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基督教之「反科學」/「反理智」’ Category

[耶穌被釘死] 只能相信﹐因為這是荒謬的。 – Tertullian 德意志政府以基督信仰為不可動搖的道德基礎和國家的道德法規…… – 希特拉 猶太人是所有人中最無用的人。他們好色﹑貪婪﹑巧取豪奪。……他們崇拜魔鬼。他們的宗教令人作嘔。 – Saint John Chrysostom 我在此宣布﹐是我下令猶太會堂的。 – Saint Ambrose 猶太會堂是非基督徒的巢穴﹐一個不信基督的場所﹐一個罪惡之地﹐一個上帝早就詛咒過的地方。 – Saint Ambrose 首先﹑他們[猶太人]的會堂要燒燬…… 第二﹑他們的書﹑禱文﹑聖典和聖經要沒收…… 第三﹑他們讚美神﹑感恩﹑祈禱﹑在此公開講學﹐一律處死…… 第四﹑不能稱神之名…… – 馬丁路德 人若用棍子打奴僕或婢女﹐立時死在他的手下﹐他必要受刑。若過一兩天纔死﹐就可以不受刑﹐因為是用錢買的。 – 出埃及記﹐作者不詳 凡外腎受傷的﹐或被閹割的﹐不可入耶和華的會。 – 申命記﹐作者不詳 婦人有月經﹐若與他同房﹐露了他的下體﹐……二人必從民中剪除。 – 利未記﹐作者不詳 他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 – 出埃及記﹐作者不詳 耶和華對摩西說﹕「不要怕他﹐因我已將他和他的眾民並他的地﹐都交在你手中。你要待他像從前待住希實本的亞摩利王西宏一般。」於是他們殺了他和他的眾子、並他的眾民、沒有留下一個、就得了他的地。 – 民數記﹐作者不詳 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 – 保羅 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甚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 – 保羅 永恆地獄的概念是荒謬的。一個所謂的慈父無論如何頑固冷酷,會對其兒女判以永久酷刑,沒有緩刑的希望,是超出信仰範圍的野蠻,這只能被斥為古代殘暴的胡扯。 – Charles Templeton﹐前佈道家 必須強調﹐永遠的報應不單詳盡地寫在聖經上﹐而且沒有任何根據能駁倒這說法。……天堂是一處地方而非僅是一種心理狀態﹐地獄亦然。當明白到這的確是受苦刑之地﹐有些人又嘗試鑽空子﹐說刑罰並非永遠。但事實上沒有專家能把聖經中有關的永刑的經文刪去。 – Lewis Sperry [...]

名人千古精句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基督教之「反科學」/「反理智」

馬克思 宗教裡的苦難既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又是對這種現實的苦難的抗議。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無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樣。宗教是人民思想的鴉片。 宗教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的幻的顛倒的反映。 人創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創造人。 宗教本身是沒有內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間。 宗教本身既無本質也無王國。在宗教中,人們把自己的經驗世界變成一種只在思想中的、想像中的本質,這個本質作為某種異物與人們對立的。 在所謂基督教國家,實際上生作用的不是人,而是人的異化。唯一發生作用的人,即國王,是與眾不同的存在物,而且還是被宗教神化了的,和天國與上帝直接聯繫著的存在物。 我們不是到猶太人的宗教裡去尋找猶太教的秘密,而是到現實的猶太人裡去尋找猶太的秘密。 