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基督教之“反科学”/“反理智”’ Category

[耶稣被钉死] 只能相信﹐因为这是荒谬的。 — Tertullian 德意志政府以基督信仰为不可动摇的道德基础和国家的道德法规…… — 希特拉 犹太人是所有人中最无用的人。他们好色﹑贪婪﹑巧取豪夺。……他们崇拜魔鬼。他们的宗教令人作呕。 — Saint John Chrysostom 我在此宣布﹐是我下令犹太会堂的。 — Saint Ambrose 犹太会堂是非基督徒的巢穴﹐一个不信基督的场所﹐一个罪恶之地﹐一个上帝早就诅咒过的地方。 — Saint Ambrose 首先﹑他们[犹太人]的会堂要烧毁…… 第二﹑他们的书﹑祷文﹑圣典和圣经要没收…… 第三﹑他们赞美神﹑感恩﹑祈祷﹑在此公开讲学﹐一律处死…… 第四﹑不能称神之名…… — 马丁路德 人若用棍子打奴仆或婢女﹐立时死在他的手下﹐他必要受刑。若过一两天才死﹐就可以不受刑﹐因为是用钱买的。 — 出埃及记﹐作者不详 凡外肾受伤的﹐或被阉割的﹐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 申命记﹐作者不详 妇人有月经﹐若与他同房﹐露了他的下体﹐……二人必从民中剪除。 — 利未记﹐作者不详 他对他们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你们各人把刀跨在腰间﹐在营中往来﹐从这门到那门﹐各人杀他的弟兄与同伴并邻舍。”利未的子孙照摩西的话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杀的约有三千。 — 出埃及记﹐作者不详 耶和华对摩西说﹕“不要怕他﹐因我已将他和他的众民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中。你要待他像从前待住希实本的亚摩利王西宏一般。”于是他们杀了他和他的众子、并他的众民、没有留下一个、就得了他的地。 — 民数记﹐作者不详 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 — 保罗 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他们说话。他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他们若要学甚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 保罗 永恒地狱的概念是荒谬的。一个所谓的慈父无论如何顽固冷酷,会对其儿女判以永久酷刑,没有缓刑的希望,是超出信仰范围的野蛮,这只能被斥为古代残暴的胡扯。 — Charles Templeton﹐前布道家 必须强调﹐永远的报应不单详尽地写在圣经上﹐而且没有任何根据能驳倒这说法。……天堂是一处地方而非仅是一种心理状态﹐地狱亦然。当明白到这的确是受苦刑之地﹐有些人又尝试钻空子﹐说刑罚并非永远。但事实上没有专家能把圣经中有关的永刑的经文删去。 — Lewis Sperry […]

名人千古精句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基督教之“反科学”/“反理智”

马克思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思想的鸦片。 宗教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的幻的颠倒的反映。 人创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创造人。 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 宗教本身既无本质也无王国。在宗教中,人们把自己的经验世界变成一种只在思想中的、想像中的本质,这个本质作为某种异物与人们对立的。 在所谓基督教国家,实际上生作用的不是人,而是人的异化。唯一发生作用的人,即国王,是与众不同的存在物,而且还是被宗教神化了的,和天国与上帝直接联系著的存在物。 我们不是到犹太人的宗教里去寻找犹太教的秘密,而是到现实的犹太人里去寻找犹太的秘密。 愚昧是迷信之母。 恩格斯 通过自然力的人格化产生了最初的神。