暨天主教原係為善之道,待人知己。自後凡有傳授習學者,一體保護,其安分無過,中國官毫不得刻待禁阻。 第十一款 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五處,已有江寧條約舊准通商外,即在牛庄、登州、台灣、潮州、瓊州等府城口,嗣後皆准英商辦可任意與無論何人買賣,船貨隨時往來。至於聽便居住、賃房、買屋,租地起造禮拜堂、醫院、墳墓等事,並另有取益防損諸節,悉照已通商五口無異。」 中法天津條約 1858年6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十款 凡大法國人按照第六款至通商各口地方居住,無論人數多寡,聽其租賃房屋及行棧存貨,或租地自行建屋建行。大法國人亦一體可以建造禮拜堂、醫人院、周急院、學房、墳地各項。地方官會同領事官酌議定大法國人宜居住、宜建造之地。凡地租、房租多寡之處,彼此在事務須按照地方價值定議。中國官阻止內地民人高抬租值,大法國領事官亦謹防本國人強壓迫受租值。在各口地方,凡大法國人房屋間數、地段寬廣,不必議立限制,俾大法國人相宜獲益。倘有中國人將大法國禮拜堂、墳地觸犯毀壞,地方官照例嚴拘重懲。 第十三款 天主教原以勸人行善為本,凡奉教之人,皆全獲保佑身家,其會同禮拜誦經等事概聽其便,凡按第八款備有蓋印執照安然入內地傳教之人,地方官務必厚待保護。凡中國人願信崇天主教而循規蹈矩者,毫無查禁,皆免懲治。向來所有或寫、或刻奉禁天主教各明文,無論何處,概行寬免。」 中法北京條約 1860年10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六款 應如道光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上諭,即曉示天下黎民,任各處軍民人等傳習天主教、會合講道、建堂禮拜,且將濫行查拿者,予以應得處分。又將前謀害奉天主教者之時所充之天主堂、學堂、塋墳、田土、房廊等件應賠還,交法國駐紮京師之欽差大臣,轉交該處奉教之人,並任法國傳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 (紅色句子為負責傳譯的法籍傳教士狄拉瑪 DeLamarre 私自添加,原文法文版本條約並無此句) 中普〔德〕通商條約 1861年9月(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後) 「第十款 凡在中國者或崇奉或傳習天主教暨耶穌教之人,皆全獲保佑身家,其會同禮拜誦經等事,概聽其便。」 中美續增條約 1868年7月 「第四條 是美國人在中國,不得因美國人民異教,稍有欺侮凌虐,嗣後中國人在美國,亦不得因中國人民異教,稍有屈抑苛待,以昭公允。至兩國人之墳墓,均得當一體鄭重保護,不得傷毀。」 中葡北京條約 1887年12月 [...]