愚昧是迷信之母。 恩格斯 通過自然力的人格化產生了最初的神。隨著各種宗教進一步發展,這些神越來越具有超世界的形像,直到最後,通過智力發展中自然發生的抽象化過程--幾乎可以說是蒸餾過程,在人們頭腦中,從或多或少有限的互相限制的許多神中產生了一神教的唯一的神的觀念。 一切宗教都不過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們頭腦中的幻想的反映,在這種反映中,人間的力量採取了人間的加量的形式。 宗教按其本質來說就是剝奪人和大自然的全部內容,把它轉給彼岸之神的幻影,然後彼岸之神大發慈悲,把一部分恩典還給人和大自然。 影響群眾的首要的精神手段是宗教。 所有過去的時代,實行這種吸血的制度,都是以各種各樣的道德、宗教和政治的謬論來加以粉飾的。 對於一種征服羅馬世界帝國,統治文明人絕大多數達一千八百年之久的宗教,簡單地說它是騙子手湊集而成的無謂之談,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根據宗教借以產生和取得統治地位的歷史條件,去說明它的起源和發展,才能解決問題。對基督教更是這樣。 宗教根植於蒙昧時代的愚昧無知的觀念。 列寧 宗教偏見的最深刻的根源是窮困和愚昧;我們正是應當同這個禍害作鬥爭。 神的觀念永遠是奴隸制(最壞的沒有出路的奴隸制)的觀念;它一貫麻痺和削弱「社會感情」,以死東西偷換活東西。神的觀念從來沒有「使個人和社會相聯繫」,而是一貫把壓迫者奉為神這種信仰來束縛被壓迫階級。 伏爾泰 宗教狂熱好像是一種可以傳染的病症。 為了神學論爭,五百年來,有時在這個國家,有時在那個國家,鮮血流遍大地,灑上絞刑架和斷頭台,差不多沒有間斷。 有一個神的觀念這一命題,並不能給我們一個關於神是什麼的觀念。 基督教無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謬的和最殘酷的。 我討厭聽說十二個人創立了基督教,我要證明一個人就足以摧毀它。 神學的宗教則不然。它是一切可以想像的愚蠢和混亂的源泉;它是狂熱和內亂之母;它是人類的敵人。 一個在戰鬥中中了二十槍的人不會發脾氣,但一個神學家在受到別人拒絕同意的傷害時就會變得勃然大怒,而且絕不饒恕。 新教徒認為聖物、免罪、苦行、為死者禱告,聖水以及幾乎所有羅馬天主教的儀式都是愚蠢的迷信。 在所有宗教中,基督教無疑是應該向人民灌輸最多寬容的宗教,但到目前為止,基督教徒是所有人中最不寬容的人。 基督教無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謬的和最殘酷的。 這地球上滿目瘡痍,到處是災禍。 — 《老實人》 誰思考,就不是信徒! 待在辦公室,吃飽了飯,命令一百萬人去屠殺,然後再叫他們進行莊嚴的儀式感謝上帝。 參孫揮動列斧之前,先有伏爾泰銳利的笑聲。 嘲笑是能夠戰勝一切最有力的武器。 殘忍的諸神,你們使我犯罪,你們又因這些罪行來處死我啊! 迷信頑固的殘酷性蹂躪了美好的心靈。 我們生活在世間雖然短暫,但願把這短暫時間獻給理性。 現在你們發抖吧!理性的日子來到了! 教士將基督教當成支配人民的工具。 地窖裡有幾隻小老鼠,忙去讚美救世主:「世界多好啊!一切多美啊!」,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一夥,這一點是很明白的! 伯特蘭.羅素 基督教的中心信條、上帝和永生,在科學上是找不到根據的……我並不自命能證明沒有上帝;同樣我也無力證明撒旦純屬虛構。也許存在著基督教的上帝;同樣也可能存在著奧林匹斯山、古埃及或巴比倫的諸神。但這假設都是半斤八兩,哪個的可能性也不比另一個大;它們不屬於可能的知識範圍之內,因此我們沒有理由去考慮它們。 — 《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恐懼是宗教教條的基礎,也是人類生活中其它許多事情的基礎。對人死的恐懼,不管是對個人或是對集體,在許多方面支配著我們的社會生活;而產生宗教的卻是人對自然的恐懼。 – 《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宗教,因為它的源泉是恐懼,就把某些種類的恐懼捧得高高的,使人們不以這些恐懼為恥。 – 《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我認為宗教是由於恐懼而造成的病症,是人類災難深重的淵源。 — 《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