随着各种宗教进一步发展,这些神越来越具有超世界的形像,直到最后,通过智力发展中自然发生的抽象化过程--几乎可以说是蒸馏过程,在人们头脑中,从或多或少有限的互相限制的许多神中产生了一神教的唯一的神的观念。 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人间的加量的形式。 宗教按其本质来说就是剥夺人和大自然的全部内容,把它转给彼岸之神的幻影,然后彼岸之神大发慈悲,把一部分恩典还给人和大自然。 影响群众的首要的精神手段是宗教。 所有过去的时代,实行这种吸血的制度,都是以各种各样的道德、宗教和政治的谬论来加以粉饰的。 对于一种征服罗马世界帝国,统治文明人绝大多数达一千八百年之久的宗教,简单地说它是骗子手凑集而成的无谓之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要根据宗教借以产生和取得统治地位的历史条件,去说明它的起源和发展,才能解决问题。对基督教更是这样。 宗教根植于蒙昧时代的愚昧无知的观念。 列宁 宗教偏见的最深刻的根源是穷困和愚昧;我们正是应当同这个祸害作斗争。 神的观念永远是奴隶制(最坏的没有出路的奴隶制)的观念;它一贯麻痺和削弱“社会感情”,以死东西偷换活东西。神的观念从来没有“使个人和社会相联系”,而是一贯把压迫者奉为神这种信仰来束缚被压迫阶级。 伏尔泰 宗教狂热好像是一种可以传染的病症。 为了神学论争,五百年来,有时在这个国家,有时在那个国家,鲜血流遍大地,洒上绞刑架和断头台,差不多没有间断。 有一个神的观念这一命题,并不能给我们一个关于神是什么的观念。 基督教无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谬的和最残酷的。 我讨厌听说十二个人创立了基督教,我要证明一个人就足以摧毁它。 神学的宗教则不然。它是一切可以想像的愚蠢和混乱的源泉;它是狂热和内乱之母;它是人类的敌人。 一个在战斗中中了二十枪的人不会发脾气,但一个神学家在受到别人拒绝同意的伤害时就会变得勃然大怒,而且绝不饶恕。 新教徒认为圣物、免罪、苦行、为死者祷告,圣水以及几乎所有罗马天主教的仪式都是愚蠢的迷信。 在所有宗教中,基督教无疑是应该向人民灌输最多宽容的宗教,但到目前为止,基督教徒是所有人中最不宽容的人。 基督教无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谬的和最残酷的。 这地球上满目疮痍,到处是灾祸。 — 《老实人》 谁思考,就不是信徒! 待在办公室,吃饱了饭,命令一百万人去屠杀,然后再叫他们进行庄严的仪式感谢上帝。 参孙挥动列斧之前,先有伏尔泰锐利的笑声。 嘲笑是能够战胜一切最有力的武器。 残忍的诸神,你们使我犯罪,你们又因这些罪行来处死我啊! 迷信顽固的残酷性蹂躏了美好的心灵。 我们生活在世间虽然短暂,但愿把这短暂时间献给理性。 现在你们发抖吧!理性的日子来到了! 教士将基督教当成支配人民的工具。 地窖里有几只小老鼠,忙去赞美救世主:“世界多好啊!一切多美啊!”,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一伙,这一点是很明白的! 伯特兰.罗素 基督教的中心信条、上帝和永生,在科学上是找不到根据的……我并不自命能证明没有上帝;同样我也无力证明撒旦纯属虚构。也许存在着基督教的上帝;同样也可能存在着奥林匹斯山、古埃及或巴比伦的诸神。但这假设都是半斤八两,哪个的可能性也不比另一个大;它们不属于可能的知识范围之内,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去考虑它们。 — 《真与爱--罗素散文集》 恐惧是宗教教条的基础,也是人类生活中其它许多事情的基础。对人死的恐惧,不管是对个人或是对集体,在许多方面支配着我们的社会生活;而产生宗教的却是人对自然的恐惧。 — 《真与爱--罗素散文集》 宗教,因为它的源泉是恐惧,就把某些种类的恐惧捧得高高的,使人们不以这些恐惧为耻。 — 《真与爱--罗素散文集》 我认为宗教是由于恐惧而造成的病症,是人类灾难深重的渊源。 — 《为什么我不是基督教徒》 […]

教授与学生

Posted: 23rd March 2011 by anti_christendom in 基督教之“反科学”/“反理智”