《謹遵聖諭辟邪全圖》圖集共32幅,於1891年在長江沿岸各城市廣為流播,現存原件藏大英博物館。 作者周漢(周振漢),字鐵真,筆名「周孔徒」,湖南寧鄉縣人。青壯年時期,曾在新疆湘軍中佐劉錦棠幫辦營務,後升任陝甘候補台。 光緒十年(1884),周振漢告病假回湘,看到外國傳教士的罪惡活動十分憤慨,遂於光緒十七年(1891)春,刊刻朱墨套印的通俗圖畫《天豬教》(天主教諧音)。書中將洋人(傳教士)寫成「羊人」,將「甘心充當內奸」的本國教士寫作「豬羊鬼之子孫」。圖畫上繪有一惡形豬精,又一壯漢手持大刀作屠豬精形狀,另一壯漢將《新約》、《舊約》投入火爐中焚燒,觀者無不歡欣鼓舞。圖畫旁有對聯云:「甚麼天主教,妄稱天父天兄,傷天理,滅天倫,何時遭天遣天誅,天才有眼;這般地方官,都是地棍地痞,拉地丁,抽地稅,他日看地崩地裂,地也無皮。」此後的兩三年間,周振漢還陸續刊印了《齊心拚命》、《謹遵聖諭辟邪》、外附全圖《鬼教該死》、《棘手文章》、《擎天柱》、《滅鬼歌》、《稟天主邪教》等宣傳品,其中僅《鬼教該死》在湖南便印了80萬冊,利用善堂作為發行機構,遍及全國,產生了巨大影響。 外國傳教士害怕宣傳品流傳會激起群眾公憤,一面全力收購周振漢刊印的宣傳品,送交各國領事,並寄往各自國家通報情況,一面在報上肆意誣蔑中國為「半教化之國」。 光緒十七年(1891)九月,美國駐華公使首先聯合其他列強「警告」清廷總理衙門說:「中國朝廷士大夫階級中的反洋人和反基督教分子,正在系統地煽動仇恨,這些分子的大本營和中心是湖南,但他的宣傳品傳播到整個帝國之內。」德國駐北京公使曾親自持周振漢的宣傳品要挾總理衙門,要求懲處周振漢。迫於帝國主義列強的威脅,清政府總理衙門一再函電責成湖廣總督張之洞處理周振漢並將結果上報。張之洞對參辦周振漢有所顧忌,故建議總理衙門將周振漢調赴總理衙門差委,然後仍舊發往新疆軍營,這樣便「自無教堂可鬧」。然而總理衙門不允,張乃派湖北督糧道惲祖翼來湖南提訊周振漢。 次年,惲祖翼到長沙,周振漢早經迴避,便將長沙3戶替周振漢刊印書冊的刻字店永行封禁。其中除一戶主因早置身政外,其他2人各杖80枷號3個月。惲隨後赴寧鄉傳來周振漢親屬鄰保,出縣保結;寧鄉知縣出具印結,務將周漢「查傳到籍管束,不准再來省城」。又飭令長沙府、縣派差長途追繳周振漢各種宣傳品的版本。陸續繳到各種木刻31面、25塊,一併攜回漢口,由張之洞委令銷毀。 光緒二十三年(1897)底,德國派兵侵佔膠州灣,周振漢聽到消息處,立刻從寧鄉來到長沙,又刊印大量揭貼、歌謠,勸人速將「耶穌妖巢」(指教堂)焚燒。次年初,英國領事就此照會湘撫陳寶箴,要求「刻即趕緊將造貼之人周漢拿押究辦,免生意外之虞」。陳寶箴命寧鄉知縣將周振漢查傳來省,當寧鄉知縣朱國華等到達他家中時,他從揭貼堆中選取教紙對朱說:「此皆我自撰自刻,不累他人。」周振漢被拘離寧鄉後,寧鄉縣試生罷考,要求朱國華上書巡撫立即開釋周漢。 周振漢在長沙候審時,將陳設器物打毀一空,又將候審委員扭住關閉一室,不許外出,以示反抗。面對各方輿論聲援,陳寶箴深感不易應付。適值張之洞來電,陳順勢請求將周漢移往湖北處理,張不答應,陳再度以湖南民情激昂,不便處理為由,把包袱推給張之洞。張急復電表示:「若周振漢解鄂,斷無人敢審」,「務望速在湘省了之」。陳寶箴勢成騎虎,只得借張之洞之詞,以「瘋癲成性,煽惑人心」為由,將周漢發給司獄加以監禁。 周振漢在獄中書有供詞3件,自獄中寄出,群眾即為刊印。題名「天柱地維」,註明系「湖南七十六廳、州、縣紳士庶民公刊」。 周漢入獄兩年後,義和團運動爆發。翰林科道左紹佐等在北京議將他釋放,稱他為湖南義師,但未被採納。光緒三十三年(1907),同盟會員寧調元被捕入獄,和周振漢同羈一室。周漢為寧作書云:「餘年六十,一生為蝦戲達欺,不絕滅外來侵凌,余死不甘心。」次年,湖南巡撫岑春蓂允將周漢釋放,他拒不出獄。宣統二年(1910)重病獄中,為親屬強行接回家中,不久逝世。 1. 鬼拜豬精圖 這畜牲乃洋鬼所皈皮毛未脫; 倘人類以天豬為主顏面何存? 耶穌太子,天豬精也,性極淫,凡德亞國大臣妻女,無不被其淫者。後以遍淫國君妃嬪,謀篡位。大臣奏發其罪,縛置十字架,燒紅釘釘之,大叫數聲,現豬形而死。常入臣民之家,作怪行淫,婦女一聞豬叫,則衣裳自解,聽其淫畢,乃醒。豬徒因勸人禮拜,借以漁利漁色焉。惟於門?階石上鑿十字架,則豬精豬徒畏而不至,特此遍告天下知之、防之。 2. 豬羊雜種圖 豬首羊身,羊首豬身,辨不真誰是鬼男鬼女。 狼心狗肺,狗心狼肺,唸甚麼胡說天父天兄。 3. 叫堂傳叫圖 臭流二千年,萬分不堪。聽八方一熟半生,隨意成兩成雙,人鬼女男同枕睡。 圖告十九省,百姓通曉。合五服四鄰三黨,謹防亡六亡七,天豬兄弟進門來。 4. 豬叫取胎圖 人人愁不孝有三,多積善求神,保佑麟兒下地。 個個恨無良亡八,快掃邪滅鬼,隄防豬叫欺天。 5. 豬叫切嬭圖 黑地忽飛刀,可憐母嬭切傷,兒腸哭斷。 蒼天誰漏網,枉把人心喪絕,鬼手操精。 6. 豬叫剜眼圖 欺神自有神知,你剜人人又剜你。 死鬼纔從鬼叫,光求瞎瞎莫求光。 7. 小兒失腎圖 一刀割斷子孫根,不傳四海齊心,怕害中華人絕種。 雙袖溼沾夫婦淚,空悔一家大意,聽憑邪叫鬼登門。 8. 謹防鬼計圖 豬精暗地伏黃巾,勸官紳士庶齊心,預備一刀橫枕畔。 鬼黨滿船裝綠帽,告城市鄉村協力,快將十字鑿階前。 9. 齊團灌糞圖 狗屁也稱書,恨耶蘇臭名千古。 豬精專喫潲,賞鬼徒美味一餐。 10. 打鬼燒書圖 豬精邪叫自洋傳,欺天地,滅祖宗,萬箭千刀難抵罪。 狗屁妖書如糞臭,謗聖賢,毀仙佛,九洲四海切同仇。 11. 族規治鬼圖 一家私拜豬精,一族公當王八蛋。 四海合除鬼黨,四民各免臭千秋。 [...]