教授與學生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基督教之「反科學」/「反理智」

上半段(由基版FAQhttp://julian_yeung.tripod.com/B03/B03a.htm 翻譯) 「就讓我解釋一下,信耶穌在科學上有甚麼問題。」一個無神論的哲學教授上課時說。他頓了一頓,叫了一個新生站起來,問:「孩子,你是基督徒吧,是不是?」 「是,先生。」 「那麼你是信上帝了?」 「絕對是。」 「上帝是不是善的?」 「當然!上帝是善的。」 「對了。」 「那麼你是善還是惡?」 「聖經說我是惡的。」 教授露齒而笑:「啊,聖經!」他想了一回,說:「給你一個問題。如果這裏有個病了的人,你有能力醫治他,你會醫治他嗎?起碼試一試?」 「我會的,先生。」 「那麼你便是善的了……」 「我可不會這樣說。」 「為甚麼不會呢?當你有能力,你會去幫助生病和殘廢的人……事實上當我們有能力,我們大部份人都會這樣做……但上帝不會。」 沒有回應。 「祂沒有這樣做呀,祂有嗎?我的兄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懇求耶穌醫治,可是結果他死了。耶穌怎會是善的?唔? 你能答我嗎?」 沒有回應。 老人表示同情,「不,你不能回答,是嗎?」他拿起書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好讓那學生有時間喘一口氣。教哲學時,得對初學者寬容一點。「年輕人,我們再開始過吧。」 「呃……是。」 「撒旦是不是善的?」 「不是。」 「撒旦從那裡來?」 那學生支吾地說:「從……上帝那兒……」 「對了,上帝造了撒旦,是不是?」老人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頭髮,對嘻嘻笑著的學生聽眾說:「各位,我想這個學期將會十分有趣。」他回過頭來,對那個基督徒學生說:「孩子,告訴我,這個世界是否有惡存在?」 「是的,先生。」 「哪裡都充滿了惡,是不是?上帝是不是創造所有東西?」 「誰創造了惡?」 沒有回應。 「世上有疾病,是不是?不道德呢?仇恨呢?醜陋呢?所有使人苦惱的事──存在於這個世界嗎?」 那學生顯得坐立不安,勉強答道:「是的。」 「誰創造它們?」 沒有回答。 教授忽然提高聲調說:「是誰創造它們的?請告訴我!」教授把臉湊到那基督徒學生面前。 一把輕而平穩的聲音說:「孩子,上帝創造了所有的惡,是不是?」 沒有回應。那學生嘗試堅定地直視教授,但失敗了。教授突然走開,在班前踱來踱去,活像一隻老黑豹。全班都被迷住。「告訴我,」他說,「這個上帝不斷地創造一切的惡,衪怎會是善的?」教授揮舞著雙臂以包括著世上所有的邪惡。「這個善的上帝所造的仇恨、殘酷、痛苦、折磨、死亡和醜陋,以及所有苦難充斥著這個世界,是嗎,年輕人?」 沒有回應。 「你看不見這一切都在嗎?唔?」 教授走上前,對那學生輕聲說﹕「上帝是善嗎?」 沒有回應。 「孩子,你信耶穌嗎?」 那學生顫抖的聲音出賣了他:「教授,我信。」 老人惋惜地搖搖頭。「科學說你有五官去確認和觀察你周遭的世界。你有看見過耶穌嗎?」 「先生,我沒有。我從來沒看見過他。」 「那告訴我們,你有聽見過耶穌嗎?」 「我沒有,先生。」 「你有否觸摸過你的耶穌、嚐到你的耶穌、或是嗅到你的耶穌…… 實際上,你對上帝有沒有任何感官認知(譯按:請注意,教授沒有說這個認知是直接還是間接、透過儀器等等的)?」 沒有回應。 「請回答我。」 「沒有的,先生。我恐怕沒有。」 「你恐怕……你沒有?」 「沒有,先生。」 [...]