上半段(由基版FAQhttp://julian_yeung.tripod.com/B03/B03a.htm 翻译) “就让我解释一下,信耶稣在科学上有甚么问题。”一个无神论的哲学教授上课时说。他顿了一顿,叫了一个新生站起来,问:“孩子,你是基督徒吧,是不是?” “是,先生。” “那么你是信上帝了?” “绝对是。” “上帝是不是善的?” “当然!上帝是善的。” “对了。” “那么你是善还是恶?” “圣经说我是恶的。” 教授露齿而笑:“啊,圣经!”他想了一回,说:“给你一个问题。如果这里有个病了的人,你有能力医治他,你会医治他吗?起码试一试?” “我会的,先生。” “那么你便是善的了……” “我可不会这样说。” “为甚么不会呢?当你有能力,你会去帮助生病和残废的人……事实上当我们有能力,我们大部份人都会这样做……但上帝不会。” 没有回应。 “祂没有这样做呀,祂有吗?我的兄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恳求耶稣医治,可是结果他死了。耶稣怎会是善的?唔? 你能答我吗?” 没有回应。 老人表示同情,“不,你不能回答,是吗?”他拿起书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好让那学生有时间喘一口气。教哲学时,得对初学者宽容一点。“年轻人,我们再开始过吧。” “呃……是。” “撒旦是不是善的?” “不是。” “撒旦从那里来?” 那学生支吾地说:“从……上帝那儿……” “对了,上帝造了撒旦,是不是?”老人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头发,对嘻嘻笑着的学生听众说:“各位,我想这个学期将会十分有趣。”他回过头来,对那个基督徒学生说:“孩子,告诉我,这个世界是否有恶存在?” “是的,先生。” “哪里都充满了恶,是不是?上帝是不是创造所有东西?” “谁创造了恶?” 没有回应。 “世上有疾病,是不是?不道德呢?仇恨呢?丑陋呢?所有使人苦恼的事──存在于这个世界吗?” 那学生显得坐立不安,勉强答道:“是的。” “谁创造它们?” 没有回答。 教授忽然提高声调说:“是谁创造它们的?请告诉我!”教授把脸凑到那基督徒学生面前。 一把轻而平稳的声音说:“孩子,上帝创造了所有的恶,是不是?” 没有回应。那学生尝试坚定地直视教授,但失败了。教授突然走开,在班前踱来踱去,活像一只老黑豹。全班都被迷住。“告诉我,”他说,“这个上帝不断地创造一切的恶,衪怎会是善的?”教授挥舞著双臂以包括著世上所有的邪恶。“这个善的上帝所造的仇恨、残酷、痛苦、折磨、死亡和丑陋,以及所有苦难充斥着这个世界,是吗,年轻人?” 没有回应。 “你看不见这一切都在吗?唔?” 教授走上前,对那学生轻声说﹕“上帝是善吗?” 没有回应。 “孩子,你信耶稣吗?” 那学生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教授,我信。” 老人惋惜地摇摇头。“科学说你有五官去确认和观察你周遭的世界。你有看见过耶稣吗?” “先生,我没有。我从来没看见过他。” “那告诉我们,你有听见过耶稣吗?” “我没有,先生。” “你有否触摸过你的耶稣、尝到你的耶稣、或是嗅到你的耶稣…… 实际上,你对上帝有没有任何感官认知(译按:请注意,教授没有说这个认知是直接还是间接、透过仪器等等的)?” 没有回应。 “请回答我。” “没有的,先生。我恐怕没有。” “你恐怕……你没有?” “没有,先生。” […]

“凡是有欺骗性的东西,总是起一种魔术般的作用。” — 柏拉图《理想国》 “任何利用人类美德行骗的行为都是对伟大人类天性共和国的背叛,无论是在重大的还是琐碎的场合。” — 塞缪尔.约翰逊《拉塞勒斯》 之前,本人曾经说过基督教教会曾对过往两位伟大科学家(哥白尼和伽利略)的逼害。现在,就和大家谈谈基督教对近代三位超级伟大科学家的谎言!一个错漏百出的宗教,在政治上得到支持,至今亦屹立不倒。而且,更编造谎言(教会的小圈子最爱编出有利自己的传言,而基督徒往往不假思索地信以为真,并广泛流传,弄假成真)来欺骗人类,使人信主。 相信这些谎言,大家都经常听到基督徒挂在口边,久而久之,便成为了基督教界传教的武器。有很多人都因此而信了主,因为这三位伟大科学家的影响实在无穷的大,基督教的所作所为真使人感到无限的可悲。 