死海古卷遠在第一世紀以前大約一百年的時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為這個地方離開耶路撒冷大約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稱這本古卷叫死海古卷。 在1947年的春天,有兩個牧羊少年人在死海旁康隆的一個山崖腳下牧羊,因為羊走失,去找羊的時候,年輕人無聊便隨意丟了一個石子到崖上的一個小洞裡。原本他以為會聽到石子打到巖洞裡石塊的響聲,沒想到聽到嘩啦的物體破碎聲,他便嚇得跑回家。後來他開始想或許那個洞不是什麼野狼狐狸洞,而是黃金財寶洞。於是他與他的夥伴回去,便發現那的洞裡有很多細長的瓶子。其中還有一個裡頭有很多皮革。這些腐蝕的皮革就是有名的「死海卷軸」。 《艾賽尼和平福音》(The Essene Gospel of Peace)發現於死海古卷,現存於梵蒂岡圖書館和皇家哈布斯堡王朝圖書館,被認為是耶穌的原始教義。書中包括有關戒食、素食及天使的許多內容。所有這些內容都在公元325年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議之後被從基督教教義中改變或完全刪除。該公會議由君士坦丁大帝召集,制定了強制性的統一信條(後經修訂為《尼西亞信經》)。在此過程中,許多基督教原始的靈性精髓被修改或完全刪除以服務於日漸式微的神聖羅馬帝國的世俗計劃。 艾賽尼教派(Essenes)是公元一世紀巴勒斯坦地區的三大教派之一,耶穌據信曾是集中在 Mount Carmel 的北方團體的成員。艾賽尼教派亦被認為是拿撒勒人,而拿撒勒是他們的一個據點,儘管地名是後來才有的。該教派的成員身著白衣並食素,像基督教僧侶一樣托缽乞討。由於他們戴的白色飾物而被稱為大白兄弟會(White Friars)。有趣的是那些現在依然信守 Mount Carmel 時期信條的教派成員公開聲稱耶穌屬於艾賽尼教派,並興起於 Mount Carmel,而艾賽尼教聖經卻不被正統的教堂聖經所接納。 艾賽尼教派主要的聖經是在1888年發現並由Rev. Gideon Jasper Ouseley從亞拉姆語翻譯過來的「十二門徒福音」。該版本的新約明顯不同於通常的版本,記述耶穌為一個嚴格素食主義者,曾有許多動物聚集在他的周圍:「鳥兒圍繞他飛翔並為他唱著頌歌,其它動物也來到他的腳邊,他餵給他們食物,動物們從他手中吃食。」 按此下載:《艾賽尼派的平安福音》