「凡是有欺騙性的東西,總是起一種魔術般的作用。」 – 柏拉圖《理想國》 「任何利用人類美德行騙的行為都是對偉大人類天性共和國的背叛,無論是在重大的還是瑣碎的場合。」 – 塞繆爾.約翰遜《拉塞勒斯》 之前,本人曾經說過基督教教會曾對過往兩位偉大科學家(哥白尼和伽利略)的逼害。現在,就和大家談談基督教對近代三位超級偉大科學家的謊言!一個錯漏百出的宗教,在政治上得到支持,至今亦屹立不倒。而且,更編造謊言(教會的小圈子最愛編出有利自己的傳言,而基督徒往往不假思索地信以為真,並廣泛流傳,弄假成真)來欺騙人類,使人信主。 相信這些謊言,大家都經常聽到基督徒掛在口邊,久而久之,便成為了基督教界傳教的武器。有很多人都因此而信了主,因為這三位偉大科學家的影響實在無窮的大,基督教的所作所為真使人感到無限的可悲。 《物種起源》發表者--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 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這個世界就好像發了狂般,不論乞丐或甚至到大學的教授都興奮莫名。有人在街上歡呼,有人在東奔西走,總是動彈不定!因為英國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正式向世界發表了驚天動地的《物種起源》一書!他否決了長期以來騙人於無形的上帝創造論,否決了害人不淺聖經中的物種不變論!因此,兩位偉大的哲學家馬克思和恩格斯都對達爾文和其學說有極高的評價。 沒錯,達爾文在25歲之前是一位的基督徒,而且很喜歡看聖經,所以《紐約時報》都說他不是想謀殺上帝的,可是他做到了。《物種起源》一書起初並沒有對宗教界造成很大的震憾,但是後來《物種起源》的影響力日深,很多學者都提及到,因而使宗教也不能忽視,後來更引起有史以來基督教界一次很大很深遠的震憾!於是,教會便對達爾文處處壓迫,使達爾文深深感到教會的邪惡無良! 在達爾文1882年4月19日死後,一位女士名叫赫普(Hope),她在出席了美國麻省慕迪(Dwight Lyman Moody)的一次佈道會中說,在達爾文臨終的時候,她訪問了他,並謂當時達爾文對她說:「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請你幫我開一個會,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之後這個傳言隨即在基督教小圈子流傳。 但達爾文的女兒在亨里雅塔(Henrietta) 在1922年發表了鄭重的聲明: 「在我父親臨終時,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時,或在他得其他病時,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親從未見過她,她對我父親的思想、信仰沒有任何的影響。我父親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還是早些時候的,從未反悔過。我們認為有關他後悔的故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整個故事純屬無稽之談。」 那究竟誰在說謊言呢?根據達爾文妻子的日記,在1882年4月19日臨終前的記錄,一點也看不出有「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請你幫我開一個會,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這句。無疑,這根本是對達爾文的一個大謊言!(達爾文妻子日記詳見http://darwin-online.org.uk/EmmaDiaries.html) 可是於今依然有很多基督徒藉此來傳教!一位如此偉大的科學家,本來並沒有心反基督的,單是作科學上的研究,可惜他的成果卻因而使他被教會壓迫,更在死後污他清名!難怪在他的《回憶錄》中,他處處都表現對基督教的憎恨、討厭,尤其是對永火地獄的教義,他更說:這真是一個可詛咒的教義! 「真的,我很難明白人們怎麼能夠希望基督教是真實的,因為果真如此的話,其經文以明明白白的語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們,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兄弟以及幾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懲罰。這真是一種可咒詛的教義。」 「有許多虛偽的宗教像野火般地傳布到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域,這個事實對我是重要的。《舊約全書》的內容也不比印度教的聖書或其它任何一個未開化的民族的信仰更高明、更加值得信仰。必須有明顯的證據,才能使一個精神健全的人相信那些支持基督教的奇蹟。」 「我們越是認識自然界的固定法則,奇蹟就變得越不可信……」 「我相信,一切生物的肉體器官和心理器官是通過自然選擇或適者生存,再加上使用或習性的作用而發展起來的;每一個也這樣相信的人都會認同,這是器官之所以形成是由於具有這等器官的生物因此能夠同其他生物勝利地進競爭,並且增加了它們的數量。」 