《物种起源》发表者--达尔文(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 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这个世界就好像发了狂般,不论乞丐或甚至到大学的教授都兴奋莫名。有人在街上欢呼,有人在东奔西走,总是动弹不定!因为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达尔文正式向世界发表了惊天动地的《物种起源》一书!他否决了长期以来骗人于无形的上帝创造论,否决了害人不浅圣经中的物种不变论!因此,两位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对达尔文和其学说有极高的评价。 没错,达尔文在25岁之前是一位的基督徒,而且很喜欢看圣经,所以《纽约时报》都说他不是想谋杀上帝的,可是他做到了。《物种起源》一书起初并没有对宗教界造成很大的震憾,但是后来《物种起源》的影响力日深,很多学者都提及到,因而使宗教也不能忽视,后来更引起有史以来基督教界一次很大很深远的震憾!于是,教会便对达尔文处处压迫,使达尔文深深感到教会的邪恶无良! 在达尔文1882年4月19日死后,一位女士名叫赫普(Hope),她在出席了美国麻省慕迪(Dwight Lyman Moody)的一次布道会中说,在达尔文临终的时候,她访问了他,并谓当时达尔文对她说:“我很后悔我将进化论释成这样,请你帮我开一个会,我想说基督教的救赎。”之后这个传言随即在基督教小圈子流传。 但达尔文的女儿在亨里雅塔(Henrietta) 在1922年发表了郑重的声明: “在我父亲临终时,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时,或在他得其他病时,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亲从未见过她,她对我父亲的思想、信仰没有任何的影响。我父亲对他的任何科学观点,不论是当时的还是早些时候的,从未反悔过。我们认为有关他后悔的故事是在美国编造出来的……整个故事纯属无稽之谈。” 那究竟谁在说谎言呢?根据达尔文妻子的日记,在1882年4月19日临终前的记录,一点也看不出有“我很后悔我将进化论释成这样,请你帮我开一个会,我想说基督教的救赎”这句。无疑,这根本是对达尔文的一个大谎言!(达尔文妻子日记详见http://darwin-online.org.uk/EmmaDiaries.html) 可是于今依然有很多基督徒借此来传教!一位如此伟大的科学家,本来并没有心反基督的,单是作科学上的研究,可惜他的成果却因而使他被教会压迫,更在死后污他清名!难怪在他的《回忆录》中,他处处都表现对基督教的憎恨、讨厌,尤其是对永火地狱的教义,他更说:这真是一个可诅咒的教义! “真的,我很难明白人们怎么能够希望基督教是真实的,因为果真如此的话,其经文以明明白白的语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们,其中包括我的父亲、兄弟以及几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惩罚。这真是一种可咒诅的教义。” “有许多虚伪的宗教像野火般地传布到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域,这个事实对我是重要的。《旧约全书》的内容也不比印度教的圣书或其它任何一个未开化的民族的信仰更高明、更加值得信仰。必须有明显的证据,才能使一个精神健全的人相信那些支持基督教的奇蹟。” “我们越是认识自然界的固定法则,奇蹟就变得越不可信……” “我相信,一切生物的肉体器官和心理器官是通过自然选择或适者生存,再加上使用或习性的作用而发展起来的;每一个也这样相信的人都会认同,这是器官之所以形成是由于具有这等器官的生物因此能够同其他生物胜利地进竞争,并且增加了它们的数量。” “现在支持上帝存在的最常用的论据,是多数人内心深处的信念和感情,这些感情从前也曾经使他坚信上帝存在和灵魂不灭。但是,世界各族人民并不在内心中同样地相信唯一的上帝存在,却是各自信仰著各自神或者鬼,所以,这种内心的信念和感情也就无意义,它不能作为说明上帝实际存在的证据。” “把一种对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复地灌输,这对他们尚未发育的头脑将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也许是遗传的效果,以致他们很难放弃对上帝的信仰,这正如一只猴子很难放弃对蛇的本能恐惧和厌恶一样。” “我不能假装可以对深奥问题作一点最低限度的解释。