《埃及人的福音》

Posted: 22nd March 2013 by admin in 典外文獻

埃及人的神聖之書是關於偉大不可見靈魂,不可發聲的是父親的名字,他從高處的完美而來,永恆的光中之光,深謀遠慮的寂靜之光和寂靜中的父親,道和真理的光,廉潔清白的光,無限的光、標記。他永不衰老,隱藏著的永恆之光散發出來,那是不可說的父親、永恆中的永恆,阿托尊尼斯(Autogenes),自我產生,自有永有,相異的,真正的永世萬古。 三種力量從他而來:他們是父親,母親和兒子,那是從活著的寂靜而來,那是從廉潔清白的父親而來。這一切都是出自不可知父親的寂靜。 在那個地方上,多米頓多哈米頓(Domedon Doxomedon)出現了,是永恆中的永恆和每一種力量的光,從而兒子第四位出現,母親第五,父親第六。他是…(缺失)但不是可被宣佈的;他是所有力量中沒有標記的一位,是榮耀與不朽。 在那個地方上,三種力量出現了,父親在寂靜中用他的深謀遠慮把三個奧加達(Ogdoad)從懷抱中帶出來:父親,母親和兒子。 第一個奧加達由於是三重雄性力量孩子的誕生地,它是思想、道、廉潔清白、永恆生命、意志、頭腦和先見之明、雌雄同體的父親。 第二個奧加達力量是母親,童貞般的巴貝略(Barbelon),位於上層…(缺失),主持著天堂…(缺失),無法解釋的力量,不可說的母親。她從她自身而來…(缺失);她出現了,她得到了寂靜中的父親的許可。 第三個奧加達力量是寂靜中的兒子和寂靜中的冠冕,父親的榮耀,母親的美德,他從七種聲音的偉大之光的力量而來,道是由它們完成的。 這就是三種力量,三個奧加達,是父親的深謀遠慮把它們從懷抱中帶來。他在那個地方把它們帶來。 多米頓多哈米頓出現了,永恆中的永恆,冠冕在他裡面,力量在他周圍,榮耀與不朽。偉大的光之父親從寂靜而來,他是多哈米頓的永恆,三重雄性力量孩子在裡面,他榮耀的冠冕也是在裡面建立,這一位之上沒有揭示出來的名字被記錄下來,在石版上…(缺失)一個是道,萬物之父的光,他從寂靜而來,也在寂靜中安息。他的名字在一個不可見的標記裡面,一種隱藏,不可見的奧秘出現了: iiiiiiiiiiiiiiiiiiiiii EEEEEEEEEEEEEEEEEEEEEE oooooooooooooooooooooo uuuuuuuuuuuuuuuuuuuuuu eeeeeeeeeeeeeeeeeeeeee aaaaaaaaaaaaaaaaaaaaaa OOOOOOOOOOOOOOOOOOOOOO(7個元音,每個重複22次) 以這種方式,三種力量讚美偉大、不可見、沒有名字、無瑕、不可說的精神和他的雄性無瑕。他們尋求一種力量,一種富有生命力的寂靜就這樣出現了,也就是永恆中的永恆裡面的榮耀與不朽,無數的人和物添加在。。。(缺失)上面:三重雄性力量、三重雄性力量的後裔,雄性的種族特徵。。。 (IV55 5-7 加上。。。父親的榮耀,偉大的基督的榮耀,雄性的後裔,爭辯。。。) 。。。用道的力量把偉大的多哈米頓-永世萬古(Doxomedon-aeon)充塞在整個佩雷若瑪(pleroma)裡面。 然後就是偉大的基督的三重雄性孩子力量,他的偉大,不可見靈魂已經被塗油了——他的力量就叫做「安隆(Ainon)」——讚美著偉大不可見靈魂和他的雄性童貞約尤(Yoel,約翰的變體?),以及寂靜中的寂靜,最偉大的是那。。。(缺失)不可說的。…(缺失)不可說,無法回答和不能解釋的。第一個已經出現,不可被聲稱的,。。。(缺失)令人驚訝。。。(缺失)不能說出奇制勝的。。。(缺失),他在那個地方上擁有所有寂靜中的偉大。三重雄性力量的孩子帶來了讚美,從偉大中尋求一種力量,不可被肉眼看見,童貞般的靈魂。 接下來在那塊地方上出現。。。(缺失),看見了榮耀。。。(缺失),珠寶在一個。。。(缺失)的不可見神秘事物裡面,去。。。(缺失)寂靜,是雄性的童貞力量約尤。 然後是孩子的孩子,伊撒腓(Esephech)出現了。 這樣他就變得完善了。也就是,五個封印,不可征服的力量是所有不敗連成一體的偉大的基督。 。。。(一行不清晰) 。。。由此至終都是聖潔,不易敗。。。和。。。,他們是力量、榮耀與不敗。。。(缺失)。他們出自。。。 (5行不清晰) 。。。這是給不可揭示,隱藏的奧秘帶來讚揚的一位,。。。隱藏著。。。 。。。(4行不清晰) 。。。他在。。。裡面,永世萬古。。。的冠冕,。。。每一位。。。種種數不勝數的力量圍繞在他們周圍,榮耀與不敗。。。, 他們在。。。父親、母親、兒子,前面提到的整個佩雷若瑪(pleroma),以及五個封印,秘密中的秘密。他們出現了。。。 (3行不清晰) 。。。負責著。。。,各種永世萬古。。。真實不假地。。。和。。。 。。。(4行不清晰) 。。。和各種真實不假的永世萬古。 (簡單來說,就是用一神,一肖像,一標記來支配所有的思想力量) 然後深謀遠慮從寂靜而來,富有生命力的寂靜中的精神,父親的道和光。她。。。五個封印,是從父親的懷抱而來,她又由始至終貫穿我所提及到的所有永世萬古。她制定了榮耀的冠冕,種種數不勝數的天使圍繞著他們周圍,是各種力量和不易敗的榮耀,歌頌和給予了榮耀,都用一種單一的聲音,一種符號去給予讚美,是一種決不寂靜的聲音,去。。。父親、母親、兒子。。。,我前面提到過的整個佩雷若瑪,是偉大的基督,從寂靜而來,不易敗的孩子Telmael Telmachael Eli Eli Machar Machar Seth, 真實不假的生命力量,雄性的童貞與他在一起,約尢(Youel)和伊撒腓(Esephech),榮耀的持有者,孩子的孩子,他的榮耀冠冕,。。。的五個封印,我前面提到的佩雷若瑪(pleroma) 那進而,偉大,自有永有,活生生的道出現了,是真正的神,本來就有的實體,我應當說出他的整個名字,說。。。(缺失)aia。。。(缺失)thaOthOsth。。。(缺失),是偉大的基督孩子,是不可說的寂靜之子,從偉大,不可說和不敗的精神而來。寂靜中的兒子和寂靜出現了。。。 。。。(一行不清晰) 。。。不可見。。。人和他榮耀的財富,然後他出現在被揭示的。。。裡面,他又制定了四種永世萬古(aeons),用一個聲音把它們制定下來。 他讚美偉大、不可見、童貞般的靈魂,寂靜中的父親,富有生命力的寂靜中的寂靜,人安息的地方。。。 。。。(二行不清晰) 然後從那個地方上湧現出偉大的光之雲霧,活生生的力量,神聖的母親,不易敗的一群,偉大的力量,密特拉神(Mirothoe,Mithras的變體?)她生下了我命名的他,說ien ien ea ea [...]