「現在支持上帝存在的最常用的論據,是多數人內心深處的信念和感情,這些感情從前也曾經使他堅信上帝存在和靈魂不滅。但是,世界各族人民並不在內心中同樣地相信唯一的上帝存在,卻是各自信仰著各自神或者鬼,所以,這種內心的信念和感情也就無意義,它不能作為說明上帝實際存在的證據。」 「把一種對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覆地灌輸,這對他們尚未發育的頭腦將會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也許是遺傳的效果,以致他們很難放棄對上帝的信仰,這正如一隻猴子很難放棄對蛇的本能恐懼和厭惡一樣。」 「我不能假裝可以對深奧問題作一點最低限度的解釋。萬物開始的奧秘不是我們所能解決的;人們必須滿足作一個不可知論者,我就是這樣人中的一個。」 「對於我自己來說,我相信我終生致力於科學是做了,我沒有由於犯了任何大罪而感到悔恨,但我經常感到遺憾的卻是我所做的沒有給人類帶來更直接的好處。」 – 達爾文 《相對論》發表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相信沒有人不曾聽過這位二十世紀最偉大科學家的名字。他曾因光電效應的研究而得到了諾貝爾獎,可是後人再看他其它研究,說出他其實應該得到六個諾貝爾獎(廣義相對論本人最為欣賞),只應他實在太絕頂聰明了,所以沒有人明白他的學說。對於這位超級科學家,當然很值得人們去愛而敬之。怎知,這個「神聖基督教」又開始擺起愛說謊的口,又向大家說謊言了。他們今次說的是愛因斯坦信主!!!!! 後來更要麻煩到愛因斯坦本人在其語錄親自證清: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複著的謊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了這一點。」「我不相信個體的永生,我認為倫理純粹只是人類自身的關懷,並沒有超人的權威躲在後面。」 我很想用愛因斯坦一句話來告誡所有的基督:「對真理的追求比對真理的佔有更為可貴。」 牛頓 很多人(特指基督新教徒)都說牛頓是基督新教徒,還藉此來高唱:看!這麼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也是敝教的信徒!說這些話的人,明顯是對牛頓認識皮毛就故亂狂言。牛頓其實是基督新教眼中的異端,而且是一位罪大惡極的異端!論據如下: 他否定神學(古代希臘教父思想),正如他曾說道: 「因為一個盲人沒有顏色的概念,所以我們對於全知的上帝感知和理解萬物的方式也沒有概念。」 他不相信三位一體論、否定基督位格等的傳統教義,認為這些教義都是不理性、不合理、因政治因素而培育出來的。亦因其認為耶穌是隸屬於天父(耶和華),所以他有「阿里烏派」的稱號。 研究聖經密碼(Bible code)的先驅者。他認為某些書卷如《但以理書》、《約翰福音》等先知著作都是象徵性的和象形文字式的,不能用一般常理去理解,要採取一些特別的方法。(若然在牛頓時期電腦經已普及,可能會出版聖經密碼3) 用自己的智慧去窺探神的智慧。牛頓曾經根據《以西結書》所寫而製了一份所羅門聖殿的建築平面圖,為的是從中了解宇宙的某種建築密碼,從而了解上帝的思維(很可惜所羅門聖殿只不過是人的設計)。這幅聖殿平面圖今天被保存在巴伯森學院圖書館裡。 牛頓認為《聖經》存在著一套神秘的知識,只有「高手」先可以理解。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秘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喚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筆者題外話 牛頓作為一位劃時代的偉大科學家,但卻花了大半生的時間專著於神秘學和煉金術方面。本人覺得他正是一面鏡子,一個人儘管他怎樣聰慧,若花時間於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亦只是大為浪費。筆者建立此網亦花了若干的時間,但只要花本人一己若干的時間,就能夠讓眾多人放棄相信某些虛假的東西,而取回人生大部分的時間,我相信這也是值得的。牛頓在研究基督教和科學,最後更說出以下一句足以讓科學家涕淚縱橫的說話,值得嗎? 「在全部歷史上,一切真正精通科學的人,其知識無不來自埃及的那位月神。」 中國有句名言:「其人雖已歿,千載有餘情。」三位偉大的科學家都經已死了,但他們對世界的貢獻卻依然有著廣大及持久的作用。各位信徒們,能否稍為尊重這三位偉大的科學家呢?亦尊重世人知道實情的權利好嗎? 理智再臨者筆 參考書目 (英)F.達爾文編,《達爾文生平》,葉篤莊、葉曉譯,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01/01出版。 Rosenkran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