万物开始的奥秘不是我们所能解决的;人们必须满足作一个不可知论者,我就是这样人中的一个。”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相信我终生致力于科学是做了,我没有由于犯了任何大罪而感到悔恨,但我经常感到遗憾的却是我所做的没有给人类带来更直接的好处。” — 达尔文 《相对论》发表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相信没有人不曾听过这位二十世纪最伟大科学家的名字。他曾因光电效应的研究而得到了诺贝尔奖,可是后人再看他其它研究,说出他其实应该得到六个诺贝尔奖(广义相对论本人最为欣赏),只应他实在太绝顶聪明了,所以没有人明白他的学说。对于这位超级科学家,当然很值得人们去爱而敬之。怎知,这个“神圣基督教”又开始摆起爱说谎的口,又向大家说谎言了。他们今次说的是爱因斯坦信主!!!!! 后来更要麻烦到爱因斯坦本人在其语录亲自证清: “你所读到的关于我笃信宗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有系统地重复著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我不相信个体的永生,我认为伦理纯粹只是人类自身的关怀,并没有超人的权威躲在后面。” 我很想用爱因斯坦一句话来告诫所有的基督:“对真理的追求比对真理的占有更为可贵。” 牛顿 很多人(特指基督新教徒)都说牛顿是基督新教徒,还借此来高唱:看!这么一位杰出的科学家也是敝教的信徒!说这些话的人,明显是对牛顿认识皮毛就故乱狂言。牛顿其实是基督新教眼中的异端,而且是一位罪大恶极的异端!论据如下: 他否定神学(古代希腊教父思想),正如他曾说道: “因为一个盲人没有颜色的概念,所以我们对于全知的上帝感知和理解万物的方式也没有概念。” 他不相信三位一体论、否定基督位格等的传统教义,认为这些教义都是不理性、不合理、因政治因素而培育出来的。亦因其认为耶稣是隶属于天父(耶和华),所以他有“阿里乌派”的称号。 研究圣经密码(Bible code)的先驱者。他认为某些书卷如《但以理书》、《约翰福音》等先知著作都是象征性的和象形文字式的,不能用一般常理去理解,要采取一些特别的方法。(若然在牛顿时期电脑经已普及,可能会出版圣经密码3) 用自己的智慧去窥探神的智慧。牛顿曾经根据《以西结书》所写而制了一份所罗门圣殿的建筑平面图,为的是从中了解宇宙的某种建筑密码,从而了解上帝的思维(很可惜所罗门圣殿只不过是人的设计)。这幅圣殿平面图今天被保存在巴伯森学院图书馆里。 牛顿认为《圣经》存在着一套神秘的知识,只有“高手”先可以理解。 “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秘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唤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笔者题外话 牛顿作为一位划时代的伟大科学家,但却花了大半生的时间专著于神秘学和炼金术方面。本人觉得他正是一面镜子,一个人尽管他怎样聪慧,若花时间于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亦只是大为浪费。笔者建立此网亦花了若干的时间,但只要花本人一己若干的时间,就能够让众多人放弃相信某些虚假的东西,而取回人生大部分的时间,我相信这也是值得的。牛顿在研究基督教和科学,最后更说出以下一句足以让科学家涕泪纵横的说话,值得吗? “在全部历史上,一切真正精通科学的人,其知识无不来自埃及的那位月神。” 中国有句名言:“其人虽已殁,千载有余情。”三位伟大的科学家都经已死了,但他们对世界的贡献却依然有着广大及持久的作用。各位信徒们,能否稍为尊重这三位伟大的科学家呢?亦尊重世人知道实情的权利好吗? 理智再临者笔 参考书目 (英)F.达尔文编,《达尔文生平》,叶笃庄、叶晓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01/01出版。 Rosenkranz […]