《抹大拉瑪利亞福音》

Posted: 22nd March 2013 by admin in 典外文獻

Gospel of Mary of Magdala [彼得問救主]「物質世界是什麼?它會永遠存在嗎?」 救主回答說:「萬籟、有形相之物及眾生乃相輔相融而存。一切已構成的勢必要瓦解,萬有按其原來屬性復歸予其本源,物質世界亦會還原為物質世界之原點。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彼得問救主:「你既已向我們解釋一切的奧秘,請告訴我們,什麼是罪呢?」 救主回答說:「罪不曾真正存在過,只是當你靠著劣根性將它活現出來,那就是所謂的罪。這是為何那至善的要來到你們,到一切的根源去使萬有歸一。 你們要經歷生老病死就是一切所作的果,因你們脫離了那醫治你們的。凡有思想的,就應當去明白。 貪戀物質將衍生違逆自然之情念,使身體處處百病叢生。這是為何我告訴你,常在調和的心境中,倘若你落入失衡的狀態,就得從你的真自性中得靈感。凡有耳的,就應當去聽。」 之後當稱頌者祝福眾人,並說:「平安與你同在,願我的平安起來並在你之中成就。總要警覺,不要讓人以此迷惑你,說道:『人子在這裡』或是『人子在那裡』,然而人子乃在你心中。跟隨祂,尋找祂的必當尋見,上前去,傳揚國度的福音吧!別在我所見證之外添上什麼規條,別在摩西律法所授的之外增添上什麼教律,免得你們被這些綑綁。話畢後祂就離開了。 門徒頓然在傷感之中,淚容滿面地說:「我們該如何往不信者當中傳揚人子之國度的福音呢?他們既沒有放過祂,又怎會放過我們呢?」 此時抹大拉瑪利亞站起來,安撫眾人,並對她的弟兄說:「別沉溺在傷感和疑惑中了,祂的恩典必引領和保護你們。讓我們頌揚祂的偉大吧!祂已為我們準備好,使我們成為那完美人 。 抹大拉瑪利亞使他們的心情轉陰為晴,接著他們開始討論老師話語之意。」 彼得對抹大拉瑪利亞說:「姊妹,我們都知道老師深愛著妳,此愛有別於愛著其他女子。告訴我們在妳記憶中祂對妳說過的話語,就是我們沒有聽過的。」 抹大拉瑪利亞回答說:「我現在就要和你們分享那你們沒有聽過的話語。我在異象中看見老師,並對祂說:『主啊,我此刻就在異象中得見你。』 祂回答說:『沒有因著我的異象而困擾的妳蒙福了,那是因為財寶就在智的所在處。』 此時我問祂:『人是透過魂還是靈在異象中得見你呢?』 救主回答說:『那並不是透過魂或靈,而是兩者間的智。』」 [ — 中間四頁遺失 — ] 「慾望說:『我看不見你下降,卻只見你在上昇。你已屬於我,為何仍然要欺矇我呢?』 魂回答說:『我看見你,只是你看不見我和認出我而已。我就如衣服般與你常在,你卻對我毫無感覺。』話畢後,魂就興高采烈地離開了。此時來到了第三層,那名叫昧瞀。 昧瞀問及魂:『你要往那裡去呢?你已被邪惡主宰著。且你缺乏辦別善惡的能力,並成為奴隸了。』 魂回答說:『我沒有論斷過誰,你又何以能夠論斷我呢?我沒有被主宰,但我亦是沒有主宰;我沒有被知悉,但我卻知悉到天上地下一切已構成的勢必要瓦解。』」 脫出了第三層,魂就繼續上昇至第四層去,當中有著七形像:首個形像是黮闇;第二的是慾望;第三的是昧瞀;第四的是致命的嫉忌;第五的是肉體的枷鎖;第六的是愚智;第七的是狡譎。這就是的禍殃之七形像, 它們以此留難魂:「殺人者,你自那裡來?遊蕩者,你要往那裡去?」 魂回答說:「留難我者已被殺,阻擾我者已煙滅。我的慾望已消失,我的妄昧已逝去。我已從世界及瞬間的枷鎖中得到解脫及提昇了。自此,我已達至真正的歇息,讓時間停留在永恆裡,回到寧靜之中。」 當抹大拉瑪利亞話畢,她就沉默起來,因著救主是在寧靜中對她說話。 此時安得烈對他們兄弟說話:「你們對她所說的話有何意見?我個人則不相信救主會說這樣的話,這些話實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彼得接著說:「救主怎會將奧秘傳授予女人而我們是不曉得的呢?難道我們要棄本逐末聽從她嗎?祂真的選了她給我們嗎?」 抹大拉瑪利亞落淚起來,並回應說:「我的弟兄彼得,你言下之意為何呢?你認為這些異象都是我空想的,或是我會捏造有關救主的事嗎?」 這時利未說:「彼得你總是這樣狂躁的,現在我們可見你歧視女人,如同我們敵對者所作那樣了。既然救主已認許她是配得的,你又是誰去拒絕她呢?救主非常熟識她那是無可置疑的,因著救主愛她比愛我們更多。這樣,我們不如一起回轉並成為完美人吧,好讓救主奠定在我們之中。就讓我們如祂旨意的成長,上前去傳揚國度的福音,並不在祂所見證之外添加什麼規條和教律。」 當利未說過此話,眾人都一起上前去傳揚國度的福音了。 轉載自http://www.armbell.com/liberalhk/viewtopic.php?t=3870&mforum=liberalhk

《腓力福音》

Posted: 22nd March 2013 by admin in 典外文獻

The Gospel of Philip 轉載自 http://www.xiaodelan.com/bookinfo.asp?id=10695 簡介 《腓力福音》是1945年12月在埃及北邊的拿戈馬地(Nag Hammadi)城發現的一批手抄本紙莎草古卷《拿戈瑪第經集》中的一卷。因其中有耶穌和妓女抹大拉的馬利亞(Mary Magdalene)相愛並娶她為妻的記載,這與《聖經·新約全書》所記載的耶穌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的說法相違背,而被基督教正統界視為後世人假托使徒之名而作的偽經。但是該書自被發現以來圍繞著耶穌與抹大拉的瑪利亞真實關係的問題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腓力福音》屬《拿克瑪地文庫》 〔編號:Ⅱ ,3〕 ,是基督教諾斯底思想中的福音書類。本書只有一個科普替語抄本,成書的地點和日期都較難確定,惟學者大都認為是二至三世紀期間寫於敘利亞的作品。《腓力福音》雖屬福音書類,且有福音書為其書名,但其內容既非如馬太福音等對觀福音書一般,記載耶穌的生平言行,醫病趕鬼,天國比喻等精彩敘述故事;又非如《多馬福音》〔編號:Ⅱ,2〕 般,只記載一連串的語錄;更不如《真理的福音》 〔編號XⅡ ,2〕 般,記載對福音書一些默想式的講章。《腓力福音》只記載一連串神學哲思的言論,按其所載語錄內容性質來看,這書似屬一卷由其他作品中摘錄不同片段,並將之編纂而成的書。不單如此,由其內容性質來看,書中所顯示的資料,似屬華倫提努學派傳統。在諾斯底思想中,華倫提努的言論較為突出及顯著的,是他所表達的新娘、新郎、新房的說法〔參31 , 61a , 61b ,67b , 67c , 76 , 82a , 122a , 122b, 122c , 122d〕 ,最為膽炙人口。 本書是一連串的神學哲思語錄,在每一語錄之間也不一定有連貫性,將這等論述作總論是不太可行的,更遑論按其所記述的來寫腓力福音書的神學了。基本來說:「本書所反映的諾斯底思想也是很清楚的,比方真理和光明的屬靈世界,屬物質的朽壞世界的二元世界觀;救恩就是將人的靈魂回復到先前的屬靈世界,這救恩的完成,端賴耶穌將那被邪惡的宇宙性力量控制的人釋放出來。整個回復的過程是藉一連串的聖禮而成,這些聖禮包括:洗禮、恩膏、聖餐、救贖及新房等〔24 , 25 ,43, 59 , 66 , 67b, 67c ,67d,68 , 74 , 75 , 76 , [...]

《多瑪斯福音》(多馬福音)

Posted: 22nd March 2013 by admin in 典外文獻

The Gospel of Thomas 本文轉載自:https://sites.google.com/site/gospelthomas/ 中譯本序言 歡迎你一起來探索這暌違千年之久的福音! 多瑪斯福音(The Gospel of Thomas,或譯為多馬福音)曾經在基督教歷史初期階段,流傳於一些基督徒之間,但後來歷經千年以上的湮沒而不為人知。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年,曾經有這部福音片段希臘文殘篇的考古發現。在1945年,科普特文(Coptic)多瑪斯福音自埃及納格哈馬地(Nag Hammadi)出土之後,這部福音的大致全貌才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目前世界上已有許多英文與各國語文的多瑪斯福音翻譯版本。這份中文譯本的完成,則是主要參考自Thomas O. Lambdin、Stephen Patterson and Marvin Meyer、Stephen J. Patterson and James M. Robinson、Beate Blatz、Bentley Layton,與Jean Doresse等六個英文譯本,以及Michael Grondin的科普特文∕英文對照版本。 這部福音的記錄者自稱為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的多瑪斯(Thomas,或譯為多馬)。歷史上的多瑪斯長相與耶穌相近,當時便有人稱他是耶穌的雙胞胎兄弟(迪迪摩斯Didymus)。福音中的內容則是耶穌私下對門徒的教導與問答記錄,因此被稱為是耶穌的秘密話語(福音前言)。在這部福音中有114段文字,其中耶穌指出天國已經到來(§51, 113),只因人們盲目(§28)而看不見。天國與父親就是光(§50),耶穌自己也是光(§77),只要人能以內在的光明(§24)去看清楚(§5),便能夠成為小孩而進入天國(§22, 46)。 相較於目前教會所承認的四部新約聖經福音,在這部多瑪斯福音中,耶穌對於天國的認識與基督徒的信仰實踐方式,有更多直接而徹底的教導。正因為天國早已存在於成為基督徒的起點(§18),人並不需要強迫自己或刻意修養美德進天國(§6, 14)。只要人能夠以內在光明看清自己的真相,而變成小孩子的時候,將發現天國早已存在於人的內在(§3),並發現我們其實是耶穌的兄弟(99),也都是天父之子(§3, 50)。對於耶穌的追隨者,在這部福音中,耶穌曾說自己不是老師(13),事實上,耶穌是與一切合一(§77)。當我們也能像耶穌一樣沒有內在的分裂與分別,便能夠展現內在光明而達成統一(§61, 72),也唯有當人獲得內在統一之後(§4, 16, 23, 49),才能真正成為小孩子而進入天國(§22)。 對於這部福音,儘管可以由神學教義、歷史考據、文獻比對等不同觀點來研究,也能因而得到相當的理解與收穫。但是我們不妨以耶穌在福音中所建議的方式,放下懷疑(§43),也放下我們原先重視的種種事物(§8, 65, 76)。不論我們的頭腦是不是能夠馬上理解這些教導,打開自己讓福音中的話語直接穿透內心,這將會是這部福音為你帶來的最高價值。 願你內在的光明,帶領你到天國,也帶給你永恆的寧靜與喜樂。 何建志 序於台北 西元2006年2月8日gospelthomas@gmail.com 正文 這些秘密話語來自活著的耶穌,由迪迪摩斯‧猶大‧多瑪斯記錄。 1. 他說:「任何人發現了這些話的意義,將不會嚐到死亡的滋味。」 2. 耶穌說:「追尋者不應該停止追尋,直到他們找到為止。當他們找到,他們將要受困擾。當他們受困擾,他們將會驚奇,然後統治一切。」 3. 耶穌說:「如果你們的領導人對你們說:「看,天國在空中,那麼空中的鳥就會領先你們。如果他們對你們說,天國在海裡,那麼海裡的魚就會領先你們。其實,天國在你們的裡面,也在你們的外面。當你們認識你們自己,他們就會認出你們,而你們將會了解到,你們就是永生之父的兒子。然而如果你們不認識你們自己,你們就處在貧困裡,而且你們就是貧困。」 4. 耶穌說:「活了很多天的人,毫不猶豫向出生七天的小孩請問生命之地,而他就會活著。許多在前的人將要在後,而他們會成為同一個人。」 [...]

李天命:耶教「33教謬」

Posted: 20th March 2013 by admin in 現代資料

轉載自李天命《哲道行者》 立教五原謬 傳道人說: 「耶和華是唯一的神,他就是上帝。上帝三位一體,全能全善全知。一切都是上帝創造的。魔鬼化身為蛇引誘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夏娃亞當吃了禁果犯了原罪,因而你我也就犯了原罪,全人類也都犯了原罪。神是公義的,所以全人類都應該得到永死的結局。但神又是慈愛的,派他的獨生子耶穌下凡救世,釘十字架以寶血洗淨世人的罪,讓世人得到永生。這就是救恩。信耶穌必上天堂,不信耶穌必下地獄。耶穌就是上帝。」 問題少年拆: (1) 自造自己?自言自語? 耶穌就是上帝?一切都是上帝創造的,即是一切都是耶穌創造的?所以地球也是耶穌造出來的?太陽也是耶穌造出來的?銀河系也是耶穌造出來的?億萬星系也是耶穌造出來的?「所有一切」當然包括耶穌在內,那麼耶穌創造所有一切就包括了創造自己?耶穌創造自己之前存在不存在?如果存在,已存在的耶穌怎麼可能創造耶穌出來?如果不存在,不存在的耶穌又怎麼可能創造耶穌出來? 耶穌就是上帝,同時又是上帝的獨生子?那麼耶穌是自己的父親?上帝是自己的兒子?如果耶穌就是上帝,那麼所謂耶穌復活升天坐在上帝的右邊,即是耶穌復活升天坐在自己的右邊?耶穌向上帝祈禱即是耶穌向上帝祈禱即是耶穌向自己祈禱?原來耶穌是神經佬? (2) 殘虐悖理,欲加之罪 耶和華是公義和慈愛的?那他為什麼要創造那個愛吃水果的夏娃,而不創造一個不愛吃水果的夏娃?為什麼要創造那條會說話的蛇,而不創造一條不會說話的蛇?為什麼要創造那條會說話的蛇來引誘那個愛吃水果的夏娃?為什麼吃了那個水果就會產生傳染性大過任何病毒的原罪?為什麼殺人強姦最多只判死刑而不必下地獄受永刑,吃那水果反而罪該萬死要下地獄受永刑?為什麼不但吃那水果要下地獄受永刑,而且所有其它沒沒吃那水果的無辜者也要下地獄受永刑?「吃不吃那個水果都要下地獄受永刑」這項規條,無非欲加之罪,這是「愛與公義」的表現呢,還是殘虐悸理的表現呢? (3)自編自演,多此一舉 如果上帝是全能全知的,宇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是他早就知道將會發生的,且是由他一手安排的,那麼「水果事件」和「十架事件」豈非由他自己一手包辦,自編自導自演,玩弄世人,還要演得那樣滑稽劣拙,玩得那樣荒謬野蠻? 上帝搞了這麼多莫須有的荒謬事出來然後才「派自己」下凡救世,那有什麼救恩可言?為什麼上帝說要有天地就有天地,卻不能說要救世就救世,而要派自己被釘上十字架才能救世?這豈不是脫褲放屁,多此一舉? 傳道人說這正是上帝的愛與公義的表現,因為世人犯了罪,上帝雖愛世人卻也不能無償赦罪。但問題是:那吃水果的罪只是被無限誇大的罪,那沒吃水果的更只是莫須有的欲加之罪,無辜陪人受罪,何況連人類社會也有無償赦罪這回事,難道全能的上帝也「不能」無償赦罪?那出自編自導自演的荒謬劇《水果陷人與十架自釘》,豈不正是脫褲放屁,多此一舉? 再說,為什麼上帝那麼遲才派自己下凡救世?他下凡救世之前的世人怎麼辦?如果說,上帝下凡之前的世人沒有得救的途徑,那麼上帝遲遲才派自己下凡就是欠缺愛心公義而不是全善的;如果說,上帝遲遲才派自己下凡是因為別有隱衷,「不能」不遲,那麼上帝就不是全能的;如果說,上帝下凡之前的世人另有得救的途徑,那麼釘十字架一事豈不又是脫褲放屁,多此一舉? (4) 威嚇利誘,逼良為娼 「信就上天堂享永福,不信就下地獄受永刑」這個教條,憑空強造出一個「天堂永久公民 vs 地獄永久賤民」的二分,正是「救世自義心態 + 自我膨脹心態 + 霸道排他心態」的最深根抵,是宗教戰爭、宗教屠宰、宗教迫害、宗教強橫、不文明、非理性的「最高典範」。 特須注意的是: 從思想層面上看,這個教條可說是天下古今最惡劣粗暴的威嚇利誘,那究竟是表現了神性還是露出了魔性呢? 就正常情況而論,說不說真心話可以由自己控制,信不信一句話為真卻往往不由自己控制。你能自我控制使自己真心相信「1>9」嗎?當一個正常人看出某套教條愚蠢至極荒誕至極時,他怎麼可能硬逼自己真心相信?扭曲理性、硬逼良知,這種「精神性逼良為娼」不但極度邪惡,而且極度野蠻,因為等於硬逼別人真心相信「1 〉9」,硬逼別人真心相信方就是圓。 (5) 罪魁禍首,認魔作父 歸根究底,如果宇宙一切都是耶和華創造的,而耶和華又是愛世人的,那他為什麼要造那個魔鬼化身為蛇出來害人?護教者辯稱不是耶和華想害人,而是魔鬼有自由意志。但為什麼要給魔鬼自由意志?莫非因為自由意志的後果始料不及?但不是說耶和華是全知的嗎?莫非耶和華早知魔鬼會害人卻奈何不了魔鬼?但不是說耶和華是全能的嗎?莫非耶和華就是喜歡造個魔鬼出來害人?但不是說耶和華是全善的嗎? 不管怎麼砌詞狡辯,一旦聲稱耶和華全知全能全善而且宇宙一切都是他造的,那就不能不承認:耶和華是始作俑者,追溯源頭,他要負上最大的責任。可見基督教所宣揚(即使屬實)的那位造了個魔鬼化身為蛇出來害人的耶和華,其實本身正是邪惡至極的最大魔頭。 一語總結:所謂「我們在天上的父」,原來應當改寫成「你們在心底的魔」。 護教十大謬 (1) 詐遭誤解之伎 被批駁時,詐遭誤解的護教佼倆,主要共有三招: (a) 訛稱斷取 第一招就是憑空硬說對方「理解有誤:斷章取義」--只靠嘴皮吐出「理解有誤:斷章取義」八個字,卻無法指出對方的理解誤在何處,無法指出原章原義是怎樣的,無法指出對方究竟斷了什麼章、取了什麼義。 (b) 假援語境 第二招則是憑空硬說對方「理解有誤:忽略語境」--只靠嘴皮吐出「理解有誤:忽略語境」八個字,卻無法指出對方的理解誤在何處,無法指出對方到底忽略了怎麼樣的語境,無法指出那些破漏的教條如何可憑有關語境來辯護。 (c) 偽學術堆砌 第三招就是偽學術堆砌--護教者以看似學術的虛假包裝來施放煙幕,令人頭昏腦脹,胡混一番之後就宣稱對方詮釋有誤,但實際上其所作的宣稱根本沒有站得住腳的理據。更糟的是,即使對方為了避免浪費時間於糾纏之中,於是順著護教者所要求的詮釋來討論,結果護教者也只會自陷於更糟的處境裡。譬如,護教者發覺全能論和全知論等被批駁到無路可逃時就說:「Omnipotent(全能)、omniscient(全知)等字詞的字根 omni (全),並不屬於聖經原文,而只是來自拉丁文譯本的拉丁字根。」然則這是否要公告天下原來聖經並沒有表示過上帝是全能全知的呢?碰到這樣的反詰時,那護教者就會啞口無言的了,因為,全能論和全知論等都是基督教的核心教條,一旦要接受「上帝並非全能全知」,就會有許多基督徒要精神崩潰的了。 (2) 兜圈引經,循環自證 所抱的經書被指出錯謬充斥,就大兜圈子「引經證經」企圖護教,這就犯了循環論證的謬誤--對方本就不信那部經書,正在批駁那部經書,有什麼理由要相信來自那部經書的徵引呢? 問:「憑什麼說世界是六天造成的?」 答:「憑聖經,聖經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